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小说(豪门密爱陆少的掌心宝)——(全文免费阅读)

2020-12-28 14:50 · 新商盟

第7章 你当我是瞎的?

夜盲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问题在于,唐言蹊不仅夜盲,还怕黑。

每次墨岚都喜欢拿这件事怼她,说她堂堂毒祖宗,道上一呼百应的主,这辈子什么胆大包天十恶不赦的事她没干过,偏偏一关灯就怂了。

唐言蹊总是眉目和善地笑着谦虚,“惭愧惭愧。”

脸上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转脸就笑眯眯地黑了他公司几十台电脑,气得墨岚差点暴毙身亡。

后来几年在监狱服刑,她见了不少宽额方颔鹰钩鼻的洋鬼子医生,这才第一次从他们口中听说了一个词,叫“Nyctophobia”。

黑暗恐惧症。

和她一块服刑的狱友个个都是S级囚犯,生平恶贯满盈、罪不容诛,因此上面给她们监狱安排的心理医生都比别的地方多。几乎每个医生都问过她,是不是曾经发生过什么。

而她唐大小姐呢,往座椅上一靠,舒舒服服地眯着眼睛,“忘了。”

——哪那么容易就忘了。

黑暗中,唐言蹊顺手抓住手边最近的东西,抓得很紧,恰如恐惧也这样抓着她的心脏。

早知道她不应该那么讳疾忌医,不然这毛病说不定早就好了。

她这样想着,跌坐在地上,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哆嗦,眼前什么都没有,从一片漆黑的虚空中渐渐开始爬出些密密麻麻的虫子。

她吓得想要尖叫,可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神经被一寸寸扯紧,尖锐到刺痛。

陆仰止原本在卧室里躺着,寂静中,却仿佛听到些许细微的响动从客厅传来。

他翻了个身,闭着眼,嘴角冷冷一勾。

口口声声说不纠缠,却还赖在客厅不走,这女人的脸皮是越来越……

思绪戛然而止。

蓦地,陆仰止在一室昏暗中打开眼睛。

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眉头紧锁,突然坐直身体、一掀被子,走下床急匆匆地朝门外而去。

唐言蹊在漆黑中,看到不远处有什么东西泛着些许清冷的光。

陆仰止打开房门就借着窗外的月光看到女人跌坐在地上,伸手去抓茶几上泛着光的水果刀。

他脸色倏然一变,大步跑过去将她拎开,冷斥道:“唐言蹊,你疯了是不是!”

他真是他妈上辈子欠她的。

这一声震住了唐言蹊的动作,也将她的三魂七魄活活震了回来。

那些密密麻麻的虫子也从眼前消失不见了。

是陆仰止吗?

唐言蹊攥紧了自己的衣角,如溺水的人突然被捞出来,四面八方灌过来的空气充满鼻息,反而让她一瞬间有些呼吸不上来。

她勉强缓过来,一边捂着耳朵,一边抱怨:“你属喇叭的?喊什么喊。”

男人脸色不见好转,仍是沉得厉害,“你拿刀干什么?”

唐言蹊瞄了瞄那边泛着光的物件,原来是刀啊,苦笑,却咂咂嘴,漫不经心道:“晚上没吃饭,想偷你个苹果吃。”

她的声音听不出来一点端倪,痞里痞气的,透着无赖。

陆仰止毫不留情地冷声拆穿,“你当我是瞎的?桌子上有什么我看不见?”

第8章 还想用怕黑装可怜?

几个月没人住的地方哪来的苹果?

陆仰止冷眼盯着她,仿佛在等着听她还能睁着眼睛说出多少瞎话来。

唐言蹊撇了下嘴,她又不是智障,要早知道那是把刀,她也不会傻到去拿呀。

心里吐槽归吐槽,她脑袋一歪,轻笑出声,“开个玩笑嘛,怎么了陆总?你不会是亏心事做多了,怕我冲进去砍你吧?”

“我做了亏心事?”男人的薄唇勾起来,周围的温度却随着他的眼神一块往下降,“这话,谁来说都轮不到你。”

他的脸几乎贴在她脸上,话音不大,却很是刺耳,从耳膜刺进心底。

唐言蹊在夜里就是个二级残废,离得再近也看不清楚男人此刻究竟是何种表情。

唯独,却将他那一双冷寂无情的眸子看得分明。

或许是因为那种嫌恶又痛恨的眼神,是她多少个深夜从梦中陡然惊醒过来的魇。

男人半天也等不到她回答,直起腰身,语气冷漠中透着不耐烦,“还不走?”

唐言蹊“噢”了一声,扶着沙发,摸索着起身,不好意思地笑笑,“有点黑。”

陆仰止单手抄袋,面无表情地望着她,“还想用怕黑装可怜?”

五年前就是这招,现在还用。一点长进都没有,以为他还会上当?

唐言蹊攥紧了沙发柔软的面料,讪笑道:“听人说男人都喜欢胆小可爱的女孩,我就试一试。”她摸了下鼻子,尴尬道,“效果好像不是很明显啊,那个,你回去睡觉吧,我这就……”

话没说完,她就感觉双脚离地,整个人在黑暗中腾空而起,脑袋撞上了男人的胸膛。

他怀抱里的气息几年如一日,冷静克制,拒人于千里之外,哪怕是被抱着都感觉不到一点暖。

唐言蹊突然就蔫了,胡说八道的声音也渐渐消寂下去。

他抱着她一步步往哪里走。

她听到陆仰止沉稳的心跳,闭着眼,没由来想流泪。

五年前,她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被活活赶出了这座城市。

没有人同情她,所有人都说是她对不起“陆太太”三个字,却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用什么在爱着他。

头顶传来男人冷淡的讽笑,“不说了?”

唐言蹊抿着唇沉默,不知道他要抱她去什么地方。

被放下的时候她才凭着手感摸出来,是床。

卧室那张床。

他的西装外套就她手边。

感受到床垫一沉,是男人在她身旁坐下,唐言蹊神经一绷,视觉上的缺陷让她格外敏感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陆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不是有点有伤风化?”

陆仰止侧过头,发现女人虽然是正脸对着他,眼神也落在他脸上,可总感觉那视线没有焦距似的,根本没在看他。

男人的忽然眸光厉了些,伸手攫住她的下巴,“不错,有进步,你也知道什么叫有伤风化了。”他顿了顿,嘲弄地勾唇,“可是你处心积虑地装可怜留在这里,不就是想跟我做点有伤风化的事?”

相关文章:

有剧情的小肉糙汉文|说说你们最刺激的ml地点

男朋友把电动棒放在我|你再bb我一个

乳夹 震动 绳结 调教 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

夜场新手佳丽怎么做~女朋友被前任做了五年

我要做得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部队里的潜规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