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婚宠迷糊妻全文章节/独家婚宠迷糊妻无删减

2020-12-23 09:07 · 新商盟

华灯初上。

乔宁从出租车上下来,急匆匆地走进金碧辉煌的“丽都”夜总会。

父亲给她打电话,说在里面喝醉了,让她来接他。乔宁连工作服都没换,七寸高的高跟鞋,黑色短裙白衬衫,将她曼妙地身姿尽显。

尤其是那一双修长白皙的大长腿,惹人联想翩翩。

“爸,您怎么样?”乔宁找到父亲所在的包间,进去后将醉醺醺的父亲扶起来问。

包间里的气氛有些奇怪,除了父亲外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男人长得高大英挺,也不说话,坐在沙发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之中,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仿佛被毒蛇盯上一般。

乔宁心里一突,就想扶着父亲离开。

可是没想到乔文渊却拿起一杯酒,送到乔宁手边说:“乔宁,这是我老板贺先生,替我向他敬杯酒。”

“爸,别喝了,我们还是走吧!”

“你这孩子,让你去你就去。”乔文渊发起火来。

乔宁咬唇,无奈只好接过那杯酒,朝贺老板走去。

“贺老板,我敬您一杯。我爸喝醉了,我先带他回家。”乔宁说完也不管贺老板喝不喝,自己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她的工作是售楼小姐,酒量还算不错,这一杯酒根本不会让她怎么样。

转过身打算扶着父亲离开,可是没想到。刚刚走到父亲身边脚下踉跄,差一点就倒下去。

乔文渊扶住她。

乔宁摇了摇头,眼前一阵眩晕,她感觉不对,连忙对父亲道:“爸,我不舒服,好像酒有问题。”

“酒能有什么问题,你再陪陪贺先生,我先走了,明天来接你。”乔文渊说着,将乔宁一推,自己居然离开了。

乔宁身体轻飘飘地直接倒下去,然后倒进何老板的怀抱。

“爸,别走,别扔下我。”乔宁眼睁睁地看着父亲离开,急切地喊道。

可是明明用了那么大的力气,发出来的声音却是那么的小。

贺老板伸出手指在她光滑地脸颊上抚了抚,笑着说:“别叫了,你父亲已经把你送给我了。没想到他倒是有个好女儿,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

“放开我,放开我。”乔宁急的脸色涨红,虚弱地挣扎。

下一秒,贺老板将她推在沙发上,整个人压上来,开始在她身上抚摸。

乔宁恶心的想吐,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疼痛让她有了些许力气。抬起脚狠狠地踢在贺老板胯下,在他疼的翻身弯腰的时候,便踉跄着爬起来朝外面跑去。

她浑身发热,腿软的几乎抬不起脚,身体虚飘的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来。仅凭着那一点疼痛带给她的力气,硬是跑进了电梯里。

电梯门开,她整个人往前倾倒,又一头撞在一个结实又温暖的怀抱里。

“救我。”

乔宁神志不清地哀求,紧紧地抓住男人的衣袖,像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男人长得很好看,光洁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地眼眸蕴藏着锐利,削薄的唇紧抿着,带着一丝凉薄。

只是白皙地脸庞上透着不正常的红晕,让他又多了几分难言地性感。

男人略有些诧异地看着乔宁,身后响起高跟鞋的脚步声。眼眸一沉,迅速地抱起她进了电梯。

乔宁的神志开始混乱,身上燥热难耐。紧紧地攀附在男人身上不断地磨蹭,来缓解身体的燥热。

可是越是这样,感觉越是强烈。

男人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冷着脸呵斥道:“别动。”

说着手指颤了颤,将她用力推开。

乔宁撞到冰凉的墙壁上,疼痛让她忍不住皱紧眉头。不过也因此清醒了些,咬紧下唇,极力忍耐着体内的躁动不安,恨不得将自己浸进冷水里才会好受。

电梯“叮”的一声开了。

男人跨着步子往外走,乔宁下意识地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别丢下我。”

男人一怔,乔宁已经靠了过来。

炙热的呼吸彼此交缠在一起,男人另一只手狠狠地握成拳头,发出“咯吱咯吱”地响声。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低哑地声音在乔宁的耳边响起,炙热地呼吸喷在她细腻地肌肤上,引起一阵阵颤栗。

可是不够,远远不够,乔宁想要更多。

心里明明知道不可以,身体却诚实地攀附在他身上。

男人深吸口气,抱起她滚烫的身体朝门外走去,很快走进对面的那家五星级酒店里。

“厉先生。”酒店前台和保安看到他纷纷弯腰鞠躬。

男人冷着脸一言不发,抱着她再次进入电梯。

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灯光暗沉、光影交错。

乔宁低低地喘息着,男人将她抵在门上,关门的那一瞬间她心里很清楚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应该拒绝,立刻逃离这里,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

不等男人做什么,便主动凑上去,踮起脚吻上男人好看的薄唇。

男人一怔,似乎没想到她会如此主动。眼眸一沉,一手搂住她的腰将她微微上提,火热地吻几乎将她吞噬。

大手更是情不自禁地沿着她纤细地腰肢,上下滑动。

乔宁感觉到全身像着了火一般,他的手掌带着魔性,所到之处犹如被烈火焚烧,灼伤着她的肌肤。可是这些还不够,远远不够,无意识地在男人身上蹭来蹭去,因为难受而发出低低地抽泣声。

男人却往后后退一步,和她拉开距离,看着她眼眸深沉地问:“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没有了男人的依靠,乔宁更加难受了。身体如同被蚂蚁啃噬一般,让她迫不及待地寻找着可以让自己舒服的物体。

再次攀附在男人身上,乔宁主动伸手揽住他劲瘦结实地腰部,如一只慵懒地小猫一般在他下巴上蹭了蹭。

“求你,救救我。”

男人眼眸一沉,不再有任何迟疑。用力地将她撞在门上堵住她的红唇,所有的娇吟悉数吞入口中。热吻如狂风骤雨般将她席卷,让她再想不起任何事情。

房间里的暧昧越来越浓重,纠缠到床边的时候,乔宁的衣衫尽落。男人火热地胸膛紧贴着她,让她终于察觉到一丝丝地危险,开始不安地扭动。

乔宁努力地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这一切。

可是下一秒,钻心的疼痛传来,让她狠狠地一口咬在男人的肩膀上。

“疼……。”

男人眉头微蹙,好看的脸上泛出的红晕越来越重。他倒是有些吃惊地看着怀里哭泣不已地小女人,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不过从未有过的快乐欢愉充斥着他的大脑,明知道她会痛,可是却控制不住自己。

夜,还很长,暧昧持续不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乔宁的指甲在男人背上留下一道道抓痕,几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才体力不支地昏过去。

**************

乔宁眼皮沉重地睁开眼睛,刺眼地光芒让她不禁抬起手臂,挡了片刻才缓缓拿开。头顶上是陌生的天花板,房间里也飘动着陌生的气息。

乔宁的大脑当机了片刻,稍微一动,下半身仿佛被车子碾压过似得疼痛不已。

她怔了怔,昨天的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父亲给她喝酒,将她推到陌生男人怀里,然后她跑出来,再然后……再然后是凌乱不堪地纠缠画面,男人的胸膛异常地火热。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地水声,乔宁从震惊中回过神。

她连忙侧着身体往浴室看了一眼,果然隔着一层磨光的玻璃门,隐约映出一道修长地身影。

那个男人……居然还在。

乔宁的心里乱糟糟的,连忙掀开被子咬着牙下床,看到满地的衣服又是一阵糟心。不顾疼痛地去将衣服一件一件地捡回来,然后咬着牙往自己身上套。

“砰”地一声,浴室的门开了,男人满身水汽地走出来。

乔宁的手一僵,立刻扯过被子将自己裹住。

“你醒了,要洗澡吗?”男人低沉着声音问。

他的声音很好听,略微低沉,带着磁性,犹如大提琴声般撩拨着人的心弦。

可是乔宁却不敢回头看他,背对着他紧张地手心都出汗了。

她该怎么办,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人,昨天那种情况下……除了那些凌乱不堪地画面,她甚至连男人的长相都想不起来。

她不敢回头,男人就自己走到她面前来。高大修长的身体裹了一件白色浴袍,松松垮垮地在腰间打了个结,露出强健地胸肌,惹人遐想。

他往乔宁对面的沙发上一坐,两条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手臂撑在沙发的两侧。眼眸漆黑地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却淡淡地开口说:“我们谈谈吧!”

“谈……谈什么?”乔宁心虚地问。

虽然被占便宜的是她,可是她也不是不记得,昨天是她缠着这男人不放手。

偷偷地朝男人看了一眼,乔宁更加心虚了。

这男人长得真好,五官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分明。一双剑眉下的眼眸泛着幽深地锐利,凭着她两年的工作经验,这样的男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物。

而昨天的事……怎么看都像是她占了便宜。

否则这男人也不会留下来,被人当成免费的解药,自然要留下来讨个说法。

只是不知道他要怎么跟自己算账。

“你是第一次?”男人缓缓开口。

明明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话,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可是乔安却觉得口干舌燥,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压迫着她。

这就是气场,这个男人的气场很强大,强大的让她只想逃离。

直觉告诉她,这样的人她招惹不起。

“昨天晚上的事……对不起,看在你也没吃什么亏的份上……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乔宁轻颤着声音低低地说。

说完便感觉到男人的目光一寒,从她身上划过,竟让她生出不寒而栗地感觉。

不过男人也的确是不高兴,眼眸冰冷地盯着她,嘴唇紧抿着。一看就是动了气,周身布满了寒意。

乔宁抿了抿嘴唇,躲在被子里的手不由得握紧。男人的眼眸很冷,虽然她没有跟他对视,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的注视。他在一直看着她,却不说话,流动的空气仿佛都要凝固了,让人窒息。

幸好,就在这种度日如年的窒息感中,房间里突然响起不和谐地声音,将这个僵局打破。

是手机的响声。

不过一听就不是自己的,单调的没有一点新意。

果然男人站起来,朝床边走来。乔宁吓得头低的更低,感觉到男人拿起一样东西离开才暗暗地松口气。

“嗯,我知道了,马上回去。”男人拿着手机低沉着说。

打完电话,便开始脱掉浴袍穿衣服。

乔宁不经意地一抬头,眼角地余光扫过他精悍地身体。不由得愣了一下,这男人身材也太好了。身上没有意思赘肉,却又并不羸瘦,绝对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喜欢吗?”男人突然停下动作,看着她似笑非笑地问。

乔宁反应过来,一张脸立刻涨的通红,连忙羞愧地低下头又说了声:“对……对不起。”

“我叫厉承衍,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

“负……负责?”乔宁愣了,下意识地又抬起头看向他。

厉承衍看着她呆愣地模样心里觉得好笑,难道是高兴过度的反应吗?

不过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情绪,淡淡地说:“我现在有事,要马上离开。你可以继续在这里休息,随便到什么时候都可以。”

“我……我不用你负责。”乔宁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摇着头说。

昨天的事就是一场意外,如果不是喝了那杯酒,也根本不会发生这件事。她跟这个男人连认识都不认识,连他的名字是哪个字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让他负责。

她恨不得出了门就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以后再也不要和这个人有半点瓜葛。

厉承衍冷冷地看着她,像是没想到她会说出不用他负责的话。

乔宁难堪地别过头去,尽量不接触他的目光,苦笑着说:“昨天是一场意外,我被人算计了,所以才稀里糊涂地发生这种事。但是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我们都是成年人,就这样吧!我不需要你负责,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

“可是上过我的床,就是我的人。”

相关文章:

男朋友那个在我那放了一晚上|整章都是肉肉的总裁文

交换系列38部分阅读_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

偷心总裁:步步为婚完整版/偷心总裁:步步为婚全文 章节

她痛苦的承受.嬷嬷揉捏她的|分腿坐前进

【精编版】穆少情动傲娇妻小说在线免费大结局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