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树小说《贴身小神医》异能全文(无弹窗版)

2020-12-28 11:49 · 新商盟

第13章 贫困证明

村委大院里气氛有些僵硬,像是有个火药桶被点燃似的。

王金河连扶了几次眼镜,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怎么老林头捡来的这野小子跟换个人似的,面对发怒的王德柳都不待害怕的?好肥的胆气!

僵持间,村主任刘文军这个老好人小跑出来,看看场面微愣,随即笑道:“小树来了啊,不能上学了不打紧,你学习好回头再考一年就是了,来村委有啥事,都别站着了,进去说吧?”

“文军叔,我不打算再考嘞,就在村里待着了,现在全国发展三农呢,我也响应下号召!”林树对刘文军印象还不错,笑呵呵的回应着。

听他提这个,三人眼神都有些微微变化,刘文军更是笑道:“到底是上过大学还去省里见过市面的,就是不一样,开口就比我们这些大老粗强多了,进去坐坐吧!”

林树摇头道:“坐就不坐了,别耽误你们工作,我是来给李嫣然开贫困证明的,她们家情况咱们大伙有目共睹,听说早上来被卡了?”

“这个……哪有的事!”刘文军堆着笑,他算是看明白了,林树可跟原来完全不同了,不说别的,单单是对什么政策之类的了解,不比他们少,这样的人可没普通村民好糊弄搪塞。

王金河扶扶眼镜不说话,这时王德柳却冷笑道:“有这回事,她们家拿了我家的上万彩礼钱,上学足够了,怎么着,你小子有意见?”

“说对了,我还真有点意见!”林树笑呵呵看过去问道:“李婶体弱多病,借你家的钱都看病用了,就靠着点薄田没别的收入,完全符合申请助学贷款的贫困家庭标准,你说不符合难道就不符合了?”

“呵呵……”王德柳在朝阳村当了几十年土皇帝,哪能接受得了被个年轻后生跳出来质疑?他冷笑着点根烟,深吸一口道:“李嫣然是我未来儿媳妇,她上学需要钱来跟我要自然就有了,用不着贷款更用不着你小子指手画脚!”

“王德柳,你好歹是咱们村有头脸的人物,就因为你儿子相中了李嫣然,就以此来要挟人家孤儿寡母的,不觉得丢人现眼?”

王德柳啪得把烟摔在地上,瞪着眼怒吼道:“林树,你他娘跟谁说话呢,敢直呼老子大名,我看你小子不想再朝阳村待了,想无家可归是吧!”

“瞧你这话说的,我跟你非亲非故的,怎么就不能直呼你大名了?”林树眯眼笑道:“怎么着,想用封建残余的族长家法那一套吓唬我,可惜我也不姓王啊!真有威信坐上村长的位置,到时候再来吓唬我也不迟!”

王德柳彻底恼了,气得把牙齿咬得嘎嘣响,他这些年仗着本家人多势众,他又是个族长,在村里横行无忌,哪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过话?

朝阳村是个自然村,原本跟山棱北边的山阴村是一个行政村,之前村里的事几乎就他王德柳一个人说了算,毕竟人多势大的没人敢招惹反抗;

后来村子从山阴村脱离也要组建村委会,他王德柳本来信心满满要当村长,但却没被批准允许,最后只能选出了村主任和会计,算是简单的村委会了;

有钱有势的王德柳自然不死心,放出狠话他当不了谁也别想当,村长的位置一来二去也就空了下来,这些年他一直在折腾,但始终没能落实,这事已经成了他的心病。

如今被林树这么提出来,王德柳觉得简直是被羞辱了,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抄起院子旁边放着的扫帚就要动手打人。

“王哥王哥,别跟年轻人一般见识!”刘文军死死抓住扫帚,赶忙又道:“林树,李嫣然的情况我们会再商量的,你赶紧回去吧,这事别掺和了。”

“文军叔,这事我还真得掺和,今天我来不光是要给李嫣然开贫困证明的,开得跟村委会重新明确下老宅的归属权,规章条例都是现成的,有分歧我可以再去镇上问问。”

“哟呵,拿镇上来压我?小子你第一天来朝阳村?再特娘的不滚蛋老子这就废了你!”王德柳气势汹汹又要抢夺扫帚。

林树笑的有些冷,不但没走还直接转身走到门口倚在门上,笑道:“你废个看看,真觉得这还是旧社会呢,当个族长仗着人多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就凭你扰乱村委会工作,阻挠欺压贫困村民,捅出去你猜上面知道了会怎样?”

王德柳有些惊疑,他横惯了也没人敢有怨言,还不知道事情捅出去会怎样,下意识看向有些文化的刘文军和王金河,不料却看到俩人脸色都一言难尽。

“除非你能杀人灭口,可你有哪个胆子吗?不然的话,现在都网络问政时代了,你就算能拦得住我去镇上,也拦不住我在网上发帖曝光吧,到时候咱们村可就得上新闻了,放心,舆论压力下,县里肯定会直接过问的,别怀疑,我从不撒谎,很实诚的!”

王德柳听的莫名心惊,也终于意识到,这个跑去东云上过大学的小子,跟村里其他人已经不一样了,很不一样!

“这事啊,却是得从长计议,小树你也别太冲动!”刘文军也听的肝颤,心道这要是捅出去,连带他们都得跟着倒霉,赶紧出来和事,一边说着一边给王德柳使眼色。

王德柳一番脸色变幻,到底还是有点忌惮林树说的那些,说到底他跟村里其他人没太大区别,都是环境封闭落后的村民而已,哪懂那么多啊,真有点被林树给唬住了!

见状刘文军暗喜,也不再犹豫,转身去开了证明盖上章,不顾王德柳的吹胡子瞪眼,赶忙交给林树示意他赶紧走。

王德柳虽然恨得牙痒痒,可一时间也不敢横加阻拦,说白了还是忌惮林树说的,怕真惹急了这见过市面的小子,真给捅出去彻底坏了自己前程。

“哦对了!”在王德柳充满恨意的目光中,林树走到村委会院门口又突然停下,转身笑道:“我知道你欺负人欺负惯了,现在感觉很憋屈很不爽,不过还是提醒你,想报复的话,尽管冲我来就行!”

王德柳简直要气炸,恨不得现在就叫人弄死林树,可这里到底是村委会,他只得咬牙切齿道:“放心小子,很快会有人教你该怎么做人的!到时候,再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他把每个字都咬得很重,可见恼恨之深,然而林树懒得理会,憨笑着道谢出门去。

等林树前脚刚出门,王德柳朝隔壁自家二楼点点头,随即背着手拉着脸,叫着满头雾水的刘文军和王金河进屋喝茶去。

刘文军自然知道王德柳什么脾性,进屋之后犹犹豫豫道:“王哥,别的事我不好插嘴,但今天林树来办的这事,是合乎规矩的,而且,这孩子在东云见过市面了,以后说不定对村里发展有帮助,真不必要闹太僵。”

“哼!”王德柳重哼着把茶杯蹲在桌子上,瞪过来道:“文军,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无非是让我别跟他一般见识,可刚才你们都瞧见了,这小子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这事我能忍?野崽子,真他娘的欠收拾!”

刘文军闻言叹口气,他知道王德柳根本没听进去他的劝,其实这次他真不是为了和事,而是真觉得,如今的林树不管从哪方面,都不再是当初的那个黑小子,不好招惹了,而且又懂那么多,说不定是村里可用的人材。

王金河虽然也是王德柳的本家,但生性谨慎,犹豫一番才道:“林树这这孩子的确长见识长本事了,这对村里未必是坏事,哥你得从大局考虑啊!”

王德柳不知是不是会错了意,哈哈大笑道:“我当然会顾全大局嘛,今年还指着当你们领导呢,行了,年轻人的事让年轻人去解决吧,来喝茶喝茶不说了!”

王金河闻言怔了怔低头不语,刘文军却心道坏了,看这架势,王德柳铁了心要教训林树啊,这可如何是好?

暗叹口气,刘文军只能低头继续喝茶,该劝的也劝了,只希望是自己想多了,默默祈祷着千万别处什么事才好,不然可惜了林树这么好的人材……

第14章 只为良知和公道



林树也料到王德柳不会跟自己算完,毕竟不但打了他儿子还当着别人面对他不客气了,并且还坏了他们爷俩对李嫣然的算计,这几件加起来足够被记恨的了;

不过他也没太当回事,直接拿着盖了章的贫困证明回了李嫣然家,在李嫣然母女的欢天喜地中,又帮着修改了家庭情况说明的材料,准备明天一早带着李嫣然去镇上。

蹭了一顿午饭后林树跑回取了工具上山,想着反正明天得跑镇上,干脆再上山碰碰运气,看能否再采点草药拿去培元堂换钱。

也不知道培元堂那个昏迷的女孩怎么样了,想来有赵清秋老神医出手,应该没问题吧?当时只是惊鸿一瞥,那女孩的容貌还是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美艳不可方物。

彼此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不太可能有啥交集,林树脑海中只是闪了下那昏迷状态下的绝美又让人心疼的面容,随即便收拾心情直奔山上。

落霞山深处林密山高,颇有原始森林风情,但出没的野兽众多,所以除了一些老猎户外基本人迹罕至,这些年提倡野生动物保护,猎户几乎没有了,也造成寻常能活动的区域其实只有外围;

以前林树为了生活费学费,挖山货几乎跑遍了离村子近的外围低矮山林,太里面他以前是不敢去的,去过的最深处就是那猴儿岭下的野果林;

如今他自然有底气深入些,不过考虑着各种毒虫野兽之类,还是得做些仔细准备才行,今天便只是再转转外围,看看还有没有竹节参那种藏匿隐蔽的山货药材可挖。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阴阳珠的帮助下,林树很快从一片密林下发下了氤氲的光气,这些光气饱含阳生之气,在珠子影响下的视野中十分显眼,可若寻常去找,却很容易忽略过去。

穿过半人高的灌木之后,林树望着树下摇曳的花海和旁边树干上生长的菌菇,顿时惊喜的冲上去!

花是金银花,味甘寒归肺心胃经,是清热解毒凉山风热的圣药,虽然不如竹节参那么名贵,但价值也不低,而且眼前几乎是整片的花海,不计其数!

旁边树上的菌菇个个如孩童拳头大小,正是落霞山特有的娃娃菇,营养价值极高而且味道香醇口感极佳,据说曾是皇家贡品,不过后来被挖绝了又难以人工培育,这些年只有零星得见,眼前也大片大片的生长着。

林树心头一阵火热,虽然重获新生变化极大,可他到底还是个家徒四壁的穷小子,受过穷更见过东云省的繁华,自然也有对财富的渴望;

而眼前这大片的金银花和娃娃菇,无疑会成为他彻底脱离贫困的第一桶金!

兴冲冲的摸摸看看好半天,林树才把两样宝贝采挖了满篓,喜滋滋的背着下山去,涸泽而渔的事不能做,他准备明天先去问问价,回头再慢慢采收。

不能读大学了又怎样?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他林树就算是留在这穷山沟里,也一样能活出番样子来,让那些因为他被开除而嘲讽鄙夷他的人,重新仰望!

山路上林树雀跃的朝着天空挥舞手臂,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轻快的背着满满的收获下山,靠近老宅时林树突然皱起眉,发现老槐树下竟然停了两辆面包车,这车,可不是村里的!

“到底还是来了!”林树咧咧嘴,加快脚步冲下山来,到了老槐树下,发现老宅已经被围了,十几二十个混混手持棍棒叼着烟,正聚在门口等他出现。

“卧槽这狗日的来了,弄他!”为首坐在门槛上抽烟的是王大发,他旁边的则是林大志和王二赖,瞅见林树出现在老槐树旁,林大志猛得摔掉手中烟头,睚眦俱裂的咆哮道。

那些个混混闻声纷纷抄起家伙什,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就准备扑过来,这时王大发却摆摆手示意不着急,狞笑着看过来道:“小子,还以为你跑了呢!”

林树不屑的撇撇嘴,把满当当的竹篓挂在老槐树上,轻拍了下老槐树,随即就那么施施然上前,活动者手腕道:“这是我家,我为什么要跑,就这些人?是不是少了点?”

“还特么装比,一起弄死他啊!”林大志怒不可遏,他几乎恨死了当着大伙面把他踩在地上虐的林树了,这个仇不报,他林大志以后都不好意思在朝阳村待了!

王大发再次阻止,吐口烟圈道:“林树,你挺让我意外的,跟换了个人似的竟然那么能打,我承认,单打独斗我占不到便宜,但是,瞧瞧我们这些兄弟,你觉得你今天还能讨到好?”

“嘿,总得打过了才知道;而且,就算讨不到好又怎样,就算你们今天能废了我,难道你觉得我没能力留下几个吗?”林树笑意森然,那眼神,像极了偶尔从深山里跑出来的狼。

闻言那些陌生的混混都满脸不屑,可偏偏王大发林大志他们几个挨过揍的,脸色都有点发紧,如今的林树什么样他们算见识过的,真要是打急眼了下死手,他们虽然人多,但肯定得付出代价!

气氛有些怪异,王大发咬牙沉吟后突然又道:“以命换伤的打法当然可以,可是你确定要那么做吗?看在同村的份上,给你个机会,让出老宅远离李嫣然,我可以给你五万块钱当补偿,你完全可以用这笔钱再复习考个大学,学费也够了,上了大学大好前途在等你,何必非要留在这里死磕?”

“发哥,我舅可没说……”他旁边的林大志满是诧异,急忙就要开口阻止;

“大志,听我安排!”王大发打断他的话,使了个眼色,他今天开始也是准备直接废掉林树的,可看到林树那狼似的眼神,想起林树回来后的这些变化,他有点吃不准了;

动手的话,他们这么多人当然有信心打赢,但是就像林树说的,如果他就算拼死也要拉垫背的呢?想到这个,王大发就有些犹豫,因为,如果那样,他们三个肯定是会被优先拉上的,对他而言,不值得也不必要非要冒这个险。

毕竟,林树不再是那个可以随意欺负的黑瘦少年了啊,他现在更像一匹狼,要弄死他就得担着被撕咬致死的风险!

“五万块……”林树咧嘴憨笑,五万块对朝阳村任何一家来说,都是一笔巨款了,毕竟村里的万元户都没几个啊,有这些钱,在村里可以过的很滋润,如王大发所说,去复读重考大学也够了。

“怎么样,这条件,够好了吧?一栋破宅院和一对孤寡母女而已,比起钱来,没什么好上心的对不对?”王大发以为林树心动了,继续诱导着。

林树突然笑出声来,笑容突然有些嘲讽道:“王大发你一定不知道我是怎么被开除的吧?因为我撞见了一个城里的富二代想非礼女同学,见义勇为来着,后来他们打算给我十万封口费,我没同意,才被他们买通关系栽赃,然后被开除。”

对面这群人脸色都有些怪异,见义勇为?十万封口费都不愿意?这家伙有病还是吹牛啊卧槽?!

王大发脸色有些难看,咬咬牙道:“你图什么呢林树,你可得想清楚,如果非要跟我们作对,不但钱拿不到,下场肯定比被开除更惨!”

“是么……”林树突然抬头望望天,洒然笑道:“我不图什么,也知道钱是好东西,我只是觉得,人总得有良知吧?凭什么有钱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欺负人呢?公道呢?没人管吗?连老天也不管的话,我遇到了,就,我来管啊!”

对面的这群混混突然发现,当林树说出‘我来管’三个字之后,那眼神和气势竟然让他们没来由的心惊,就仿佛,眼前的林树不再是林树,而是一座横亘于他们面前的高大山峰!

“卧槽,你特么……真是个疯子!”王大发错愕之后,突然也气急败坏起来,他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不对钱动心,怎么会有人,会为了狗屁的良知和公道,不惜以身犯险跟他们死磕?

“老宅,是我的家是我爷爷留下的遗产,我不会卖的,这是我的良知;李婶娘俩对我照顾颇多,报答她们也是我的良知; 而你们,对曾经的我对她们做过的所有欺凌,今天我便要彻底讨回个公道!”

话音落下,林树骤然发动,如猛虎出笼般,化作一道影子,悍然孤身冲上,直冲向这群横行乡里欺压良善的十几个地痞混混!

相关文章:

战神崛起(完本人气最高的小说)战神崛起全文章节大结局

两根粗大撞击花液&玉女初桃花洞之逍魂

已完结《错嫁王妃:邪王赖上身》小说完整【电子书】

农村大婶叫我到她家噪bd&一天接55个客

弄死你真紧小妖精,老婆自己坐在上面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