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0以上的总裁文/总裁抵在玻璃上要

2020-12-24 09:56 · 新商盟

少女也上下打量了云飞扬跟沈兰芝几眼,目光中也带着几分傲意,给人一种眼高于顶的感觉。

这两个人,正是张青青的丈夫跟女儿,文广山,文雯。

文广山在公家部门工作,吃着死工资,可这种工作,格调很高,能进去的人,自视甚高。

其实,这并不是普遍的现象。

相反,在公家之中,职位越高,踏实做事的人,却很自谦,自认人民的公仆,兢兢业业。

这些人一般为人都很低调,待人也很谦和。

反倒是那些不上不下,自以为是的人,一副看不上别人的样子。

显然,文广山就是后面一种。

文广山在公家部门混了一辈子,在东海这种地方,遍地都是能力很强的人。

他虽然能力不错,可一辈子也只能混上一个科长级别。

工资也这么一点儿,在东海养家都不够,可张青青是一家外企的中层,工资不低。

整个家几乎都是张青青养着。

不过文广山自恃是替国家办事的人,在家里依旧是一家之主的样子,本事不大,架子却不小。

文雯似乎受了文广山的影响,脸上也带着傲意,自视甚高。

不过这也能让人理解。

文雯完美地遗传了张青青的基因,长得很漂亮,再加上家庭条件不错,眼高于顶,也无可厚非。

“沈姨。”

不过文雯也算是有礼貌,见到沈兰芝,点头打着招呼。

文广山就没有站起来,只是点点头。

他也知道沈兰芝。

不过,文广山对沈兰芝的了解很小,只知道沈兰芝是一个张青青的落魄闺蜜,连房子也是张青青帮忙租的。

这种闺蜜,根本就入不了文广山的法眼。

“小雯,广山,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云飞扬,兰芝的儿子。从国外当兵回来不久。”

“当兵?”

文广山不屑的神色更浓郁了几分。

也就是个大头兵而已,跟沈兰芝一样,没什么出息。

连文雯的眼神中都带着几分不屑一顾。

张青青脸色一沉,害怕伤害了云飞扬的自尊心。

整个一家人,只有张青青了解云飞扬的真实身份。

京城云家的儿子。

虽然现在落魄,说不定以后会飞黄腾达呢?

她之所以将文雯跟云飞扬的娃娃亲跟沈兰芝提,也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跟沈兰芝的关系更进一步。

以前是闺蜜,以后就是亲家。

能够成为京城云家的亲家,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飞扬,来来来,快点儿坐,今天阿姨包了肉馅的饺子,你可要多吃一点儿,连你妈都说阿姨的手艺不错。”

张青青连忙招呼着云飞扬坐了下来。

云飞扬对张青青的印象不错,可文广山跟文雯,云飞扬能感受到他们对母亲跟自己有些看不上。

毕竟,在文广山跟文雯的眼里,沈兰芝只是张青青的落魄闺蜜而已。

不过,看沈兰芝并没有在意,云飞扬也不想让张青青跟沈兰芝的闺蜜之间的情谊有些尴尬,便也坐了下来。

“你叫云飞扬是吧?当兵回来一年,应该找工作了吧?”文广山若有若无地问道。

“还没找工作。”云飞扬回应。

文广山冷哼了一声:“当兵回来一年都没有找工作,你想啃老吗?”

这种人跟他母亲一样,一辈子没什么出息。

张青青脸色一沉,害怕文广山毁了他们家在云飞扬心里的形象,连忙说道:“飞扬,我跟文雯公司的副总认识。”

“这样吧!阿姨明天去给你托托关系,去公司里面找个职位。这样,你以后也跟文雯是同事了。”

这样,文雯更有机会接触云飞扬,增进感情。

沈兰芝有些惊喜:“青青,这可以吗?”

云飞扬在苏家的处境,沈兰芝清楚。

因为没有工作,没少遭受别人的白眼。

或许找个工作,云飞扬在家里的地位能提升一些。

“我跟文雯公司副总是老熟人了,你放心,有几分把握。”

“飞扬,还不赶快谢谢你张阿姨!”

沈兰芝也很高兴,只要儿子有出息,她这个当妈的就很高兴。

“谢谢张姨。”

云飞扬不想让母亲失望,只能一副很感激的样子。

云飞扬现在在东海很多公司,工作不工作的,有什么区别?

而且云飞扬还有帮助老婆夺回苏氏集团的控制权,哪有空去什么乱七八糟的公司工作?

看来只能找个机会推脱了。

文雯在旁边冷哼嘟囔说道:“妈,你也别太乐观了。我们华润在东海可是排的上号的大公司,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事在人为。”

张青青安慰云飞扬说道:“你放心,张姨一定会给你好好说说情,你明天表现得好一点儿就行。”

云飞扬没说话,眼睛却微微地眯了起来。

华润?

这是云家在东海的其中一个子公司,云飞扬昨天在名单上看到过。

华润的负责人云飞扬也见过,不过没什么印象。

毕竟华润这种公司,在云家东海的产业中,只能算是二流而已。

沈兰芝倒是很高兴,只要云飞扬有工作,她就满意。

回去之后,沈兰芝坐在沙发上,说道:“飞扬,明明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机会,别辜负了张姨的一番好意。”

云飞扬点点头,说道:“放心吧妈,我不会让你失望。”

本来云飞扬想找个机会推脱,可若是华润的话,倒是可以进去。

毕竟是云飞扬的公司,时间会很方便。

最关键的一点,云飞扬不想让母亲失望。

“嗯。”

看到云飞扬坚定的眼神,沈兰芝的心里很欣慰。

云飞扬的性子,像极了年轻时候的她,坚毅,又不失自信。

一个人,只要有自信,就能做出点儿名堂出来。

“飞扬,妈今天买了点儿橘子,你跟妈一起去送给张阿姨一些,谢谢她的好意。”

听到沈兰芝的话,云飞扬颔首,跟着沈兰芝出门了。

云飞扬跟沈兰芝刚刚来到张青青家的门口,屋里传来了文广山的声音。

“青青,你真的要让那小子进文雯公司?这个人情也太大了吧?”

文广山坐在沙发上,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有点儿不理解。

沈兰芝一家人并没有什么背景,光凭着闺蜜情,张青青为什么要这么尽力帮着沈兰芝一家人。

或许,张青青只是跟沈兰芝客气客气。

“当然了。这可是我亲口答应兰芝的事情。”张青青一边看着手机,一边说道。

“你疯了!”

文广山不懂:“沈兰芝就是你的闺蜜而已,就算是家里的亲戚,也没见你这么殷勤过。”

张青青把眼睛一瞪:“你懂什么!”

文广山不知道沈兰芝的真实身份,自然不知道攀上沈兰芝的好处。

“我是不懂。”

文广山冷哼一声:“就算你去求文雯副总帮忙,人家会答应你?”

文雯在旁边也说道:“就是!”

“妈,你跟我们副总的交情又不深,只是互相认识,那小子只是个兵鲁子,能有什么本事,进我们公司?现在进我们公司,至少都是本科学历的人。”

在门外的沈兰芝听到了屋里的对话,握着云飞扬的手不由地用了点力,云飞扬看到,沈兰芝的脸色有点儿暗淡。

诚然,张青青跟母亲的关系不错,可文广山,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过沈兰芝一眼。

张青青也在为敲门砖的事情为难,沉吟片刻连忙说道:“老文,我们家里不是有一副宋代的字帖吗?你放在那里了?”

这个宋代字帖,是张青青偶然淘过来的,虽然不是名人的字帖,不过,历史价值很高。

价值也不低,几万块是有。

“在书房里面,怎么了?”

文广山也把字帖当做了宝贝,跟他的同事炫耀了不少时间。

还拍过一些照片,给他的同事们炫耀。

毕竟,像他们这种自认为身份不低的人,这种文绉绉的东西,会让他们觉得身份瞬间就提升了一个档次。

“我听说副总很喜欢这种文化价值很高的东西,明天我去拜见副总的时候,就把这个字帖带着,说不定副总一高兴,就答应把飞扬收下了。”

“不可能!”

文广山顿时怒了:“那小子是个什么东西,连我的字帖里面一个字都不如,为了他,把我的字帖送出去?绝对不可能!”

文广山不乐意了。

张青青简直是吃错药了,对这个小子这么上心。

连文雯都看不下去了:“妈,你是不是糊涂了?”

张青青把脸一沉:“你们懂什么?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另外,文雯,在公司里面,你尽量多跟飞扬打好关系。”

“我跟兰芝从小就约定好了,等我们都有了孩子,亲上加亲。”

“不可能!”

“不可能!”

文广山跟文雯同时叫了起来。

张青青简直是糊涂了。

文雯是什么人?

从小在东海长大,父亲替公家工作的人,母亲更是外企的高管。

文雯从小锦衣玉食,两个人的身份本身差距就大,就算文雯跟了云飞扬,云飞扬有能力,有条件让文雯的生活条件跟以前一样吗?

“青青,我看你是被沈兰芝给灌了迷魂药了!”

文广山气愤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少跟沈兰芝交往!”

一个落魄闺蜜的儿子而已,有什么资格娶文广山的宝贝女儿?

文广山在文雯的身上寄予了厚望,他的女儿,是要攀上高枝的,他听说单位局长的儿子就跟文雯年纪相仿,早就惦记上了。

岂能便宜了云飞扬那小子?

鼠目寸光!

张青青心里有苦说不出来,毕竟,沈兰芝的身份,他又不能跟文广山跟文雯父女两个明说。

“这个字帖,是我买回来的!处置权,我说了算!”

既然解释不通,张青青干脆就把眼睛一瞪。

她自己做主了。

现在攀上京城云家是张青青最好的机会,她可不能这么就放过了。

“妈!那是你上一辈的玩笑话,我可不当真!”

文雯气呼呼地说道:“而且,我文雯要嫁的人,那都是非富即贵的人!云飞扬算什么啊!”

文广山冷这个脸:“张青青,你要是把我女儿的一辈子都毁了,我跟你没完。”

“你想怎么跟我没完?”

张青青道:“你一个月不到六千的工资,在东海这个地方能干什么?你的工作除了名声好一点儿,有什么用?”

“要不是我在外企工作,你连饭都吃不起了。”

“文雯从小上学连补课的钱都是我出的,我跟你结婚这么多年,家里的每一项开支,不都是花了我的钱?”

“文雯也是我的亲女儿,我会害了她?”

说实话,之前文广山对云飞扬冷嘲热讽的时候,张青青对文广山就已经不爽了。

鼠目寸光。

幸亏云飞扬的脾气好,不然的话,文广山真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什么人?

京城云家,是华夏顶尖的超级家族。

文广山就是公家的小科长而已。

而京城云家中,更是有在公家比较核心层次的工作的人。

稍微地动一动手指,都能把文广山给捏死了。

文雯不愿意了:“要嫁的话,你去嫁好了!反正,我文雯看不上这种一无是处的穷小子。”

说完,文雯转过身,赌气一般地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嘭地一声!

重重地关门声在宣示着文雯无声的抗议。

文广山脸色阴沉。

那个叫云飞扬的小子一来就把他的家里搅得不得安宁,简直就是个丧门星。

“张青青,我可告诉你,字帖是你买的,你可以送出去,我管不着!”

“可文雯是我的女儿,如果你要是敢把我们的女儿往火坑里面推,我跟你没完。”

文广山说完,气冲冲地进了卧室,面若冰霜。

“真是没眼光。”

张青青暗暗地说了一句。

她才是真的为了女儿的幸福。

张青青跟沈兰芝定了娃娃亲是不假,可同时,真正让张青青下决心想要将女儿嫁给云飞扬的原因,并不是这个口头的约定。

如果云飞扬是个没出息的孩子,或者是纨绔,张青青肯定压根不会提嫁女儿这种事情。

张青青毕竟在外企打拼了这么多年,云飞扬是什么人,她一眼就看得出来。

这个孩子低调,不是坏人。

有京城云家的底蕴,加上人不错,张青青才这么上杆子地要撮合云飞扬跟文雯。

“先去把字帖找出来。”

张青青心里已经暗暗下了决心。

……

不过此时,在门外听到了全部对话的沈兰芝没再敲门,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拉云飞扬回到了家里。

坐在沙发上,半晌沈兰芝才缓缓地出声。

“飞扬,张姨的意思,你也看出来了,她是想要撮合你跟文雯。”

沈兰芝摇了摇头,说道:“文雯这个小姑娘人漂亮,也有出息。”

“只不过,文雯这孩子眼高于顶,怕是看不上我们。再者说,你现在跟雨涵已经结婚了,雨涵对我们有恩,你可不能辜负了雨涵。”

“还有,文雯这姑娘心气高,跟你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冲了些。你千万不要跟人家姑娘翻了脸。”

“张姨为了你拿了家里的宋代字帖,等以后你发了工资,一定要加倍还给张姨。而且张姨对妈不错,你小的时候,妈妈没什么积蓄,前几个月的房租也是你张姨帮忙缴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云飞扬点点头。

云飞扬知道好歹。

文雯跟文广山虽然态度不好,但是张青青毕竟对沈兰芝有恩。

不过这份恩情,云飞扬会还的。

等有机会,云飞扬会帮助他们家一把。

至于跟文雯的事情?

在跟苏雨涵结婚的那天,云飞扬就已经起誓会对苏雨涵一辈子好。

就算再好的女人,跟苏雨涵一比,屁都不是。

见云飞扬没有说话,沈兰芝叹了口气:“妈知道对不起你,给了你京城云家的身份,却给不了你这份尊贵。”

沈兰芝语气中有些自责。

现在京城云家的后代,那个不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可云飞扬却要跟着她,过着这种底层的苦日子。

更是被文广山父女两个人背地讥讽。

云飞扬沉吟了一下,说道:“妈,如果有一天爸回来接你,你会跟着他回去吗?”

沈兰芝一怔,叹了一口气说道:“只要你过得开心,妈什么都愿意做。”

转过头,沈兰芝偷偷地抹了一把眼泪。

若是回到京城云家,她的确会受委屈。

可跟着她,云飞扬更是会受一辈子委屈,与之相比,她宁愿自己受点儿委屈。

这就是母亲。

云飞扬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京城云家的事情,暂时还不能让母亲知道,等时机成熟,云飞扬会将京城云家的事情和盘托出。

云飞扬知道母亲的想法,为了能够让他过上好日子,再大的委屈,她都愿意承受。

可只要有云飞扬在,他一定不会让母亲再受到京城云家的排挤!

……

第二天,华润集团。

总经理张伟光垂着手,站在云飞扬的身边,一脸地恭敬。

“云少,您来之前怎么不跟我老张说一说?我好派车去接您。”

华润是京城云家名下的产业,张伟光也是受云家的庇护,才有了今天的威势。

他知道云飞扬是什么人,自然不敢怠慢。

“我以后要进公司工作,你安排一下。”

其实云飞扬也不想来华润,可看到昨天沈兰芝高兴的样子,云飞扬不想让母亲失望。

“那我现在就把这间办公室收拾出来,您以后就是华润的总经理。”

张伟光连忙恭敬地说道。

云飞扬摆摆手:“不用。”

云飞扬暂时不想把京城云家的事情告诉母亲,他来华润工作,只是个母亲一个交代而已。

张伟光做的不错,他没必要抢了张伟光的饭碗。

“这……”张伟光也为难了,他搞不清楚云飞扬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开个介绍信给我,我今天用的到。”

张伟光不敢忤逆云飞扬的意思,说道:“好,我现在就办。”

……

安排好事情之后,云飞扬来到了公司门口,正巧,张青青去买东西,只有文雯也在公司的门口等着。

见云飞扬过来,文雯的脸上露出了不爽的神色。

张青青竟然要撮合她跟云飞扬这穷小子?

怎么可能?

这种没出息的小子,怎么配得上她文雯?

“云飞扬。我有话跟你说。”文雯冷道。

云飞扬转头:“有事?”

“我妈这个人心善,只要是她的好朋友,她都真心对待。”

“不过,这并不是某些人能够不知好歹的理由。”

“我希望某些人能够认清楚自己,不是自己的东西,最好不要多想。”

云飞扬皱眉:“你什么意思?”

“难道我说的不清楚吗?”

文雯冷冷地说道:“以前我妈替沈阿姨付完房租,沈阿姨都会主动把房租还回来,我以为沈阿姨是明白事理的人,可我错了。”

“昨天我才发现,原来你妈接近我们家,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的!”

“你最好说得清楚一点儿!我们一家人清清白白,不会随便让任何人污蔑!”

云飞扬的眼神冷了下来。

他可以容忍文雯对自己冷言冷语,可容忍不了文雯背地里讥讽母亲!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妈深层次的意思?”

“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我妈跟沈阿姨定了娃娃亲,不过,你要认清楚你的身份!我文雯日后要嫁给的男人,非富即贵!而不是一个没有丈夫的落魄女人的儿子!就算我妈逼我,我也不会看上你!”

文雯不屑一顾地说道。

“你要嫁给什么人,跟我有没有关系!还有,你若再敢多说我妈一句,我就要了你的命!”

云飞扬的眼神陡然射出了一抹寒光。

沈兰芝从来都没有想从张青青哪里得到什么,文雯这种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态度,令人作呕。

“你想干什么?”

文雯被云飞扬吓得一个激灵,威胁说道:“你一个男人,难道要对我一个女人动手吗?别忘了,没有我们家,你永远别想进入华润!”

“神经病!”

云飞扬不想跟文雯解释。

如果不是为了母亲高兴,什么华润集团,在云飞扬的眼里跟屁都不如。

云飞扬也不会来这里上班。

更不会去跟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妞有什么关系。

文雯的姿色是不错,可在云飞扬看来,一文不值,还不如苏雨涵的万分之一。

在文雯眼中那些弥足珍贵的东西,在云飞扬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

若不是看在张青青对沈兰芝有恩,云飞扬绝不会容忍文雯这么说自己母亲。

等还了张姨这份恩情,云飞扬就带着母亲离开这个地方。

张青青这时候正巧回来,笑着说道:“这么快就熟悉了?聊什么呢?飞扬,跟阿姨说说?”云飞扬耸耸肩:“没什么,文雯在跟我介绍公司。”

“介绍公司?”

文雯冷哼一声,讥讽说道:“省省吧!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你这种人根本没有资格进我们公司,还想让我给你介绍?别做梦了,我劝你自己离开,省的到时候自己难堪!”

云飞扬冷笑一声,并没有说话。

连公司都是云飞扬的,有谁敢不让云飞扬进公司?

张青青脸色尴尬,连忙打着圆场:“飞扬,放心,有阿姨的字帖在,没问题。”

说完,张青青还眼神复杂地望了文雯一眼。

文雯被她爸给教坏了,也学会了狗眼看人低。

若是有一天京城云家的人来找云飞扬,到时候恐怕是云飞扬看不上文雯了。

文雯看到了张青青手中提着的一个红色的锦盒。

她知道这里面是那个宋代的字帖,心里更是暗暗地不爽。

这个穷小子,到底为什么能得到张青青这么掏心掏肺的?

连她这个亲生女儿,都从来没有这种待遇。

很快,张青青带着云飞扬还有文雯来到了副总办公室外面。

文雯泼着冷水:“妈,我劝你还是别做无用功了你这个字帖又不是名人的字帖,就算你认识副总,也卖不了多少面子!”

再者说,华润怎么说也是排的上号的公司,云飞扬这种没什么学历的人,想进公司也太难了。

“瞎说什么!”

张青青瞪了文雯一眼,随后对云飞扬说道:“你不用担心,文雯都是吓唬你。”

云飞扬笑了笑,没在意。

在副总的办公室门口,也有一对母子。

那个母亲浓妆艳抹的,衣着洋气,躺着卷发,鼻孔都快要扬到天上去了。

“你们是来求职的?”

卷发女子扬了扬眉毛问道。

张青青点点头反问:“你们也是?”

卷发女子轻哼一声:“我劝你们今早离开吧!”

说着,卷发女人得意地介绍着旁边带着眼睛的男孩:“这是我儿子,东海大学的高材生,今年刚刚毕业。”

“我们今天是来求职的。我打听到副总喜欢古字帖,特地拿了一本王羲之的字帖。”

“我儿子这么优秀,加上有这么名贵的字帖,副总还让我们在这等着,你们?哼!”

卷发女人从鼻孔中哼了一声,满脸地不屑。

张青青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跟这个卷发女人一比,云飞扬的确没有任何闪光点。

云飞扬的出身不行,在加上她手上的这个字帖……也不是名家的字帖。

如果换做了其他时候,或许还能求一求,有这个卷发女人在旁边衬托,恐怕副总很难松口。

连卷发女人跟她成绩这么好的儿子都被晾了好几天,那她岂不是也要被晾好几天了?

可这个时候,云飞扬倒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目光中也没有丝毫的恐惧,反倒是显得很淡定。

“装模作样!”

见云飞扬这个样子,文雯心里很是不爽,讥讽说道:“妈,我早就说过了,我们公司不轻易收人,你偏偏不信!你看他这个样子,那像是来找工作的?”

云飞扬真是一个丧门星,不光弄得她家里鸡犬不宁,还浪费张青青的时间。

而旁边戴眼镜的男生,眼神中更是透漏着几分高傲,就差拿着鼻孔看云飞扬了。

“小子,我劝你最好离开,跟我竞争,你不行!”

戴眼镜的男生语气中充满着得意,根本就没有把云飞扬放在眼里。

云飞扬微微一笑。

这种自以为是的货色,真是搞笑。

吱嘎!

这时候,门开了,一个女助理探出了头:“你们都是来求职的是吧?”

“一起进来吧!”

女助理上下打量了门外的这些人。

过一段时间就会来这么一波人,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主动上门求职。

张青青连忙将手中的红盒子递了过去,小声地嘱咐云飞扬:“飞扬,过会儿记得一定要恭敬,介绍自己的时候也要自信大方,别忘了把这个锦盒给副总,说是我送的。”

不管怎么样,张青青的话已经说出去了。

为了能够攀上京城云家这颗大树,也只能拼一拼了。

万一副总看走了眼呢?

“小子,渣滓就应该跟在我的屁股后面!闪开,我先进去!这是规矩!”

戴眼镜的男生嚣张叫道,挤开了云飞扬,趾高气扬地走进了办公室之中。

云飞扬淡然自若,仿佛老僧一般,根本就没有把这个男生的态度放在眼里。

文雯在旁边看得直冷笑。

被人都欺负到头上了,还没什么表示,是不是男人啊?

就这种人,一辈子也不可能娶她文雯这种优秀的女人!

女助理将云飞扬跟戴眼镜的男生带到了里面一间办公室,进了门,办公桌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公司人力资源的副总。

戴眼镜的男生进来之后,就将手中王羲之的字帖送了过去。

“副总,知道您喜欢字帖,这是我特地给您准备的字帖,王羲之的兰亭集序。虽然并不是孤本级别,可也是有很大的文化跟收藏价值的。”

说完,戴眼镜的男生有几分炫耀一般地看了云飞扬一眼,不过云飞扬并没有羡慕,而是一脸地淡定,这让戴眼镜的男生的心里有些不服。

装什么装?

让你看下什么叫做差距。

副总戴上了眼镜,研究了字帖半天,点头说道:“嗯,的确是王羲之的真迹。”

“不过,进公司靠的是真本事,而不是歪门邪道。”

说着,副总将手中的字帖退了回去:“这么贵重的礼物,拿回去吧。以后,你就不要来见我了。”

现在公司的职位并不空缺,这种靠着歪门邪道进入公司的人,想来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这……”

戴眼镜的男生这下尴尬了。

连王羲之的字帖都没效果,那他该怎么办?

这可是他最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还不走?是不是想让我请保安赶你走?”

副总的脸色一沉,戴眼镜的男生吓得一哆嗦,眼神中带着几分尴尬。

之前他在云飞扬面前一副趾高气扬地样子,结果刚进来就被赶出去,的确有点儿丢脸。

可是他都被拒绝了,云飞扬这小子看上去没什么亮点,一定也会被赶出去!

副总这时候看到了云飞扬,问道:“你应该就是张青青介绍的人?”

相关文章: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撅着贱腚被主人打/鲤鱼乡在马背上挺

少年穿“充气肌肉装”自信陡增,打败高中生情敌

院长不要这里是办公室~带道具上学play

磨人的小妖精好湿里面好热@那天我们做了12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