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女人下边是不是特别松|异性接东西会注意碰到手吗

2020-12-28 11:31 · 新商盟

她那两团高耸的柔软无意间擦过赵天的后背,一股清晰的弹嫩感划过,顺着他的后背传进心里,令他忍不住为之一颤!

这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随之,一个穿戴整齐的男人出现在赵天跟前。

“云儿,别躲了,这个男人是谁?”男人盯着赵天,口气不善地问。

赵天顿感脊背发凉,那两道阴森的目光,就像是从地府来似的。

杨乔云从赵天身后探出头来,恼怒地说:“刘凯,还要我说多少次?我不喜欢你!别来缠我了!”

“你不喜欢我?”刘凯冷笑,忽然看了一眼挡在她跟前的赵天:“呵,我发现你是不是贱啊,老子要什么有什么,你不跟老子,居然跟一个土包子偷情?!”

“说谁土呢?”赵天拉下脸,有些不悦了。

刘凯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嘲笑道:“你看你,穿着一身长衫土布,演民国电视剧啊,这年代,还有谁穿这种过时的衣服?”

“够了!”杨乔云横插在两人中间,双手叉腰,气鼓鼓地说:“刘凯,人家爱穿啥穿啥,关你什么事?”

“你喜欢他,当然关我事了。”刘凯挑了挑眉头说。

“我……”杨乔云刚想说不喜欢赵天,可转念一想,又改口了:“我就喜欢他,怎么了?”

赵天心中忽然咯噔一跳,这女人……居然说喜欢自己?

第一次被女孩子表白,赵天竟有些惊喜。

虽然他知道她在利用自己,但那又如何?他正好惩罚一下她刚才对自己的不敬。

于是,赵天转身就搂住杨乔云如柳般的细腰,冷笑道:“刘凯,听见没有?她喜欢我,不喜欢你,你可以滚了!”

“你!”刘凯盯着赵天搂住杨乔云的手,脸色瞬息万变。

TMD,只顾说气话了,追了那么久的女孩,连手还没摸上呢,这家伙倒好,竟然直接搂上了!

赵天不仅搂住了,还顺势在她腰间用力地捏了捏。

隔着薄薄的衣料,赵天也能感觉到里面的肌肤柔软嫩滑,弹力十足,触感好极了!

杨乔云差点惊叫出来,但一看刘凯那怀疑的目光,她又强忍住了。

“刘凯,你还不快滚?难道想亲眼看到我们亲热才相信吗?”杨乔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

赵天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既然刘少爷想看现场直播,咱们不如让他开开眼界?”

杨乔云震惊了!

这个看上去像个愣头青的赵天,演起戏来居然有模有样?

赵天手下用力一揽,两人就贴得更近了,穿着黑丝袜的大长腿忍不住踮了起来,她胸前的柔软被迫紧贴着他结实的胸肌,一阵异样传来,赵天竟忍不住俯身去吻那两片娇嫩欲滴的唇瓣……

杨乔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不敢想象这画面有多暧昧……但为了赶跑刘凯这个跟屁虫,她豁出去了!

“够了!你们两个给我等着!”刘凯实在受不了两人亲热的画面,大喝一声,转身就逃。

他一走,杨乔云立刻用力推开赵天,一阵娇喘连连,瞪着他没好气地说:“你还真来劲了?小人!居然报复我!”

“刘凯是有名的富二代,有仇必报,你招惹了他,最好狗在家里别出门,哼,让你占我便宜。”

她气呼呼地转身回房,“砰”地关上门!

赵天举起右手看了看,呵呵,今天的艳福不错,先是被林苑琪拉手,现在又搂了杨乔云的纤腰,还差点一亲芳泽。

此刻,他的心情愉悦至极。

吹着口哨下了楼,完全没把惹了刘凯当回事儿,赵天回到仙风堂。

杨老招呼他坐下,开口便问:“小赵,你哪所大学毕业的,有几年看病经验?”

“我学历不高,但跟师父在山里当过十年赤脚医生。”赵天坦诚道。

杨老沉吟了一下,说:“那你先留下来帮忙,找个机会我送你去进修,提升学历,如何?”

赵天转念一想,反正找父母的事情一时急不来,有机会去进修也不错,立刻答应道:“好啊,求之不得!”

两人正说话,门口突然进来一中年妇女,脸色煞白,冷汗直冒,捂着肚子虚弱地说:“救、救我……”

话还没说完,人就两眼一昏黑,晕倒在地。

杨老被吓了一跳,连忙走过去,先给妇女把了脉,随后回头对他说:“小赵,快从我抽屉里把银针拿出来!”

赵天一听,快速地从抽屉里找出银针盒递给他。

杨老取了几根银针,凝神静气,朝妇女的腹部插进去,慢慢地捻动针尾。

过了一会儿,妇女仍没有醒来的迹象,杨老不由得疑惑了:“我看她得的明明是急性肠炎啊,这会儿功夫应该醒来了,可是这……”

话还没说完,妇女竟然开始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起来了!

杨乔云正准备出门,碰巧撞见这一幕,原本跨出去的腿又缩回来,躲在门后悄悄观看起来。

“这……病情太严重了,而且是突发性的,中医难以快速治愈,得赶紧送到大医院!”杨老顿时紧张起来。

“我来试试吧?”赵天不急不缓的说。

杨老疑惑看了看赵天,质疑道:“小赵,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都束手无策,你没有进修过,年纪轻,经验少,怎么能治得好。”

赵天没有回答,而是伸手就拔掉妇女身上的两根银针,重新插进中脘穴和关元穴。

“嘶!小赵,真出了茬子,你一辈子的前程可就没了!”杨老彻底慌了神!

赵天刚放开手,妇女就停止抽搐,并醒过来了,“刚才疼死我了,哎,医生,快救救我啊!”

杨老吃惊地看着赵天,他竟然做到了?

怎么看赵天也只是二十岁左右的毛头小子啊。

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巧合?

不可能,中医上没有巧合,一分一毫的差距都谬以千里。

唯一的可能就是,赵天医术非比寻常——!

赵天一边给妇女按摩,一边解释道:“她除了有肠炎外,还有胃炎。中脘穴为胃之募穴,关元穴为小肠之募穴。这样下针会更好。”

杨老恍然大悟,再次把脉,随后惊叹道:“小赵,没想到你医术这么高啊,连脉都不用把就能确诊。刚才是我大意了,没留意到她有胃炎。”

“杨老见笑了,不过是我从前跟师父在山中行医,恰好遇过这样的病例,我见师父就是这样把人治好的。”赵天谦虚道。

“虽说如此,但你临阵不乱,施针力道、角度恰当好处,年轻一辈,你算第一人了。”杨老忍不住称赞道。

几分钟后,赵天收回手,拔掉银针,对妇女说:“给你开一剂药回去吃三天,以后就不会再犯病了。”

妇女连连道谢。

杨老见状,心血来潮,提议道:“不如咱们分别开个药方,交换看,切磋切磋?”

赵天点头,很快就把药方开好了。

杨老浏览了一遍赵天的方子,眼里渐渐涌出疑惑、惊喜、震撼,半响才说:“小赵,你这药方可不是寻常方子,能说说看吗?”

第5章惹大麻烦

赵天微微一笑,解释道:“这是《千金方》里的薯蓣汤,不过我稍微改良了一下。用的是薯蓣、人参、麦门冬各四两,前胡、芍药、生地黄各八分,枳实、远志、生姜各三分……可治患者心中惊悸而四肢缓,头面热,心胸痰满,头目眩冒等肠炎带来的症状。”

“这副药方,再配合我刚才的白虎摇头针灸法,可祛除她高热神昏、痉挛抽搐的邪实之证。”

闻言,杨老一脸震惊,疑惑道:“白虎摇头法,可是四象法中的一种?”

“没错,”赵天点头说:“白虎摇头法是四象法之二,是由呼吸法、提插法、摇法等基本手法组合而成的复式手法。”

杨老汗颜,诚惶诚恐道:“四象法,那、那可是失传已久的针法啊,我也只是有所听闻而已。没想到刚才你施展的,竟然是四象法!”

赵天哑然失笑,“四象法是我师父常用的针法之一。”

“天哪。”杨老被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才摇头说:“别说是我这个祖传老中医,就算是我师父国医赵妙手,不管是在用药还是针灸上,都未必比得上你这个年轻人!”

赵天看着手里的方子,说:“杨老谦虚了,你的用药十分稳妥,分毫不差,也很不错了。”

杨老连忙摆手,说:“那也远不及你用药精妙,药到病除啊!我的药虽然稳妥,但见效太慢了。”

赵天刚要谦虚,杨老话锋一转又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我……不如你啊!以后,仙风堂还是由你来坐诊吧!我要向你好好学习四象法,中医博大精深,学无止境啊!”

都说同行是冤家,杨老勇于承认不如自己,这种赤子之心,也是世间少有,赵天着实钦佩。

连忙谦虚道:“杨老过奖了,只要你肯学,我绝对毫无保留地把我懂的教给你!至于坐诊,你是长辈,当然得由你来坐镇仙风堂。”

杨老看向赵天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欣赏。

目睹了全程,杨乔云一脸意外,没想到赵天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医术竟然比她爷爷还要更胜一筹?

看来,她是小瞧他了。

她从门后走出来,淡淡地对杨老说:“爷爷,我还有事先走了!”

赵天见她脸上的怒气早已消散,想来是不怪自己了。

不过,她的脸上多了一副黑色眼镜架,又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职业连衣裙,大长腿上的黑丝袜换成了肉色丝袜,把一双美腿衬得愈发修长匀称,让人竟有种忍不住想摸上去的冲动。

赵天忍不住好奇了,这女人打扮得如此斯文又不失严肃,到底是从事什么职业的?

还有,她好像对丝袜情有独钟?

“不吃晚饭?”杨老疑惑地问。

“不了。”杨乔云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吵嚷嚷的声音。

刘凯带着一支人马堵住了杨乔云的去路,“云儿,你这是去哪里?”

“刘凯,你带这么多人来我们家干什么?!”杨乔云一看他身后那群穿得胡里花俏的混混,不由得皱起眉头。

刘凯冷笑,伸手指着正在药房里若无其事地检查药材的赵天,说:“当然是要找你的小白脸算账了!”

杨乔云被吓得顿时花容失色,刚才的事惹恼刘凯了,凭他龇牙必报的性格,肯定不会放过赵天的。

“有事冲我来,你把气撒在别人身上干什么?”杨乔云一把拦在刘凯跟前,气愤地说。

赵天有些意外地看向门口。

刘凯见她要维护赵天,就更加生气了,“看来,你们刚才还真不是演戏。”

杨老见状,连忙出来劝道:“你们年轻人,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爷爷,你先回避!”

“杨老,识相的就别插手!”

杨乔云和刘凯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

杨老一时愣住了。

赵天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杨老,你先进去,这里交给我,我保证不会让仙风堂有任何损失的。”

杨老重重地叹了口气,退到一旁。

刘凯斜视了赵天一眼,“缩头乌龟,终于敢出来了?”

赵天伸手把杨乔云拉到身后,她胸前的柔软不小心划过他的臂膀,一片弹软感一闪而逝。

不过,此时的赵天脸色一沉,“难道刘少嫌我们刚才的恩爱秀得不够多?”

刘凯的脸瞬间绿了,咬牙切齿道:“你竟敢抢老子看上的女人?我这就送你上西天!”

说完,刘凯伸出拳头朝赵天脸上轰去!

就在大家都以为赵天要挨揍时,刘凯的拳头在距离赵天的脸不足五公分的地方硬生生地停下,再也砸不下去了!

因为赵天闪电般地出腿了,他的脚正好踢中刘凯的两条腿之间!

刘凯的脸瞬间憋红,涨成猪肝色!

“啊!”

伴随一声惨叫,刘凯捂着裤裆瘫软倒下,强烈的痛意袭来!

众人瞬间看傻了,连杨乔云也惊呆了!

刘凯好歹是个刘家少爷,在武灵城这个地方也算是身份响当当的人物了,赵天居然敢出抬脚就踹?而且踹的还是他的命根子!?

刘凯身后的混混们见状,抄着木棍就冲上去!

赵天伸手把杨乔云推到一边,“男人打架,女人一边去,别瞎搀和!”

“这……”

杨乔云望着他精瘦的背影,眉宇间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担忧。

赵天身影一闪,倏地来到距离最近的小混混身旁,伸手用力一劈,“啪!”木棍掉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音!

小混混抱着手,脸上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连退数步。

赵天捡起木棍,冷冷一笑,对着他的手臂大力一挥!

咔擦!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地响起,小混混涨红着脸,哀嚎一声,抱着手臂痛昏过去!他的手臂已经被赵天强行敲断了。

其他人被吓住,硬生生地停下,眼里涌起深深的恐惧。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又一记凶猛的木棍猛地挥出,重重砸在另一个小混混的膝盖!

“啊!”伴随一声痛苦至极的嚎叫,又一个小混混倒下,他的膝盖已经被木棍完全敲碎了,下半辈子估计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赵天以一当十,英勇无畏,在气势上完全碾压对方十几个人!

就在其他人踌躇不敢上前时,一个脾气暴躁的家伙忍不住了,挥着闪亮的西瓜刀朝赵天刺去!

相关文章:

乖握住它放你自己两腿中间|让攻让受在上朝时带道具

放荡护士口述_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她比烟花更寂寞)

床笫之欢描写细致文段;吸水珠放花盆里

GOGO名模欢欢销魄图 欢欢和摄影师销魄流出

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不要太涨了好深撞开-最强古董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