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减|《求婚1001次:总裁的闪婚妻》全本小说在线~

2020-12-25 13:43 · 新商盟

第13章 我不会丢下你的

苏暖暖看了他一眼,蹲身将他手臂绕在脖子上,咬牙撑起了他。

“走吧,左脚别用力了,我扛着你。”

凌骁没想到她会选择撑着他一起走,俊美的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

苏暖暖见他一动一动,疑惑地抬头。

“别傻了,这么远的山路,你背着一个瘸子,要走到猴年马月去?何况三叔的人说不定就在附近,到时候你跑都跑不了。”

凌骁咳了一声,头脑冷静地和她分析。

“你都说了三叔的人在附近,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慢慢走吧。”

苏暖暖说道,拽着男人胳膊的手指紧了紧,撑着凌骁小心地往前走。

就没见过这么死心眼的女人。

不过还挺招人喜欢的。

凌骁在心里腹诽,脸上却露出那副招牌的不正经笑容。

“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这么舍不得我?”

苏暖暖低头看着脚下,脸悄悄的红了,低声反驳。

“不是。”

“我看看明明就是。”

“说了不是!”

“不是你干嘛脸红?”

“我那是,那是……”

苏暖暖正想着怎么回答,忽然不远处的林子传来一阵响动。

凌骁脸色一变,冲苏暖暖轻轻摇了摇头,两人飞快躲进身边一个凹进去的山洞里。

山洞狭窄,苏暖暖整个人都贴在凌骁身上,男人温热的体温传过来,令她心里一阵害怕一阵紧张。

凌骁却抚了抚她有些僵硬的身体,向她做了个口型。

“害羞了?”

苏暖暖瞪了他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

凌骁却勾起唇角笑了一下,示意她把耳朵凑过来。

苏暖暖依言,听到男人在她耳边悄声说:“我先出去埋伏,你在这里呆着,一会发出动静吸引他们过来知道吗?”

“可是你的腿——”

“一时半会死不了,照我说的做。”

凌骁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不等苏暖暖反应过来迅速往山洞外闪去,瞬间不见人影。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断掉的骨头,没人会相信他还会保持这么敏捷的速度。

苏暖暖伸手触了触额头,那里还残留着男人唇上湿热的温度,她心中一动,情不自禁露出浅浅的微笑。

估摸着男人藏好之后,苏暖暖捡起山洞里的一个土块,猛地扔了出去。

“咚”的一声。

“有人!”

下一秒,就有沉重的脚步声往这边走来,越来越近。

苏暖暖的心也跟着吊到了嗓子眼。

一双手出现在她面前,正准备撩开丛生的藤蔓……

“噗!”

一股温热的血液溅在苏暖暖脸上,接着外面又是“噗噗”几下利器入肉的声音,大约两分钟后,外面才传来凌骁虚弱的声音。

“出来吧。”

苏暖暖扒开藤蔓,凌骁正半跪在山洞面前,身边躺着两具尸体,身上被捅了好几个大洞,早就死得透透的。

看到她的脸,凌骁攥着匕首的手腕一松,缓缓倒了下去。

“你可真是心大啊,不怕我跑了?”

阖上眼的最后一刻,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着。

像极了爱情。

再次醒来,凌骁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他“唔”了一声,趴在床头睡着的苏暖暖立刻惊醒,揉了揉眼睛。

“你醒了?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凌骁的左脚被打上了厚厚的石膏,此时正高高吊着,一动也不能动。

他面色仍旧有些苍白,嘴唇因为失血有些干裂,眸子却一瞬不瞬地盯着苏暖暖。

苏暖暖疑惑地看了自己一眼:“怎么了?不会发烧烧傻了吧。”

说着就去摸了摸男人的额头。

温软的小手在额头上一触即分,凌骁咽了咽口水,突然开口。

“再摸一下。”

苏暖暖莫名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依言摸了一下,自言自语道“不烧啊。”

凌骁却突然笑了,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苏暖暖以为他有话想说,便低头凑近他,谁知男人突然揽住她的脖子,抬头吻上她的唇。

苏暖暖的眼眸瞬间睁大,下意识想要挣扎,却不小心碰到男人肩上的枪伤。

凌骁低沉地闷哼一声,吻着她的唇舌却更加肆虐,带着强悍的气息扫过她口腔的每一个角落。

苏暖暖被他吻得上气不接下气,又不敢对伤患动手,只从喉咙里发出小猫一样的叫声,下一秒就被凌骁吞了进去。

直到苏暖暖感觉快要被憋死,凌骁才大发慈悲地放过她,伸手替她揩去唇角的水迹,笑得暧昧又深情。

“怎么还是学不会接吻时换气呢,我的凌太太?”

第14章照顾伤患

苏暖暖被他叫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低着头说道:“这里没外人,就不用演戏了吧。”

“谁跟你说这是演戏?”

男人原本翘起的唇角压了下去,目光沉沉地盯住她。

苏暖暖一脸莫名:“不是你说的让我假装你女朋友?”

“现在不了,我要你做我名正言顺的凌太太。”

男人黑着脸说,淡蓝色的眼眸里闪烁着不自觉的柔情。

苏暖暖被那目光刺了一下,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凌骁拼死保护了她两次,光是这份情意,她怎么偿还也不为过。

何况……她对他也不是全无感觉。

于是,苏暖暖轻轻点了点头。

凌骁翘起唇角笑了起来,接下来像开启了新大门似的,一叠声的叫她。

“太太,给我倒杯水。”

“太太,把我扶起来些。”

“太太,我饿了。”

……

苏暖暖被男人支使得团团转,最终忍无可忍,把手里的保温盒往床头柜上一放。

“你伤的是腿又不是手,为什么要我喂你吃饭?”

凌骁带着笑意的眼眸看着她,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她炸毛的样子,气鼓鼓的像只河豚。

“你是我太太,难道还要别的女人来喂我?”他揶揄地说道。

苏暖暖默念了无数遍“他是伤患他是伤患”后,才鼓着双颊给他降下床上的小桌子,从保温盒里端了碗汤给他喝。

凌骁刚喝了一口,病房门就被打开,从外面走进一个微胖的身影。

不是三叔还是谁?

他身后还跟着刘丽,此时正笑着冲她打招呼。

两人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苏暖暖把汤碗把桌子上一搁,转过头不看他们。

到时凌骁,冷冷地哼了一声:“三叔消息可真够快的,我前脚住院你后脚就查到了。”

三叔被他一顿抢白,心里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把这小子做了,脸上却扯出一副关切的模样。

“你这孩子怎么不和家里说一声,正巧朋友在这家医院,我才知道你受伤了,怎么样,查到是哪方势力下的手了吗?”

“我们之间就不必来虚的这一套了。”

凌骁却不买他的账,语气冷淡地说道:“你拉的那些媒我一个也不会答应,另外,三个月后的董事会你也别想我作出任何让步,躺着养老不好吗?”

见他油盐不进,三叔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他沉郁地盯了凌骁一眼:“既然你软硬不吃,那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董事会我是绝对不可能退出的,你这小白眼狼等着吧。”

当年他和凌震霆拼死拼活才创办了凌氏集团,谁料那个老家伙发达后却一脚踢开他,只给了他很少的股份。

凌骁接手公司后更对他频频排挤,他若再不绝地反击,只怕连最后的养老钱都保不住!

听完他的威胁,凌骁无可无不可的笑了一声,眸子却是冰冷的。

“那我就等着三叔再对我来次狙击?”

他话里句句带着讽刺,三叔脸上的面具终于完全撕裂,甩袖离去。

“呵,傍上凌骁又怎样,还不是被人撵得满山乱跑,苏暖暖,你打的好算盘落了空吧。”

刘丽轻蔑地瞥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凌骁,又嘲讽地冲面色铁青的苏暖暖说道。

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攀上了三叔这条线,此时全身一线名牌,趾高气昂得像只母孔雀。

苏暖暖却没说话,她端起手边还带着余热的汤走到刘丽面前……朝她当头浇了下去。

“滚,看见你就恶心。”

刘丽化得精致的脸上瞬间糊满了汤汤水水!

她发出一声尖叫,扬手就要朝苏暖暖打来。

谁知半路飞出一个烟灰缸,正正砸在她的手上,“咚”地一声响,她扬起的手腕一偏,随即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苏暖暖往后退了一步,目光带上了一丝同情。

可怜的娃,惹谁不好非要惹凌骁这个火药桶。

这一下,恐怕骨裂了吧。

“给你三秒的时间,否则另一只手就不是骨裂了。”

凌骁惦着手里用来做摆件的瓷瓶,笑得阴森森的。

刘丽顾不得剧痛的手腕,几乎连滚带爬走出了病房。

等人走后,苏暖暖冲他比出一个大拇指,对男人的本事佩服得五体投地。

凌骁还处于自己女人被欺负了的不爽中,恶声恶气地说:“还不过来喂我吃饭,饿死了!”

过了几日,学校通知苏暖暖去开毕业大会,凌骁不放心她,叫了两个保镖远远跟着,这才让她回去。

谁知这一去,当天晚上就没能回来。

相关文章:

睡觉可以一直插着睡吗,分手炮打在里面

女生听了会湿的句子~巨大蘑菇头啊好疼太大了

尿进 灌满 肉便_惩罚调教跪趴检查bl

女友灌肠拉珠调教小说&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

子宫不停的被轮流灌满 肉捧好大好长好硬好爽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