《我的大小姐老婆》全文在线阅读【完本】

2020-12-19 11:44 · 新商盟

第003章:有钱人的恶趣味

  几年的时光,简单的生活,也许让叶风改变了很多。当年的那个叶风呢?难道真的随着时光流逝,在言不由衷中下落不明了吗?

  耳钉男他们的打砸还在继续,很快叶风的小摊位就被毁了,叶风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耳钉男看到叶风还是一头怒火,走到他身前,用手捅了捅他的胸口。

  “小子,正式通知你,这地方没你的份儿了,别让我再看到你。我数到三,马上给我滚!”

  “一,二……!”

  嘟——!

  刚数到二,一只拳头重重地砸在耳钉男脸上,他压根就没看清拳头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就感到口鼻一阵剧痛,一只门牙连着血水一起飞了出去。

  “打烂我的东西无所谓,但我绝不容忍有人欺负你!”叶风抚着陈雨溪的小脸,帮她擦掉脸上的泪珠。

  “嗯,我也不允许有人欺负风哥哥你!”陈雨溪咬牙倔强地道,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再滚落出来。

  耳钉男被打懵了,差点连话都不能说,折腾了好久嘴巴才把话说利索。

  “都他妈的死人啊,抄家伙废了他!”

  耳钉男的手下这才反应过来,从身上抽出了铁棍、弹簧刀。

  四周的小摊主们都吓坏了,一时间手足无措,虽然心里都忿忿不平,可是谁也不敢得罪那帮人。

  叶风拉紧陈雨溪的小手,嘴角浮现起一丝冷笑,这几只废物他根本无需放在眼里,他担心的其实是,一会儿自己近乎残忍的出手会吓到陈雨溪和周围的人。

  “警察来了!”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果然一辆警车停在了路边,几个警察径直往这边跑来。

  原来,被叶风帮助的那名小摊主偷偷报了警,最近的巡逻警很快赶了过来。

  “谁打架?”警察厉声质问道。

  “我!”叶风举了举手,耳钉男和他的手下在之前就把手中的家伙都扔掉了,然后指着自己的脸又指着叶风,对警察恶人先告状。

  “都跟我回警局!”那警察一声令下,几名警员把耳钉男等几个人都押上了警车。

  叶风对陈雨溪道了声不会有事的,然后也被押上了警车。

  …………

  几个小时后,叶风还在临时关押的拘留所,这时候一名领导模样的警员走了过来,招呼手下的警员释放了叶风。

  “有人保释你出来。”那警员对叶风道,说话间上下仔细打量了下叶风,那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

  看什么?我难道不是地球人么?

  叶风很纳闷,要是被一个漂亮女警员这样盯着,还能让他体会到作为一个帅气男人的优越感。被这么个五大三粗的大汉这样瞅着,鸡皮疙瘩都能掉一地。

  走出警局门口叶风也没看到那个保释他的人,在这个城市他没什么朋友,当然也不相信陈雨溪和她妈妈有这个能力这么快保释他出来,尤其是知道这个一直送他到警局门口的人是这个警局老大的时候。

  “王局,请问是什么人保释的我?”叶风忍不住问道。

  “关于江桥那一带地头蛇欺压小商贩乱收保护费的事情,警方已经决定严肃处理,会很快还那边一个安宁的秩序,叶先生,你可以走了!”王局没有回答叶风的问题,不过他的态度比在警局内可好多了。

  “谢谢!”虽然王局答非所问,但叶风还是主动道谢,王局还主动地和他握手再挥手告别。

  打人了不但顺利被保释,而且连自己摆摊地儿那一带的麻烦问题也一并解决了,再加上局长亲自送行,那态度……,叶风用脚底板想也知道,保释他的人是大有来头的。

  会是谁呢?

  走在大路上,叶风还在纠结这个问题,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人帮助他,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已经暴露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身后一道刺眼的车灯,接着一阵劲风,伴着刺耳却又性感的刹车声,他的左边已经多了一个红色的身影。

  一辆红色跑车停在他的旁边,右侧车窗已经摇下。叶风有些好奇地弯下腰,看到了驾驶位上一张靓丽无比的脸,四目相对的一幕倒让车里车外两人都有种熟悉感。

  “原来是你啊!”叶风愕然。

  驾驶者不是别人,正是昨晚上与他同床“共度一宵”的那绝色美女。

  和上次的装束不同,美女改变了之前的性感娇媚路线,一件浅米色小外套,搭配着同色系的休闲裤,头发也束了起来,简单休闲之间又略带职业风,非常得体。叶风觉得,这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看起来顺眼了不少。

  那美女没说话,只示意叶风上车,叶风倒不推脱,直接钻进了车。

  车里是熟悉的香奈儿香味儿,和昨晚上的一模一样,毋庸置疑这款香水很受这美女钟爱。

  当然了,也很受异性喜爱,叶风头偏向主驾驶位的方向,贪婪地多深吸了几口,一脸的惬意。

  那美女察觉到叶风的这个举动,黛眉随即一蹙,油门一踩,一道火红的影子向前疾驰。

  “法拉利LaFerrari,6.3LV12引擎,960匹马力,全球限量499辆……!”叶风玩味地笑了笑,仅凭这辆车就能知道这女的身家不菲,也能证明保释自己的人就是她了。

  叶风试探着主动找这个女的说话。如果不是人家的帮忙,自己接下来若干天都得在局子里呢,一声谢谢总是应该的。

  即使自己昨天救了这位美女,她一声谢谢也没有。

  “美女,谢谢你保我出来!”

  那美女没有理他,听着车载音乐专心致志地开着车。

  “还没请教?”

  “其实昨天晚上……!”

  “你闭嘴!”那美女似乎被击中了软肋。

  “终于证明你会说话了,我只是要你告诉我你要带我去哪儿?这好像不是我回家的路。”

  那美女还是没有回答叶风,只是加大了油门,驶上了海边公路,快速驰骋几分钟后就在一个观景台处停了下来。

  地方有些熟悉,叶风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昨晚上他救这位美女的地方。

  “我们谈谈!”美女终于正视了叶风,正色对他道。

  叶风很纳闷:深夜十二点,一个绝色美女亲自开车载着自己,到这么个特别的地方,然后告诉他要和他谈谈。

  “谈谈?哦,还是为昨天晚上的事吧?”叶风道。

  那美女似乎很忌讳叶风说昨天晚上,每次他提到这个词都会惹得她黛眉一蹙,眸子中的不满几乎要溢出来。

  她这才意识到叶风还穿着干活时的那套衣服,脏兮兮油腻腻的,浑身还散发着一股羊肉特有的肉猩味儿。对于有洁癖的她来说这是不可原谅的,一瞬间她真后悔让叶风上车了。

  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了一些,她打开了车窗止不住咳了几声。

  “谈谈可以,能换首曲子吗?我今晚心情还不错,这曲子太影响心情了。”

  那美女伸手关掉了车载音乐,再次深呼吸了几口,那态势就像是即将要做一个关乎地球人命运的重大决定。

  “我调查过你,你在这个城市有几年时间,一直在江桥那边卖烧烤,住在安宁街城中村,目前是单身一人!”美女望着叶风,正色道。

  “差不多都对吧,只是——你想怎么样?”叶风愕然

  “跟我订婚!”美女正色道。

  “啊?你说什么?外边风挺大的,我没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次!”

  美女瞪了叶风一眼,只得蹙着眉又重复了一次:“你跟我订婚!”

  “如果我没听错,你说的是——订婚?”叶风觉得自己有种眩晕感。

  “是!”

  “……”

  “不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我要你尽快和我订婚。”

  叶风摊手道:“就因为昨天晚上吗?其实我昨晚上我救你目的单纯得不得了,

  我对你这款限量版法拉利发誓,我没想过要你任何回报!”

  没想过回报是假的,只是这回报未免太大了些吧?以身相许?叶风还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这不过是昨晚上自己乱七八糟的臆想而已,成真了?

  那美女正色道:“我去医院做过全面检查,结果可以证明你说的话。我提出的不是要回报你,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现在的我,需要一个人跟我订婚!”

  “如果我没猜错,是要我当挡箭牌么?用你和我之间的订婚,来为你阻挡一些人和事?”叶风的反应倒是挺快,毕竟除了这,好像也没其它可能性。

  那美女见被点破,倒也并不吃惊,只轻轻地点了点头。

  叶风撇了撇嘴:有钱人的恶趣味,他其实挺讨厌的!

  “你放心,既然只是场交易,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钱。你直接说吧,你想要多少?”

第004章:无赖的女人

  叶风有些无语:你怎么肯定我一定就会答应你呢!

  “小姐,你也调查过我了,所以你肯定不会是因为我的帅气而选中我的吧?以你的条件,你可以选择任何人担任这个角色,并且应该不会有人拒绝的。”叶风笑道。

  “还是因为昨晚的事儿?或许对你来说,上了烧烤小哥的床是一件让你很郁闷的事,不过,我也不会因为搂过一个漂亮的名门大小姐睡觉而荣耀。我对你保证,昨晚的事情我会烂在肚子里,不会对任何人说。当然了,其实你完全不必担心,我压根就不认识你!”

  “哼!我想保守秘密需要那么麻烦吗?我可以让你在这个城市消失。”

  “杀人灭口吗?你真狠!”叶风道。

  上帝,你为什么创造了这个女人?这谁敢要啊!

  “是让你没法在这个城市呆下去!”她纠正了一下。

  然后,她拿出了几张照片丢给叶风,示意他自己看。叶风拿过一看就明白了:照片上居然是她赤脚从他住的那个院子跑出的情景,然后叶风拿着她的那双鱼嘴靴追出了院门。

  日了狗了,这不是今天早上的情景吗?怎么被偷拍了?

  “这是某些居心不良的人跟踪我偷拍到的,哼!他们这样做,无非就是想知道我平时对他们谎称的男朋友是谁罢了。”美女的脸上带着些胜利的笑意。

  “所以你决定将错就错?”叶风再次苦笑了一声,这位大小姐的古怪请求,原来是将错就错的产物。

  他现在明白了,自己昨晚上救了她,而她又一直对某些人谎称自己有男友,某些人跟踪她,得到的是她衣冠不整地从他的住处出来的暧昧画面。

  更可恶的是,那照片上自己居然露出了正脸,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很是清晰,如果登在报纸上,第二天他肯定会被整个市场的异性围殴。

  弄巧成拙了!

  那美女点了点头,继续道:“我一年给你一千万,不满一年的也按照一年计算,放心,我不会耽误你太长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两年。怎么样?”

  说完了她一身轻松,抬起美眸瞟了一旁的叶风一眼,算是征求他的意思。

  “如果我现在答应你了,我不是连我未婚妻叫什么都不知道?”叶风望着对方那张美到极致的脸调侃道。

  那美女拿出一张自己的照片,上面写着一个名字。

  “林安琪!”叶风念了一下这个名字,体会着这个名字的美感,他觉得还能算得上是人如其名。

  “好,你这是答应了吧?”

  “谁说的,我可没答应你!”叶风撇了撇嘴道。

  林安琪随即面露愠色,美眸中尽是不解。她是个很自信的女孩,当然了,她有自信甚至是自负的理由。

  以她的身份,绝不缺乏众星捧月的生活,因为只要她愿意,她的追求者可以从龙海的东城排到西城。所以她在对叶风说出这件事情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到拒绝这个词。

  而现在,眼前这个三流市场的小贩,面对众星捧月、身份尊崇的她以及千万的年薪,会一口气拒绝。

  这是羊肉串吃多了脑袋反串了吗!

  “你说什么?”林安琪美眸中除了不满就是不可思议。

  叶风道:“我说的是中文,你的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

  看到林安琪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叶风有些哭笑不得:我为什么不能拒绝?难道我们这些人,就应该成为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玩物吗?

  “因为这不是我的风格,林小姐你不是我钟情的人,我也不可能受林小姐你爱慕,这样子大家在一起,不觉得憋屈吗?没有感情基础的人订婚有什么意思呢!”

  “一年两千万,三千万……!”林安琪来了气,娇俏的小嘴也因为生气而嘟了起来。

  叶风更是无语,明明就是个刁蛮顽劣的千金大小姐,玩什么深沉装什么高冷,这下原形毕露了吧!

  “小姐,你觉得我像是能轻易被金钱诱惑的人吗?”叶风很装逼地道。

  “要怎样你才答应和我订婚?”林安琪的态度仍旧咄咄逼人,叶风的拒绝让她恼羞成怒。

  “我说过了这是我的原则问题,如果你追求我,并且很有诚意,作为一个拥有七情六欲的正常男人,或许我是可以被你的美貌和真情打动的!”

  “但是,现在的这种方式我肯定不能接受,我没有假订婚的习惯,更没有当挡箭牌的爱好。再说,我也不至于是没人要的男人,何必为了两年的富贵而失去一大片森林!怎么说我也是我们那市场首帅,暗恋和主动追求我的小姑娘也不少。”叶风有些玩味地摇了摇头道。

  “我追求你?哼!今天晚上我不是来听笑话的!”林安琪有些无语,这男人,自我感觉未免也太良好了。

  “所以啦,我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叶风倒是很知趣。

  听到叶风这么说,林安琪似乎对他不抱什么希望了,眸子中呈现出的是淡淡的失落。

  “再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答不答应?”林安琪的声音很是委屈。

  “不答应!”

  别逼我!别逼我!你要再逼我我就……我就从了!

  “下车!”林安琪恼火了。

  “林小姐,你不至于残忍到这么晚让我一个人走路回家吧?”

  “下车!”

  “下车可以,只是你千万别想不开啊,虽然我拒绝了你,但还有大把优秀高富帅在等着你。”

  “你不下车我下!”林安琪气嘟嘟地下了车,往海边护栏的方向走去。

  海风很大,吹拂起林安琪的长发,娇俏的身影在黑夜的海边,显得孤寂而单薄,楚楚可怜。

  看着林安琪海风中单薄的身影,叶风一时间有些过意不去,自己这么一位一向以护花使者自居的好男人,今天是不是有点小残忍了?

  “喂——!你干什么?”

  叶风看到了惊恐的一幕:林安琪居然翻过了观海栏杆,直愣愣地立在岸边,原本抓着栏杆的双手,现在已经松开了一只……。

  叶风下车风一般追了上去。

  “你干什么?有话好说!”叶风抓住了林安琪的一只手臂。他很郁闷,他完全没想到林安琪会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这女人真是没救了!

  “放开我!”

  “你先上来!”

  “你是谁呀?我吹吹海风,管得着吗你!”林安琪不以为然,挣脱开叶风,然后连另一只手也松开了,单薄的身体在海风中摇曳着。

  “好吧好吧,不就是要当我未婚妻嘛,给你这个机会就是了!”叶风一副有话好说的姿态。

  “你说什么?外边风挺大的,我没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次。”林安琪重复着叶风之前说过的话。

  “我答应你,假扮你的未婚夫!”

  林安琪作不以为然道:“这个啊?你说的是真话?”

  “对着大海发誓,是真的!”

  “如果假的怎么办?”

  “一辈子找不到老婆!”

  叶风欲哭无泪:小姐,你真幼稚!

  “是你自己说的哦,我没有逼你是不是?”林安琪一脸得意。

  “是!”

  尽管沉寂在这个城市里已经三年多了,叶风已经让自己来了个彻底转变,整个人如同回炉再造了一般。

  但有一点却没有改变,一直以来他都不允许自己出现一个错误,那就是见难而不救,这也是他昨晚上要救素不相识的林安琪的原因。

  虽然明知道林安琪是在要挟他,不可能真的跳海,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要努力避免任何意外的发生。

  事实上,林安琪提出的这个,在某方面还是打动了他的,叶风现在的确很需要一笔数目不小的钱。

  而现在叶风很想哭:见过无赖,见过女人,可是没有见过这么无赖的女人!

相关文章:

他搂著腰不断冲刺总裁/撑裂好痛求饶哭

小宝贝再深一点可以吗~日出水了仙我看电视他吗

讨厌一个人不想看见他_男人第一次对男人的意义

挤进第三根手指花蕊红肿/他折磨着她就是不满足她

王妃两腿离地跨在王爷腰上|男人精子的味道真恶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