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慕先生,你是我的情劫》-(全文免费阅读)

2020-12-22 13:30 · 新商盟

第5章 后知后觉

问了小护士,医药费一天好几千,许佳宁不敢多住,打电话拜托夏美来接她。

夏美的公寓一百方,两间房,她住侧卧。

许佳宁是那种特别不愿麻烦别人的性格,住了几天,已经很不好意思。“我还是搬走吧。”

“搬哪去?回楚家继续被那王八蛋糟蹋,还是回你那掉进钱眼里的老妈家?除了我,还有谁收留你?”

许佳宁被问得说不出话。

是啊。自从结婚,她就一心围着楚家转,早已和以前的朋友疏远了。算来算去,就剩夏美一个朋友。

家里又不能靠。

脱离社会,脱离朋友,出个事儿也没人帮忙,想想真挺可怕的。

“安心住着吧,别想太多。这年头,离婚的多的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早点休息,我还得赶设计稿。”

“嗯。”

许佳宁洗了澡,然后煮了点热牛奶给夏美送去。她经常熬夜加班,睡眠不大好。

望着灯里夏美忙碌的背影,她挺羡慕的。

她知道夏美这一路摸爬滚打有多不容易,但为自己努力,毕竟有回报。她现在已经是资深设计师,生活自给自足,还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就算出了点什么事,也不至于像自己这样没一个去处。

她曾以为于一个女人而言,丈夫和家庭才是最重要的,现在狠狠栽了个大跟头才后知后觉——男人靠不住,只有钱和事业永远不会抛弃自己。

可惜太迟了。

“这么晚了还给我煮了牛奶啊,真贴心。”夏美接过去喝了一口。

许佳宁披着头发,温温柔柔的,眉宇之间却一片淡淡的哀伤,眼角那颗泪痣我见犹怜。

曾经幸福的小女人,如今被折腾成什么样子?

她看了都心疼,也不知道那些杀千刀的怎么干得出那种事儿。为了顾及好友的情绪,她今天对流产的事儿只字未提,但心里早把那对狗男女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一万次。

“伤害了你这么好的女人,他们迟早遭报应,你等着瞧吧。现在赶紧去睡觉,好好工作,回头我给你介绍个好男人。”

对男人,许佳宁已经不抱期待了,但班还是得上的,她得养活自己。

第二天一上班,就招来了同事各种异样的眼光,连其他店的店员都来“参观”。

好奇的,同情的,幸灾乐祸的也有——豪门太太不是这么好当的吧,现在还不如她们呢。

“佳宁,这一箱货帮我上架吧。”

“帮我顶明天的早班呗,我们是为你好,闲着容易胡思乱想,还是忙点好。”

“咱们得认清现实,你输给宋芊芊,没什么好不甘的。以后找个年纪大点的男人,老实过日子,当后妈也可以的嘛。”

同事围着她,各说各的。

许佳宁只当没听见,她们让她帮忙,她也没推脱。

她的心已经死了,只剩下一具躯壳像机器一样运转。不去想未来,连明天都不去想。

连轴转了两天,许佳宁几乎包揽了所有人的工作,她不敢停下来,不然那些伤心事就会癌细胞一样在她脑子里疯长。

几个女同事吃着零食,在旁边看着,时不时地,看她一眼,然后互换一抹窃笑。

“这一块是谁负责上架?全都摆错了。”做例行检查的女主管来追责。

“是许佳宁,全都是她负责的。”女同事纷纷指向她。

“你怎么干活的?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可不管你是托谁的关系进来的,干不好,就给我滚。”

这时许佳宁正蹲在地上,摆放最底层的童鞋,站起来一阵头晕,眼睛都发黑,面对女主管的指责,还有些缓不过来。

“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还把自己当豪门少奶奶呢?你现在还有享福的命吗?”

“别这样,小事而已,她这几天太累了,犯点小错误很正常……”胖胖的秃顶男主管过来打圆场,指挥下面的人重新摆放。

“佳宁,你跟我来一趟仓库……”

许佳宁低眉顺眼,跟上去了。

远处,二楼。

一双修长的腿踏在光可鉴人的地上。

男人一身熨帖的手工西服,轮廓立体,眉目寡淡,居高的姿态,将那一幕看在眼里。

几名高管跟在他身后,正在汇报这一季商场的销售额。见他顿步,也跟着停下来。

“慕总?”

他们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不解他在看什么。

“不用跟着了,去会议室等我。”简短吩咐了一句,他大步离开了。

第6章 我不喜欢女人哭

仓库。

胖主管进门时不动声色地把门带上了。

“佳宁啊,别跟那老女人计较,更年期呢,脾气暴躁,看谁都不顺眼。”

“听说你老公跟别人跑了,哎,可怜啊……你说你都二十七了吧,无依无靠的,这以后可怎么办呢?”

胖主管一双细小的眼睛,观察着她的反应,步步靠近,试探性地,轻拍她的肩。“别担心,有我帮你。”

许佳宁一哆嗦,低着头后缩了一步。

“谢谢您,没什么事儿我先去忙了。”

“别躲着我呀,你也看得出,我对你特别关照。我就喜欢你这么温顺的,你跟我好吧,以后没人敢欺负你。”

胖主管色心上来,扑上来揽着她就啃。

“放开我……”佳宁在他怀里使劲扭动,“我要叫人了。”

胡乱挣扎的手,在他脸上挠出了几道血痕,同时耳旁清晰响起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嘶拉——”

雪白的肩膀裸在空气里。

许佳宁惊慌失色,可力气不敌,哭着仓皇地叫救命。

仓库在走廊的尽头,位置很偏,她的哭求声传不出去。

她被压倒在一堆纸箱上,快两百斤的重量压下来,她的肋骨都快断了。

一股难闻的臭味正寻觅着她的唇,她感到恶心,上身却被压得无法动弹,只剩下双腿无力踢蹬。

肥胖的手一把扣紧了她的脸,眼见那恶心的唇就要贴上来,许佳宁只想呕吐。

突然,身上的重压消失了。

眼角一晃,胖主管像麻布袋一样被甩飞出去。

“滚!”一声低吼。

胖主管像个圆球一般落荒而逃。

“没事?”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许佳宁难堪地拢紧领口,泪珠子簌簌往下掉,像只被欺凌的羔羊。

眉心微微一拧,他脱下西装,罩在了她身上。

熟悉的男人味,特别清冽,和那天流产时闻到的一模一样。许因为熟悉,许佳宁那颗慌乱的心,瞬间镇定了不少,包括刚才恶心的感觉也被冲淡了。

“谢谢。”她低着头哽咽。

“我送你回去。”

“我还得上班。”

“都这样了,还怎么上班?”

低沉声音有一种魔力,许佳宁不由自主地跟上了他的脚步。低着头走,视线被泪水模糊,边走边掉眼泪,滴在地上和鞋子上。

喉咙极为酸涩。

走着走着,忽然撞上一堵人墙,肌肉坚硬,她的泪沾湿了他的西装。

许佳宁抬起头,望着那张被泪水模糊,却依然英俊的脸,哽咽着说了声“对不起”。

慕肆城转身,说了一句。“我不喜欢女人在我面前哭。”

他没见过这么多眼泪的女人,三次见面,她都在哭。

挺娇柔的一张脸,演琼瑶戏蛮合适,可惜他并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

许佳宁吸了吸鼻子,尽量控制眼泪。“对不起。”

眼里的泪水“吧嗒”落下,清空了,她的视线也清明了,看得清他。

很倨傲的男人,英俊,面无表情,连眼里都没有一丝情绪。但并非他故意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而是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自动拉开了他与普通人的距离。

许佳宁还觉得,他穿西装真是好看。

西装就是一个贵族的战衣,而他不仅优雅,还把西装穿得很性感。

全身上下,举手投足,一个眼神都充满魅力。

被他的目光关注着,她的脸颊开始发烫。任何一个女人和他接触,都会心动。她虽不至于沦陷,但心跳加速,紧张等一系列荷尔蒙反应还是有的。

不由自主,抿住了唇。

“不哭了?”

她点点头。

他这才继续往前走。

车子停在后门,司机下车,弯着腰,毕恭毕敬地递上钥匙,然后为许佳宁拉开了副驾座门。

是一辆捷豹轿车,宽敞舒服。她不由得看了眼身边的男人,不清楚他什么身份,但气质很不寻常。不像楚寒那种靠自己打拼起家的。可他手指上有一层薄薄的茧子。

“去哪?”他连问两声,许佳宁才回神,报了夏美家的地址。

他刚刚一定以为她在花痴他吧,好尴尬。

可如果解释,估计只会越描越黑。

车开了一段,很快就遇上了红灯。

慕肆城掏了一盒烟,问她。“介意么?”微凉的嗓音。

许佳宁摇头。

楚寒没有抽烟的习惯,她自己亦不喜欢烟味,但这是他的车,她有什么权利说不?他询问她,已经表现出了尊重。

抽出一根烟送进嘴里,含着,慕肆城半歪着头点燃,眉眼轻阖,有种欲说还休的迷人。

打火机简单别致,跳起一簇微蓝的火焰,照亮他的脸。

一股奶白色烟雾缓缓从他薄唇间逸出,在脸上弥漫开。他从烟雾里看过来,淡淡睨她一眼。

像个雅痞的贵族。

许佳宁惊叹一个成熟的男人抽烟,竟然能性感到如斯程度。

惊觉自己又看他看失了魂,她忙垂下目光,紧张地找话题。“刚才的事儿,谢谢你。”

如果不是他,她恐怕早已经……现在想来仍后怕。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救她于水火,她异常感激。

“上次的住院费我还你呢,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她期待地望着他。

绿灯亮起,车子继续前行。

慕肆城把烟换到左手,搭在车窗上,修长的手指掸了掸烟灰,漫不经心道:“不需要知道。我说了,我不想和一个离婚的女人扯上什么关系。”

“我只是想把钱还给你。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报答你。”

“怎么报答?以身相许?”

随口一句玩笑话,他并不看她。

许佳宁立刻尬在那儿,红着脸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没有男人对她说过这种话,太生涩的她,一下就心慌意乱。

正要结结巴巴地澄清。

“我对离异的女人没兴趣。”他舔唇,有淡淡的烟草味。“但不代表其他男人也这样,你对男人,得保持最起码的戒心。”

基于刚才的遭遇,许佳宁讷讷地嗯了一声。“我知道了。”

“叮叮当当——”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

她一接通,就传来她妈王茹焦急的尖叫,夹着一些打砸的声音。

“楚寒他妈来家里闹了,你赶紧回来。”

“亲家母,咱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刚买的电视,别砸。”

“咣当——”

“嘟嘟嘟……”电话断了。

相关文章:

臂缝抽肿,用绳子勒B_未满18勿入300视频

堵在里面不准流出来/男人会在意女人的过去吗

你们和男朋友会裸睡吗:为什么胖人比瘦人好日

《都市逍遥兵王》(全文在线—完整版阅读)

【言情精品】顾此余生走向你小说全集全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