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浅一深左右插花_递东西碰手暧昧

2020-12-28 10:05 · 新商盟

文若曦咬着手指,想了一会:“还真记不得了。”

那人低下头,咬住她的下唇,舌尖勾着她的唇形,“记不得长相,还是记不得名字?”

文若曦低吟一声,他吻的真舒服,她道:“都不记得……”

“靠……”

他咬牙道:“你什么都不记得,还说是熟人?”

文若曦:“亲你的感觉熟悉……”

“该死……你这些年亲过多少人?”

文若曦:“不知道……”

后来,文若曦只知道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撕了,然后……没然后了,一个宿醉的人,还指望她能记得什么,被陌生人带走,天亮发现自己还活着就不错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身上是光的,头疼的厉害,身上酸软无力。

她看一眼旁边,枕头是凹进去的,空气里有男人的气息,但是,那男的早滚了。

文若曦下床,发现自己的衣服,全被撕烂了,她骂了一句娘,那个混蛋,撕烂她的衣服,是不让她出门的意思。

文若曦气的肺都要炸了。

她昨天本来打算去跟那何总玩仙人跳,给他下药,然后天亮,大不了躺在他身边,结果没想到……自己倒是被人给玩了。

妈的,男色误人。

文若曦跑到浴室去找浴袍,不经意看见镜子里面的自己,她傻眼了,忍不住骂了出来:“我艹你大爷……”

因为她浑身上下,全部都是红痕,密密的,像是成片的桃花,就连背后,臀部,脚背上都有,文若曦皮肤白,平常不小心捏一下都会留下一点红印,良久才退,如今身上这么多,得多久才能全消。

但是偏偏……她没有被侵犯的感觉,身上虽有多处疼,但他妈的,那都是被咬出来。

也就是说,那人,只是将她翻来覆去的啃了一遍,没有真的吃掉。

文若曦咬牙,这个死变态。

这人心里得多扭曲,才能做出这种龌龊事。

文若曦的牙根痒痒,她出去找手机,发现根本没有,文若曦气的踹了一下桌子,他大爷的,竟然把她手机都拿走了。

文若曦打电话给前台,然后让前台的人帮她打电话给花姐让她送衣服。

文若曦等了半个小时,花姐终于来了。

一进门花姐就气的嚷嚷:“我说,文若曦你怎么回事儿?我给你打了几十个电话,你一个没接。”

文若曦穿着酒店的浴袍,接住花姐丢来的衣服:“电话让人顺走了。”

花姐看见文若曦脖子上的痕迹,气的脸都绿了。

“先不说电话,你昨晚怎么回事,不想跟那个何总你跟我说呀,没人逼你跟他,可你倒好,半路你放那何总鸽子,现在搞的这个戏彻底没戏了。”

一大早冷香的制片人就给花姐打了电话,说了她们家艺人文若曦半路自己不声不响跑了,惹的那何总很不高兴,并且说了,文若曦别说演女二了,这个组她都别想进。

花姐现在对文若曦真的很生气。

文若曦将衣服掏出来,道:“昨晚上从洗手间出来,遇到一男的,说让我跟了他,他让我演《冷香》女一,然后我就跟他走了。”

她当着花姐的面,脱掉浴袍。

花姐一看她身上,倒抽一口气:“我的祖宗啊,你这都信啊,这下好了,吃了多大的亏啊,明显是被……白睡了……他妈的,你这是遇到变态了。”

文若曦没听到花姐的话,穿上衣服后揉揉脸,道:“我知道是谁。

花姐蹭的站起来:“谁?”

她大有一副,你说哪个王八蛋,老娘我去砍他的架势。

“没事儿,一个老熟人。”

花姐惊讶:“你不是说喝醉了,你怎么知道?”

文若曦抬头撇了一眼花姐:“那味道,我记得。”

第5章 找人讨债

花姐的手机响了,花姐一看来电,立刻换了一张脸,笑道:“冯导啊……你好啊……”

几秒钟之后,花姐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请

等她挂了电话,那手机已经被她快捏碎了。

文若曦问:“什么事?”

花姐骂道:“他妈的,到嘴的肉飞了,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怎么回事。”

花姐拿着手机连续打了七八个电话,才弄清。

原来骆氏推荐了去年获了最佳新人演员奖的女的秦笑笑。

文若曦想起那天路陵阳说的话,她冷笑,跟她玩黑的,从她的嘴里夺食,路陵阳,你有种。

她不会这么算完的!

文若曦对气的正肝儿疼的花姐说:“让小张过来,给我化妆,我去见人。”

花姐:“见谁?”

文若曦那双漂亮的杏眼带着杀气:“讨债去,他妈的,昨晚上不能被白玩了。”

…………

一个小时后,傅氏集团大厦前的马路上,停了一辆车。

进了大门,文若曦被前台的小妹拦下,“小姐,请问您找谁?”

文若曦摘下眼镜:“傅晟。”

前台小妹愣了一下,找他们大啊,“这……不好意思,请问您有预约吗?”

文若曦身子往前一倾:“约在床上的算吗?”

公司前台的小妹当场脸就红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后头传来一阵笑声,前台的小妹看过去,仿佛见到了救兵赶紧道:“秦经理,这位小姐找傅总,但是她……没预约。”

“找傅总什么事?”

转眼眼前站了一个年轻男人,眉目俊朗,剑眉飞扬,面若刀削,声色清朗格外有磁性,文若曦瞥他一眼:“讨债的。”

他身子侧靠在前台,双臂抱胸,似笑非笑看着文若曦:“这个到有意思,他欠你什么了?跟我说说。”

男人的个子很高,尤其此刻他靠的近,给文若曦形成了一种压迫。

她不着痕迹后退一步,“他欠我的,能跟你说吗?就算说了,你能替他还吗?”

秦放觉得有意思,问:“这……要看是什么了?你说说看,比如……”

文若曦笑了:“比如,睡了别人,天亮,一声不吭提裤子就走,一个大老爷们儿,开房的钱不付就算了,临走特么的还顺走人家手机,这种债,你能管得了吗?”

这话……信息量太丰富了,秦放忽然觉得一下子竟然接受不了,这事儿,还真的管……不了啊。请

秦放摸摸鼻子问:“你说的确定是我们傅总?”

文若曦:“这种渣男,不是他,还能是你?”

秦放重新打量一遍文若曦,这妹子生猛啊,可他对她说的话是真的好奇了,傅晟是缺钱吗?睡了人家不给钱,还顺走人家手机?

到了36楼,文若曦看见傅晟在开会,会议室是透明的玻璃墙。

傅晟坐在总裁专属的座位,左右两侧手下,分别坐着各部门主管,再没有一个男人能像傅晟那样,可以惊艳文若曦的眼睛。

想起昨晚上傅晟做的那好事儿,文若曦就想咬死他个王八蛋。

文若曦伸手推门,周浩赶紧阻止:“若曦小姐,您不能进。”

文若曦一把将周浩推来:“我还非进不可了。”

周浩秘书不敢伸手去碰文若曦,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推开门,明目张胆的走进会议室。

文若曦一进去,会议室内立刻寂静无声。

傅晟坐在看看都没看文若曦一眼:“继续……”

文若曦一步步走到傅晟面前,他依旧面部改色,薄唇淡淡道:“这个报告不够细致,回头再做一份更细致的送到我办公室……”

文若曦看了他一会,他竟然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完全一副,工作中禁止打扰的模样。

文若曦就笑了,她猛地弯腰,手撑着桌子,整个人压在傅晟上方,嘲讽道:“傅先生,这样能看见吗?”

傅晟依旧无视文若曦,敲敲桌子催促那些尴尬傻眼的主管们:“继续。”

文若曦伸手伸手勾住傅晟的下巴,“睡都睡了,你他妈跟我装什么蒜?”

傅晟瞥一眼文若曦浅的领口,她俯身而下,从他的角度,完全可以看到里面隐秘的沟壑,那一片雪肌上印了一片桃花,冷艳迷人。

他眼神变冷,伸手一点点将文若曦的手拽下去。

“继续,该谁了,这季度的工作重点没落实,谁都别想走。”

文若曦冷笑,她点点头:“傅晟你可以啊,别逼我出狠招……”

相关文章:

女友灌肠拉珠调教小说_玉女校花的呻呤 双飞俩中年女人

(完整版)——《情深意动帝国总裁多指教》——(全文在线阅读)

她无助的承受着他的巨大&将军抱着边走边吸

男人将机机桶女人30分钟/男朋友上他家不让穿内衣

网友探访《父母爱情》拍摄地,如今却成了这副模样,让人惋惜!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