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异能《我的美女总裁》连载至大结局【长篇版】

2020-12-23 14:32 · 新商盟

第17章 可惜实力不允许

萧逸这句话差点没把刚才劝他的两个人,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居然让铁掌费平亲自过去参见他,这小子没救了,死定了!”

“可能是这个货根本没听说过铁掌费平的事迹,否则非把他吓尿裤子不可!”

“今晚上可是有戏看了,我得躲远点,别一会儿溅到我身上血……”

众人的议论根本没有影响萧逸的胃口,仍然大快朵颐,要知道以现在他的可支配资金来说,吃这些东西真的是一种奢侈,比起什么铁掌费平来说,还是眼前的食物更加重要一些。

见到萧逸如此不给费平面子,南宫翎羽不怒反喜,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激怒后者,达到自己的目的。

“小子,你年纪尚轻,可能没听说过费先生的名号,这不怪你,但是既然费先生亲自开口让你过来认识一下,你却装作没听见一般,是不是太不是抬举了?”

南宫翎羽火上浇油的话,也同时令费平心中不爽,没想到这小子真的初生牛犊不怕虎,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后生,你确定让我过去见你吗?如果我真的离开了这把椅子,恐怕再让我这样和平地坐回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费平说着右手继续转着钢球,而左手却攥上了椅子的扶手,轻轻一捏,坚硬的实木扶手顷刻间变成了一堆木屑,手一展开,木屑四散!

围观的宾客,全都惊得倒吸冷气,距离费平最近的南宫翎羽感受最为直观,直觉一股凉气从尾椎骨一直窜到了天灵盖!

“椅子是人家酒店的,屁股长在你的身上,你坐不坐,坐哪里,跟我有毛线关系。”

萧逸头都不抬,嘴里继续咀嚼着食物,吐字含糊不清,面无表情,像是在评论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一般。

穆语涵暗道不好!这小子现在的表现完全是不知死活,如此激怒一个声名远播的武修者,这后果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慢说是一个小小司机,就算是她也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今天这样的事情,如果韩啸老人家在,兴许还能压上一压。

但是韩老今天重病,现在仍在留院观察期间,事情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自己根本就说不上话,可人毕竟是自己带来的,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穆语涵焦急,不知如何应对的时候,萧逸再次说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言论,直接领穆语涵的心凉到了谷底。

“这个世界上啊,就是有那么一小撮人,仗着会点三脚猫的功夫,到处装高手,装宗师,殊不知山外有青山,有外有青楼,不过井底蛙,愣要装大虾,真是贻笑大方……”

此言一出,所有人全都从刚才费平捏碎实木把手的震惊中惊醒了过来,整整齐齐地望向了萧逸,

“我的天呀,这简直就是花样作死啊!”

“我知道了,我敢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货是来自杀的!绝对是!”

“嗯,肯定是这样了,临死之前装一回哔,能死在铁掌费平的手里,也算是露脸了,这小子有思想,简直绝了,这个哔装的,我给满分!”

众人一副看死人的样子看向了萧逸,现在反倒有些佩服这个小子的勇气了。

“费先生,虽然我南宫家摆平一桩命案不是什么难事,您可千万别生气失手杀了这小子啊,毕竟他还年轻……”

南宫翎羽这么说,完全是话里有话地变相提醒费平,即便是杀了这小子我南宫家也能轻易摆平。

“哈哈哈哈……好,好,好。”

费平连说了三个好,大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朝着萧逸走了过来:“好久没有见到这么有个性的青年了,可能是老夫最近很少在江湖上露面,一些后生不识老夫,看来是时候活动活动筋骨了。”

费平说着已经走到了萧逸的面前站定,脖子一转,劈啪作响,旁边的宾客纷纷后退出了好远,生怕一会儿打起来波及到自己。

而萧逸仍然品尝着面前的美食,似乎对费平的到来完全没有心思关注。

这下可令费平真的动了怒,眼中闪现了一丝杀机:“后生,你确定不理睬老夫?难道要老夫将你‘请’下来吗?”

“我为什么要理睬你?当初埃塞国王,英伦公主,迪曼国王子,那个不是三顾茅庐毕恭毕敬三请三让,像你这样没有诚意的,我没有时间照顾你的感受。”

萧逸那种“我无敌,你随意”的嚣张态度,实在令费平忍无可忍,堂堂铁掌费平的威名,谁人不给三分薄面?

如今被一个毛头小子如此羞辱,愤怒早已累积到了极点,双眼之中的杀气抑制不住的翻涌,就连远处躲避的宾客,都能感受得到那种冰寒刺骨的凉意,不禁打了个冷战。

大家知道,费平已经动了杀机,这小子彻底活不成了!

“很好,既然你不动,那老夫就来‘请’你了!”

说着,费平动了,只见其缓缓伸出左掌,向萧逸的肩头按了下去。

这一掌看似十分缓慢,但是却蕴含着绵绵的内劲,别说是人的血肉之躯,就算是一块钢板,这一掌下去,也能生生打出一个掌印!

可萧逸仍旧像个没事人一般,拾起一块精致的糕点,一脸享受地塞进了口中。

就在费平的手掌即将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萧逸轻轻抖动了一下肩膀,动作的幅度非常之小,现场之人甚至都没看到任何浮动,费平便被震了回去!

在现场的这些外行人眼中,只看见费平伸手去摸萧逸的肩膀,但是还没碰到便又收了回去,完全搞不清楚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有费平自己知道,今晚是碰到了真正的高手,就凭刚刚那一下,这小子绝对有骄傲的资本。

但是费平并不认为自己会输给眼前的这个青年,因为他刚刚只用了一层的功力,如果堂堂铁掌费平只是这么一点斤两的话,也不可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

“呵呵,小伙子,你的确是有点东西,凭你的身手,在年青一代来说,已经算是佼佼者了,如果能再低调一点、活久一点,将来的修为很可能在我之上,不过,可惜了……”

费平摇头,似乎是在为眼前这个将死的青年惋惜。

“是啊,真的是可惜了……”

萧逸接过了费平的话,转身面向他咽下口中的食物,嘴角上扬露出了好看的酒窝儿:“可惜实力他不允许啊……”

“啊!是,是您!”费平两腿一软“咕咚”一声跪了下去……

第18章 钟馗开大

“您,您老人家,怎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费平单膝跪得笔直,浑身上下不住地颤抖,说话也结巴起来了,永不离手的两个钢球也脱手掉在了地上,滚落到了萧逸的脚边。

萧逸刚要弯腰去捡,费平马上爬了过去,捡起钢球儿,双手托着举过头顶,毕恭毕敬地呈了上去。

这一幕令现场所有人全都震惊得目瞪口呆,如果下巴足够长,完全能掉到地球的另一边去!

这在他们眼中,可能是有生以来所见过的最大的反转和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如果说这件事情,跟这个世界上有鬼,二者非要选择一个去相信,那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世上有鬼!

尤其是南宫翎羽,此刻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珠子都要脱框而出了!

这特么什么情况?铁掌费平竟然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邋遢青年下跪,这也太特喵的科幻了吧?

要知道费平可是南宫翎羽的老爹南宫城花了老本,才请动的武修者,许下的金山银山自不必说,

为了请费平南宫城不惜将自己手中30%的股份,以干股的形式转赠,这才将其请出山。

可打死也想象不到,这样一位大人物,竟然就这样跪了,跪了!

话说回来,这个青年究竟是谁?为什么铁掌费平见了他会像耗子见到猫一样?难道说这个小子有什么更厉害的后台?强大到费平也惹不起?

穆语涵也同样有着这样的疑问,铁掌费平的实力她是知道的,别说自己家惹不起,即便是“云天武馆”的韩啸也要给礼敬三分!

虽然同为武修者,但是韩老却没有费平的影响力大。

这并不是说韩啸没有费平的实力强,而是韩啸没有杀过人。

而费平拳毙T国拳王,掌碎云鸿石碑的事迹几乎家喻户晓。

尤其是一掌劈碎“云鸿石碑”的事情,当时可谓是震惊了整个江湖!

所谓“云鸿石碑”是历代习武之人必参拜的石碑,因为石碑上刻着的都是武功卓绝的前辈高人。

只有被世人所认可的习武之人的名字,才能出现在云鸿石碑上面。

而费平前去参观之后,并未在上面找到自己的大名,一气之下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掌震碎了石碑!

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也有一些不忿费平此举之人,前去找费平挑战,结果不是被费平的铁掌打伤就是打残,更有一个直接被震碎了内脏,回家之后不久就死了。

自那以后便没人再敢找费平的麻烦了,铁掌费平也因此而名动江湖。

可就是这么一个令天下武者惧怕的人,如今竟然直挺挺地跪在萧逸面前,大气都不敢喘。

“你的功力貌似又精进了不少。”萧逸摆弄着钢球,平淡地说道。

“小的不敢,都是托您老的福。”费平诚惶诚恐地回答。

“我吩咐你的事情都办好了吗?”萧逸说话的口吻,就像是长辈在说教晚辈,奇怪的是,竟然听不出一丝不和谐。

“小的正在办理,只是从泰山取10米乘16米的巨石再运到华山之巅……”费平面露难色。

“怎么?有困难吗?”萧逸追问,手中的钢珠有意无意地撞击了一下,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这一声似是敲在了费平的心脏上一般,吓得他马上跪伏了下去,额头上已然见了汗。

“小的不敢,没困难,没困难,小的一定会在您规定的时限内,重塑云鸿石碑,并将历代前辈的名字原封不动的刻在上面……”

听到这里,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青年让费平办的事情,竟然是重塑云鸿石碑!

只是从泰山取10乘16米的巨石已是万难之事,再将这么大的一块巨石完整无损的运到华山之巅,这难度系数可想而知。

“你起来吧。”萧逸的口吻如同地府的判官,仿佛一张一翕之间,就能左右费平的性命。

“是。”费平应了一声,规规矩矩地站了起来,但是仍是不敢抬头。

“费庆尧近来可好?”萧逸突然提到了一个大家不熟悉的名字。

“托您老人家的福,家父身体硬朗,如不是您老人家当初的点化,我们费家……”

“那些不提也罢……”

“是是。”费平连连点头,不敢在再多说半句。

“我并不是反对你入世谋生路,只是你今后在选择合作伙伴的时候,最好把眼睛擦亮一些,不要去结交一些心术不正之辈,莫要犯了当初的错误。”

萧逸说着扫了一眼南宫翎羽,后者吓得一缩脖儿,差点没尿出来。

如果说刚才萧逸对费平说话的口吻只是像是长辈,那么现在已经完全是一个长者在告诫晚辈了。

费平一直以来喜欢以“老夫”自居,现在却像一个承欢膝下的孩童,认真地聆听着长辈的训诫。

“是,是,谨遵您老人家的教诲。”

“好了,你去吧,今后的路,你好自为之,有句话叫做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你懂我的意思吗?”萧逸说着将两个钢球递还给了费平。

后者恭恭敬敬地双手举过头顶接了下来:“小的明白,您老慈悲,已经放过小人两次了,小人以后再犯,不劳您动手,自会提头相见。”

萧逸“嗯”了一声,便不再理会费平,起身来到了穆语涵的身边,挽住了她的胳膊,从高高在上的地府判官,转眼变回了嬉皮笑脸讨人嫌的模样。

“女神,看来舞是跳不成了,我送您回去吧。内个,您能不能高抬贵手,就别炒我鱿鱼了好不好?如果丢了这份工作,我真的连泡面都吃不起了……”

穆语涵早已经进入了“死机”的状态了,木讷地跟着萧逸在众人的注目礼下走出了鼎益国际酒店。

呆立当场的名流贵族,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本以为能看到铁掌费平一掌拍死冒失青年的壮观场面,没想到青年直接开挂,变身钟馗开了大,一顿疯狂吸睛,最终抱得美人归。

“这个青年到底是谁?跟仁鑫集团穆语涵到底是什么关系?现在开始去巴结仁鑫集团还来不来得及?”

这,成了今晚所有在场名流大佬们,彻夜不眠所思考的重大课题。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编辑短信息,准备紧急召开股东大会了……

相关文章: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_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栀子花开】

女孩子害怕打雷怎么办*得丈夫疼爱的女命日柱

村长把小娥压在玉米地 洗手间 燃情高粱地 不要

灌酒虐腹文:她的紧致让他发疯

隔着肚兜咬住娇吟酥胸,宝贝你的奶好大我想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