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先生你是我的情劫-全文在线阅读

2020-12-28 11:03 · 新商盟

第9章 连番羞辱

许佳宁的脑袋都快低到地里去了,想逃走,但被她们夹在中间,脱不了身。

宋芊芊走过来,看清对方后,心里暗叫晦气。不要脸的贱人,居然跟到这来了。不过也好,趁这个机会,再狠狠给她一个教训。

“楚少,她说她是你老婆,这是真的吗?”

两个女人不怀好意地问。

是听说楚少有老婆来着,但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她们也想借机会弄清楚。

如果能吸引楚寒的主意,那就更好了,当个小三或者ons什么的,以后星途就顺畅了。

抛开钱那方面不说,楚寒长得很帅,尤其是那种高冷的气质,特别让人想征服,要不宋芊芊也不会倒追他了。

许佳宁堪堪地站在那,犯错的人不是她,难堪的却是她。大多数时候,对错是由钱和权力来判定的。穷,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这个问题,他会怎么回答?

居高临下,楚寒睥睨她,目光淡漠得仿佛他们只是陌生人。动了动唇,说。“我不认识她。”

许佳宁的心被戳痛,抿唇。

身子虚晃了一下。

呵,不认识?当初他靠她养的时候怎么不说不认识?

只要她想,她能把他扒个体无完肤。可那么多话就在嘴边,被他一句“不认识”卡得说不出来。

原来人在愤怒至极的时候,会失语,只觉得说不出的悲凉,为自己和宝宝不值。

那么多年的青春,真真儿是喂了一只白眼狼!

“我就说嘛,楚少怎么可能看上这种女人。”

“娜娜,你可真会吹牛。”红裙子和蓝裙子你一句我一句地奚落着。

许娜的脸乍青乍白,“我才没说谎,姐夫你……”

“别乱认亲戚,我可没你这个妹妹。”宋芊芊阴阳怪气地顶了她一句。

许娜不敢和她起冲突,只能一个劲戳许佳宁。“你说句话啊,你怎么这么窝囊啊?”

许佳宁垂着眼睫,扯了扯嘴角。

他都说不认识她了,她还能说什么?

歇斯底里地大吵大闹,质问他凭什么?

一次次失望后,她的心已经痛得趋于麻木了。

“姐……”许娜跺脚,都快气死了。这么没用的女人,怎么不干脆死了算了?

“现在五星级酒店的服务生都不严审的吗?居然让小偷混进来。”

“小偷?”红裙子和蓝裙子用异样的眼神看向许佳宁。

宋芊芊鼻腔哼了一声,“之前在一场慈善晚宴上,她偷了我的手表,被我当场逮住。”

睫毛上还挂着星点泪水,许佳宁扯了扯嘴角。贼喊抓贼,明明是她偷了她的丈夫。

“你们看看有没有丢什么?”宋芊芊故意问。

红裙子的脑子转的飞快,先叫起来。“哎呀,我的耳环怎么不见了?”

“对啊对啊,我的戒指也丢了。”蓝裙子装作翻手包。

“不用问了,肯定是她偷的。”宋芊芊冷笑。“报警吧。”

“宋芊芊,你别欺人太……”

“啪——”一记重重的耳光,将许佳宁的脸打得偏过去。

右脸火辣辣的疼,有片刻失聪。

扭过僵硬的脖子,许佳宁第一时间看向楚寒。他没有料到宋芊芊会动手,怔了一下,然后所有情绪被迅速压下去了,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

那双形状很特别的,狭长的凤眼里没有一丝波动,冷静得像冬夜的海,极寒,静默深长。

她曾迷恋他微微上翘的眼角,现在才知道那是绝情的模样。

哪怕他没爱过她,他们毕竟十二年感情,他竟任由宋芊芊扇她耳光。

为了钱、权,这个男人的冷血一次次刷新了她的认知。

“我就欺负你怎么了?”宋芊芊嚣张的尖嗓子刺破了她的耳膜。

平时盛气凌人的许娜,现在低着头,一声不吭地站在旁边,气都不敢喘。

出一时之气和她的星途,孰轻孰重,她是分得清的。再说了,她和许佳宁没有什么姐妹感情,才不会为她出头。

“你们还站着干嘛?不是被偷了吗?还不快报警?”宋芊芊眯眸,一股狠辣。

不离婚是吧,看她能在局子里撑几天?

红裙子立刻叫来了保安,指着许佳宁。“她偷了我们的东西。”

“我没有。不信你可以搜。”许佳宁试图为自己辩驳。

但保安会相信一个卑微的服务生,还是贵宾?问也不问就扣住了她。“跟我们来一趟。”

“我真的没偷东西,她们诬陷我。”许佳宁扭动着,那一张张幸灾乐祸的嘴脸看着好戏。她只能向楚寒投去求助的眼神,但他眼神冷漠,选择了袖手旁观。

“别啰嗦了。”两名保安要强行扭送她去警局。

“怎么回事儿?”

这时,黎锦走来,停在了许佳宁身边。

一袭dior星空鱼尾礼服,散发着高级的香味。淡,雅。

“黎小姐。”红蓝裙子立刻露出恭敬的姿态。

宋芊芊也收敛了刚才的嚣张,客气地微笑。“黎姐姐。”

楚寒颔首。

从他们反应,地位,阶层,一下就很明显了。

第10章 自尊最不值钱

黎锦,跨国财团黎氏的独生女,出身高贵,常青藤大学金融博士,23岁时就一手创立了风靡全球的奢侈品牌。

温柔优雅是她的代名词,第一千金的称号当之无愧。就连名媛圈提起她,也是交口称赞。

“怎么了?”黎锦微笑,娉婷。她身边的许佳宁挣扎得满脸通红,分外狼狈。

“她偷了我们的东西。”红裙子说。

“你说佳宁?怕是有什么误会吧,她是我朋友。”

黎锦将手搭在了她肩头。

众人错愕,宋芊芊更是。

许佳宁一井底之蛙怎么可能和黎锦是朋友?

即便是自己,也只是和她在一些晚宴上打过照面的点头之交而已,还称不上朋友。

可恶。

保安不认识其他人,但黎锦他们是知道的,一听说她们是朋友,急忙松手。

红蓝裙子也忙改口。“哎呀,我、我记错了,我今天没戴耳环。”

“我也没戴戒指。”

“误会,都是误会。”两人悻悻地笑着,不敢既然和宋芊芊对视。

本来想讨好宋芊芊的,谁知道适得其反,不过得罪宋芊芊,好过得罪黎锦。

“误会澄清了就好。我们还有话聊,先失陪了。”黎锦礼数周到,一双倩眸掠过宋芊芊,她面有不甘,但没说什么,只是掐紧了手指。

许佳宁望向宴会厅的另一头,那道藏色的身影单手插在裤袋里,转过身去,与和他攀谈的人聊天了。

……

洗手间。

望着红肿的右脸,许佳宁唯有苦笑。

自己都嫌自己不争气。

一次又一次,被他们践踏羞辱,她的忍耐极限在哪里?

“要不要拿点药?”黎锦递给她一块香奈儿手帕,散发着淡雅的高级香水味。

许佳宁接过,说了声“不用了,谢谢”。

同为女人,她也不由得惊叹黎锦太美了,温婉高贵,声音好听。不似来自人间,而是仙女。

因为太美好了,所以让人连嫉妒心都起不了,只是羡慕。

而且她善解人意,没有问她和宋芊芊的过节。

放下头发,许佳宁拨弄了几下,遮住右脸,挤出了一抹笑容。“我先去忙了,麻烦您替我向那位先生道谢。”

“好。”

黎锦回到宴会厅,好奇心更胜。“你和那位小姐是什么关系?她居然不认识你。”要不也不会称呼他为那位先生。

“什么时候这么有爱心了?学人家做好事不留名?不像你。”她调侃他。

慕肆城只是敛了敛眸,没回答。

眼角余光望去,那道瘦小的身影从侧门走了出去。

……

本以为能若无其事地工作,但许佳宁发现自己的演技没那么好,便请了十分钟假,出去透口气。

室外只有八度,加上连着很大的露天泳池,凉飕飕的,寒风钻进她单薄的工作装,冰冷刺骨。

但至少能透口气,里面让她窒息。

许佳宁两眼望夜空,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她一筹莫展。对于复婚,她已经不抱任何期望了,那样的男人她不会再要。

夏美安慰她说否极泰来,可谷底反弹什么的,根本是个悖论吧。反正她跌入谷底后,好像谁都要来踩她一脚,联合起来欺负她。

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活着一点希望都没有,现在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就是拖着不离婚。他们毁了她,她也不让他们好过。

“你不该来这。”一道寡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许佳宁忙抹了把泪,回头,苦笑中带了点讽刺。“我去哪,难道要得到你的批准?”

“你死缠烂打的样子,很难看。”

许佳宁不想说讽刺他自作多情。

在他眼里,她这个一穷二白又无能的女人,除了纠缠他还有什么出路?曾经同床共枕相濡以沫,现在他攀上高枝,她在他心里就比什么都轻贱了。

“我不是为你而来,我只是在这工作。就算离开了你,我也不会坐等饿死。”

“那一百万的承诺仍有效。”楚寒的口吻有些高高在上。

笑了笑,许佳宁一向柔弱的脸上,也生出几分嘲弄。“我说了吧,我不要你的钱。”

“你若继续冥顽不灵,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即便这样,我也愿意这么耗着。”

“为了争一口气?”似是因为她的愚蠢,他凉凉地笑,“你知不知道,自尊是最不值钱的?”

“当然知道,眼前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眉梢跳了跳,楚寒眉宇间的寒霜更深。

“楚寒,你变心,我管不了,但离不离婚不是你一个人决定的。你再怎么威胁我,践踏我都没用,不离就是不离。”

“死缠烂打到这份上,你也算不要脸中的战斗机了吧?”宋芊芊走过来就挽住了楚寒的手,语气中充满了胜利者对失败者的鄙夷。

许佳宁再是软弱,也不是没有底线的。冷笑了声,迎上宋芊芊鄙视的眼神。

“你谦虚了,跟你相比,我自愧不如。呵,也不对,我为什么会觉得小三还要脸呢?”

最让宋芊芊忍不了的就是“小三”这个词,当下就炸了,振振有词地反驳。“爱情没有先来后到。”

“爱情是没有先来后到,但人要分礼义廉耻。你母亲是堂堂国际知名教授,就教了你怎么抢别人的丈夫?”

“祸不及亲人,你嘴巴放干净点。”

“小三也有脸嚷嚷祸不及亲人?当初若你父母把你射在墙上,就没这么多事儿。”一道薄凉的低笑飘了过来。

相关文章:

啊额再快点 用力 男人女人强吻下面视频

怎么找准女生第一次的位置图/硕大一撞一顶律动陛下

电影院含着我的奶头:女拉拉磨豆腐姿势

喜欢顶到最深不动/撞开她紧密的宫颈口

暴力暴力轮强短篇小说-医生别摸啊摁摁-猛吸奶水的老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