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小说《豪门密爱陆少的掌心宝》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0-12-29 12:28 · 新商盟

第11章 否则,他可能会死

她在一片黑暗中被男人压在床上,他的胳膊就撑在她身边,以一种强势而霸道的姿态,将她整个人禁锢在怀里。

在这种气氛下,一个吻就是燎原之火。

他大概怔了两秒不到,不知怎么想的,直接就托住了她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唐言蹊大惊失色。

挣扎时,她用手肘狠狠顶在了男人身上。

这一顶不要紧,谁知却正中了他空腹喝过烈酒后绞痛的胃部,他的动作瞬间就僵住了,整个人身上开始不停地冒汗。

她在黑灯瞎火中用力推开他,跌跌撞撞地跑下床,靠在衣柜上,喘息间,却没感觉到男人下床来追她。

唐言蹊松了口气,手扶在身后的衣柜上,准备摸索着离开。

男人单手撑在床上,就这么注视着她仓惶逃离的模样,嘴角掀起讽刺的笑。

一瞬间,他想,胃疼又如何,哪怕今天死在这里,他也该把她抓回来和他一起下地狱。

可是他没有动。

片刻,闭上眼,拳头死死攥紧,手臂上青筋凸起。

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区区一个五年算什么。

区区一个陆仰止算什么。

——这些东西加起来,也困不住她唐言蹊的一颗七窍玲珑心。

走吧,再也别回来。

男人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突然听到耳边响起谁不确定的声音,“陆仰止,你没事吧?”

明明很小的声音,却教他的心脏猛地震了下。

就像五年前,她每次都能让他意外那样。

他看过去,竟然是已经走到门边的女人,又慢慢回到了床边,皱着眉头,犹豫道:“你不舒服?”

陆仰止看到她脸上不知是真是假的担忧,额头上冷汗直流,却嗤笑出声,“我死在这你不是更高兴?”

一听他这竭力忍耐着什么的声音,唐言蹊就知道一定是有事了。

她一边伸手去搀他,一边面无表情道:“是,没捅死你我挺遗憾的,所以回来补一刀。”

男人低沉的声线漫开冰凉的笑,“想捅死我,根本用不着拿刀,刚才那一下做得就挺好。”

再来一下,她就彻底自由了。

唐言蹊被他说得有些不自在。

果然是她挣扎的动作碰伤他了?

“你的手机……”她话说了一半便意识到他的手机没电了。

刚才她若是没折回来,就这么把他丢在这,明天大概就能给他收尸了吧。

唐言蹊认命地去掏自己的手机。

在兜里摸了很久,眉头越蹙越紧,她的手机不在身上。

估计是刚才停电停得太让她猝不及防,慌乱中掉在客厅或者什么地方了。

一想到客厅,她就有点头皮发麻。

“你还撑得住吗?”唐言蹊问。

男人换了个姿势躺在床上,眸里裹着清冷的肃霜,与周围的漆黑一脉相承,“怎么,还想接着做?”

他一句话低喘了三次,嗓音紧绷沙哑得厉害,看来病得不轻。

“陆先生,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身体不舒服的是你,我受到了你的侵犯还肯回来帮你,你可以夸我善良,也可以说我负责。”女人的神色和语气一样,带着丝丝入扣的凉薄,“退一万步讲,就算你不准备感谢我,闭嘴安静如鸡会不会?”

不想再和他纠缠,她说完便故作不耐烦地起身往外走,心里的紧张仿佛这才能舒缓一些。

陆仰止的胃是老毛病了,五年前医生就说过,他再不注意身体,以后死在胃病上都有可能。

原本故意夸大是为了吓吓陆仰止,却没想到那厮一脸泰然自若,被吓到的反而是五年前爱他爱得惨烈的唐言蹊。

那一个“死”字,隔着五年的岁月,仍旧牢牢盘踞在唐言蹊的脑海里,一想到这个字,她就仿佛魔怔了一样——

她得想办法把手机找回来。

否则,他可能会死。

第12章 原来她没有离开

陆仰止躺在床上,就这么任她摸着黑走了出去。

嘴角微微上扬,弧度很讽刺。

口口声声说自己怕黑,逃跑的时候倒是比谁都快,虚情假意地过来关心一句,现在还不是说走就走?

他也不再拦她,胃里的绞痛几乎吞噬了他一多半的思维。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昏昏沉沉快要睡过去时,别墅外面响起了急救车的声音,一群人打着手电筒进了卧室,将他带上了车。

陆仰止已经无暇去思考打电话叫救护车的人是谁了,额头上冷汗直流,路过客厅的时候,余光好像瞥见沙发上有一道熟悉的身影,蜷缩成小小瘦瘦的一团。

……

病房里很安静,厉东庭黑着脸与面色寡淡的陆仰止对视,池慕一脸事不关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忽然病房的门被推开,护士端着一盘外伤用的药走了进来,立马被屋里冰窖般的气氛吓得一哆嗦。

“怎么?”池慕收起手机,眯着眼睛淡淡问了句,“要换药了?”

“不是。”被这三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同时注视的感觉十分压抑,护士几乎喘不过气来,怯怯地问,“刚才叫救护车的小姑娘不在吗?”

小姑娘?池慕一怔。

严格来讲,唐言蹊的年纪确实不大,今年也不过才二十有五。

厉东庭漠然一眼扫过去,眉头紧拧,“找她有事?”

护士道:“刚才我们去别墅区接陆先生,她也在,好像还因为什么磕伤了腿,医生让我过来给她上点药。”

厉东庭不耐烦道:“她不在。”

护士轻声应了,不敢多说,又端着托盘退了出去。

那时候她也随行去了别墅,门开着,那个年纪不大的女人像幽灵一样坐在沙发上。

手电筒一晃过去两边都吓了一跳,她被刺得闭上了眼,“医生吗?”说着,手指动了动,指着卧室,“病人在屋里。”

可是从客厅到卧室的路一片狼藉,仿佛遭了抢劫一样。茶几被撞歪了,桌角上隐隐有血迹,家具的塑料布被撕得到处都是,地板上还横着一把水果刀,怎么看怎么像犯罪现场。

医生忍不住回头问:“你要打的是急救电话,不是报警电话?”

女人在黑暗中睁着眼,瞳孔没有焦距,漫不经心地弯了弯唇角,“人是病了又不是死了,我报警干什么?”

医生很疑惑,“那这血是……”

“我的。”女人面色平静地接过话来,“放心,他不是外伤,只是老毛病犯了,带到医院直接检查胃就可以。”

一行人只好将信将疑地打开卧室门,居然真的看到床上有个男人躺在那,眉头紧锁,冷汗涔涔。

于是赶紧将他拉到了医院来。

陆仰止没怎么想到做完胃镜还能在病房里看到唐言蹊。

二人视线相撞,纷纷不怎么自在地别开。

唐言蹊坐在陪床的沙发上,缩着身子打了个哈欠,陆仰止无意间发现这一幕竟与脑海中什么相似的画面重叠,才猛地想起来——原来那时别墅客厅里的人是她。

原来她一直都没有离开。

相关文章:

娇喘连连尤物美艳贵妇 好硬好烫我要啊用力|天降横财

bl走绳结姜汁——山里汉NP全文

六六的人生,与秀才结婚后

雯雅婷视频 雯雅婷完整cg在线观看

上课同桌打开衣服吃我|作文江湖,by绿湖全文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