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佳婿全集全本/天降佳婿小说在线全集免费

2020-12-22 11:55 · 新商盟

苏氏集团。

苏志浩失魂落魄地走在了公司里面,眼神有些灰败。

“苏经理好。”

公司前台冲着苏志浩甜甜一笑,可苏志浩根本就提不起任何的兴趣来。

十几天,他连容姐的面都没有见到,今天是家族会议,他可怎么跟苏文渊交待。

在会议室中,苏家所有的亲戚都到场了,苏文渊坐在董事长的位置,虎目生威。

苏文山一家人也在场,不过却被安排在了末尾。

“志浩,跟容海集团的事情谈得还顺利吧?”

“志浩是我们苏家最有出息的孩子,由他出面,绝对没问题。”

苏文渊现在是苏氏集团的董事长,看在苏文渊的面子上,所有亲戚也开始拍苏志浩的马屁。

“容姐我已经见到了,不过这么大的合作,岂是一天两天能谈成的?”

苏志浩脸不红气不喘地说着瞎话。

容姐现在没有见他,并不代表着以后见不到。

说不定他努力一把,还有其他的机会。

“容海集团不是一般的公司,想跟荣海集团合作的岂止我们一家?细水长流吧。”

苏文渊毕竟是苏志浩的父亲,一眼就看出来了其中的端倪,连忙给苏志浩打着圆场。

“志浩能见到容姐,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周围的亲戚也连连点头,语气中满是恭维之意。

“苏雨涵,荣海集团的事情并不只有我一个人负责,你那边的进展怎么样?”

苏志浩在容海那边碰了一鼻子灰,他不相信苏雨涵能有什么进展。

他想把注意力转移到苏雨涵的身上。

苏雨涵面露难色:“我多次拜访了容姐,都被拒之门外了。不过,我将公司的合作意向书留在了前台,不知道有没有用。”

“怪不得!”

苏志浩冷笑一声:“我今天见到容姐的时候,她埋怨我们苏氏集团小家子气!这都是你背后搞的鬼!”

“苏志浩,你什么意思?”苏雨涵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苏志浩从来没有给容姐看过任何意向书,容姐嫌弃我们苏家小家子气,难道不是你意向书的问题?”

苏志浩开始将黑锅甩在苏雨涵的头上了。

“苏雨涵,就算你帮不上什么忙,也不要在背后捣乱!”

“如果我们苏家丢失了荣海这个大客户,你担当的起吗?”

周围的亲戚义愤填膺地埋怨,仿佛苏雨涵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

之前苏家老爷子给云飞扬留了一千万的事情,让所有亲戚对苏雨涵一家恨之入骨,抓住了机会,必定会讥讽两句。

苏雨涵俏脸冰冷:“合作意向书的条件是我们所有人定下来的,我只是个传话人,关我什么事?”

苏志浩得意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擅自更改其中的条件,以权谋私?”

“我苏雨涵入职公司以来,从来没有从公司拿过一分冤枉钱!苏志浩,你说话要讲良心!”

苏雨涵有点儿生气了,苏志浩这分明就是借题发挥针对她。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进来!”

苏文渊喝道。

“董事长,前台来了个人,自称是容海集团的人,想要来谈合作的事情。”

前台的话,顿时在会议室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你再说一遍?”

连苏文渊都不禁站了起来,虎目中带着惊讶。

以容海集团的实力,竟然派人亲自上门谈合作?

这也太给苏家面子了吧?

“快请,快请!”苏文渊的声音中显得很兴奋。

“恭喜志浩,又帮我们苏家谈了一个大客户!”

“还是志浩有本事,连容海这种大公司都能谈得来。”

周围的亲戚不吝赞美之词,各种马屁就拍了过来。

容海集团的合作可不是小数目,这一单赚下来的话,所有人的年终分红,能涨一倍。

苏志浩也有点儿懵逼。

他并没有见到容姐啊?

容姐怎么会派人来跟苏家谈合作?

不过苏志浩的脸上却带着得意之色,这段时间,跟容海集团频繁接触的人,就只有他了。

要不是他的功劳,还能是谁?

容海集团之所以派人来谈合作,一定是看中了他锲而不舍的精神。

苏文渊赞赏地点头:“不愧是我苏文渊的儿子!”

本来他看到苏志浩一鼻子灰的样子,还以为他碰壁了。

没想到,苏志浩真的谈成了容海集团的合作。

“苏雨涵,要不是你在背后捣乱,容海集团我早就拿下了!”

苏志浩得意洋洋地翘着二郎腿,甚至点上了一根雪茄。

“不就是个容海集团嘛?牛什么牛?”

张秋云在旁边一脸地不爽,嘟囔着说道。

“妈,我们苏家给容海集团开出的合作价值一个亿!”

苏雨涵的语气显得很无力。

“一……一个亿!?”

张秋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眼神也羡慕了起来。

“雨涵,你怎么没拿下这个客户啊!”

一个亿的生意啊,年底的分红最起码能多几百万。

苏雨涵眼神黯淡了下来。

拿下容海?

太难了。

她感受过。

就连容海集团的电梯,苏雨涵都进不去,没想到却被苏志浩谈成了。

有了容海集团这个大客户,以后苏文渊一家在公司的地位会更加稳固了。

用不了多久,苏雨涵就会被彻底挤在公司边缘了。

很快,公司前台带着一个西装革履带着金边眼镜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苏家大部分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他们在容海集团的资料上看到过这个中年人。

容海集团的总经理,王传平。

职位就代表着地位,王传平的地位在容海集团仅次于容姐。

派这种级别的员工跟苏氏集团谈合作,可见容姐对苏氏集团的看重。

这面子给得也太大了吧?

苏志浩都快要笑出花来了,连忙点头哈腰地迎了上去,一把握住了王传平的手,脸色跟语气满是谄媚。

“王总,容姐也太给面子,竟然派您亲自来了,欢迎欢迎,快请坐,快请坐。”

苏志浩装作一副跟王传平很熟络的样子,同时也摆出一副主人的架子,俨然默认自己是跟容海集团合作的负责人。

王传平上下打量了苏志浩两眼,虎目中透漏着几分疑惑。

“你是?”

“我是苏志浩啊,刚刚去拜访过容海,您忘了?”苏志浩舔着脸说道。

王传平摇了摇头,冷冷地甩开了苏志浩的手:“对不起,我不是来找你的,请问苏雨涵是哪位?”

苏……苏雨涵?

不光苏志浩愣住了,会议室中所有苏家的亲戚都愣住了。

王传平不是来找苏志浩的?

难不成,是来找苏雨涵的?

苏雨涵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却站了起来。

“您好,我就是。”

苏雨涵美目注视着王传平。

王传平原本冰冷的神色露出了几分笑意,迎了上去,冲着苏雨涵友好地伸出了手。

“苏小姐您好,容姐特派我来,跟苏小姐谈跟苏氏集团的合作。幸会幸会。”

王传平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让会议室中的苏家人都呆住了。

王传平竟然是来找苏雨涵的?

而且看王传平的态度,也太和蔼了点儿吧?

哪有跟苏志浩说话的时候,冷冰冰的样子?

王传平自然不敢怠慢苏雨涵。

来之前,容姐特地交代过王传平,态度一定要友善。

虽然苏氏集团在王传平的眼里是小门小户,但是容姐的话,王传平却不敢不听。

“王总,您是不是搞错了?容姐是让您来找我的吧?”

苏志浩一脸地不相信。

这十几天苏志浩一直对容姐围追堵截,怎么说,也应该是跟他合作吧?

“你是在质疑我?”

王传平冰冷的目光让苏志浩打了一个哆嗦。

“不不不,王总您误会了。”

王传平虽然只是容海的总经理,可容海的生意做的比苏家大多了,给苏志浩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不给王传平面子啊。

“苏小姐,不知道您现在有空聊一下合作吗?若是不方便,您定个时间,我再登门拜访。”

王传平对苏雨涵的态度很客气,能得到容姐的亲自照料,想来跟容姐的关系也不简单。

“有空,有空,怎么会没空呢!”

张秋云连忙在旁边抢着说道。

一个亿的生意,这下发了。

张秋云更是得意地环视了苏家亲戚,腰杆也不禁地硬气了起来。

有容海这个顶级大客户,看谁还敢在公司为难他们一家?

“王总请随我来。”

在苏志浩怨毒的目光下,苏雨涵带着王传平离开了会议室。

此时,周围亲戚的目光中带着几分诡异。

以前,有几分讨好,可现在,却仿佛在幸灾乐祸。

苏志浩羞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刚刚一副信心满满地样子号称苏雨涵脱了他的后腿,可没想到,王传平竟然是来找苏雨涵合作的。

苏志浩的脸都丢光了。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苏雨涵回到了会议室,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

所有亲戚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看来苏雨涵跟容海的合作谈得很顺利。

这一个亿的生意谈成的话,所有苏家人年底能多分几百万。

“雨涵,跟王总谈得怎么样?”

苏文山关切地问道。

张秋云在旁边炫耀地叫嚣道:“哪还用说?我女儿是苏家最能干的孩子,一个容海集团,还拿不下来?”

苏文渊跟苏志浩的脸色冷了下来。

苏雨涵会影响他们在苏氏集团的地位,若是把容海这个客户捏在手里,他们以后恐怕会被苏雨涵牵制。

“幸不辱命。王总很干脆,还追加了合作数额,一亿五千万。若是做得好,每年会追加百分之三十的合作数额。”

“你们听到了吗?我的宝贝女儿真能干!”

张秋云本性拜金,听到苏雨涵的话,更是兴奋地搂着苏雨涵的脖子。

“苏雨涵,你做的不错。”

苏文渊冷着脸点了点头,随后点上了一根雪茄,缓缓说道:“既然容海的合作已经谈了下来,那这个项目,以后就交给志浩负责吧。”

“什么!我不同意!”

张秋云脸色一变,叫嚣道:“容海是我们家雨涵谈下来的项目,就应该交给我们家雨涵负责,凭什么交给苏志浩负责?”

张秋云不愿意了,这到手的肥肉,哪有轻易让给别人的道理?

苏文渊这是在明抢。

苏雨涵俏脸冰冷:“大伯,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必须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解释?”

苏文渊冷笑一声:“云飞扬拿了老爷子一千万的事情,你要不要给我们苏家人一个解释呢?”

“别忘了,你们家还欠着苏家一千万,你现在交出手上的项目,年底的分红,我照旧发给你。这一千万,就此作罢。”

“不然的话……”

苏文渊的脸色一沉,冷笑道:“立刻就补上公司一千万的亏空!”

“大伯,我现在怎么可能拿出一千万?!”

苏雨涵的美目中满是恼怒。

苏家的亲戚这么多年从公司拿走了多少钱?

光苏文渊就拿走了几千万,就算云飞扬拿了苏家老爷子留给他的一千万,跟这些亲戚暗中抽走的相比,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苏文渊这分明就是借题发挥。

“既然拿不出来,就交出你手上的项目。你太年轻,这种大额的项目,你撑不起来。”

苏文渊环视左右,说道:“只要让志浩负责这个项目,我保证,家里的亲戚可以每年多分百分之五个点。”

所有亲戚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这个项目不管是苏志浩负责还是苏雨涵负责,没什么区别。

只要能多分钱,谁负责关他们什么事情?

“雨涵,你大伯也是为了你好,你太年轻,还是将项目交出来吧。”

“反正有钱赚,你把项目让出来,不是更轻松?”

所有亲戚都开始劝说了起来。

“那是老爷子给云飞扬那窝囊废的钱,跟我们雨涵有什么关系!”

张秋云恼怒不已,这到手的肥肉,就这么被云飞扬给毁了。

云飞扬真是个丧门星。

“二婶,昨天在酒席上,苏雨涵亲口担下了这一千万的债务,在座的所有人都能作证。”苏志浩冷笑说道。

“你!”

张秋云快要气疯了,这跟明抢有什么区别。

“好,这个项目,我让出去!不过,以后别再拿一千万的事情压我。”

说完,苏雨涵将手中的文件丢了出去,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张秋云绝望又羡慕地看了一眼会议桌上的文件,气冲冲地带着苏文山离开了会议室。在回家的路上,苏雨涵俏脸冰冷,开着车,一言不发。

“都怪云飞扬那个丧门星,要不是这个窝囊废,那一亿五千万的项目……”

“妈!”

苏雨涵冷冷地打断了张秋云的话:“别再说了。”

一千万的事情,苏雨涵已经跟苏氏集团一笔勾销,她应该也抹平了云飞扬这一年来照顾她的恩情了。

等有时间,她会跟云飞扬彻底了结。

“苏文山,你也真是的,就不能帮着女儿说句话?你怎么说也是苏家的儿子吧?”

张秋云越想越气,转而把气撒在了苏文山的头上。

“家里跟公司都是大哥说了算,我说话有什么用?”

苏文山辩解道。

“都是你们这些没用的男人,害得我们女人跟着一起受苦.”

张秋云语气中满是怨气。

“张秋云,你讲点儿良心。”

苏文山气冲冲说道:“想当年你就是打工妹,我苏文山是看你善良能干,才娶了你,可这些年,你都变成什么样了!”

张秋云都是像是一只被踩中尾巴的猫,大叫道:“能娶我张秋云,那是你的福分!”

“你们别吵了!”

苏雨涵被抢了项目,心里也很烦躁。

张秋云这才收声,想了很久说道:“不行,雨涵你必须早点儿跟云飞扬离婚,不然他会拖累你一辈子。”

“这可是容海集团的项目,你这么长时间,岂不是白努力了?”

“妈,其实容海集团能合作,跟我的关系实在不大。”

苏雨涵的美目不禁地有几分疑惑。

努力?

连苏雨涵也有点儿莫名其妙了。

她连容海集团的电梯都没进去过,更不用说见到容姐。

到底是谁,能让容姐这么给面子?

张秋云眼睛猛然迸发出来了一道光芒:“雨涵,莫非是送你布加迪的那个富少?”

“一定是他!”

张秋云一副确定的样子,除了这种富少,还能有谁能让容姐这么给面子?

“雨涵,不是妈说你,有些机会稍纵即逝,作为女人,一定要把握住。”

张秋云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像这种顶级富豪,才是张秋云心中的乘龙快婿。

苏雨涵没说话。

她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呢。

再者说,苏雨涵是想要靠着自己的双手,过上豪门的日子,而不是别人的施舍。

……

苏雨涵回到家的时候,破天荒地发现云飞扬竟然没在家。

“云飞扬那废物呢?怎么没做饭?”

张秋云气急败坏地叫道。

所有人已经习惯了云飞扬揽下所有家务,忽然有些不适应。

“对不起,我有点儿事耽搁,回来晚了。”

就在这时,云飞扬从门外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几分歉意。

容姐非要留着云飞扬吃晚饭,若不是云飞扬强走,恐怕容姐今天非要让云飞扬留宿。

“你去哪里了?”

苏雨涵美目冷了下来,她从云飞扬的身上闻到了一股酒味,夹杂着,还有一股淡淡的高级香水的味道。

“去见了个老朋友,我马上做饭。”

望着云飞扬在厨房忙碌的样子,苏雨涵美目中透漏着几分审视跟不爽。

云飞扬身上的香水味道很高级,连苏雨涵都用不起。

难不成,云飞扬为了钱,跟一些有钱的女人混在一起?

很快,热腾腾的饭菜端上了桌。

“雨涵,你最近在跟容海集团接触吧?”

吃饭的时候,云飞扬若有若无地问了一句。

以容姐的效率,现在合同恐怕已经签了。

有了容海集团这个客户傍身,相信苏雨涵在公司的话语权会大很多。

“你怎么知道容海集团的?”苏雨涵美目一冷。

“早晨我打扫卧室房间的时候,看见了你书桌上的合作意向书。”

云飞扬解释着,但是并没有替他去见容姐的事情。

云飞扬怕苏雨涵误会。

张秋云脸色扭曲了起来:“你还好意思提容海集团?要不是你,容海集团的项目,怎么会落入苏志浩的手里?”

“妈,你什么意思?”

云飞扬的眉头一凝。

云飞扬明明让容姐接触苏雨涵,怎么这肥差落到了苏志浩的手里?

“跟我装糊涂是吧?”

张秋云刻薄叫道:“你拿了老爷子的一千万,今天苏文渊用这个理由逼着雨涵交出了容海的项目!”

云飞扬脸色一沉:“雨涵,这一千万我会还的,容海的项目,苏志浩拿不下来。”

“你拿什么还?”

张秋云气急败坏道:“你闻闻你身上的酒味跟香水味,装了一年,终于忍不住出去喝酒找女人了吧?”

“这一年的时间,一千万恐怕也快要被你挥霍干净了。”

“既然如此,抓紧跟我们家雨涵离婚,告诉你,有个豪门少爷看上了我们家雨涵,不光送布加迪跑车,还帮我们家雨涵谈妥了容海集团的项目,你要是识相,就抓紧滚蛋!别耽误我们家雨涵。”

在张秋云的眼里,云飞扬是个耽误苏雨涵的窝囊废,她根本想象不到,若不是云飞扬,苏雨涵连王传平的面都见不上。

云飞扬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吃着饭。

吃完饭,见苏雨涵进了卧室,云飞扬跟了进去。

“雨涵,这一千万我会尽快还上,容海集团的项目,早晚都是你的。”

云飞扬也没想到老爷子这一千万会给苏雨涵带着这种困扰,早知道当年就不揽下这种出力不讨好的活了。

“算了,我说过这一千万是还了你这一年的恩情,你不用还了。”

苏雨涵的美目中藏着几分疲惫:“过段时间,我们就把离婚办了吧。”

她希望自己的丈夫是一个能为他遮风挡雨的真男人,而不是坐吃山空的窝囊废。

“如果我还上这一千万,是不是就不用离婚了?”

云飞扬目光盯着苏雨涵问道。

“你?”

苏雨涵嗤笑地摇了摇头。

云飞扬现在没有工作,怎么还这一千万?

就算还了这一千万,恐怕苏文渊父子也不会轻易地将这个项目让出来。

云飞扬这是在做白日梦。

“你明天搬出去吧,这段时间我想一个人静静,我很累。”

苏雨涵躺在了床上,拉上了被子。

“我会搬出去的。”

“不过,我不会离婚,我会证明,我有能力给你幸福!”

不把这一千万还上,云飞扬自己也没脸见苏雨涵。

等云飞扬还上一千万,料理完苏志浩的事情,云飞扬会堂堂正正地搬回来。

咔嚓。

轻微的关门声,让苏雨涵的心猛然一颤。

他真的走了?

苏雨涵的眼眶不禁地湿了,一想到这个生活在一起一年多的男人,以后再也见不到,苏雨涵的心,忽然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如果云飞扬真的能还了这一千万,或许,苏雨涵愿意给云飞扬这个机会。

爱之深,责之切。

连苏雨涵也不禁发现,什么时候,她竟然对这个看不上的男人,有了一丝异样的感情……

相关文章:

走亲戚晚上被父亲从背后弄:欲成欢挤出一颗樱桃来

因喝酒没付钱,俄罗斯格斗迷当街打死世界举重冠军

不主张儿童学拉丁舞/女朋友太瘦小进不去

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一整夜没有退出她体内

老公一回家就抓着我做*女性生殖图ppt真人图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