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贴身小神医(小说完本阅读)

2020-12-25 11:42 · 新商盟

第11章 挪一步算我输

林树觉得老槐树简直是自己的幸运树,恨不得上去拥抱下,不过踏出一步又赶紧退了回来。

阴阳珠现在透出一股虚弱感,他还真担心再被昨天那样抽取阳气生气,那种被抽干的感觉可很不好受。

通过已经发生的情况来看,抽取和吸收都是自己可选择的,昨天对老槐树释放阳生之气也算是主动,其实不用担心会被强行抽取;

不过阴阳珠的虚弱感很真切,集中注意力去‘看’时,林树发现珠子里面对应阴阳的黑白二气有些失衡,白色的阳生之气明显要少很多,黑色的部分虽然被炼化了并不阴冷,但比重却有些大。

同时他也‘看’到 ,阴阳珠内部仿佛一个小天地般,范围广阔,黑白二气在其中只有很小一团,看来进步空间巨大。

仔细对照阴阳诀之后,他终于明白,增加阳生之气的途径有三种,要么吸收病气毒气之类进行炼化转化,昨天给李嫣然母女的治疗就属于这个,可惜转化的那些阳气后来差不多被老槐树抽光了;

还有就是能直接从蕴含天地精华之物上抽取,在培元堂时估计也因为不平衡,当时阴阳珠想抽取竹节参中的精华,但是被他忍住了;

最后一种比较奇怪,则是通过阴阳诀感应天地,直接吸收天地精华,其中的驳杂的部分会变成阴气,淬炼出来的则是阳气增强自身。

林树感觉眼前打开了一番新天地,好歹也曾是市高考状元,对科学知识他掌握的还算扎实,要不是亲身经历,他很难接受这一切,现在却只有感叹世界奇妙的份。

静静的站在老槐树旁,感受着思索着,林树仿佛跟这片小天地融为一体似的,清晨的露水打湿了衣衫他浑然不觉,朝阳初升将露水带走,他依然不知。

“小树哥!”突然一声焦急的呼喊声传来,林树才猛然从运转阴阳诀的奇妙感觉中回过神,扭头看见李嫣然踉踉跄跄的朝山坡上跑来。

“怎么了这是?”林树赶忙迎上去,一步踏出才发觉阴阳珠的虚弱感已经消散,刚才试着运转阴阳诀吸收炼化天地精华,效果还不错!

“小树哥,你快去我家看看吧,王大发带着王二赖又就上门找事,非要、非要让我嫁给他!我从后墙翻墙偷跑出来的……”李嫣然说着话委屈的眼眶都红了。

“又送上门了?嘿!”林树眉头一挑露出个冷冽的笑来,二话不说带着李嫣然朝村里走去。

“王大发,你少在胡说八道,之前借你家的钱期限是一年,到时候砸锅卖铁也会还你家,谁欠你们许诺了?!”刚进胡同,林树就听到李婶气恼的斥骂声。

“哎哟婶子,咋还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呢?开春的时候你没钱住院治疗,然然上我们家借钱可是答应好的,说三个月要是还不上就嫁给我当媳妇,这咋不认账了呢?”一道贱笑响起,旁边还有个附和的,正是王大发和王二赖兄弟俩。

门外的林树放缓脚步微微皱眉,李嫣然急忙道:“不是这样的小树哥,开春时我娘咳的厉害去检查,县里大夫让住院,实在没钱了我才找他家借了一万块,那时候说好是期限一年的,我没答应他……”

“我知道!”瞧着李嫣然都快急哭了,林树咧嘴笑笑示意她放心,随即抬脚踏进门去,李嫣然紧紧跟在身后。

“认什么帐,有书面协议吗?拿来让我瞧瞧;哦对了婶子,说借钱留欠条了没?”林树笑吟吟的进门,一开口就让李婶眼睛亮起,找到主心骨的感觉。

王二赖听到声音就是一哆嗦,转头见真是林树,直接吓的躲在高壮的王大发身后,之前在竹林被揍出阴影了,他胆怯着呢。

“林树!揍了我弟弟还打了大志兄弟,你小子还敢出现,胆儿够野啊!”王大发从小就不是个善茬,又在武校待过,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

再加上朝阳村多数村民姓王,他爹王德柳占个族长的名头,在村里颇为势大很有话语权,使得这家伙更是嚣张蛮横,在镇上都是有名号的混混。

林树根本没鸟他,直接带着李嫣然走进院子里,笑着道:“婶子,看样子借钱也没欠条了?那谁能证明你们借了?”

“这……”李婶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作为一个老实朴实的乡下妇人,赖账这种事她是做不出来的,但眼下没弄明白林树什么意思,一时间不知道说啥。

“卧槽林树你什么意思!”那边王大发直接恼了,破口大骂道:“个头长了胆子也涨了啊,狗日的你还想帮她们娘俩赖账不成!”

林树转身,憨厚笑道:“第一,骂人不对;第二,就事论事罢了,别说什么许诺不许诺了,你说借钱了,那欠条呢?”

“卧槽!”王大发之前听王二赖说林树变了个人似的,他还不太信,昨天去镇上鬼混回来,听说不但王二赖挨揍,连林大志也挨揍了,还憋着纳闷准备回头找林树算账呢,眼下一见还真是换了个人似的。

“哥,我没骗你吧,这小子现在能耐狠了,在外面上大学学会耍横了,被开除还想来村里耀武扬威,欺负了我跟大志还不算,现在还想替这娘俩赖账,这是想骑咱家头上撒尿啊!”王二赖摸着昨天被打伤的地方,痛心疾首的道。

王大发拳头捏得嘎嘣作响,看着林树的眼神越发不善,冷笑道:“咱们高考状元还真被开除了?好事啊,以后打交道的机会可就多了!林树,给你个机会,给二赖磕头道歉,我既往不咎!”

他这话意思很明显,既然被开除了回村来了,以后就得被他家管着,现在要是惹了他,回头肯定是没好果子吃。

林树咧嘴笑的貌似憨厚,淡淡道:“磕头道歉?不好意思没学过,要不你来给我演示演示?”

“卧槽,狗日的你找死?!”王大发更恼了,踏出一步去双拳都在嘎嘣响,不由分说的一记直拳就朝林树面门打来。

啪!仗着练过武身板又硬,王大发这些年欺负人习惯了,信心满满准备一拳把林树打个满脸开花,可下一刻他身形却被定住,拳头,被林树轻松握住!

“嗯?”王大发暗自惊疑,想要收回拳头却发现林树手跟铁钳似的,任凭他卯足劲也没能抽回分毫。

“哥,揍他,使劲揍不用给我面子,奶奶的昨天打的我到现在脸还疼呢!”王二赖还没瞧出端倪,在旁边咋咋呼呼不已。

王大发却没理会他的聒噪,死死盯着林树眼心中翻起惊涛骇浪,他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也很清楚,认真起来三五个寻常人都难以近身的,可现在,竟然率先出手反被制住了,这怎么可能!这真的是以前那个谁都能欺负的黑瘦小子?

嘭!在他暗自惊骇的时候,林树轻轻一推,他那高大的身形直接踉跄后退,好险没一屁股蹲在地上,匆匆扎了个马步才稳算住。

旁边的王二赖和李嫣然母女都满是诧异,怎么也没想到被打退的是王大发,不过李嫣然娘俩却暗自松口气,刚才王大发动手时,她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瞧着脸色变幻不定的王大发,林树咧咧嘴道:“不服对吧?尽管出手,挪动一步算我输,但你可想清楚,再动手我可不客气了!”

刚才还是客气的?王大发神色变幻,随即暗自发狠,怒吼着扑上来道:“去你娘的,老子还不信邪了!”

嘭!他身形刚刚靠近林阳,跟着就像被车撞到似的猛然倒飞出去,直接重重砸在地上!

“卧槽!哥,哥你没事吧?”王二赖直接被这连番变故弄傻眼了,怔了怔慌忙跑过去要扶起他,却被猛然甩开,随即王大发像头暴怒的野狗般,再次朝林树冲来。

安静的上午,朝阳村这个普通小院里,随即开始一次次回荡起闷响声,嘭!嘭!嘭!

第12章 反了哪个天?



林树果然一直站在原来的位置,半步都没挪动。

身后的李嫣然母女早就惊讶的合不拢嘴,而对面,王二赖脸色惨白满脸惊恐,至于王大发,又一次艰难的挣扎着爬起身,可却再也不敢冲上去。

他捂着肚子满脸痛苦的佝偻站在那,眼睛眨眼不眨的盯着林树,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忌惮和难以置信;

如果说第一次出手是林树仗着身体变化力气变大的话,还算说得通,可当一次又一次的前冲都被随意踹回来之后,王大发彻底怯了;

他可不像林大志那种小混混,武校学习的经历让他多少有点眼力,开始是不信邪,可一次次使出浑身解数进攻,却都被轻描淡写的打回来,这特娘的明明是个高手啊!

曾经的高考状元,村里那个谁都敢欺负的黑瘦野小子,竟然是个高手?王大发一百个不能理解不敢信,但事实却摆在眼前。

“你,很好!你给我等着!”王大发咬牙切齿说着狠话,他自知不是林树对手了,只能回头再想办法出这口恶气。

“怎么,还不服?”林树说着踏出一步作势要动手,王二赖吓的也顾不上旁人了转身就朝门外跑去,王大发脸色微变,狠狠吐了口带血丝的唾沫,也转身踉跄离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林树撇撇嘴,仗势欺人恃强凌弱,这才是自然法则啊,还好,自己不再是弱的那个了!

“婶子,你没事吧?”回过神林树完全没了刚才的凌厉霸道,恢复了老实憨厚的模样,转身问道。

李婶娘俩都有些愣神,似乎难以接受眼前的林树跟刚才是同一个人,不过李嫣然很快恢复自然,长出口气拍拍初具规模的胸口道:“可算是走了!小树哥,你现在也太厉害了吧,连王大发都被你打跑了!”

李婶也回过神来,不禁有些担忧的道:“小树,你打了王大发,王德柳他们一家子回头恐怕会找你麻烦啊……”

“没事的婶子,我能打跑他一次就能打跑两次!”林树咧嘴笑笑说道,语气淡淡却信心满满,毕竟他已经不是从前的林树了。

李婶叹口气道:“唉,都怪我,我惦记着昨天卖了三千多块钱,准备去村委会开个贫困证明,回头好让然然从镇上办个助学贷款,这样学费和生活费就都有了;谁知道早上过去问时,不要脸的王大发非说然然许诺嫁给他,还追到家里来跟我闹。”

“那贫困证明也没给开?”林树挑挑眉问道。

“没能开成啊……”李婶无奈又气愤的道:“自从然然上高中,王大发就打然然的主意你是知道的,现在然然考上大学了,可不得趁机会卡着这事,他们爷俩仗着势大在村委会闹腾,非说我家不符合条件不能给办,还非说给足了我家彩礼钱,都怪我,净拖累然然……”

李婶说着话又红起眼眶,李嫣然赶忙安慰着,林树皱眉想了想道:“借的钱不还是不地道,不过助学贷款的事是国家政策,他王家就算想卡也说了不算!”

“小树你学习好,又在东云见过市面,这些事婶子跟然然都不懂,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啊?我去镇上问了,没村里的证明,他们是没办法给班里贷款的。”李婶面带请求之色说道。

李嫣然也眼巴巴的看过来,原本她因为没钱都快对上学的事绝望了,以为自己没可能去上大学了,但林树突然回来,让一切都变的又触手可及似的,心中自然满是期待。

“嗯,这事,我去跟村委会说道说道,然然跟我一块去吧。”林树上学的时候没人关心没人问的,当时学费生活费都是他自己假期辛苦挖山货捡破烂攒出来的,现在李嫣然上学有了扶持政策又肯定符合条件,当然不会看着被谁卡住。

李嫣然欣喜的点点头就准备跟着去,李婶却急忙道:“小树,你可刚打了王大发啊,现在就去?还有,我早上去村委会时,路过他们家见到林大志了,他们几个泼皮可都跟林大志他舅舅走得近,你可得留神啊!”

林大志的舅舅……林树咧咧嘴,昨天林大志还提过那么一嘴,霸占老宅的事应该也跟这个赵光明有关,那家伙也算镇上一霸了,跟他姐赵秀花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没事婶子,我会小心的。”林树想了想,又道:“这样吧,然然你就不用跟着过去了,在家写份材料说明你们家的情况,回头好一起交给镇上,你先写着,我回来再帮你改改。”

“好的小树哥!”李嫣然没多想,她是完全信任崇拜林树的,自然他安排什么都听着。

林树笑笑转身离开,之所以改变主意不让李嫣然跟着,其实是想到,搞不好林大志跟王大发正商量对付自己呢,别到时候再动起手来惊着伤着她什么的。

既然不能回去上学了,林树想着干脆留在村里,至于以后干点什么他暂时还没想好,不过拥有了神奇的阴阳珠,他倒不担心未来,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再说;

正如李婶说的那样,林大志王大发他们都算是跟赵光明一伙的,这次是帮李嫣然弄学费的事,也是准备彻底解决老宅的事,解决完这些,再好好琢磨干点什么营生。

巴掌大的朝阳村总共不过百十来户人家,有个屁大的风吹草动很快也能传遍村子,林树出了胡同跟村民打招呼时,发觉大家眼神都怪怪的,估计是因为他打了王大发的事儿。

相比较于赵秀花母子俩没人愿意招惹的可恶,王大发兄弟俩和他们老子王德柳,那就是没人敢招惹的存在了,毕竟是这小山村土皇帝似的存在,惹了还能有好果子吃?

打了林大志娘俩大伙拍手叫好,可这回打了王大发,敢跟他热情打招呼的都不多了,甚至还有些胆小怕事的干脆躲着他走。

对于这些,林树很能理解也并不会太在意,毕竟谁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不是,不过,他林树现在可不怕麻烦。

径直到了村里那栋唯一的两层小楼前,望着那条直通村口的水泥路林树不禁冷笑,心道村霸家就是有能耐,愣是把该修在村口的路给修在了家门口。

院门外停着辆黑色小轿车,这在村里可是稀罕物件,远处几个皮孩子指着小轿车在吹牛皮,却没胆子揣着好奇上来摸一摸,怕回家挨揍。

村委会的院子就在王德柳家旁边,就跟他们家地盘似的,林树瞥了眼关着的大红铁门,抬脚进了村委会院子,朗声道:“有人吗?我来办点事!”

“哟,小树?”闻声出来的是村里的会计王金河,他抬了下眼镜,复杂的盯着变化巨大的林树,想起这个高考状元被开除了,登时皱着眉道:“吆喝啥呢,你要办啥事?”

“听说李嫣然来开贫困证明没开成,我过来打听打听为啥,她们家不算贫困的话,难道隔壁才算贫困?”林树笑的憨厚,可话却带着刺,扎得王会计脸色不太好。

只是不等他开口,隔壁突然传来开铁门的声音,跟着梳着大背头的王德柳出现在门口,上来就怒声骂道:“林树!打架被学校开除也不嫌丢人,回村里来还接连打人,我看你是要反了天了!”

林树笑呵呵转身道:“原来是王族长啊,被开除也是我的事,回来打的也都是该打的混蛋玩意儿,请问族长大人,我反了哪个天了?咱们朝阳村的天吗?”

王德柳万万没想到,当年的没人管没人问的野小子现在胆子这么大,都敢跟自己顶嘴了,他不由得愣住,随即才反应过来林树在骂他,不由大怒,气势汹汹。

往常王德柳发火,整个朝阳村都得抖三抖,可今天,他对面的林树却依旧面带貌似憨厚老实的微笑,眼皮都没眨一下。

他林树如今,还会怕一个仗势欺人横行乡里的村匪村霸吗?笑话!

相关文章:

好吊妞视频这里有精品国产亚洲视频在线播放

两人结合之处没有分开h_结婚第一天晚上吃胸吗

啊相公好深娘子*开了两个女儿的个处

领导的大肉棍又长又大|男朋友两天要了我十次

会议 桌下 含 舔/亲爱的轻一点,太大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