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替罪娇妻:总裁的私密独宠(长篇美文阅读)

2020-12-28 14:06 · 新商盟

第13章 酒会

梁诺没有听到身后的闲言碎语,同单梵一起步入灯火辉煌的大堂之中。

两个人刚一出现,便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

女人的目光毫不掩饰的落在单梵的身上,眼中满是贪婪,而男人的眼神更是闪着微妙的光落在梁诺的身上。

感受到众人目光之中的不善,梁诺下意识的理了理长发,尽可能的将身上的伤痕累累一一掩盖。

梁诺小动作并没有逃出单梵的视线,他的眼里染上一抹不屑,看似亲昵的为梁诺理了理散落的长发,将伤疤再次展示在大家面前。

“还是没有办法面对现实?”他的声音压低到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程度,但是语气里的轻蔑却极其明显:“可惜梁子珩已经把你卖了,全世界都嫌弃你、抛弃你,谁还会在乎你那点可笑的尊严?”

听闻,梁诺微微抬眸,面对他字字诛心的话,眼神坚定的回应道:“还有一个人,永远都不会抛弃我。”

说到这时,她的脑海之中缓缓映出那张温文尔雅的脸。

曾经她无数次被人质疑、背叛的时候,他都坚定不移的站在自己的身边。

对上她坚定的目光,单梵微微眯眼,眸子里浮现出一抹危险的信号,梁诺的心中突然拉响警报,生怕他会在这个时候做出什么让她难堪的举动。

好在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突然出现,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危险气氛,和蔼的同单梵打着招呼:“小单可是好久不来我家下棋了,怕是嫌弃我总是悔棋吧,不过我那小孙女棋艺见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切磋一下。”

单梵的眼里还是从前那般冷漠,语气倒是尊敬了许多:“还未祝您老寿比南山,有空一定登门拜访。”

二人客套了几句后,陈老才将目光投向梁诺,上下打量一番之后,眼里立刻多了些许不悦,语气中的和蔼可亲也荡然无存:“想必这位就是单家刚刚过门的少奶奶吧?”

被陈老点名,梁诺举止得体的简单回应,可惜陈老并不买账,反而直言不讳的提醒道:“这样的女人不配进单家的大门,很多门当户对的人家也不会在意单少的二次婚姻。”

说完,陈老接着引荐道:“盼盼前几天刚刚回国,不如你随我一起去探望一下。”

单梵微微颔首,二人并排离去,留下梁诺孤零零一个人在会场之中。

她并不在意,眼里反而多了些嗤笑。

这个陈老的意图简直是司马昭之心,恨不得立刻就把陈家孙女送到单梵的床上,还要把自己说的如此清高。

不过如果事情真的这样发展,梁诺反而要感谢陈老全家,单梵的身边如果有了别的女人,应该会让她连滚带爬的滚出单家。

看着陈盼整个人都挂在单梵的身上,梁诺的心情这才稍稍缓和,举着高脚杯朝着角落处走去。

一旁的名媛淑女早已经虎视眈眈盯她很久,见她落单立刻呈包围状向她靠拢,很快将她围在其中。

感觉到眼前的人来者不善,梁诺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却正好踩中身后女人的脚。

还不等她道歉,身后女人嘲讽的声音已经传入耳畔:“梁小姐果然狂放不羁,踩到了人都不需要道歉。”

另一个女人立刻帮腔说道:“可不要惹怒了梁小姐,这会场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是她的奸夫,到时候吃亏的反而是我们。”

侮辱的话语声声入耳,梁诺尽可能挺直自己的脊梁,保持着最后的气度,不与眼前的女人废话,谁知这些女人更加变本加厉。

“没想到你还是个dang妇,在床上居然这么重口味,也不知道单少爷能不能吃得消。”

“估计单少爷从来没碰过这个脏货,要不然怎么会欲求不满的去外面勾引野男人呢。”

几个女人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周围的人也都听的真切,投来好奇的目光,身侧的人同样好奇的顺着前面人的目光望过去,这样的效应之下,很快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已经汇聚在梁诺这边,开始光明正大的对着她指指点点。

这一幕,同样引起了单梵的注意。

大家的话越发难听,丝毫不见名媛淑女该有的气质和文雅,梁诺的脸色逐渐苍白,终于扬起下巴回应道:“各位对房事顺口拈来,恐怕平时累积了不少经验。”

此言一出,几个名媛的脸色都有些难看,面面相觑了几秒钟,为首的女人高傲扬起自己的头,不屑的讽刺道:“我们可做不出您婚礼上的那种放浪举动,不如您现场表演一下,也让我们开开眼。”

梁诺身子一僵,缓缓回复道:“说不定各位私下里技术精湛,怎么可能需要向我讨教。”

她的语气十分坚定,仿佛亲眼所见一般,消瘦的身影虽然没有凌厉的气势,但是也足够让面前的人难堪。

果不其然,听到她这样说,面前的几个女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个梁诺似乎并不是她们想象中的软柿子。

刚刚出头的女人更像是被戳中心事一般,气急败坏的指着梁诺低吼道:“谁不知道你梁诺的风流韵事,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个不受宠的深闺怨妇而已,还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话音落下以后她才发现,自己早已经代替梁诺成为众人的焦点,再想挽回形象已经很难,心中将所有的气愤都归结在梁诺的身上,一时失控扬起酒杯朝着梁诺巴掌大的脸颊泼去。

眼见自己躲闪不及,梁诺下意识闭上眼睛,等着粘腻的红酒顺流而下。

大堂之中变得出奇安静,所有的人都仿佛屏住呼吸一般,甚至掉落一根针都能清楚听到。

没有预期的粘腻感觉,梁诺扇面般的睫毛微微煽动,映入眼帘的是眼熟的西装面料。

“单少爷,我……”

见到单梵,女人泼辣的样子全无,显得有些紧张。

第14章 话里有话

放下为梁诺遮挡红酒的手臂,单梵的眼里是瘆人的凛冽:“公然羞辱单家人,看来李小姐丝毫不把单家放在眼里。”

“单少爷,是她对我出言不逊在先,我一时情急才动手的,我仰慕单先生那么久,怎么可能做出侮辱单家的事情呢。”李依依说的一脸委屈,眼眶之中蓄满了泪水,仿佛真的被梁诺欺负一般。

可惜单梵并不吃这一套,神色阴鸷的提醒道:“我单家人说话做事有自己的分寸,无需外人多言。”

他的声音不大,却一字不漏的传进所有人的耳畔,言下之意十分明显,在A市单家就是“道理”,梁诺不是外人,说话做事自然可以为所欲为,反正最终解释权归单家所有。

可是,在别人耳朵里十分“护妻”的一句话,却听的梁诺脸色惨白。

他是成心来羞辱她的!

他替她坐实了欺负李依依这件事情,而且就算她做错了也可以是对的,根本不需要知道事情真相。

“至于你……”单梵语气一顿,阴冷着声音说道:“等一下会有警察过来接你。”

李依依闻言身子一僵,不敢相信的反问道:“明明我才是受害者,为什么要抓我?”

“诽谤他人,诋毁他人清白,加上言语攻击带给他人的精神损害,不知道够在里面呆上多久。”

听到这里,李依依的身体已经抖的和筛糠一样,也不敢抬头去央求单梵,单梵想要把谁送进监狱,只要随便安一个头衔就可以了,哪里需要有理有据。

解决完眼前的事情,单梵立刻头也不回的离开,甚至没有给梁诺一个眼神,仿佛两个人素不相识一般。

眼前只剩下李依依被警察带走时的哭天喊地,直到警察的身影消失在大堂之中,宴会才重新恢复到之前的高雅和谐。

经过这件事情,再也没有人敢来找梁诺的麻烦,但是议论纷纷的声音却并没有停止,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谁不知道梁诺的“丑事”,大家都明白梁诺在单梵心中的地位,但是单梵的突然出现,似乎推翻了这些谣言,仔细品味话中含义,又好像只是在维护单家利益。

“这个贱人还真是有两下子,居然轻轻松松就把李氏的掌上明珠给送进铁笼子里去了。”

“单先生只是不想她丢了单家的脸面才出来管这档子事的,婚礼当天单先生也是这么维护单家的,理都不理这个女人。”

几个人偷偷摸摸的讨论着这件事,仿佛跟亲眼所见一样,正说着,几个人眼尖的看到梁诺路过,立刻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句:“单少奶奶。”

梁诺甚至没有抬眼,直接无视眼前的几个名媛擦肩而过,鄙夷的声音断断续续落入她的耳畔:“有什么可拽的,不过就是单先生养的一条狗而已。”

浓密的睫毛微微煽动,梁诺下意识紧了紧手中的高脚杯,她以为她已经百毒不侵,可还是无法面对自己从骄傲的梁小姐,变成别人口中的“dang妇”。

她的心一点点沉入谷底,堪堪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找一个安静的角落还不等坐下,刺眼的灯光暗下来一秒,又恢复从前的光亮。

看着眼前拦住自己的男人,梁诺眼中亮起一抹光芒,又很快暗淡下去,有些疏离的唤道:“梁先生。”

“小诺……”梁父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后慈爱的说道:“我是爸爸啊。”

爸爸。

简单的两个字瞬间击垮了梁诺的临时防线,她强压抑着颤抖的声音质问道:“梁先生忘记了,你亲口告诉我,别叫您爸爸,您根本不是我爸爸。”

梁父脸上的表情一阵难看,心中抱着侥幸解释道:“爸爸有不得已的苦衷,你是我捧在手心长大的女儿,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呢。”

他的这番话的确让梁诺感动,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轻轻一滞,可是在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时,梁诺那颗刚刚温暖的心,瞬间跌落谷底。

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抱有一丝侥幸,也许这种神情只是她的错觉,也许是刺眼的灯光让她没有看清。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逐渐缓和,梁父这才试探性的提醒道:“你哥哥下落不明,我和你母亲现在只有你一个依靠了。”

梁诺缓缓点头,算是回应了梁父的话,小手却不由自主的紧攥在一起,垂下的眼眸里满是波涛汹涌。

终于,还是说出口了吗?

梁父的心里都是自己的小九九,根本没有发现梁诺神色之间的怪异,兀自说道:“小诺,你有了单先生这么大的靠山,可不能忘了父母对你的养育之恩啊。”

“够了!”梁诺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如同一只炸毛的小兽一般,朝着梁父低吼道:“你的养育之恩值多少钱,你说啊!”

梁父这才发现梁诺的情绪似乎不太稳定,想要安抚梁诺这棵摇钱树,又好奇梁诺究竟会给他多少钱,一时之间纠结着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梁诺将一切尽收眼底,嘴角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她天真的以为梁父与她真的有父女之情,她甚至愿意相信他说的鬼话,只要他肯说。

可是,他张口闭口提到的就只有钱,他把自己当做一个随意提取的提款机,因为他亲手把她送上了单梵的床。

最终,她收敛住自己的情绪,再度抬起头时,眼里已经满是冰冷:“梁家只有一个儿子,家中的产业也足够二位颐养天年,如果有一天没有人给您二位养老送终,我很乐意帮忙。”

养育之恩她一定会报答,只不过不是现在,梁家养她小时候,她养梁家老年后,仅此而已。

梁父一见她又变成了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心中不禁有些焦急,如果这个时候梁诺翻脸不认人,那他不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小诺,爸爸不是这个意思。”梁父正要开口解释,舞池的位置突然热闹起来,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汇聚在舞池中央,梁父也不例外。

相关文章:

下面被倒红酒_穿为军妓

雄安新区在哪,雄安新区首批搬迁15村

【原创】《阴牌养鬼夫》全文免费阅读

被小孩们当玩具的妻子,竹马家教边上课边h

啊轻点啊再深点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_细致描述性过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