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求婚1001次:总裁的闪婚妻》全本【无删节】

2020-12-25 13:01 · 新商盟

第11章 惊艳出场

杰克来不及收起惊讶的表情,这时苏暖暖从更衣室出来,有些不自在地拽着衣袖上的流苏。

“哇哦,靓姐!”

他打了个响指,一时本性暴露,冲苏暖暖抛了个媚眼。

下一秒就被凌骁捏住了肩膀,他痛得脸都皱成了一团,哪还有空撩好看的小姐姐。

苏暖暖走到他面前,觑着他的脸色问道:“好看吗?”

凌骁的目光在她身上逡巡了几遍,没说话,却也没将目光挪开。

杰克给她挑的这套是带有职业性质的时装,腰部开了两个菱形的方口,露出一截白嫩的腰肢,搭配喇叭状的修身长裤,愈发显得腰细腿长,女人味十足。

该死,竟然穿得这么勾引人!

凌骁突然后悔把她带过来了,原先的装扮土是土了点,至少不会这么招蜂引蝶。

“不好看吗?”

苏暖暖再次问道,其实她也觉得上班穿成这样很打眼。

“不够职业,去换下一套。”

凌骁随便找了个理由,苏暖暖丧气地转身走进试衣间。

接下来店里几乎成了苏暖暖的个人时装秀,前前后后换了十几套衣服,每一套都被男人以各种理由pass。

直到最后,苏暖暖累得往沙发上一躺。

“不换了不换了,再换下去我要吐血了。”

凌骁这才放过她,挑了几件比较保守的衣服,叫店员包起来送到家里。

“下周五是我和暖暖的订婚仪式,你不是一直嚷嚷着有件特别满意的礼服设计品么,正好我买了。”

杰克一脸欲哭无泪:“我的亲哥哥啊,那是我用来参赛的,你能别那么黑心么?”

凌骁冷酷地回答:“不能。”

苏暖暖“噗嗤”一声笑了。

“你们的感情真好,跟亲兄弟似的。”

“那当然。”

杰克眉毛一扬,有些骄傲地说道:“当年要不是我把他从海里捞出来,他恐怕就和他妈一起葬身鱼腹了。”

话音刚落就被凌骁不轻不重地捅了一肘子:“别乱说,我们走了。”

说完不顾杰克欲言又止的神情,拉起苏暖暖就走,脸上迅速冷下来,像覆上一层冰霜。

“你不愿意见你爸,就是这个原因么?”

凌骁的脸色变得太快,又太可怕,苏暖暖坐在副驾驶都感受到了周围低沉的气压,她忍了又忍,还是决定开口问个彻底。

凌骁“嗯”了一声,很长时间没说话。

就在苏暖暖觉得他不愿意说的时候,身边的男人才缓缓开口。

“也没什么,只是我们全家被绑架,他为了保全自己把我妈和我推下大海了而已。”

凌骁的语气淡淡的,带着满满事不关己的冷漠。

苏暖暖却心中一震,亲眼看着父亲将母亲和自己推下大海,得在当时年纪尚小的凌骁身上留下多大的阴影!

相处了这么久,她单单知道这男人强势、自傲、甚至脾气有点恶劣,但从未想过他心里竟然埋了这么大的创伤。

但那天看凌震霆的样子,不像那么冷酷无情的人。

或许他有什么不得不说的苦衷?

“那个,你要不要和你爸沟通一下,说不定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呢?”

虽然知道这话凌骁很可能听不进去,苏暖暖还是决定试着劝一劝。

果然凌骁冷哼一声:“我亲眼看到我妈被推进大海,这还有误会?”

“我不是那个意思,兴许是你爸有不得不做的理由呢,我看得出他很爱你——”

“苏暖暖,你是不是圣母心过头了?”

男人打断她的话,妈妈的死是他的禁区,苏暖暖却帮着凌震霆那个老家伙说话,他心里的火一下就蹿了起来,开始口不择言。

“我的家事你凭什么评头论足?真以为你是凌家的少奶奶了?别忘了咱们只是金钱关系,不该管的别管。”

苏暖暖被他气得浑身发抖。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要不是他刚才露出可怜兮兮的神色,谁要说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话!

她气呼呼地开门,却发现车门被锁了。

“开门,让我下去。”她没好气地说道。

凌骁却纹丝未动,唇角抿得死紧,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

苏暖暖见状心头的火气也直往外冒,她瞪着身边的男人,脸颊都染上了淡淡的绯红。

“凌骁,你还讲不讲理了?不爱听我走就是,省得惹你生气!”

凌骁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什么,眼角余光却瞥到一个红色的小点在车窗外跳跃,他瞳孔一缩,敏捷地朝苏暖暖扑去。

“低头小心!”

下一秒,一颗子弹穿过车窗玻璃,爆出一团血雾。

第12章要么跳,要么死

“凌骁,你没事吧!”

苏暖暖什么也来不及看清就被男人扑倒在身下,随即传来一声闷哼,温热的血液流到她的脸上。

“没事,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凌骁捂住不断流血的肩膀,另一只手果断反打方向盘,兰博基尼带着破碎的车窗朝外驶去。

他们所在的地方并非市区,车流稀少,此时两辆黑色的车神不知鬼不觉地跟上来,打算左右夹击。

“坐好,我要加速了。”

凌骁面色冷峻,匆匆嘱咐了苏暖暖一声后开始加速,车子向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苏暖暖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脑子发懵,紧紧抓住把手,闭着眼睛大喊。

“他们要做什么啊啊啊——”

凌骁带着她左冲右突,来到一条盘山公路上,右侧就是陡峭的山坡。

前方灯光一闪,竟然缓缓驶出两辆车,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凌骁踩着油门的脚一松,突然笑了一声。

“苏暖暖,看来我们不得不跳车了,你怕么?”

苏暖暖看了看黑漆漆的山坡:“我怕啊,怕死了,不会真的要跳吧。”

“要么跳,要么死,你选一个。”

凌骁受伤的肩膀还在流血,脸上却没什么痛苦的表情,甚至看着苏暖暖的时候还挑了挑眉。

苏暖暖深深吸了口气:“怎么跳?”

前后夹击的四辆车越来越近,带着要把人撞死的速度飞驰而来。

“我数一二三,跳!”

话音未落凌骁就抱住她的身体往车门外跳去,顺着陡峭的山坡滚下去。

几乎是同时,停在路边的那辆兰博基尼被四辆车一撞,在深黑的夜色中爆出冲天的火光。

到了后半夜,燃烧的车子才渐渐熄灭,不知从哪里又开来一辆车,从里面下来一个中年男人。

赫然就是凌骁的三叔。

他查看了一遍烧得只剩骨架的车子,没有看到凌骁的尸体,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他受了伤,跑不远的,给我搜!”

带来的保镖点头应是,开启了地毯式的搜索。

三叔抬头望着黑沉沉的夜幕,满是横肉的脸上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

凌骁,十年前大海都没淹死你,十年后我就不信你还这么命好!

时间倒回车子爆炸的瞬间,苏暖暖被凌骁抱着从山坡上一路滚下去,期间不知撞到什么,两人双双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苏暖暖按着痛到快要炸裂的脑袋,撑手想要站起来。

手指却触到一片温热的胸膛。

她转头一看,凌骁正垫在她身下,手臂呈保护姿态地揽着她,自己身上的衣服却被树枝刮得七零八落,很是狼狈。

他眼眸紧紧闭着,薄唇因为失血而苍白,肩上的枪伤倒是没流血了,不过人还在昏迷中。

“凌骁,凌骁?”

她一骨碌爬起来,伸手拍他的脸颊,语气满含焦虑。

凌骁轻轻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眸,淡蓝色的眼珠充满嫌弃。

“叫魂哪,不死也给你叫死了。”

苏暖暖见他醒了,开心地抱住他:“太好了!”

猝不及防被女人一抱,凌骁将还想再diss她的两句话默默咽了回去,语气也带上一丝别扭的温柔。

“好了好了,小心把我伤口压裂了。”

苏暖暖这才想起他肩上的伤口,连忙退开小心翼翼的看了几眼:“对不起,伤口没事吧。”

凌骁从身上摸出一瓶药粉,直接倒在那血肉模糊的创口上,咬牙忍着那一阵疼劲儿过去。

苏暖暖见他熟练的样子,似乎经常受伤。

“三叔那只老狐狸,等我回去看不剥了他的狐狸皮!”

他轻轻说道,目光森寒,令苏暖暖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察觉到苏暖暖的害怕,他的脸色缓和了些,冲她抬了抬下颌。

“手机在吗,借我打个电话。”

苏暖暖伸手一摸,口袋里空空如也,可能刚刚落在山坡上了。

凌骁“啧”了一声,捏了捏手里的瓶子,脸色带着显而易见的暴躁。

两人都没手机,周围又都是树林,难道要呆呆坐着等救援?

苏暖暖站起身,找了处高地远远地眺望了一下。

这里应该是郊区某个未开发的旅游景点,他们所处的位置是半山腰,山脚下还能看到一些农家小院。

走下去应该两个小时左右。

“要不我们下去问问吧,有人就好办了。”她对凌骁说。

“我这个样子,你觉得能走两个小时山路?”

凌骁指着自己的左腿,苏暖暖顺着望过去,男人脚踝的地方有块骨头怪异地凸起,虽然没刺穿皮肉,但看起来竟然像是——

摔断了。

相关文章:

爱你如毒鲠在喉全文阅读/爱你如毒鲠在喉小说火热上线免费

男朋友喜欢胸上种草莓:男人的那个放在我的里面睡觉

囚禁锁链药物控制&同桌手在我的裤子里

宝贝,舒服吗.啊宝宝|帮我了按摩棒要掉下来

老婆 我的尺寸满意吗_有用过茄子女性的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