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200斤的女人_为啥小姐的嘴不让亲

2020-12-29 12:07 · 新商盟

抬头打量了下对方,一身夸张的白,白衬衣白西裤,甚至连手上手表的表带都是白的,装逼犯!程世阳第一时间就给这家伙下了定义!

“你怎么会这一手的?”装逼犯的右手被程世阳扭住,而程世阳的右手也被装逼犯扭住了,两人僵持不下之时,浑身白的装逼犯开口问道,他也产生了怀疑。

而程世阳一扫过去,地上竟然也躺着两个人,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这家伙应该也是藏在这飞机上的高手。

一架民航的班机上,竟然藏了两个高手,一时之间,程世阳都为那些可怜的劫机犯感到委屈。

好好的劫个机,谁能想到碰到了两个比特种兵还特种兵的家伙。

“放手,我是来执行秘密任务的!”确定对方不是敌人,程世阳便满脸正气的开始扯谎,不过说的也不算假,他是老头子叫来退婚的,虽然目的不纯,多少还算是执行任务。

“国安军情七处编号00032,报上你的编号!”装逼犯对程世阳这一套显然不信服,冷声问道,手上的力道也在增加。

程世阳面色不变,同时冷笑道:“劫机犯已经控制了机长室,继续跟我争执下去,只会让损失变大,方开手,经济舱的劫机犯我已经收拾掉了!”

装逼犯带着狐疑的眼神看着程世阳,程世阳也盯着他看,看了一阵,程世阳一歪嘴,率先松开了手。

然而接下来,程世阳却是飞快的一记膝撞!

叫你装逼!程世阳在心里暗骂。

而装逼犯左手往下一挥,顶住了程世阳的膝盖。

“先解决这些劫机犯!”装逼犯淡淡道,看着程世阳的脸,表示了休战的意思。

程世阳也收回了手,不过却是不屑的一撇嘴:“你姓白还是姓李?”

“不才白牧尘。”装逼犯淡淡道,而程世阳却是眯起了眼睛。

白牧尘!

程世阳又打量了一眼装逼犯,心里却是暗暗有些吃惊!

白牧尘,现任军方副总白老的嫡孙,国内特种部队中的传奇,程世阳虽然不认识,但老头在家的时候,倒是经常提起这个名字。

谁知道自己第一次出门,在飞机上就碰上了这个家伙。

“你认识我?”白牧尘显然注意到了程世阳的表情,淡淡的开口问道。

程世阳翻白眼道:“当兵的就算没见过你,也听说过白牧尘的名号,少说这个,想办法解决问题吧!”

白牧尘盯着程世阳看了一眼,平淡开口道:“机长室情况不明,怎么说?”

“你名气这么大,打主攻好了,我从后边接应!”程世阳淡淡道。

主攻的受伤概率肯定要比后边的高,这样的道理谁都知道。

程世阳从来就不稀罕什么功勋,再说这事儿又没奖状发,眼前有这么个装逼犯被黑锅,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白牧尘倒是没什么反应,点头道:“行动之前,我先问你一件事,经济舱里有没有伤亡情况出现?”

“死了个空姐,当时手没够得着!”程世阳仍旧是爱理不理的。

白牧尘得到这个回答,点点头道:“我知道了,现在开始行动吧。”

说着,两人在头等舱里不少人的注视之下,无声无息的靠近了机长室的门。

程世阳脸上也带着一抹凝重,这活儿也没法不凝重,一个玩不好,自己的小命就得交代了。

他是老头子的特殊武器没错,但这特殊武器不是战斗机,从一万多米掉下去,铁打的也得挂。

微微调整了呼吸,对面的白牧尘倒是一脸平淡,看来也蛮可靠的。

程世阳悄悄的伸出手,张开了三个指头。

“三。”

“二。”

“一。”

“砰!”

一声巨响传来,白牧尘和程世阳,两个人三条腿,同时蹬在了机长室的门上!

程世阳是一条腿蹬上去的,而白牧尘则是双脚凌空,整个人都如同炮弹一样,顶着门飞了进去!

白牧尘破门而入的一瞬间,机长室的劫机犯也动了。

这群人显然是训练有素,然而在程世阳和白牧尘的联手下,基本上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靠门最近的劫机犯还没掏出刀,白牧尘的右手已经卡在了他的喉咙上,惨叫都没有机会发出来。

随后白牧尘直接一把把他的尸体当成了锤子,狠狠的朝最近的人砸了过去。

机长室内的还剩下的两个劫机犯,也飞快的动了起来,然而接踵而至的是程世阳的进攻。

一把铁质茶壶如同飞锤一般,狠狠的捶在了一人的脑袋上。

另外一人大惊之下想对着无线电说什么,然而根本没有机会了。

“结束了!”

程世阳的身形极快的出现在了劫机犯的对面,板寸头的笑容,就成了这一出倒霉劫机的尾声。

……

华夏国内发生的劫机案,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并没有任何的媒体得到消息,只有国家安全局派出的战斗机护航,还有大批的武警特警包围了机场。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媒体报道此事,当飞机降落的时候,程世阳还在跟白牧尘掰手腕玩。

当然不会是程世阳愿意的,而是白牧尘扯着他不放。

白牧尘有一身装逼犯的打扮,也有跟装逼犯一样的死脑筋,不管怎么样,在飞机降落之前是不许程世阳出机长室。

程世阳也就只能陪他玩了。

两人在机长室打了个不亦乐乎。

直到特警冲进机长室,才结束了这一幕。

“白牧尘,给老子记住,这笔账迟早要还的!”程世阳瞪着远处的白牧尘,声音里充斥着无奈。

这个特种传奇,还真不是盖的,程世阳在机长室,完全没机会出去,虽然是因为这空间太小,程世阳施展不开的缘故,不过这个对手,也足够程世阳重视了。

不过程世阳有些郁闷的就是,自己还没机会去找经济舱里边那个冷美人聊天呢。

程世阳最喜欢看女人恼火的表情了,尤其是那样子的尤物表情。

不过白牧尘站在那里,倒是完全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冷淡道:“跟我回去一趟,如果你是清白的,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用我白牧尘的名声担保。”

第五章 装逼犯

“切,老子死了谁知道?”程世阳冷笑一声,不过还是顺从的伸出了手。

军情七处里边还有个老头子,程世阳这些年没少见,少不得要去拜会一番了。

……

燕京机场的风波中心,一辆加长林肯缓缓的开动了。

司机在前方,用波澜不惊的语气道:“小姐,你真的不需要去医院么?”

“不用!”闻雪姬的语气淡淡的,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跟语气不相匹配的恼火。

又回头看了一眼被封锁的燕京机场,闻雪姬不由得气的直哼哼。

虽然来接她的保镖和司机都没有说什么,但她哪里猜不到,自己破着裤腿出现的摸样,肯定是引起了别人的种种猜测,

自己这一趟出门,还真够倒霉的,没找到那个该死的未婚夫就算了,还碰上了这种事情。

不过还好,刚才爷爷已经说了,晚上那个不靠谱的未婚夫就要到了,到时候,一定要把这个婚约给解除掉!

一定要解除!作为补偿,闻雪姬决定让这个家伙好好的吃个苦头。

一咬牙,她又觉得自己胸前空荡荡的,脸上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还有刚才那个贱男,明明说好是演戏,结果那么用力!

贱男,老娘咒你阳痿下半生!

要是闻雪姬知道程世阳就是他口中的贱男,会不会还这么诅咒,不过坐在军情七处的程世阳,倒是狠狠的连着打了几个喷嚏。

“怎么了?好像耳朵有点痒!”程世阳不雅的掏了掏耳朵,坐在程世阳对面的老头却是哈哈大笑。

“吴老,你笑什么?”程世阳有点无奈的问道,对面的老头长了一副长长的马脸,但这个马脸,却是扎扎实实的总参一号首长。

不过程世阳仍旧在腹诽:这些军方的老头子,一个个都跟神经病似的,自己打个喷嚏就这么好笑。

“老子刚才在心里骂你两句,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马脸老头越笑越夸张,程世阳真怕他把心脏病笑发了。

“我说吴老,你骂我干啥?”程世阳无辜的问道。

马脸老头一下就不笑了,盯着程世阳道:“老子就一个孙女,去跟你小子相亲,你居然说她脸比马脸还长?”

程世阳额头上冷汗就冒出来了,这会儿她才想起来,原来这老头的孙女,也跟自己相过亲!

“呃,那个,其实我是说的假话,主要原因是我当时还不想结婚,所以……”程世阳只能补救一下,吴老头的脸说变就变,一个不好,他可吃不消。

马脸老头被程世阳哄乐了:“那老子今晚去跟闻老头谈谈,叫他把孙女婿让给我怎么样?”

“这个……”程世阳不放还有这么一招,顿时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这个未婚妻都要踹掉了,哪有回头再去找马脸妞的?

马脸老头一看,顿时冷笑:“程世阳,你现在还是犯人,我怀疑你跟那群劫机犯人有密切联系,你要不要参观参观总参?”

又是这一套!

程世阳又想哭了,这他妈都是什么人啊,一个个中将上将的,怎么什么事情都喜欢往部队上扯,自己不结婚,老头子要弄装甲师来,结果这边一个老头子要逼婚,居然要自己参观总参!

总参,全称是总参谋部,辖下的几个部门里头,可是有专门为敌特准备的房间,那里头的刑具,可比装甲师还厉害!

在这种危机时刻,程世阳的脑袋转的飞快,一瞬间就想到了一个人!

“呃,不说这个,吴老,其实我觉得我配不上您孙女,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家伙吧!”

马脸老头一听,眯了眯眼道:“谁?”

“白牧尘!他比我帅,功夫比我好,名气也比我大,你看可好?”程世阳小声道。

“嗯,白牧尘,对!”老头突然一拍桌子,兴奋的差点跳起来,“行啊,果然是年轻人脑袋好使,老子怎么忘了他?行,晚上就去找白老头合计合计!”

程世阳看着兴奋无比的马脸老头,心里却是在坏笑!

叫你白牧尘把老子带到这里来,叫你喜欢穿白衣服装逼,马脸女神哥就送给你啦!

帮马脸老头解决了这么个问题,程世阳的地位直线上升,肩扛三颗金星的马脸老头亲自把程世阳送到总参门口,引得一路上的站岗士兵都在猜测程世阳到底是何方神圣。

程世阳到了门口,礼貌的回头落井下石:“吴老,我自己去就行,对了,吴姐结婚的时候,一定要请我吃喜糖啊!”

“没问题!”马脸老头大手一挥,程世阳坐上了门口的一辆红旗车。

红旗车上已经有司机等着了,转身一敬礼:“首长,请问去哪里?”

程世阳抹了把汗,看看时间已经五点了,递上去一张皱巴巴的纸条道:“开到这个地址去!”

“是!”司机又敬礼,而程世阳则是往软软的车座上一靠。

“今晚,一定要把那个该死的女人踹掉!然后老子就开始自由的幸福生活了!”程世阳眯起了眼睛。

一定!

不多时,红旗车子开到了市区,程世阳望着车窗外面,点了点头:“哇塞,京城就是不一样啊,楼都做的这么高,我靠,这里的女人怎么这么开放,裙子都快齐着B了,也不怕招惹强奸犯。”

“首长说的是,自从女人们打扮得更加性感,现在治安都没有原来那么好了。”司机干笑了两声,他实在有些受不了程世阳的流氓气息了,以前他接待过的首长可都是那种一板一眼的人。

“是吗?这要是在我老家,老子非要将她们一个个的拉回家,好好教育教育。”程世阳恶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相关文章:

英国男子与地铁赛跑稳赢,网友录下沿途壮举

拇指压在花核/村长曰遍全村留守

小东西真湿这才一根手指,开车时候给他口吹

王爷热铁挤开贝翻进翻出_白灼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我和弟妇日出了感情*男友说让我爽一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