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追男后放弃男主吃醋/女追男苦恋虐心小说

2020-12-22 13:37 · 新商盟

云飞扬直接将那根貌似野山参的东西取了出来。

“商陆根,去皮加工,形似人参。无香气,气味淡,人嚼舌麻,有毒。”

“爸,这个东西,你吃了非但不能强身健体,反倒有毒。”

别说,被云飞扬一说,这个野山参还真的有点儿像商陆根。

随后,云飞扬又拿起高光平送给张秋云的那块玉手镯,用的筷子沾了一滴水,滴了上去。

“滴水鉴玉,如果水滴凝而不散,仿佛滴落在荷叶上一般,证明就是玉石。”

伴随着云飞扬的话,水滴顿时四散,哪有一丁点儿凝聚的意思?

“这块高先生口中的名贵玉石,分明就是用染色玻璃烧制而成的劣质品,市场价,二十!”

“这种垃圾东西,收不收的,无所谓。反正,戴出去也是丢人。”

高光平尴尬了。

他吃定了苏家人没有懂行的高手,才敢这么做的。

可没想到云飞扬竟然一眼就看了出来,还当众把他戳穿,这让他颜面尽失……

“伯父,伯母!”

高光平连忙解释道:“这两样东西是我托别人买的,没想到买货的人竟然坑我.你们放心,我会托人再去补办一些礼品,过几天就送过来。”

张秋云一副大度的样子:“小高,错不在你,你也是被人骗了。你有这份心,已经很不错了。”

“不像某些人,连这份心思都没有!”

说着,张秋云还恶狠狠地瞪了云飞扬一眼,觉得云飞扬碍事。

手镯跟人参是假的这件事情,云飞扬不说,在座的所有人都看不出来。

她张秋云的脸面也得到了满足。

偏偏这个一无是处的上门女婿,装大尾巴狼,跑出来装最懂的。

“我看高哥也是好心!不像某些人,连假货也拿不出来,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苏志浩也故意跟着说道。

苏家的公司跟高光平有合作,顿时,不少的亲戚也出来声援高光平。

“小高,你别在意,只要你的心意到了就行。”

“与其说风凉话,还不如拿出点儿实际礼物,我看你这个样,连假的都拿不出来!”

……

“谁说我没有给岳父大人准备礼物了?”

云飞扬将手中的礼盒递了过去。

“爸,这是你经常跟我提的那款劳力士经典款,雨涵也看了很久,您带上试试。”

苏文山接过手表,满脸惊讶。

“真的是我看中的那款劳力士经典款!”

苏文山语气中满是惊讶,连带着,周围的亲戚的目光中带着惊讶跟羡慕。

三十多万的手表,云飞扬哪里这么多钱?

高光平的脸色难堪,原本他是来砸场子的,可反倒被云飞扬压了一头。

“不会是假的吧?”

苏志浩有点儿不相信,云飞扬哪来的这么大手笔?

苏文山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这块手表我可看了很久,证书都摆在这里,怎么有假?!”

连张秋云心里都暗暗嘀咕,难不成,这个混吃等死的上门女婿是装的?

“我知道了!”

苏志浩猛然一拍桌子:“老爷子去世之后,我爸查账发现家里少了一千万的空缺,当时我爸就怀疑老爷子留给了云飞扬”

“是啊!我也听说了。”

另外一个亲戚一脸确信的样子,恍然大悟。

“怪不得有钱买三十万的手表,原来得到了老爷子一千万的遗产!”

老爷子生前对云飞扬也超出亲人般地好,留给云飞扬一千万遗产,的确有可能。

“你跟我说,这块手表,是不是用你的自己的钱买的?”苏雨涵美目盯着云飞扬。

没有人比苏雨涵更了解云飞扬,他每个月三千块钱的生活费,哪来的三十万买这块手表?

“的确不是我的钱。”

云飞扬没有说谎,这毕竟是云韶柔的买的。

“我爷爷的确给你留了一千万是吗?”

苏雨涵继续问道。

“没错。”

云飞扬并没有否认。

苏家老爷子的确留给了云飞扬一千万。

可这一千万并不是给他的,而是留给老爷子在外面的私生子。

苏老爷子害怕这件事情会影响苏家的门楣,只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云飞扬,并留了一千万给云飞扬,让云飞扬转交给苏老爷子的私生子。

“你太让我失望了!”

苏雨涵美目中顿时迸发出来一股浓浓地失望之色。

这一年来,云飞扬害得苏雨涵一家人受尽了白眼,可这小子却拿着一千万逍遥自在。

果然。

云飞扬怎么可能有钱买这么名贵的手表?

原来爷爷再去世的时候,留给了他一千万。

一千万呐,这可是连苏雨涵都羡慕的存款。

怪不得云飞扬一直混吃等死,有这一千万,谁还愿意奋斗?

苏雨涵此时很伤心,她希望自己的丈夫有一天能够安心工作。

不求他大富大贵,最起码也要像个男人一样活着。

可她没想到,云飞扬竟然真的是别人口中混吃等死的废物。

苏志浩嘴角一撇:“我就说,一个混吃等死的上门女婿,怎么可能买得起三十万的手表?”

高光平并没有说话,不过嘴角上却满是得意的笑意。

跟混吃等死相比,花苏家老爷子的遗产,更不招苏家亲戚的待见。

这一千万足够让所有的亲戚眼红了。

张秋云更是尖酸叫道:“云飞扬,我们一家三口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这一年来,云飞扬害得苏雨涵一家人受尽了白眼,可这小子却拿着一千万逍遥自在。

云飞扬没有澄清。

老爷子死前反复叮嘱云飞扬不要把私生子的事情说出去,云飞扬自然会守口如瓶。

“这毕竟是女婿的一番心意,我还是留着吧。”

苏文山见气氛不对,连忙打着圆场。

“留着?”

苏志浩冷笑道:“二叔,做人要厚道,云飞扬背着我们所有人拿了爷爷一千万,这件事情不能这么算了.”

张秋云顿时不愿意了:“那是云飞扬拿了老爷子的一千万,跟我们家什么关系?”

“二婶,你这句话可就不讲理了,云飞扬是苏雨涵的老公,跟你们家怎么没关系了?”

苏志浩吃定了张秋云,嘴角的冷笑愈发地浓郁。

“我……”

张秋云一时语塞,情急道:“我回去就让雨涵跟这个没出息的小子离婚!”

反正,张秋云想让陆雨涵跟云飞扬离婚已经很久了。

“就算离婚,云飞扬也必须把老爷子的一千万吐出来!”

“没错!这一千万是苏家的,不是这个上门女婿的个人财产。”

苏家亲戚各种地叫嚣,仿佛云飞扬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

苏志浩愈发得意,说道:“不吐出来也可以,云飞扬拿了爷爷一千万的事情,我会如实告诉我爸。今年苏家的分红……”

苏志浩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这一千万,苏家会从分给苏雨涵的分红中扣除。

“都别说了!”

苏雨涵的冷艳顿时展漏无疑。

“这一千万,我会还的!”

“还?你拿什么还?你现在能拿出来一千万?可笑!”

苏志浩冷笑说道。

“谁是苏雨涵?有辆布加迪超级跑车,请签收一下。”

这是,门口站着一位西装革履神色高傲的中年青,环视包间,强大的气场,更是压得在座的苏家人喘不过气来。

“布加迪跑车?”

在座的所有人神色一凝,连声音中也透漏着惊讶。

价值几千万的超跑啊!

是送个苏雨涵的?

“您确定是送给苏雨涵的?”

苏志浩满脸不相信,苏雨涵哪来这么大面子?“难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

中年男子皱眉,强大的气场让苏志浩吓得一哆嗦。

能送出布加迪跑车的,绝对是顶级的豪门,苏志浩可不敢得罪。

“苏雨涵小姐,礼物我已经带到,希望您喜欢。”

中年男子颔首之后,便离开了,不过走的时候,目光在云飞扬的身上略作停留。

云飞扬拳头一握,京城云家,好大的底气。

半个小时前,云飞扬给云韶柔发了条信息。

仅仅半个小时,崭新的布加迪跑车就送过来了。

“苏雨涵这是结识了什么大人物?”

“能送出千万级别的豪车,来头不小啊。”

“都结婚了,还到处勾三搭四的!”

周围的议论声,或羡慕,或嫉妒。

高光平的目光沉了下来。

他今天是来炫耀的,可一辆布加迪跑车,彻底让他没有任何竞争力了。

“苏雨涵,怪不得你这么大口气要替云飞扬把一千万还了,原来已经傍上了富少。”

苏志浩语气中带着羡慕,也带着嘲讽,随后对云飞扬说道:“看到没,这就是你冰清玉洁的老婆。”

“苏志浩,你不用阴阳怪气!我苏雨涵不会为了钱出卖自己,永远不会,爷爷的一千万,我会自己替云飞扬还,到时候,你让大伯从我的年底分红扣好了!”

苏雨涵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人给她送布加迪。

苏雨涵虽然喜欢超跑,可她喜欢的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开上的超跑,而不是别有用心的施舍。

“对不起,失陪了!”

说完,苏雨涵站起身来,直接离开了酒店。

“都是你这丧门星惹得好事。”

张秋云恶狠狠地剐了云飞扬一眼,拉着苏文山离开了酒店。

云飞扬没有在酒店多待,等他出门的时候,苏雨涵已经开车离开了。

火红色的布加迪还停在酒店门口,苏晴并没有开走。

“有个长得漂亮的女儿真好,还能傍上顶级的富豪。”

周围的亲戚看到了布加迪,更是一脸地羡慕。

云飞扬叹了一口气,走了回去。

刚到门口,房子里面传来了争吵声音。

“不行!不能让云飞扬那废物连累了我们,必须劝雨涵跟云飞扬离婚!”

屋内,传来了张秋云刻薄的声音。

苏文山声音软软的,“云飞扬那孩子虽然没什么出息,可老实巴交的不是什么坏人,对雨涵也不错。再说,当初这门婚事可是咱爸亲自定下的,如果离婚了,咱爸泉下有知……”

“你懂什么!”

张秋云的声音顿时尖叫了起来:“雨涵跟着云飞扬,一辈子就毁了。你看我闺蜜家的女儿,还不如我们雨涵,嫁了个好老公,不是一飞冲天了?我可不想一辈子被人压在脚底下!”

“你也看到了,豪门公子哥出手就是布加迪跑车,这要是说出去,我张秋云多有面子?”

苏文山压低了声音:“不能光看表面,你怎么知道对方安的什么心?”

“能安什么心?这种顶级豪门大少,看上雨涵,那是我们家福气,我也终于能在闺蜜面前硬气一回了。”

“真不知道是哪一家豪门的公子哥这么有眼光,看上了我们家雨涵。”

张秋云已经在幻想女儿进入豪门的日子了,可张秋云想象不到,送跑车的却是她怎么都看不上的窝囊女婿。

苏文山也有些火了:“你这一辈子就知道比比比!”

张秋云叫得声音更大了,“我就比怎么了?男人要是有本事,我还比什么?你难道想让我们女儿跟我一样,一辈子被别人看不起?”

“怎么了?嫁给我苏文山委屈你了?”

屋内传出来了摔杯子的声音。

云飞扬无奈地用钥匙打开门,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

张秋云眼神中的嫌恶更浓郁了:“你还回来干嘛?还嫌连累得我家不够?”

别说跟送出跑车的豪门大少相比了,就连高光平,云飞扬都比不了。

就算云飞扬有一千万,也什么都不是。

砰!

这时候,苏雨涵房间的门猛然打开了。

“妈!”

苏雨涵满脸怒容,吓得张秋云狠狠地瞪了云飞扬一眼,没有说话。

“云飞扬,你跟我进来!”

苏雨涵转身走进了卧室,云飞扬跟了上去。

卧室里虽然有一张床,可每天晚上,云飞扬只是打地铺。

苏雨涵美目盯着云飞扬,开门见山:“爷爷给你的一千万,你还剩下多少?”

“没了。”

这笔钱,云飞扬早就给了苏家老爷子的私生子一家,一分没留。

“你!”

苏雨涵美目中的失望更是浓郁了几分。

“这一千万,我会替你还给苏家。”

苏雨涵的神色显得很疲惫:“等我还清了一千万,我们离婚吧。”

“你不要误会,离婚的事情,跟布加迪跑车没有任何关系。我苏雨涵也从来没有勾引什么富少。我想过上靠自己努力得来的豪门生活。”

苏雨涵美目盯着云飞扬,继续说道:“这一千万,是感谢你这一年对我的照顾,可我不喜欢我的丈夫是一个无所事事的男人。”

“当初结婚,是爷爷的意思,现在爷爷已经去世了,我们也尽快了结吧。我想要一个可以为我遮风挡雨的丈夫,而不是别人口中的窝囊废!”

苏雨涵显得很疲惫。

苏雨涵原本对云飞扬还抱有一丝希望。

别人说他吃软饭,可云飞扬这一年来毕竟悉心地照顾她的起居。

她渴望着有一天云飞扬能够站在她的面前,替她遮风挡雨。

今天知道云飞扬拿了爷爷一千万遗产,苏雨涵的心里是彻头彻尾地失望。

她撑不下去了。

云飞扬盯着苏雨涵:“雨涵,如果我还了这一千万,是不是就不用离婚了?”

“你?”

苏雨涵嗤笑了一声。

云飞扬在做梦,连苏雨涵都很难在短时间之内拿出一千万,云飞扬就更不可能了!

“这一千万是我对你的补偿。”

苏雨涵淡淡说道。

“雨涵,这一千万是我的事情,我会自己来还。”

云飞扬拉了一张被子,躺了下来。

望着云飞扬似乎满不在乎的样子,苏雨涵愈发地失望了。

云飞扬背对着苏雨涵,眼神中透漏着少有的坚毅。

为了苏雨涵,他愿意成为替苏雨涵遮风挡雨的男人!第二天,云飞扬醒来的时候,苏雨涵已经去上班了。

在卧室的桌子上,云飞扬看到了一份合作意向书。

最近苏雨涵跟苏志浩在竞争一个大客户,只是公司现在苏志浩父亲苏文渊的手中把控着,苏雨涵没什么竞争力。

云飞扬看了一眼合作意向书上面的公司,容海集团。

眼睛微眯,云飞扬披上了外套,出门了。

……

“小妹妹,求求你让我进去见一下容姐吧,我说两句话就走。”

在容海集团的前台,苏志浩拿着合作意向书,一脸地哀求。

“你没有预约,我不能让你进去!再者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见到容姐。”

前台妹子打量了苏志浩几眼,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屑。

每天东海想要跟容姐合作的人多了去了,苏家一个小门小户,算老几?

“麻烦帮个忙嘛,就给我五分钟。”

苏志浩一脸地哀求。

容海集团一直是苏家想要合作的客户,苏文渊也对此寄予了厚望,苏志浩不想让父亲失望。

“请回吧,容姐现在没空。”

前台妹子低着头玩起了手机,根本就不搭理苏志浩。

“小妹妹,帮个忙吧,只要你让我进去,这些东西,都是你的。”

苏志浩偷偷地将一个信封递了过去,里面一万块的红包,他不相信前台小妹不心动。

没想到前台小妹把眼一横,冷道:“你贿赂我?赶快滚吧,再不滚,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保安?”

望着前台小妹生气的样子,苏志浩一脸地无奈,只能拿着合作意向书,灰溜溜地离开了前台。

现在苏志浩差不多快要放弃了,他已经在荣海集团的前台守了十几天了,别说见到红姐了,连容姐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容海集团的生意很大,以苏氏集团的身份,想要见容姐?

太难了?

不远处,云飞扬远远地看到了从容海集团失魂落魄走出来的苏志浩。

看来,苏志浩喷了一鼻子灰。

不过也是,以容姐的性子,想来不会轻易地见苏志浩这种人。

将烟头掐灭,云飞扬走到了公司前台。

“你好,我找容姐。”云飞扬淡淡说道。

前台小妹抬起了头,上下打量了云飞扬几眼,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刚刚轰走了苏志浩这狗皮膏药,怎么又来了一个不知好歹的?

苏志浩怎么也算是苏家日后的接班人,可眼前这小子是什么货色?

不认识。

“有预约吗?”前台小妹子的语气显得有几分不耐烦。

“没有。你尽管通知容姐,让她下来接我。”

“接你?你在搞笑吗?”

前台妹子嗤笑一声:“你什么身份?也敢让容姐下来接你?吃错药了吧你?”

容姐虽然一介女流,但是在东海江湖上地位尊崇。

她一手创立的容海集团在东海市更是赫赫有名,很多达官贵人都给容姐面子,这小子算什么东西?

也敢让容姐出来接他?

看这小子的穷酸样子,普通衬衫,洗得发白的牛仔裤,怎么看也不像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算了,我自己打电话吧。”

云飞扬无奈一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过去。

“容姐,我在你公司前台,下来接我一下。”说完,云飞扬就把电话挂了。

前台妹子看云飞扬的眼神就仿佛在看傻子一样。

这小子在做梦吧?

以容姐现在的身份,都是别人拜访容姐,容姐什么时候亲自下来接过什么人?

很快,容姐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大厅中,前台小妹的眼神一变。

容姐真的出来了?

难道真的是来接云飞扬的?

这不可能!

容姐大约二十六七岁,一身成熟知性的小西装打扮,精致的脸蛋,配上黑色的丝袜跟高跟鞋,将容姐的双腿衬托的更加修长。

容姐环视四周,看到前台的云飞扬,美目顿时扬起了惊喜的色彩。

众目睽睽之下,容姐俏生生地走了过来,雪妮的藕臂环住了云飞扬的脖子,声音都快要把人的骨头都融化了。

“弟弟,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容姐语气酥软,看得前台妹子眼睛都呆滞了。

容姐成功知性,至今未婚,是东海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

可容姐偏偏是那种洁身自好的女人,若是她利用自己的样貌跟身体,现在的生意恐怕会扩大十倍。

前台小妹从来没有看到容姐跟那个男人这么亲密过,这个男人是第一个。

难不成,这个男人跟容姐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云飞扬笑道:“回国一年多了。”

“那你不来看姐姐?”

容姐声音幽怨,仿佛女生在跟自己的男朋友撒娇一般。

“一直没有脱开身。”云飞扬不好意思说道。

“去姐姐的办公室聊吧。”

容姐挽着云飞扬的手臂,一副亲昵的样子,前台妹子心里更是暗暗思忖。

云飞扬不会怪罪她吧?

完了完了,看来要找个机会跟云飞扬道个歉了。

容姐的办公室装修简单,却充满了格调。

来到办公室里,容姐更是大咧咧地坐在了云飞扬的腿上,搂着云飞扬的脖子,美目柔情似水,都快要把人给融化了。

“今天主动来找姐姐,是不是肯娶姐姐了?”

容姐的玉手在云飞扬的胸膛上画着圈圈,让云飞扬有点儿受不了。

三年前,出国谈生意的容姐遇到了危险。

当时负责安保任务的云飞扬,拼了命将容姐从贼窝里面救了出来。

为了躲避追杀,云飞扬背着容姐,躲进了丛林。

容姐看上了这个坚毅负责的男人,不过却被云飞扬拒绝了。

他今天主动上门,难不成是答应娶她了?

“容姐,你不会想要乱来吧?”

云飞扬轻咳一声,如果容姐火力全开,再有定力的男人都受不了。

“你既然要娶姐姐,就不算乱来了。”

容姐愈发地靠近云飞扬了,眼睛也愈发地温柔了起来。

云飞扬连忙放开了容姐:“容姐,你了解我的性子。如果我想乱来,会是我主动!”

云飞扬从来不是一个挟恩情乱来的人。

同时,云飞扬已经有老婆,他这次来求容姐帮忙,也是为了苏雨涵。

就算苏家对他不好,云飞扬也不会对不起苏雨涵。

容姐的美目中透漏着几分失望。

在东海,有多少男人想要跟她容姐乱来?

偏偏这小子,坐怀不乱。

难不成,这小子今天不是来答应娶她的?

“容姐,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容姐脸色有些失望,故意娇嗔埋怨道:“哼哼,姐姐还以为你答应娶姐姐了呢。算了,谁让姐姐看上你了呢。”

“容姐,最近苏氏集团在联系你吧?”

容姐点点头,皱眉说道:“那个叫苏志浩的小子,打着谈生意的旗号,却来纠缠我,着实可恨。”

“弟弟你放心,姐姐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容姐害怕云飞扬误会,连连解释说道。

“容姐……其实我想请你帮的忙,也跟苏氏集团有关。”

“我想让容姐跟苏氏集团合作。”

相关文章:

挑弄胸前葡萄_和女朋友开处详细过程

用黄瓜自潮过逞_自己在家怎么手浮舒服

刚结婚的夫妻一晚几次|爸爸在我身上疯狂驰骋

不过炉鼎而已|总受/被灌得满满的公主

让人湿的不行的文字_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进去(回眸一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