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豪门密爱:陆少的掌心宝》—全文在线阅读

2020-12-22 09:06 · 新商盟

第5章 那是何方神圣啊?

还是那身西装革履,与周围跳跃的灯光格格不入。有种冷淡禁欲的世外高僧忽然被个俗世红尘的女人砸了一脸胭脂的感觉,脂粉味乱飞,那样子别提多不正经了。

不过,像他这种“高僧”,破了戒反而更加诱人,谜一样地吸引着周围女人的目光。

唐言蹊的眉骨都跟着跳了三跳,按着眉心不知所措。

以她对陆仰止的了解,他不爱喝酒,但他毕竟是个生意人,还是个金融界只手遮天的大鳄,所以榕城所有会员制的高端消费场所都有他一个专用包厢。

怎么会跑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喝得烂醉如泥?

角落的厉东庭老早就坐不住想冲出去了,被池慕声色平平地一句话拦住:“老三千杯不醉,你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放眼整个榕城,哪个犄角旮旯不是陆家的地盘?只要他乐意,就算掘地三尺挖出来的土都得姓陆。作为陆家的嫡长子,陆仰止出来进去的自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以至于他刚一踏进夜色的大门,厉东庭和池慕就已经同时收到消息了。

池慕刚开始也觉得奇怪,直到夜色门口出现了一道纤细窈窕的身影——竟然是那个女人!

他原本平静自若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身旁厉东庭亦是眯起眸子低咒道:“真他妈活见鬼了。”

二人身边托腮端着酒杯的女人眉眼弯弯地盯着那边,笑道:“哟,陆三公子桃花开的旺呀,我是不是得给时姐打个电话告密了?”

池慕觑了她一眼,没什么波澜道:“随你。”

“算了吧,我不自找没趣。”苏妩耸了耸肩,“像时姐这么贤良淑德胸襟开阔的女人,就算知道三公子在外面乱来,她肯定也不会计较的。到时候人家俩和和美美,我还落个里外不是人。”

庄清时是圈子里难得一见的美人,脾气更是别提有多好了。

每次谈完生意,别人家的女人都揪着自己老公身上的脂粉味闹得没完没了,唯独她,总会笑着端上一杯解酒茶说:“仰止,辛苦了。”

“这次不一样。”池慕道,“那些猫猫狗狗的,入不了庄大美人的眼。”

苏妩听出他的话里有话,一怔,“你什么意思?”

厉东庭眸中沉着墨色,嗓音森寒地接口道:“庄清时能容得下仰止身边一千一万个女人,但是,容不下一个她。”

他说着,目光就这么落在了吧台边,那道纤细的身影仍然一筹莫展地站在陆仰止身边,表情几年如一日的没心没肺。

苏妩被他说得愣住,也不明所以地顺着看过去。

“那是何方神圣啊?”她问。

池慕浅酌了一口酒,语调平缓地吐出三个字:“唐言蹊。”

苏妩的眸子蓦地睁大,震惊之色溢于言表。

生活在榕城的人,也许会不知道这片水土养育出了苏妩这么一位国际影后,却不可能不知道,五年那位传奇一样的唐家大小姐。

“可是她五年前不是已经……”苏妩讷讷道,“这时候还回来干什么?”

……

唐言蹊觉得,陆仰止这三个字比她这辈子见过的所有病毒加起来都让人头疼。

她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脑子里绕了一圈,是试试破译他手机通讯录的密码,还是直接把他送回家?

结果他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唐言蹊忍着想一串病毒送它返厂维修的冲动,叫了辆出租车,和酒吧里的服务生一起把他抬上了车。

司机问:“去哪?”

唐言蹊迅速在网上搜了搜,在陆相思小朋友的微博里找到了定位,指给了司机看。

到了地方,唐言蹊透过车窗望着外面黑灯瞎火的别墅,有种被虚假信息诓了的感觉。

说不定人家只是路过这里顺便发个微博,却被她当真了。

司机很细心地为她开着车灯照明,唐言蹊硬着头皮扶着比她高出一头多的男人下车,他高大的身躯恰到好处地压在她身上,比她想象中的轻一些。但是那熟悉的烟草香混着酒气和男人身躯的热量,却让她心底泛起了些许涟漪。

唐言蹊深吸一口气,从他口袋里翻出了钥匙,很意外地,竟然真的打开了眼前那扇门。

灯光被点亮,扑面而来一股刚刚装修过的味道,唐言蹊皱着眉头看清客厅里还盖着塑料布的新家具。

她收回视线,不经意却发现靠在她身上的男人已经醒来,黑漆漆的眸子正盯着她看,不知是醉着还是清醒着,里面的内容很深邃,让人捉摸不透。

她的心跳漏了一拍,还是很镇定地别过头,“醒了?卧室在哪?”

陆仰止眉心蹙起,也没问她为什么在这,疲于开口般,伸手指了个方向。

唐言蹊就顺着他指的方向将他拖了过去。

陆仰止躺在床上,俊朗的眉峰皱成川字,唐言蹊正犹豫着是不是给他揉揉,就见他一只手从裤兜里掏出一叠人民币,扔在她面前。

“出去。”他嗓音很沙哑,闭着眼睛道,“拿着钱走。”

饶是唐言蹊觉得自己的脸皮有八尺厚,还是被他这明晃晃羞辱的举动刺得眼底生疼。

她没去看散在地上的钞票,只是微提了下嘴角,“你经常这么打发女人吗?”

男人还是不睁眼,却似醉非醉地按着太阳穴道:“外面卖的女人都比你贵,我不怎么带现金。”

拐着弯骂她贱呢,唐言蹊再傻也听得出来。

女人细软的眉眼轻轻盖上一层微末的笑意,宛若初雪乍晴,春寒料峭,“大老远跑去没人认识你的小酒吧,把手机电量耗到底,锁上通讯录,想尽办法骗我过来,就是为了给我钱的?”

床上的男人面不改色,唯独修长的五指轻轻收拢,空攥成拳。

“离婚遣散费吗?”唐言蹊垂眸,一脚踏上一张人民币,淡淡道,“我就算把我十分之一的存款扔在银行,五年下来拿的利息都比这个多。陆总真是越来越会做生意了。”

男人蓦地打开眼眸,深邃冷寂的眸子死死攫着她,每个字都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唐言蹊。”

唐言蹊突然想笑。

果然没醉啊。

也难怪,他几年前就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她竟然真傻到明知是个坑还往里跳。

“你回来干什么?”男人起身,挺拔的身体挡住了灯光,拉下一片阴影。

“我一没偷二没抢,不用一脸要踹我下地狱的表情吧?”唐言蹊不动声色地退后两步,浅笑,“问那么多你累不累啊,放心,不是回来缠着你的,用不着破财消灾,拿钱打发我。”

男人的俊脸一沉,旋即,却又一扯嘴角,“是么。”

他笑得凉薄,字字咬得清晰,“最好是这样。”

唐言蹊心口突然一堵,差点没站住。

第6章 她夜盲

她勉强地笑了下,陆仰止讨厌她的纠缠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自己竟然还会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心塞。

这点儿出息。

那边陆仰止已经脱去了西装外套,白衬衫刚才被压得微微有些褶皱,自上而下开了两颗纽扣,露出肤色均匀又纹理分明的两块胸肌,冷淡中透着些许诱人犯罪的鲜艳反差。

不过他的眉头却皱着,甚至在说完那话时身影还稍稍晃动了一下,手虚扶在衣柜上。

唐言蹊下意识就搀住了他,“你没事吧?”

她知道,陆仰止这人虽然是千杯不醉,不过喝酒本身就是一件伤肝伤胃的事。几年前她们结婚同居那会儿,他每次应酬回来都要独自在沙发上坐很久,不动弹也不吭声,就那么静静坐着等待绞痛的胃部舒缓一些。

陆仰止眉目冷漠,两道视线尤其讥讽,“不拿钱,留在这还想干什么?”

唐言蹊伸过去的手被他毫不留情地甩开。

她怔怔看了两秒,好像也没太当回事,泰然自若地笑着收回来。

“看你活蹦乱跳的应该没什么大碍。”唐言蹊避开他冷峭的目光,淡淡道,“那我走了,以后见面就是陌生人,我不纠缠你,也希望陆先生能大度点,别来找我麻烦。”

陆仰止不着痕迹地深呼吸,一口气却堵在胸口,怎么都沉不下去。

五年前他就知道她是个万事不萦于心的女人,散漫又轻浮,恶俗又肤浅,偶尔脸皮厚起来,那股子无赖劲儿能缠得人头疼。

以至于很长时间他都想不明白,她所谓的爱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情?

和她写出来的代码有什么区别?

洋洋洒洒一大篇,一个撤回键就能删得半个字都不剩。

然后她潇洒地拍拍屁股说走就走,留下别人在原地咬牙切齿。

唐言蹊见他不说话,又问了句:“行不行?”

男人眼皮都没抬,指着卧室的门,漠然启唇,“滚。”

“我就当你答应了啊。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也没必要对我赶尽杀绝嘛。”唐言蹊双手插兜,笑嘻嘻地走了。

陆仰止冷眼旁观,理都未曾理会。

她的虚情假意没心没肺,他五年前就见识过了。

出了门,每走一步,女人脸上的笑容就淡一分。

那感觉实在难受,仿佛苦水从心底都冒到嗓子眼了,唐言蹊从兜里摸出一块糖塞进嘴里,这才觉得好些。

刚准备穿过客厅往外走,天花板上的灯光“刺啦”一声,毫无征兆地灭了。

与此同时,卧室里也陷入一片漆黑。

陆仰止眉头紧锁,忽然想起来这栋别墅好像是几个月前哪家公司的老总为了“聊表合作诚意”送给他的,除了签合同当天他正好带着陆相思过来看过一次之外,这里基本处于荒废着的状态。

当然也没人交什么水电费了。

不过好歹有张床,他现在又胃疼的厉害,不想动。在这暂时凑合一晚上不成问题,明早再回家洗漱也罢。

可惜,客厅里的唐言蹊就没这么好运了,灯光一灭,她整个人的头皮都麻了,心脏如同被人死死攫住,冷汗瞬间就爬满后背。

——她夜盲。

相关文章:

边操边对白边对白边对白.哥哥别闹了快让你的大宝贝

暑假玩邻居 开继女嫩苞经过故事|天降横财

啊好痛慢点太深了疼 男女激烈床上滚床单|都市贴身保镖

抱的时候对象硬了顶下面|老师你好紧哟

带着狗项圈跪趴在地上~他咬着她的葡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