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默默付出离开男主/男主从小就讨厌女主

2020-12-23 11:58 · 新商盟

在回家的路上,苏雨涵俏脸冰冷,开着车,一言不发。

“都怪云飞扬那个丧门星,要不是这个窝囊废,那一亿五千万的项目……”

“妈!”

苏雨涵冷冷地打断了张秋云的话:“别再说了。”

一千万的事情,苏雨涵已经跟苏氏集团一笔勾销,她应该也抹平了云飞扬这一年来照顾她的恩情了。

等有时间,她会跟云飞扬彻底了结。

“苏文山,你也真是的,就不能帮着女儿说句话?你怎么说也是苏家的儿子吧?”

张秋云越想越气,转而把气撒在了苏文山的头上。

“家里跟公司都是大哥说了算,我说话有什么用?”

苏文山辩解道。

“都是你们这些没用的男人,害得我们女人跟着一起受苦.”

张秋云语气中满是怨气。

“张秋云,你讲点儿良心。”

苏文山气冲冲说道:“想当年你就是打工妹,我苏文山是看你善良能干,才娶了你,可这些年,你都变成什么样了!”

张秋云都是像是一只被踩中尾巴的猫,大叫道:“能娶我张秋云,那是你的福分!”

“你们别吵了!”

苏雨涵被抢了项目,心里也很烦躁。

张秋云这才收声,想了很久说道:“不行,雨涵你必须早点儿跟云飞扬离婚,不然他会拖累你一辈子。”

“这可是容海集团的项目,你这么长时间,岂不是白努力了?”

“妈,其实容海集团能合作,跟我的关系实在不大。”

苏雨涵的美目不禁地有几分疑惑。

努力?

连苏雨涵也有点儿莫名其妙了。

她连容海集团的电梯都没进去过,更不用说见到容姐。

到底是谁,能让容姐这么给面子?

张秋云眼睛猛然迸发出来了一道光芒:“雨涵,莫非是送你布加迪的那个富少?”

“一定是他!”

张秋云一副确定的样子,除了这种富少,还能有谁能让容姐这么给面子?

“雨涵,不是妈说你,有些机会稍纵即逝,作为女人,一定要把握住。”

张秋云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像这种顶级富豪,才是张秋云心中的乘龙快婿。

苏雨涵没说话。

她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呢。

再者说,苏雨涵是想要靠着自己的双手,过上豪门的日子,而不是别人的施舍。

……

苏雨涵回到家的时候,破天荒地发现云飞扬竟然没在家。

“云飞扬那废物呢?怎么没做饭?”

张秋云气急败坏地叫道。

所有人已经习惯了云飞扬揽下所有家务,忽然有些不适应。

“对不起,我有点儿事耽搁,回来晚了。”

就在这时,云飞扬从门外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几分歉意。

容姐非要留着云飞扬吃晚饭,若不是云飞扬强走,恐怕容姐今天非要让云飞扬留宿。

“你去哪里了?”

苏雨涵美目冷了下来,她从云飞扬的身上闻到了一股酒味,夹杂着,还有一股淡淡的高级香水的味道。

“去见了个老朋友,我马上做饭。”

望着云飞扬在厨房忙碌的样子,苏雨涵美目中透漏着几分审视跟不爽。

云飞扬身上的香水味道很高级,连苏雨涵都用不起。

难不成,云飞扬为了钱,跟一些有钱的女人混在一起?

很快,热腾腾的饭菜端上了桌。

“雨涵,你最近在跟容海集团接触吧?”

吃饭的时候,云飞扬若有若无地问了一句。

以容姐的效率,现在合同恐怕已经签了。

有了容海集团这个客户傍身,相信苏雨涵在公司的话语权会大很多。

“你怎么知道容海集团的?”苏雨涵美目一冷。

“早晨我打扫卧室房间的时候,看见了你书桌上的合作意向书。”

云飞扬解释着,但是并没有替他去见容姐的事情。

云飞扬怕苏雨涵误会。

张秋云脸色扭曲了起来:“你还好意思提容海集团?要不是你,容海集团的项目,怎么会落入苏志浩的手里?”

“妈,你什么意思?”

云飞扬的眉头一凝。

云飞扬明明让容姐接触苏雨涵,怎么这肥差落到了苏志浩的手里?

“跟我装糊涂是吧?”

张秋云刻薄叫道:“你拿了老爷子的一千万,今天苏文渊用这个理由逼着雨涵交出了容海的项目!”

云飞扬脸色一沉:“雨涵,这一千万我会还的,容海的项目,苏志浩拿不下来。”

“你拿什么还?”

张秋云气急败坏道:“你闻闻你身上的酒味跟香水味,装了一年,终于忍不住出去喝酒找女人了吧?”

“这一年的时间,一千万恐怕也快要被你挥霍干净了。”

“既然如此,抓紧跟我们家雨涵离婚,告诉你,有个豪门少爷看上了我们家雨涵,不光送布加迪跑车,还帮我们家雨涵谈妥了容海集团的项目,你要是识相,就抓紧滚蛋!别耽误我们家雨涵。”

在张秋云的眼里,云飞扬是个耽误苏雨涵的窝囊废,她根本想象不到,若不是云飞扬,苏雨涵连王传平的面都见不上。

云飞扬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吃着饭。

吃完饭,见苏雨涵进了卧室,云飞扬跟了进去。

“雨涵,这一千万我会尽快还上,容海集团的项目,早晚都是你的。”

云飞扬也没想到老爷子这一千万会给苏雨涵带着这种困扰,早知道当年就不揽下这种出力不讨好的活了。

“算了,我说过这一千万是还了你这一年的恩情,你不用还了。”

苏雨涵的美目中藏着几分疲惫:“过段时间,我们就把离婚办了吧。”

她希望自己的丈夫是一个能为他遮风挡雨的真男人,而不是坐吃山空的窝囊废。

“如果我还上这一千万,是不是就不用离婚了?”

云飞扬目光盯着苏雨涵问道。

“你?”

苏雨涵嗤笑地摇了摇头。

云飞扬现在没有工作,怎么还这一千万?

就算还了这一千万,恐怕苏文渊父子也不会轻易地将这个项目让出来。

云飞扬这是在做白日梦。

“你明天搬出去吧,这段时间我想一个人静静,我很累。”

苏雨涵躺在了床上,拉上了被子。

“我会搬出去的。”

“不过,我不会离婚,我会证明,我有能力给你幸福!”

不把这一千万还上,云飞扬自己也没脸见苏雨涵。

等云飞扬还上一千万,料理完苏志浩的事情,云飞扬会堂堂正正地搬回来。

咔嚓。

轻微的关门声,让苏雨涵的心猛然一颤。

他真的走了?

苏雨涵的眼眶不禁地湿了,一想到这个生活在一起一年多的男人,以后再也见不到,苏雨涵的心,忽然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如果云飞扬真的能还了这一千万,或许,苏雨涵愿意给云飞扬这个机会。

爱之深,责之切。

连苏雨涵也不禁发现,什么时候,她竟然对这个看不上的男人,有了一丝异样的感情……

东海蓝天酒店。

这里是东海最高级的五星级酒店,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二十八楼的总统套房,更是能够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俯瞰整个东海市的夜景。

总统套房内,云飞扬点上一根烟,深邃的眸子盯着窗外繁华的都市。

“云少爷,大小姐来了。”

身后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冲着云飞扬弯腰说道,这个人赫然就是之前给苏雨涵送布加迪跑车的中年男人。

“我还没同意回去,别叫我少爷。”

云飞扬转过头,眸子中不带任何一丝感情色彩:“我只是被云家抛弃的儿子而已。”

哒哒哒。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了过来,云韶柔宛若骄傲的公主一般,走了过来,脸上带着高傲神色。

“想通了?”

云韶柔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冷笑,没有人能忍受得住云家少爷的身份诱惑。

“你现在给云汉山打电话,我有话亲自跟他说。”云飞扬淡淡说道。

云韶柔喝道:“云飞扬,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直呼父亲的名字!”

“收起你云家大小姐的脾气!现在,是你们有求于我,不按照我说的办,我一辈子也不会让你们如愿。”

云飞扬眼神一缩,周身的气势哪还有一丁点儿在上门女婿的懦弱?

“你!”

云韶柔面目恼怒,却拿云飞扬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在京城云家,男丁是争夺家族掌控权的关键。

大哥忽然失踪,父亲的所有希望只能放在了云飞扬这个弃子身上。

来东海之前,云汉山反复交代云韶柔,云飞扬有任何的要求,尽量满足,只要云飞扬愿意回到京城。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

云韶柔拨了个电话过去,随后将手机递给了云飞扬。

“是飞扬吗?”

电话那头传来了云汉山威严的声音,让云飞扬的心沉了下来。

“是我。”

“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你愿意回到京城。”

云汉山淡淡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把云家在东海所有的资产转到我的名下。我会考虑回到京城。”

云飞扬淡淡的话,让云韶柔的眉头皱了起来。

云飞扬的要求太苛刻了。

父亲交出东海所有的资产,可云飞扬并没有松口一定会回到京城。

利益不对等,父亲绝不会答应。

云汉山低声说道:“你的要求,太苛刻。”

“云汉山,你没得选择,如果不答应我的条件,我敢保证,你们再也找不到我。”

云韶柔心中升起了一抹恼怒。

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见人威胁京城云家,而且还敢直呼父亲的名字。

“把电话给小柔。”

沉默良久,电话那头传来了云汉山的声音。

很快,云韶柔挂了电话,走到了云飞扬面前。

“父亲答应了你的条件。从现在开始,云家所有在东海的人力跟资源,都归你调配!”

云韶柔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京城云家,是你得罪不起的。”

“我想要做什么跟你没关系!现在,立刻离开蓝天酒店!这里不欢迎你!”

云飞扬的目光一沉,云韶柔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云飞扬很不爽。

“云飞扬,你疯了!我可以云家的大小姐!我现在住在云家的酒店里面,你竟然赶我走?”云韶柔怒吼一声。

“蓝天酒店现在是我的资产,我有权赶走任何人,滚!”

“好好好!”

云韶柔一脸不爽,可她又拿云飞扬没有任何的办法。

云汉山反复交代,所有的事情先顺着云飞扬,等云飞扬去了京城之后,云韶柔在让云飞扬好看。

想到这里,云韶柔提着包,气冲冲地离开了酒店。

“云少爷,这里是云家在东海所有的资产清单,请您过目。”

中年人递上来一个iPad,神色很是恭敬。

云飞扬现在接受东海所有云家的资产,而他自然也听云飞扬的调遣。

云飞扬大致浏览了一遍,淡淡说道:“半个小时之后,让所有公司的负责人来酒店见我。”

……

云飞扬从苏雨涵家里搬出去的消息,很快在苏家传开了。

最高兴的是张秋云。

这一年多,女儿终于想通了。

没有了云飞扬这个祸害,女儿很快就能嫁入豪门,张秋云也能过上梦寐以求的豪门生活。

高光平第一时间就从苏志浩哪里得到了消息,更是笑得嘴都裂开了。

这下他终于有机会抱得美人归了。

苏雨涵神色有些恍惚地来到了公司。

云飞扬不在,苏雨涵觉得自己的生活中,仿佛少了个东西一样,让她很不适应。

失魂落魄地来到了会议室,苏雨涵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束鲜花拦住了苏雨涵的去路。

“雨涵,这里有九十九朵玫瑰,代表着我对你九十九份爱情!”

高光平的声音将苏雨涵从思绪之中拉了回来,不过,苏雨涵的神色中根本没有任何的感动,相反,眉头却皱了起来。

苏雨涵冷冷说道:“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

高光平神色一凝:“雨涵,我听说了,云飞扬那窝囊废已经从你家里搬了出来,用不了多久,你就是单身了。”

高光平深吸一口气,用更加深情的声音对苏雨涵说道:“雨涵,你明白我的心意,我已经喜欢了你这么久,以后,再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挡我们在一起,让我下半辈子照顾你吧!”

高光平此时眼睛都亮了起来,如此深情模样,加上九十九朵玫瑰,高光平不相信苏雨涵不心动。

“谁告诉你云飞扬搬出去的事情?”

苏雨涵语气冰冷,环视四周,美目冰冷地凝望着苏志浩,冷艳的气质展漏无疑。

“云飞扬只是暂时回家照顾家人而已。”

云飞扬说过,他会证明能给苏雨涵幸福。

虽然苏雨涵觉得可能性很小,可苏雨涵想给云飞扬一个机会。

“高光平,我们已经是过去式了。”

苏雨涵摇了摇头,就算她跟云飞扬真的离了婚,她也不会嫁给高光平,她的心里早就没有了高光平。

高光平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恼怒:“雨涵,难道你就这么不念及我们的旧情吗?”

“雨涵,小高对你一往情深,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

“当初要不是老爷子逼你们分开,你现在嫁的人难道不是小高吗?你跟云飞扬那废物离婚是早晚的事情,人家小高不嫌弃你是二婚,已经很不错了。”

“小高今天是来我们公司谈业务的,当然,最主要的目的是来看你,要是有个男人这么对我,我早就嫁了。”

周围的亲戚也三言两语的劝着。

不过,这些人并不是真的为了苏雨涵好。

高光平的公司跟苏氏集团有合作,这些人不过是想要拍高光平的马屁而已。

“小高啊,我们今天还是谈正事要紧一点儿,你跟雨涵的事情,以后再说嘛。”

张秋云在一旁连忙地打着圆场。

现在,张秋云已经不想让苏雨涵嫁给高光平了。

高光平只是一个上市公司的小总裁而已,怎么能够跟那个神秘富少,根本就没办法相比!

苏雨涵还是嫁给那个神秘富豪好一点儿。

高光平的脸色一沉,他知道,如果不拿出点儿好处,张秋云不可能站在自己这一边。

“雨涵,你也知道我今天是来谈合作的。”

高光平身体挺直了几分,语气中带着几分自傲:“可合作这种事情,自然是亲上加亲更好一点儿。只要我们的关系能够更进一步,我可以让我的公司增加五千万的合作。”

五千万的合作?

不光苏家的亲戚,就连张秋云的目光也亮了起来。

如果苏雨涵能够将高光平这个客户握在手里,说不定可以挽回丢掉容海的损失。

有高光平在手,也可以跟苏志浩父子抗衡。

苏家的亲戚看有钱拿,一个个更是帮着高光平说话了。

“雨涵,这可是你最好的机会!”

“你早就该跟云飞扬那窝囊废离婚了,小高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雨涵,这是你为苏家赚钱的好机会,如果你还敢拒绝的话,就别怪我们这些长辈不给你面子了!”

甚至,连张秋云也开始冲着苏雨涵使眼色了。

与其将希望寄托在一直不露面的富少身上,把高光平这个实打实的乘龙快婿握在手里,才是正理。

“高光平,你这是在逼我对吗?”

苏雨涵的俏脸冰冷,望向高光平的目光中充满了失望。

她没有想到,大学在一起四年的前男友,竟然是这么一个卑鄙无耻的人。

利用自己手里的权势,逼迫她嫁给高光平。

高光平连忙说道:“不,雨涵,我只是想证明,只有我才是配得上你的男人!”

此时,苏志浩的神色并没有因为高光平的投资而感到有任何的压力。

这是他跟高光平商量好的。

等苏雨涵改嫁给高光平之后,高光平就会让苏雨涵在家里相夫教子,彻底脱离苏家的核心权力层。

至于高光平的合作?

会落入苏志浩的手里。

这也是苏志浩一直挑起云飞扬跟苏雨涵矛盾的原因。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音,紧接着,前台妹子开门而入。

“苏经理,有几个人要找你。好像有急事,我现在就让他们进来。”

前台妹子跟苏雨涵说完,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就走了进来。

看到来的人,整个会议室的所有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包括高光平在内。

大成房地产的董事长,方总。

平宁金融的总经理,刘总。

……

每一个来的都是大人物,这些人,都是苏氏集团潜在的大客户。

就连苏文渊也都想亲自拜访,可每次,这些大人物都会把他们拒之门外。

可今天,这一个个大人物怎么都亲自来了?

苏文渊连忙站了起来,神色之中满是恭敬。

“几位大佬怎么来了?”

苏文渊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太大,连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弯了下来。

来的这几个都是东海市的大佬,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能够跟容姐相提并论了。

平宁金融的刘总率先发话了:“我今天来,是来找苏雨涵苏小姐的。”

“苏雨涵?”

苏文渊一怔。

苏雨涵什么时候有机会结实这些大佬的?

“我就是。”

苏雨涵虽然疑惑,可还是走了出来,淡淡说道。

刘总的目光变得恭敬了起来,和煦一笑,说道:“我老刘今天是受人之托,来跟苏小姐谈合作的。”

方总跟其他的人也凑了上来,笑道:“我们也是,以前一直没有机会结识苏小姐,近今天能够认识苏小姐,是我们的荣幸。”

会议室苏家所有亲戚的神色都呆滞了。

荣……荣幸?

什么时候,结识苏雨涵竟然变成了这些大佬的荣幸了?

这些人,都是叱咤东海商圈的大人物,今天怎么屈尊来结识苏家这种末流公司的一个小经理了?

“这样吧,我大成房地产先表个态,一年,一个亿的合作!”刘总拍着胸脯说道:“既然有人作保,苏小姐的能力我们相信。”

方总也连忙说道:“既然老刘这么爽快,那我也来一个亿的合作,苏小姐不要有压力,不管赚了赔了,责任,由我们来承担。”

嘶!

苏家亲戚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大佬的语气也太卑微了一点儿吧?

这到底是看了谁的面子?

在东海,竟然会有人有这么大的面子?

高光平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刚刚他拿五千万的合作来逼迫苏雨涵,原本觉得志在必得。

可一转眼的功夫,就送上门来了两个亿的合作。

这么一比,他哪里来的竞争力?

苏志浩的目光中更满是嫉妒。

这些大佬一个个是不是都吃错药了?

他苏志浩才是苏家未来的掌舵人,就算跟苏家合作,不应该是来找他苏志浩的吗?

怎么反倒先找苏雨涵了?

苏雨涵最近到底认识了什么大人物?

连容姐还有刘总方总这种大佬都给苏雨涵面子?

再这么发展下去,苏雨涵在公司的话语权,很快就超过他了。

苏雨涵也疑惑了,沉声问道:“刚刚几位说是受人之托,请问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给我苏雨涵面子?能方便透漏下吗?”

相关文章:

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 贵妇的沉沦|老王的退休生活

语文老师你的好紧,肉肉辣文,《悍妻攻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本】

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超级修理工

32c为什么看起来好小~来宝贝想要就叫出来

我们班男生一下课轮流上|自己趴好皮带总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