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天雨,方知爱你》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完本】

2020-12-21 12:34 · 新商盟

第3章 保险箱解密

房子当年是我跟着一起看了的,装修的时候平晟家以我花了不少首付钱唯由,包办了家里的装修,我当时还觉得自己真是遇到了一个好夫家,就不曾想,当时他们就在跟我玩心。

这保险柜里一定放着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平晟他们一家子打的什么主意?

我好奇的扑向保险柜的密码锁上,这是一个多重密码的保险柜,需要先插入钥匙,然后再输入密码。

密码以后再想办法破解,可眼下,我需要找到密码锁的钥匙。

我努力按着头仔细回忆我和平晟结婚这三年的点点滴滴,想起有一次我帮他洗衣服,从他的外套摸出了一枚单独的钥匙,金色的,很精致。

我问平晟那是什么钥匙,平晟愣怔了几秒,才突然微笑着说那是同事送他的一个装饰品,长得精致好看,可以当挂件用。

我也没再当回事,但总时不时的从家里的不同角落偶然看到那把钥匙,今天抽屉,明天不见了,后天裤子口袋里……

而现在回想,十有八九,那就是密码锁的钥匙!

后来平晟大概觉得安全了,就直接把钥匙放在了我们床头柜的抽屉里,没再动过。

我不由的冷笑了出声,千算万算,他不会算到我有一天能发现那个保险柜吧?

我麻溜的冲向了床头柜,打开抽屉就看见了那把钥匙。

这时,只听门外敲门声,平晟说:“安冉,你锁门干嘛,我进来穿衣服……”

什么?都跟我闹成这样了,还有脸说要进来穿衣服?

听我没动静,平晟在外面又继续说道:“我穿上外套就走,你再不开门,我自己拿钥匙进去了。”

我一惊一乍的,,内心有种对平晟爆粗的冲动,什么时候不行,偏偏这个时刻给我出幺蛾子。

“安冉,你快点开门,再不开门我自己从书房拿钥匙开门了啊。”外面的平晟一点耐心都没有,一边敲门,一边催促。

我立刻敷衍着回应道:“好了我马上就来,你不用去书房折腾。”

我需要拖住平晟,不能让他去拿钥匙然后破门而入,任何事情只有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才能顺利的进行。

我赶紧小心翼翼的拖住抽屉的边缘,尽量最小声的将抽屉一点一点的推,我感觉自己简直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让抽屉不出声。

而门外平晟催促说:“安冉,你到底干嘛呢?真烦,我自己拿钥匙吧。”

他没耐心了!

“你就等一下!”我试图阻止他不要去书房拿钥匙。

“等你个头,你干什么呢!这么心虚!”平晟说这话的时候,我清晰的听到了他离开的脚步声,看来是要去书房找钥匙了。

我感觉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和时间作斗争,和平晟吴小芳这对狗男女斗智斗勇。

我果断赶紧从地上捡起婚纱照,直接用自己的衣服袖子给它擦了擦土,赶紧重新挂了上去。

这时,钥匙转动的声音已经响起,我赶紧连滚带爬的躲进了被窝,假装很虚弱的瘫坐在床上,我紧张的手都忍不住打哆嗦,好在此刻手也在被窝里,平晟应该看不见。

我尽量放松自己,故作虚弱的模样,白了平晟一眼:“快穿快走,我流产了身体不舒服,我要睡觉。”

平晟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怎么回事,竟然穿好外套以后温柔的嘱咐我说:“冉冉,那你好好休息。”

我恩恩的敷衍了两声,平晟就帮我重新关上了门。

关上门的瞬间还看见吴小芳在喝我婆婆亲自炖的汤,而我婆婆骂骂咧咧的朝着我这边喊了一句。

如果可以,我真想立刻夺门而出,永远不回这个家,永远不看见这帮恶心的人,可是我要拿回属于我的那部分,我没办法。

我要看看保险箱里有什么,我还要搜集平晟和吴小芳出轨的合法证据,带着这样的信念,我会努力跟他们在这里耗着,哪怕做个外人。

门重新合上了,可是我的心却不淡定了,经历这一次被突然袭击,我不敢再轻举妄动。

我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恨不得把平晟吴小芳和婆婆一并清理出去。

当我听见客厅似乎有人出去,并关上门之后,我还是不敢开卧室的门确认。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客厅仍旧一片安静。我慢慢的推开了自己卧室的门,出来溜一圈,书房卫生间厨房阳台,我一处也没放过。

确定平晟和吴小芳和婆婆都出去以后,我再次拿出钥匙,拿下婚纱照,开始捣鼓保险箱。

我不知道平晟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我心里头没底,我知道我的时间有限,我需要在这有限的时间里猜出保险箱的密码。

我仔细回忆了很久,输了很多密码,比如平晟的生日,平晟他妈的生日,平晟的手机密码,我俩的结婚纪念日,全都不对。

而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也不知道是累,还是因为着急和紧张。

为了怕平晟突然回来,我又重新将现场整理了一下,确保没有破绽,我才放松下来。

我心里暗想:看来有必要找个机会趁他们都不在家,然后雇专业人士来破解一下。

折腾半天,肚子有些饿,没人给我做饭,我就自己去厨房做饭,单做我自己的那一部分。

婆婆也不知道去了哪,我张望了半天也没见着她的人。

鬼使神差的,我放下了手中的厨具,掏出手机从网上找了个解锁密码的专家,价格昂贵,开锁率99%,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拨通了电话……

电话通了以后,对方语气很不耐烦,冷冰冰的问我是谁,干什么。

因为怕婆婆或者平晟突然回来,所以我压低了声音说:“我找你帮我破解保险箱密码。”

对方回了一句:“哦?你怎么知道我还有这个技能。”

“废话,大字儿挂在那儿,我又不瞎!”我心里头有点恼火,生意来了他就这么个态度吗?专家就了不起了?顾客至上他不懂吗?

我心跳的突突的,问:“你现在能立刻过来吗?我家在XXX,我叫安冉,限你五分钟之内给我过来,否则就改天我再临时通知你了。”

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我计划好了,如果对方能五分钟之内过来,哪怕被抓包了,我会说他是修空调的,不打紧。就怕破解中途被抓包了,那就说不清了。

所以有些事就是争分夺秒的事。

忐忑的挂了电话,我努力镇定自己,若无其事的吹着口哨开始给自己做饭,婆婆给吴小芳八成是做乌鸡汤来着,冰箱还剩的半只乌鸡,我也毫不客气的炖了汤。

正炖汤间,就听到了敲门声。

婆婆平晟之类的自己都有钥匙,敲门的肯定是解密码的。

我一开门,一张英俊异常的脸出现在我面前,停在我家门口的还有一辆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豪车。

“额……你……”我几乎语塞了,大脑一片空白。在我想象中的解锁专家,再有钱也不能是这样的形象啊。

“不是你叫我来解锁的吗?”对方责问我。

“是,是我。”说着我就带他到了我和平晟的卧室,锁上了门。

偌大的婚纱照摆放在床的正上方,我重新将它揭下,拿出钥匙,示意对方快点解锁。

对方并没有接过钥匙,而是问我:“你把门锁上,是为了方便我们两个……”说着,他还走近了我,温热的呼吸直往我耳朵里灌热气。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锁上了房门确实可以避免平晟他们直接闯进来,但是就这样让一个陌生的男人进了卧室,还锁上了门,这个男人想对我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情,我该如何?

“帅哥,你应该还未婚吧?而我是个已婚的妇女而已,睡你,我不亏~~而且,我丈夫随时会回来的,你还是赶紧开锁吧。”我发着抖压低了声音把话说完,嘴角还扯着一抹自认为很邪气的微笑,我就不信他真敢做什么。

对方不再搭理我,开始帮我破解密码。虽然他是个专家,可我仍旧觉得耗时太久了,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紧张和着急,时不时的我还得瞅瞅窗户外是否有人要回来了。

“帅哥,还要多久?”我忍不住着急的问。

“就差一个数字了,给我三分钟。”解锁小哥表情淡然,一脸自信。

而偏偏就在只差一个数字的时候……平晟和吴小芳回来了,我清晰的听见客厅门开了,两个人有说有笑走进客厅的声音。

我靠,完蛋了,我和开锁小哥还在卧室呆着呢,不能让平晟发现开锁小哥!

“喂喂,别破解了,今天就先到这儿了。”我一边使劲扯开解锁小哥的双手,一边使劲将他推到了保险箱旁边,我着急忙慌的就拔钥匙,将密码锁拨回成从前的样子。

解锁小哥的一脸懵逼的盯着我质问:“你什么意思?”

由于他的声音完全没刻意压制,所以声音不小,客厅外头的平晟立马就听到了卧室里的动静。

平晟这下炸了,跑到卧室门口急促的敲门,大声叫骂着:“你个荡妇,我怎么听到屋里有男人的声音?你是不是把野男人带回家偷情了,你就那么痒啊,我操你妈的。”

第4章 百般厌恶

接着,我就听到门‘砰’的一声,被重重的踹了一脚。

接着平晟离开的声音,我估摸着平晟是去书房拿卧室的备用钥匙去了。

我赶紧重新用婚纱照把保险箱堵上。示意开锁小哥麻溜的消失掉。

开锁小哥指着我的鼻子说:“你知不知道,我最痛恨做事做了一半被人打扰。”

“我知道,你是为了保全你那99%的开锁率,放心,好评给你,你能翻窗户出去吗?”我一边说,一边用力气推开锁小哥,我想把他推到窗户口去。

只要他出去了,我就拿出手机,假装自己在看视频,总之打死不会承认房间里来过人的。

然而我的推搡之下,开锁小哥终于站在了窗户口,他朝外面看了一眼,整个脸色就黑了,问:“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想把我推下去?你是想谋杀我?”

我特别的无奈,谁想谋杀他了?只是,平晟和吴小芳正卧室在外面等着揪我把柄,我实在不甘心就这样被冤枉了。

也不能被他们知道我已经发现了保险箱!

“我没什么意思,就是你快出去啊,拜托拜托!”我双手合十一脸期望的盯着开锁小哥,就差给他跪下了,眼瞅着门把手都动了, 我真的恨不得亲手将开锁小哥推出去,而且我也真的这么做了,只是,我用尽了全力,开锁小哥却纹丝不动。

他抓着我的手腕怒视着我:“想要我命?行啊,不如让我累死在你身上吧。”

说着,开锁小哥轻轻一推,我便被他一下子推到了床上。

他用力将我按倒在床上,他的身体也缓缓上前,重重的压在了我身上,我和他之间脸对脸那么近。

我的心跳突突的,难以克制,这也太刺激了,刺激得有点受不了。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完了……

随着开门声的响起,门被平晟打开后,只见吴小芳手里还拿着手机,二话没说就对着我和开锁小哥疯狂拍照,闪光灯在整个房间闪动了起来。

平晟眼眶血红,不知道是对我残存的一丝丝感情所致,还是他兴奋终于拿到了让我净身出户的证据,只听他说:“安冉!你果然是个荡妇!你都浪到跟别人上床了,还是赶紧把离婚协议签了吧!”

我内心不由苦涩,仍然倔强道:“我和奸夫不都好好穿着衣服呢吗?哪比得上你和小三那真枪实干的表演。”

听到我说这话,吴小芳煽风点火道:“安冉姐,你怎么能这样,平晟哥哥心里还有你的,你这样不是伤他的心吗?忠诚是一个女人最基本的准则啊……”

“你闭嘴,这里还没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说话的份儿!”我朝吴小芳怒吼道。

吴小芳被我骂了一句,顿时整个人眼眶通红, 捂着脸眼瞅着就要哭出来了。

“安冉,你对小芳不要太过分!”平晟估计舍不得身旁人儿那楚楚可怜的眼泪,顿时就朝我开撕了。

“平晟我告诉你,你们两个人就是奸夫淫妇,是你们不要脸,不是我!”

平晟嚣张的仰起了头说:“我是男人,我就算同时睡你和小芳,我也不亏。可你作为一个女人居然这么不守妇道,你他妈的真给老子丢脸。”说着,平晟上前一步就一巴掌重重打在了我的脸上。

这一巴掌下手极狠,声音极响,我被他打得脑袋嗡嗡作响,感觉整个人都懵了。

可这还不够,平晟似乎还是觉得不解气,又一巴掌朝我招呼了过来,我感觉嘴角一股血腥的味道,可他还不解气,还继续嘴里骂骂咧咧着:“让你敢给老子戴绿帽子,我让你把野男人带到家里。”

疼痛使我麻木,更让我觉得悲凉,明明是他和吴小芳在卧室做坏事,但是现在反倒彻底成了我的不是了?我做什么了?

这时,就连我身旁的‘奸夫’都看不下去了,他上前一步挡在了我的面前,一把揪住了平晟的手,说道:“我最见不得打女人了,而且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结发妻子。还有,我和你老婆没任何关系。”

话说完,他将平晟的手用力一掰,顺便朝着平晟的肚子上踹了一脚。

平晟痛的大叫一声,一旁楚楚可怜的吴小芳立马上前扶住了平晟。

就在这功夫,‘’奸夫‘’接着拉着我就往出走,喂,说好的没任何关系呢?我现在跟他走不就表明确实和他有一腿吗?我不想跟他走,却反抗不过,被迫被他拉上了车……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你放我回去,你这样只会让我老公更以为我和你有一腿。我才不要坐实出轨。”

我不由的吵闹呼喊着,而对方开车时候格外专注,并不理会我。

他要带我去哪里?我的心里没底,特别慌。

但是转念一想,他很有钱,长得又那么帅,我于他而言应该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总不会把我卖了,我又不值钱。也不至于对我做那种事,他应该不缺投怀送抱的各种美女。

这样想着,我也就让自己定了心。

车最后停在了一个地下车库里,他下车后就让我跟着也下车。

我多多少少还是害怕,说道:“我不下车,你送我回家!我不能离开那个家。”

解锁小哥鄙夷的斜了我一眼,笑笑说:“那个家有什么让你惦记的,至于都闹到这地步了还回去?你不知道你回去会继续被你老公家暴?”

他说完,我的心里头也有点害怕了,平晟打我那几巴掌让我的脸到现在还隐隐作痛,我怎么会不知道,我此刻离开之后,经过吴小芳的添油加醋,平晟应该更是怒火中烧的想打死我。

可是,我不回去的话,我也怕我的那个家,变成了别人的。

“那是我的家务事,在说,你我素味平生的,谁知道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送我回去,我会帮你维持住你那99%的好评率。”我半威胁着,心想他要是不送我回去,我会给他一个大大的差评。

可想不到,解锁小哥压根不吃我这一套,直接无视了我的威胁,强行将我拉下了车,拽着我就上了电梯。

在幽闭的电梯里,他将我抵在墙角道:“我不懂什么99%的好评率,我想你是搞错了。不过,我也确实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会破解密码?这个秘密,目前除了我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他的声音特别幽冷,眼神捉摸不透,我都怀疑,他说那番话,是不是想杀我灭口。

我整个人都在打哆嗦,我害怕。

而正在这时,电梯开了……

我才发现,这是一处高档小区,他用手印开了门,就强行把我拽了进去。

他真的要对我欲行不轨?

平晟都背叛我了,也认为我出轨了,我真的坐实了这件事,我也不会觉得亏。

所以我淡定的毫不客气的坐在了那松软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解锁小哥,问:“你是想把我囚禁起来吗?我看新闻上,囚禁人都关在地下室之类的,你选的这个环境未免太好了……”

“大姐,我想你误会了。我是怕你在家被你老公打死,特意救你出来的。这房子是我的,很多人想租我都没租,现在我把它租给你了。房租一个月只收一万八,如何?”

“一万八?你确定你不是趁火打劫?”我无语的咆哮道。而且,他这是强行租给我的吧,我何曾同意了?

“嫌贵?那就肉偿。刚好我还没玩过已婚妇女呢。”说着,解锁小哥还松了松胸前领带,这个动作让我真的有点慌了。

“别着急别着急,帅哥,你先去洗个澡,然后咱们再……”我故作娇羞状。

解锁小哥特别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你们女人都是一个样。”

说完,他就朝着浴室走去,很快的,房间里传来淋浴的声音。

借着这个机会 ,我猫着步子跑了出去,飞快的离开了那个小区。

帅哥虽然很帅,但是我和他真的不是一路人,感觉他脑子有坑,活在童话故事里。

而我,是实实在在过着普通人生活的凡人。

打了个车赶紧回到了家门口。

可望着房间的门,我却没有打开的勇气。

怎么可能不害怕,整个房间里全都是我的敌人,没有一个人为我说话,没人有个人站在我的角度考虑。

而平晟,甚至还会对我大打出手,婆婆还会对我恶言相向,小三还是会暗地里给我下绊子。

我确实是一万个不想回去,但是我时刻都记得,这个房子是我的家,我不能拱手让人。

正犹豫间,身后传来了婆婆熟悉的声音:“丧门星,鬼鬼祟祟的站在家门口,干嘛呢?”

我回头一看,婆婆手里提着菜,一双眼睛正百般厌恶的盯着我。

婆婆这显然是买好了饭菜要给那对狗男女做的,但我也只能借机硬着头皮跟她一起进了房间。

一进屋我就朝着卧室走去,那卧室藏有密码箱,我不守着都不放心。

然而刚想拉开门,却发现房门紧锁。

我的心里顿时升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相关文章:

可以直接在包厢里干公主吗.嬷嬷两指撑开妃子花瓣开裆裤

小黄文一边开会一边/被男同桌捏奶超长故事

贝真紧再浪点水真多啊别顶了好涨好难受、有钱就是了不起

痛到紧紧抓住床单:小男生能干一晚上

怎么泡三十多岁的女人,白色粘稠的液体顺着腿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