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文小说《慕先生你是我的情劫》全文免费阅读

2020-12-28 12:21 · 新商盟

第7章 极品亲人

“不去泰府小区了,麻烦去九州花园。”许佳宁忙挂了电话。

慕肆城见她面有急色,但没追问,在前面的岔路口掉了头。

车刚停稳,她来不及道一声谢,匆匆奔下车。

九州花园是A市的老居民楼,年久失修,外面看着破破旧旧,也没有电梯。

许佳宁一口气跑上四楼,厅内一片狼藉。

饮水机、电视、冰箱,还有各种摆设,能砸的都砸了,像被洗劫了一番。

王茹一脸沮丧地坐在沙发上,红着眼,头发乱蓬蓬的,脸上也有巴掌印,明显和人厮打过。

听见脚步声,她投来了一个怨怒的眼神。

“刚才楚寒他妈带了几个男人上来,想用十万块买你们离婚,我没答应,她就让人砸东西,还动手打了我,太欺负人了。也不想想,当初要不是靠你,她儿子有钱上大学,能有今天?十万块,哈,打发要饭的呢?”

许佳宁不知该说什么,楚家欺人太甚,她也愤怒,可现实就是她斗不过,只能往肚子里咽。

拿来医药箱,帮王茹擦药。

“你记着,她就算打死你,你也得拖着,没个两千万,想离婚?门都没有。”王茹还在愤愤叫骂。

她脸上的巴掌印很深,整张脸都是肿的。

兰敏早年在工厂干过活,力气很大,打人有多狠,许佳宁上次是领教过得。一巴掌一巴掌扇在脸上,她头晕眼花。

那种家庭,她也不想再扯上任何关系。

“我不离婚,不是想要钱。”她轻轻说了一句。

“不要钱,那你要什么?要人?他楚寒有了宋芊芊,还要你吗?你脑子秀逗了?”

王茹生气地拿手指戳着许佳宁的太阳穴。

“我早说了让你存私房钱,你不听,要有钱至于这么被动?催了你好几年,连套房子都没换,我那些牌友都笑话我,说我吹牛,楚氏老总的丈母娘怎么可能住这种鬼地方?”

“你要是一分钱都拿不到就被楚家赶出来,我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

“我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王茹狠狠揪起许佳宁的耳朵,恨铁不成钢。“从小就是这样,几棍子打不出个屁来。你婆家都骑到我们头上拉屎撒尿了,你怎么还这么窝囊?”

许佳宁被揪疼了,但这些话更是像锋利的刀子剐着她的心。

外人伤害她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家人也这样对她?

眼眶又一次酸了。

“出轨的人不是我,要离婚的也不是我,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要她承担这一切?她觉得委屈,痛心。

“就是你的错。别人管得住老公,你怎么就管不住?我早说了,倒贴的女人男人是不会珍惜的。这不是?他一发达就踹了你。这种男人,你还跟他念旧情?你是有多贱?”

“你不要钱,但我要。他要是不给,我就去告他,天天去他公司闹,我看他要不要脸。别当咱们孤儿寡母好欺负。”

王茹的火气蹭蹭往上窜,一把推倒她。

“看看你这一脸丧气样,难怪楚家不要你。算命的就说你是赔钱货,克死了你爸,现在还想克死我?”

“啪——”一巴掌扇在许佳宁脸上。

脸瞬间就肿了,火辣辣的。

“妈。”许娜走进来,看到许佳宁捂着脸在那哭,都习惯了,没什么反应,只是对着一屋子狼藉皱起了眉头。

“靠!那老妖婆也太狠了吧?”

“姐,看看你惹的祸。我和妈没跟着你沾光就算了,还坑我们。”

“你说你,名义上是楚太太,可A市谁知道你?大家都以为姐夫还是单身。跟着他这么多年,半条毛都没捞着,倒把自己全搭进去了。我就没见过比你更没用的女人。”

许娜的嘴跟连珠炮似的,毫不留情地攻击着。

“要我说,这都是你自己作的,把未来全拴在一个男人身上,活该落得这么惨。你别指望姐夫回头,拿点钱才实际。”

“我也是这么说的。”王茹附和道。

打从收养许佳宁,她看她就没顺眼过。到底不是她生的,没遗传她精明的基因,窝囊死了。亲生的小女儿就不一样了,从小就聪明。

“现在相亲市场上,过了28的女人,男人瞧都不瞧一眼。你手里要没点钱,人家凭什么要你一个二婚的女人?”

“哎,我就知道指望不上你。要不再到离婚费,我以后拿什么过日子?”

“这不还有我么?我最近认识了几个大导演,他们都挺喜欢我的,等我成了大明星,天天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许娜得意洋洋地说。

别看她现在还只表演系大三的学生,但是个人精儿,圈子里的人脉笼络了不少,老师夸她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今晚有个party,很多有钱的投资商都会去,我先睡个美容觉。”

王茹这才高兴一点。“还是我们娜娜厉害,妈知道你肯定有大出息。”

“那当然。”许娜骄傲地昂头,不屑的目光扫过许佳宁,发誓一般说。“我绝对绝对不要变成姐这样。”

许佳宁的心被扎了一针,含着泪,抿出一抹凄楚的苦笑。

“还趴在地上干吗?等我收拾吗?”

“连个保姆都请不起,真没用。”王茹骂骂咧咧进房去了。

擦了把泪,许佳宁爬起来,默默打扫。

六点多,做了晚饭。

许娜穿着深V晚礼服从房间出来,十分美艳。“我不吃了,减肥。”

“会做饭管什么用?切。”冷笑一声,出门去了。

吃饭的时候,王茹看着许佳宁浮肿的眼睛,心想性格决定命运,这话真是有道理的。这么软弱的性子,只有被欺负的份,享不了福。

所以拿离婚费这事儿,还得自己来,小女儿进娱乐圈还得花不少钱打点呢。

“家里没你的房间了。要我说,你就搬回楚家去,就赖着,看他们能把你怎么着。”

“我暂住夏美家。”许佳宁味如爵蜡。虎落平阳,别说被犬欺了,就连亲妈都把她当瘟神,生怕被拖累,多么现实。

“她男朋友,就那几个叫关凯的富二代,不是通过你和楚寒认识的么?他有没有他爸的朋友介绍给你?你给人当个后妈也挺好的,至少我们吃穿不愁。”

“你别嫌人家老,人家能看上你,你就该谢天谢地了,多得是小姑娘想贴有钱的老男人……”

许佳宁一句也听不下去,放下碗筷。“我先走了。”

“冲我甩什么脸,我还不是为你好?这么大了还要我操心,我上辈子欠你什么了……”

……

走出小区,华灯初上,一路霓虹映入许佳宁眼里。

城市很繁华,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如果她像夏美一样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该多好,一头躲进去,谁也不理,什么也不听。

可她一无所有。如果没夏美收留,她今晚得流落街头。

手机响了,是夏美打来的。

“下班了没?你不是说想挣点外快吗?我有个客户开party,想找服务生。七点到十二点,五百块,去不去?”

许佳宁压下鼻间的酸意,“去。”

第8章 衣冠,禽兽

地点就在附近的五星酒店,许佳宁赶过去,换了身服务生的衣服就忙开了。

豪华的宴会厅,宾客们盛装出席,奥地利水晶吊灯下,三三两两侃侃而谈,衣香鬓影。

结婚五年,楚寒从没让她陪他出席活动。这样大场面,许佳宁在现实中是第一次见,脑子里那根弦时刻紧绷着,生怕出错。

没多久,她就意外撞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个多番解救她于危难的男人。

他挺拔地站在人群之中,西装笔挺,卓尔不凡。

有人与他攀谈,他便与他们握手,气质一流,风度翩翩。

交谈时偶尔礼貌地一勾薄唇,但眼里未见一丝笑意,淡漠的,遗世独立。恰巧正是那种礼貌,是一切隔阂中最不可逾越的,真正贵族与普通间的距离。

巧遇恩人,许佳宁心头掠过一丝欣喜,端着酒水上前。

“先生,您的香槟。”

慕肆城转身,看到了她。一身服务生打扮,头发扎起来,看上去精神了一点。不过脸色还很憔悴,而且实在无法忽视她那双浮肿的眼睛。

这种场合,许佳宁是不合适和他打招呼的,只是对他露出了一抹感激的笑容。

他将手里的空高脚杯放在她托盘上,然后换了一杯香槟。

“抱歉,来迟了。”清脆的笑音传来。

一只纤纤玉手很自然地挽住了他的手臂。

一个高个子古典美女,白皮肤,温温柔柔的,有点林志玲的感觉,气质高贵。

最特别的是,全场女宾都戴着名贵的首饰,唯独她什么都没戴,气质已经秒杀了一切外在俗物。

许佳宁眼前一亮——这才是真正的名媛。

他女朋友?两人很般配。

世界上还是有美好存在的,比如眼前这对金童玉女。

但同时也说明了一个很现实的道理——世界是分三六九等的。比如她不属于这他们的圈子,也不要奢望能融进去。

出身,真的很重要。

“你干嘛一直看着她?认识?”黎锦跟着好奇地多看了两眼,可也不是什么美人儿,而且容颜憔悴。

换做其他公子哥,她还会玩笑一句,看上了?

但她了解慕肆城,他清高的很,没那些花花肠子,也许根本没有爱情那根神经。

“不认识。”慕肆城收回目光,一脸冷漠。

……

空气中弥漫着香槟美酒的味道,许佳宁闻着都微醺。

一张张笑脸,言笑晏晏,有钱人的快乐,真的是大多数人想象不到的。

这时,门口一对男女走了进来。

许佳宁连强行假笑都挤不出来了。

来人正是她的丈夫楚寒,穿着一身深灰的西装,身形挺拔,下颚线利落,给人一种坚毅的感觉。

比平时家里看着多了一层光环,年轻、高傲、英俊。

衣冠,禽兽。

宋芊芊穿了一条红色礼服,下摆蓬松的款式,巧妙地掩饰了孕肚。红唇娇媚,美得艳丽,正嘟着嘴冲他撒娇。

楚寒宠溺地摸着她的脸,将她颊边散落的发丝勾到耳后,她笑得像个热恋的小女孩。

望着他们每一个细微的互动,许佳宁像被扼住了咽喉,快要窒息。

酸楚的毒液腐蚀着她的心。

十二年了,整整十二年,楚寒此刻温柔的笑容,宠溺的眼神,是她从未见过的。她以为他性格如此,可原来只是不对她而已。

他们的婚姻说得好听是相敬如宾,但哪个女人不渴望丈夫体贴宠爱?

爱与不爱,差别这么大。

一记重重的耳光抽打在她脸上,打醒了她。

可他们还没离婚,他搂着小三堂而皇之地出入各种场合,他的良心不会痛吗?

端着托盘的手,因为生气而发抖。

真的很想冲上去揭露他们的真面目,狠狠痛骂一番。

可当他们朝她走来时,她很不争气地匆忙逃走,托盘撞上了一个人,酒水洒在对方礼服上。

“乱撞什么?眼睛瞎了?”

“姐?”

许佳宁抬头,是许娜。

“你怎么在这当服务生?存心让我丢人吗?赶紧走。”许娜着急地把她往外推。

“娜娜,这是你姐啊?你不是说你姐是楚家少奶奶么?”两个年轻的美女挑事地问。一个穿着红裙子,一个穿着蓝裙子。

“你吹牛的吧?”

“我、我才没吹牛。”许娜脸上火烧火燎,用眼角瞪了眼许佳宁。

从小到大,摊上她就没好事儿。她妈说的没错,她就是个克星,参加个晚宴也要拖自己后腿。

“那你说说,楚家少奶奶怎么会在这给人端盘子?”

“她……反正我没说谎。”许娜掐紧裙子。

“咦,那不是楚少和他女朋友宋小姐吗?当面问问就知道了。楚少、宋小姐。”她们嚷嚷起来,吸引了两人的主意,朝这边走了过来。

相关文章:

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发现中东很喜欢中国女人

研磨硕大小嘴儿娇吟书包网|抽出来的时候避孕套掉了

男朋友舔我过程口述_口述真实乱过程&无敌邪少

语文老师你的好紧,肉肉辣文,《桃花鬼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本】

老婆跟朋友们去旅行 我亲爱的朋友们观后感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