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赘婿》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0-12-19 13:18 · 新商盟

第五章 老师变老婆

  听到了江成的话,江莱心中流淌而过一份暖意,原本她以为自己再也体会不到来自哥哥的关心了,可是今天她再次从这个陌生男人身上,体会到了一样的关心。

  倒在地上的瘦猴二人,满脸恐惧的看着江成一步步的逼近自己,本来他以为自己放下一句狠话,转头就跑,也不至于太丢脸,不过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

  “你想怎么样?”瘦猴问道。

  “我想怎么样?”

  江成冷声说道:“你吓到我妹妹了,需要给精神损失费,那个胖子,吃了我妹妹小摊上的一根火腿,也要给钱。”

  瘦猴一听这是遇到黑吃黑了,立刻凶狠的说道:“你知道我们是跟着谁混的吗?琴行豹哥是我们大哥!”

  “我不知道什么猫啊豹的,我只知道,你们再不给钱的话,你们的腿就要废了,”江成淡淡的说道。

  瘦猴胖墩两人一听这才感觉出来,刚才石子打中的自己的一条腿已经失去了知觉,根本动都动不了了。

  刚才江成踢出的石子,准确的打中了他们腿上的穴位,如果长时间不解开的话,腿部便会因为血流不畅而坏死,严重的话就只能截肢了。

  这下子瘦猴两人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连忙从口袋里拿钱出来,并求饶说道:“大哥,我们知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江成从两人手中拿过了钱,粗略的看了一眼,有一千多点。

  “想要解开穴位也简单,你们互扇二十个巴掌就行,”江成淡淡的说道:“记住,一定要用力,不然可解不开穴位。”

  说罢江成便是转身离去。

  瘦猴和小胖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只好互相扇了起来。

  江成早就知道这两个小混混,经常在附近欺负老弱病残,以前他还帮着父母照看小摊的时候,这两个家伙不敢来找麻烦,估计是知道自己死了,这才过来要保护费了。

  如果不好好教训一番的话,那他们还真不知道害怕,解除他们腿上问题的穴位就在脸上,江成让他们用力扇巴掌,既可以解除穴位,又可以让他们长长记性,正好一举两得。

  “这些钱,你拿着,”江成将之前敲来的钱,交到了江莱的手里。

  江莱连忙推辞说道:“不行,你已经帮了我了,我哪里能再要你的钱。”

  江成笑了一下,熟络的将小摊车上放钱的盒子打开,将钱放了进去,说道:“这不是我的钱,是那边的两个小混混给你的精神损失费,还有吃了根火腿的钱。”

  “啊?那也不用这么多啊?”江莱惊讶的说道。

  “没办法,那两个小子太诚恳了,我也没办法拒绝,你看现在他们还在那边扇巴掌表示歉意呢,”说着江成指着不远处互扇巴掌的混混。

  “你他妈的真打啊?”瘦猴挨了胖墩狠狠的一巴掌骂道。

  瘦猴刚骂完,感觉腿能动了,连忙欣喜的说道:“哎,我的腿能动了。”

  胖墩一听,连忙说道:“哥,你快点打我。”

  瘦猴立刻抡圆了胳膊,左右开弓的打了起来,瘦猴还没打过瘾,胖墩便是喊道:“别打了,我的腿能动了。”

  瘦猴立刻把胖墩搀扶了起来,瘦猴目光凶狠的看了一眼江成这边,两人狼狈的跑掉了。

  江莱看到两人走了,饱满的胸口也松了一口气,轻笑了一下,随后看着江成说道:“谢谢你啊,要是我哥还在的话,我肯定让他请你吃饭。”

  提到了自己的哥哥,江莱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眼眶里又是出现了泪花,洁白的牙齿紧紧咬着颤抖的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江成看到自己的妹妹这个样子,他的心头也一阵酸楚,他多想把自己妹妹抱在怀里,告诉她自己还活着,不让她伤心。

  可是他现在怕吓到自己的妹妹,他忍住了心头的酸楚,急忙说道:“没事,你以后就把我当你哥哥好了。”

  江莱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你给我做两个煎饼果子吧,我都饿死了,”江成连忙岔开话题,也许让江莱忙起来,她就不会这么伤心了。

  江莱连忙答应着,抬起手匆忙的擦了擦眼眶的泪水,便是开始做煎饼果子了。

  “这两个煎饼果子给你,你就不用给我钱了,算是我谢谢你,”江莱红着眼睛对江成说着。

  江成也没有客气,接过了煎饼果子,说道:“以后我会经常来买的。”

  “好啊,随时欢迎你,”江莱笑着说道。

  江成本来想要回家看看自己的爸妈,可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身份回去不太合适,这次能见到自己的妹妹就挺好的了。

  回到了车上,江成拿着一个煎饼果子对着许晴说道:“许老师,你吃一个?“

  “你叫我什么?”许晴皱眉问道。

  江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老……老婆。”

  江成也感觉有些别扭,明明是以前带着自己实习的老师,忽然成了自己的老婆了。

  许晴看了一眼江成手里的东西,微微皱眉说道:“不吃。”

  “我看你好像跟那个女孩很熟的样子,”许晴一边发动了车子,一边轻声问道。

  “你说她啊,她是我妹妹。”

  江成吃了一口煎饼果子,补充了一下说道:“是我认的干妹妹,她叫江莱。”

  “江莱?”

  许晴忽然想起来了,以前实习医生江成跟她提起过,有一个妹妹就叫江莱。

  现在江成死了,他妹妹应该很伤心吧?

  其实许晴以前刚认识江成的时候,也有些惊讶,正好跟自己的老公同名。

  不过那个江成跟自己老公完全不一样,自己的学生江成学什么东西都很认真,为人也很谦虚,如果不是意外的话,以后应该会成为很好的医生。

  可是自己老公,平日里就是一个很木讷的人,有人吩咐干活就去干,被人欺负了也不会反抗,只会傻笑,两个人比较起来,差的真不是一星半点。

  “以后你想多照顾她的话,就常过来一下吧,”许晴轻声说道,她也没有对江成照顾些什么,只好让自己老公来多照顾一下了。

  江成本来还怕许晴会吃醋,毕竟自己跟她是夫妻,听到了她这个回答,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许晴的家位于庐阳市近郊的一方天鹅湖小区,是庐阳市最高档的小区之一。

  “许伯父,你看,这可是出自南宋大家顾恺之的手笔,知道您喜欢古画,我专程花大价钱给您买来的,”周麟笑呵呵的对着面前的中年男子说道。

  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灰色睡衣,身材魁梧,此时正戴着眼镜,认真的观察者摆放在茶几上的古画,此人正是许晴的父亲许治国。

  “好!好!”许志军满脸赞许的表情。

  “好什么好,真不知道这样的画有什么看头。”

  这时一位打扮精致身材风韵的贵妇端着水果放在了一边说道,正是许晴的妈妈,叶竹萍。

  “竹萍,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男人喜欢的东西能跟咱们女人一样嘛,”周麟旁边一位头发烫着波浪卷发,穿金戴银的贵妇笑着说道。

  她是周麟的母亲李新月,也是叶竹萍的闺蜜,两家也有生意往来,今天李新月带自己的儿子过来,是知道了许家的上门女婿窝囊的自杀了,想要趁机让自己的儿子娶了许晴。

  这样许家只有一个独女,将来许志军隐退了,那许家的产业可就都只能交到自己儿子手上了,到时候她们周家可就厉害了。

  正因如此,李新月才会舍得自己儿子带着重金买来的古画,过来讨好许志军。

  叶竹萍放下了水果之后,坐在了一边,笑道:“喜欢不喜欢的,这个东西也太贵重了。”

  “伯母,你看你说的,”周麟连忙说道:“正所谓宝剑配英雄,贵重的东西要在配得上它的人手里,那才适合啊。”

  许志军原本就很喜欢这个画,听到这样的话,更是高兴的笑了起来,说道:“我这个大侄子,越来越会说话了啊。”

  “不过,这个画我不能要,”许志军话锋一转,颇为惋惜的说道。

  他喜欢顾恺之的画很久了,但是他可清楚,这么贵重的礼物可不是那么好收的,收了的话,要么替人办事,要么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来。

  周麟一听,连忙说道:“别啊伯父,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送你一幅画算什么。”

  “一家人?”许志军皱了皱眉眉头。

  李新月见状连忙解释说道:“是这样,其实我家麟儿跟你家晴儿,从小就很般配,现在又同样是主治医师,晴儿又这么年纪轻轻的就丧偶了,我看不如咱们俩家,当个亲家怎么样?”

  许志军这才明白了,原来是周家以为江成死掉了,所以这才着急上门提亲,送了这么贵重的礼物,别说他已经知道江成没死了,就算是真死了,他也不会允许自己女儿嫁给周麟。

  “谁说我丧偶了?”许晴冰冷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第六章 睡还是不睡

  许晴跟江成刚刚进屋走到客厅,就听到了李新月说出了自己丧偶的话,立刻不满的说了一句。

  虽然许家跟周家是世交,自己老妈跟李新月是闺蜜,可是许晴依然很讨厌周麟母子,这才如此不满。

  李新月闻声连忙看了过去,就见到了许晴和江成正站在一起。

  “江成?”

  李新月原本听人说江成自杀之后,在医院都躺了七天了,肯定活不过来了,没想到现在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如果江成没死的话,那自己儿子还怎么娶许晴?

  周麟看到了江成也大吃一惊:“江成,你没死?”

  “麟儿,怎么说话呢,”李新月连忙拉了一下周麟,其实她也就是象征性的拉一下,毕竟江成有多窝囊她可是见过的,再怎么被人贬低嘲讽,也不敢还半句嘴。

  “你这样的人都活的好好的呢,我为什么要死?”

  江成淡淡的看了周麟一眼,沉声说道。

  话音落下,屋内一片静寂,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谁都没有想到江成竟然还口了,就连打算帮江成出头的许晴都愣住了。

  周麟更是没有想到江成会反呛自己一句,以前的江成见到自己只有躲的份,他差点被江成的这句话呛的背过气去。

  但是毕竟这里是在许家,周麟也不想坏了自己的形象,尴尬的笑着对许志军说道:“伯父,我听说江成死在医院了,这忽然见到他,才惊喜的口不择言了,也是一片好心,不过他的这个话,未免太缺教养了,怪不得甘心当上门女婿。”

  周麟的话表面上很有礼貌关心江成,实际上就是在讽刺江成当上门女婿,眼神里充满了蔑视。

  李新月原本就瞧不起江成,现在看到江成这样嘲讽自己儿子,立刻也忍不住说道:“江成,我儿子怎么样了?我儿子再怎么不济,那也是二院的主治医师,你一个在医院里干杂活的男护士,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我儿子?”

  “妈,你也别这样说,男儿有志,我才靠着自己当主治医师,没准江成这样的人就喜欢做杂活,吃软饭呢?”周麟嘴角挂着轻蔑的笑说着。

  这对母子是真的没受过江成这样的气,因此一唱一和的嘲讽起江成来了。

  叶竹萍本来想要上前打个圆场,可是许志军拉住了她。

  “你干什么?”叶竹萍低声说道。

  “让江成发泄一下吧,估计他也是在咱们家憋屈太久了,”许志军低声说道。

  许晴听到了这对母子这么欺人太甚,心中怒火翻涌,毕竟不管怎么说,江成也是自己的老公。

  江成自然也听出来了,这是嘲笑自己不是男人呢。

  不等许晴开口,江成便是不屑的笑了一声:“你也配叫男人?”

  “我看你生气面色暗淡,刚才走了几步路脚步虚浮,是不是经常腰酸背痛,四肢冰凉,恐怕很久都没做男人应该做的事情了吧?”

  原本周麟还一脸得意,可是听到了江成的话之后,脸色突变。

  “你……你胡说什么?”周麟反驳道。

  “我在说什么你很清楚,从那个意义上来说,你已经不算男人了,”江成说道。

  李新月听闻此言,也是心头一阵吃惊,确实,她儿子之所以一直都没有结婚,就是因为身体有问题,根本没法跟女人深入交流,这个江成一眼就看出自己儿子的问题了?

  “你胡说什么呢,你要是有看病的本事,你是脑子有病在医院干丢人的男护啊?”

  李新月认为江成就是瞎蒙的,而且她也不想暴露自己儿子的问题,这要是被外面知道,还指不定怎么嘲笑自己呢。

  李新月十分不满的说道:“本来我们就是来看望一下我侄女,没想到你家的女婿这么不是个东西,我们走!”

  “伯父,既然这个画您不想要,那晚辈就先拿回去了。”

  周麟说着上前小心的将画收了起来,本来送这么贵的画,他就心疼的肉疼,现在没法娶许晴了,更加没必要送这么贵的画了。

  李新月母子二人开门准备离开,刚刚打开门,李新月就看到了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油腻大叔站在了门口,正是庐阳市第一医院外科主任,陈主任。

  “你……你是陈主任?”李新月脸上的表情猛然一喜。

  她可是知道,陈主任是沈院长面前的红人,那在庐阳市第一医院的权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当初李新月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能去第一医院,也给陈主任送过礼。

  只可惜后来因为编制的原因,周麟没进了第一医院,只好去第二医院了。

  陈主任看到李新月一愣,皱眉问道:“你是?”

  李新月连忙赔笑说道:“陈主任你忘记了,我是李新月,上次去医院拜访过您。”

  “不好意思,不记得了,”陈主任随口应付了一句。

  “这里不是江成家吗?”

  陈主任以为自己找错地方了,连忙问道。

  李新月母子一听,有点奇怪,陈主任这么大的人物,主动来找江成做什么?

  屋子里的江成也听到了门口的声音,走到了门口,淡淡的看了一眼陈主任,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李新月听到江成这个态度跟陈主任说话,立刻不满的喊道:“江成,你这个窝囊废是胆肥了,跟陈主任也这样说话?”

  “陈主任,您别见怪,他这个人一向如此口无遮拦,想什么说什么,估计是在医院早就看你不爽了,”周麟也趁机暗中点火,臭小子跟老子狂,看把你架到陈主任对立面你怎么办。

  原本李新月母子以为陈主任肯定会狠狠的训斥江成一顿,可是转过头却发现陈主任正一脸愤怒的看着她们。

  “你们两个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江成老弟这样说话?”陈主任冷声对着李新月母子说道。

  随后陈主任立刻谄媚的笑着对江成说道:“江成老弟,这两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上来就对您出言不逊,这可跟我没关系啊。”

  看到了高高在上的陈主任竟然对江成这么客气,李新月母子的下巴都惊掉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江成不就是一个医院的男护吗?听说他在医院也经常被人欺负,这堂堂一个科室的主任,怎么忽然对江成这么客气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江成淡淡的说道。

  陈主任连忙说道:“江成老弟,您今天真厉害啊,鹊大师都没办法的手术你都完成了,救了方董事长的千金,沈院长十分开心,想要聘请您当我们科室的主治医师,让你明天一早去办公室找她,我呢,之前对您多有冒犯,沈院长罚我在家停职了,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工作,您说了算,您看我明天可以上班去吗?“

  一旁的李新月和周麟听到了陈主任的这番话,瞬间被震撼的愣在了原地。

  鹊大师都不能完成的手术?救了方董事长的千金?沈院长为了江成责罚了陈主任,还亲自提拔江成当主治医师?

  周麟的脑海中一阵凌乱,尼玛,这个小子不是自杀了吗?怎么忽然之间做出了这么多震撼的事情?

  李新月也吃了一惊,这样说来的话,江成之前看了自己儿子的病情真的不是胡说的,他可能真的能治好自己的儿子。

  江成也懒得跟陈主任纠缠,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他肯定还会死皮赖脸的纠缠自己,所以江成轻声说道:“可以,你走吧。”

  “那就好,谢谢江成老弟,谢谢,”陈主任脸上一喜,立刻说道。

  这下子陈主任算是放心了,万一要是自己的工作丢了,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陈主任离开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李新月母子一眼,这两个神经病差点拖累了自己。

  江成看陈主任离开,立刻就准备关门,不过李新月却立刻上前挡住了门,连忙说道:“别关门,别关门。”

  江成淡淡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江成,那个,之前是我不好,其实我儿子他确实有病,”李新月面露尴尬的说着。

  “是吗?他有病,跟我有什么关系?”江成眉头一挑,又要关门。

  李新月这时候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了,直接半个身子挡在了门口,毕竟她为了自己儿子的病,找了很多医生,都没有办法,现在可能是治好儿子的唯一机会了。

  “江成,对不起,都是我们不好,我们不应该那样说你,现在只有你能救好我儿子了,我求你了,”李新月急的都要哭出来了。

  江成看了一眼旁边闷不做声的周麟,沉声说道:“我哪有什么资本给你儿子治病,我完全是瞎说的而已。”

  李新月立刻对着周麟喊道:“臭小子,你以前怎么对江成的?现在给我道歉!”

  周麟也意识到了江成的厉害,能够让陈主任都那么怕的人,肯定是有真本领的,说不定真的能治好自己的病,可是自己刚才竟然暗中讽刺了江成好几次。

  “江成哥,刚才是我错了,我嘴贱,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周麟满脸懊悔的说着。

  江成最瞧不上这种势利眼,作势就要关门。

  周麟见这个情况,吓得直接跪在了江成的面前,求饶说道:“江成大哥,以前都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我嘴贱,我真的被这个病折磨够了,我想当男人,我求你救我。”

  忽然周麟看到了手中的话,连忙说道:“江成大哥,其实我知道你今天出院,特意买了这幅画给你接风,你救救我吧。”

  之前这幅画是送给许志军的,这么一转头又说是送个自己接风的了,江成还真没见过这么虚伪做作的人。

  因此江成也根本没有收画的意思。

  “江成啊,你要是能治好他的病,就给他看看吧,不管怎么说,我们两家也是世交,”许志军看江成已经把周麟母子整治的差不多了,这才上前打了个圆场。

  江成看自己老丈人都发话了,也不好再过分了,于是说了一个药方,李新月赶忙记了下来。

  这一刻周麟终于见到了重振雄风的希望,激动的眼眶满含泪水,对着江成说道:“谢谢江成哥。”

  “伯父,这个画给你,”周麟知道江成不收,赶忙将画递给了许志军。

  许志军一阵推辞,不过周麟连忙笑着说道:“伯父,这个画就当做我江成哥给我治病的诊金好了。”

  许志军一听,这才收下了画,送走了李新月母子。

  回到了屋子里,许志军满脸笑意的指着江成说道:“你呀你!”

  江成也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太过反常了,于是他抓了抓头,说道:“我就是觉得他们欺人太甚了,我这样做,不过分吧?”

  许志军听到了这个话,直接笑了起来:“哈哈哈,不过分不过分,反而很解气,不过真看不出来,你是真人不露相啊。”

  本来周麟对江成的羞辱,就是小辈之间的恩怨,许志军虽然看不下去,但也不好插手,今天江成这样自己找回了尊严,许志军真是太满意了。

  许志军看了一下时间,说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许晴答应了一声,便是带着江成回到了她们的房间里。

  看到许晴关上了门,江成的心跳立刻加速了起来,今天晚上就要跟自己的美女老师同床共枕了,这么个极品大美女,自己睡还是不睡?

相关文章:

两人一前一后隔着一层_室友的菊花很紧致

小浪货你夹真紧水又多 女主被暗卫肉高H_桃之夭夭

按摩加钟有几个意思/埋腿间喝水

把老师的肚子睡大了:米青液好涨bl

训诫姿势——总裁,不要~太大从后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