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男频(贴身小神医)男主角是林树的小说

2020-12-30 10:02 · 新商盟

第15章 援手破局

孤身一人对抗这常年打架斗殴的十几人,打的过吗?

林树其实也没底,毕竟他虽然知道自己身体被阴阳珠极大强化,但到底到什么程度却没个认知,但是,打不过也要打,这就是他的态度!

王大发那帮人,根本没料到林树不但不胆怯,反而还敢主动冲上来,一时间都觉得这简直是疯子不由得有些愣神,这当口林树却已经冲近,直接飞起踹出把当先愣神的混混踹到在地,跟着不由分说的冲上下一个。

“卧槽,弄他,一起上!”王大发也彻底怒了,一边吩咐着一边狰狞道:“林树,这是你自找死路,就算今天弄不死你,敢伤我兄弟回头也让你吃一辈子牢饭!”

在他的怒吼中,林树已经又放倒两个反应慢的家伙,随即剩下那些人一起,扬着手中棍棒叫嚣着齐齐朝上来!

双拳难敌四手,尽管身体被极大的强化,不论是力量速度还是反应都甩这些混混八条街,但是被围住的林树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不足,他太缺乏打架经验了,面对十几个人的同时围攻,根本有些招架不住;

而且在几个倒霉家伙直接被被踹倒在地爬不起来后,这帮人也是贼精,竟然没人再冲上来,反而利用人数优势团团围着只用棍棒招呼。

这感觉很郁闷,明明有强大的力量足够的敏锐反应,却偏偏不知如何发挥有效发挥出来,继续下去的话,林树觉得自己肯定会被放倒,到那时候结局肯定比开除还惨了。

格挡断偷袭的一根棍子之后,林树深吸口气便准备强行破开围攻,擒贼先擒王,眼下这情况只有认着挨上几棍,先制住领头的王大发再说!

可就在他准备强行动手的时候,突然一辆黑色越野车从村头上缓缓驶来,似乎是瞧见了山坡上的状况,车子陡然加速,在双方诧异中直接冲到老槐树下;

不等明白怎么回事呢,霸气的越野车上直接冲下三个黑衣壮汉来,各自拎着根格斗棍气势汹汹的直冲而来。

瞧着架势林树忍不住呲呲牙,心道眼前这帮混混就够对付的了,这又来三个凶悍的好手,奶奶个腿的,新生活没过几天,难道就又要交待了?

不过跟着他却有些皱眉,因为发觉王大发那帮人也都满脸莫名其妙,明显不像是看到帮手的样子,带着好奇林树扭头再去看时,才突然发觉,这三个壮汉竟然有几分眼熟!

正纳闷自己在哪见过这些人时,为首那黑衣壮汉朗声开口道:“林先生,需要帮忙吗?”

林树顿时乐了,猛的想起来,这三人不正是培元堂追过自己的那几个保镖?来不及多想他们怎么会出现,林树也没充什么好汉,咧嘴道:“需要啊,太需要了!”

“你们是什么人,闯我们朝阳村来干什么,想闹事吗?!”王大发意识到不对,立马扯着嗓子威胁起来。

然而三个黑衣壮汉根本没搭理他,各种把格斗棍耍个花来,步履整齐的大步凑上前来,见状王大发更是难看,他好歹是练过武的,可瞧出这三人不是寻常混混能比的;

当即眼睛提溜一转,王大发直接又喊道:“这是我们村里的矛盾,警告你们别插手,否则我们可直接叫镇上派出所出警了,擅闯村子打人,可够你们喝一壶的!”

三个黑衣壮汉脚步微微迟疑,这时车上随后下来的那名老者也跟了上来,面容冷冽道:“有什么好犹豫的,林先生是咱们小姐的救命恩人,先动手再说!”

这老者够霸道,话音落下三个壮汉也有了主意,加快脚步直冲过来,王大发见状不妙,狠狠心咬咬牙怒道:“草,给我一起打!”

然而他话刚出口就后悔了,因为原本只是想逼退他们的三个黑衣人,闻声再也不客气,冲上来格斗棍舞动成风,砰砰砰眨眼就各自放倒一个混混!

眼见同伴瞬间被击倒在地痛呼不已,其他人都有些愣神,趁着空挡林树嘿然出声,纵身从原地消失,直接冲到离得最近的林大志身前,砰然一脚将他肥胖的身躯给踹飞出去!

“卧槽!”王大发猛然回过神,大怒着狠狠出拳砸来,林树不退反进,笑容冷冽的也径直出拳,双拳碰撞瞬间直接爆出骨骼碎裂声,随即的王大发也直接跌飞出去!

“娘嘞!”剩下的王二赖瞧着架势,看了眼林树瞥过来的冷冽眼神,直接怪笑一声连滚带爬的朝山下跑去,剩下那些小混混除了又有几个被放倒的,剩下几人也纷纷丢了家伙逃窜上车,发动之后直冲逃走根本也不顾王大发林大志了。

原本的局面瞬间破碎,危机也直接解除,林树眼睛发亮的瞧瞧那三个黑衣人,有点佩服对方刚才出手的狠准,咧咧嘴对他们和那老者道:“谢了哈几位,容我先解决这事。”

“林先生客气了,您先忙!”说着话老者转身朝山坡下的车子走去,三个黑衣人中也跟过去一个,另外两人却跟着林树走向倒地不起的林大志和王大发,似乎怕他们再暴起伤人。

可很快这两个黑衣壮汉就知道自己想多了,因为地上那个胖子估计被踹中了胆囊,正昏天暗地的呕苦水,至于另外那个像是个练家子的……额,也不可能再伤人了,因为这家伙一条手臂应该直接废掉了。

两个黑衣人彼此对望一眼,都有些暗暗心惊,对拳能直接把对方手臂整个震骨裂,这得多强悍的力道?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们实在无法相信,这真的是林树所为。

“疼吗?”林树没去理会呕胆汁的林大志,怕把衣服弄脏,他笑呵呵的蹲在快疼昏过去的王大发身前,貌似关切的问道。

“我***……啪!”王大发不知是疼的还是恼的,张口要骂,可话没说完就被林树干脆的一巴掌给拍的一头栽在地上,再抬起起头时,半边脸颊迅速肿胀如猪头。

“记吃不记打啊,你王大发不是会功夫整天仗着拳头硬欺负人吗?可以继续横个看看,看现在是你嘴硬还是我拳头硬?”林树依旧笑呵呵的,这模样让旁边两个黑衣壮汉都感觉有点森然。

王大发不敢再骂了,紧闭着嘴巴恶狠狠的瞪过来,不料林树啪又是一巴掌抽过去,直接抽的他另一边脸颊也肿起来,却依旧那么笑呵呵道:“还敢瞪我,不服气起来继续打啊,你不是想让我很惨吗?现在是谁惨?”

“林树,你真要不死不休么?”王大发下意识朝后挪了挪,色厉内荏的道:“别忘了你是朝阳村的人,真把我得罪死了,就不怕以后……啊!”

林树一脚踩在他断裂的手臂上,居高临下冷冷看着他道:“叫这么惨,一定很疼对吧?如果不是这几位恰巧出现帮我,如果我打不过你们,该是你们对我不死不休了吧,现在,还敢威胁我?”

脚下发力,王大发直接疼的鬼哭狼嚎,那凄厉的叫声吓的旁边的林大志也不敢吐了,跟看魔鬼似的惊恐的看着林树。

“我给过你们机会了,你们还真敢再来打老宅和我的主意,你们真觉得,我不敢弄死你们?”林树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笑意,可更多的却是冷冽,他随即突然笑道:“杀人犯法,我确实不敢这么弄死你们,但是,得罪狠我,你们就不怕我不着痕迹的把你们弄的生不如死?”

“哇!我错了林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是我舅舅和王大发他爹想要老宅这个风水宝地,不是我啊,放过我啊!”王大发已经疼的在昏厥边缘,连喘气都费劲,旁边的林大志却被此刻林树的冷厉吓破胆,自顾自的在旁边磕头求饶起来。

凄厉的惨叫声和痛哭的求饶声在老宅前飘荡的时候,山坡下却出现一道高挑靓丽的身影,那身影在之前老者的陪同下缓缓走来,脚步很慢,也有些虚浮。

“小姐,先歇息下吧,等林先生处理完私事再说。”老者听着前面的惨叫声微微皱眉,关切的对身旁那道倩影说道。

女子天鹅般的白皙脖颈轻轻点动,秀眉微蹙着,让绝美的脸庞更显清冷,顿了顿淡淡道:“安伯,咱们是来谢恩的,但也不能帮恶。”

“我理会得,已经去村里询问具体怎么回事了,如果这位林先生做恶,刚才出手便算是还了恩情了。”安伯点点头,抬眼看向前方时也不禁皱眉,倒有些担心那个年轻的林树,会仗着自己等人的出现把事情做太过。

第16章 感谢变求医



林树做事有自己的分寸,不会仗任何人的势,只依本心。

林大志已经彻底被吓破胆,并不是因为帮忙的黑衣壮汉,而是因为这两次林树表现出来的强悍和狠辣,他怕了,怕再斗下去真被弄的生不如死,瞧瞧现在的王大发不就是这样?

疼到几乎昏迷的王大发也终于没了凶狠表情,以前仗势欺人的时候觉得挺爽的,现在被虐他才知道何等痛苦;

除了痛苦,更让他心惊的是林树那冷漠凌厉的眼神,那眼神简直比山里的狼还要狠戾,王大发不得不相信,林树真敢弄死他也说不定。

胆气破了,什么蛮横嚣张也存留不住,从没吃过这么大亏的王大发,感受着碎裂的手臂上传来的钻心疼,真正的感受到了胆寒心惊,已经一刻也不想多停留,再也不想跟林树打交道。

“滚吧!有本事把你们老王家人聚起来找我麻烦,可一定要诚心啊,不然就凭你爷俩这些年对村里的所作所为,估计没多少人愿意来的,不够打的!”林树也清晰感受到了王大发的恐惧,觉得差不多了还有客人呢,便收回脚赶人。

“站住!不带上你的好兄弟?”瞧着林大志撒腿就要跑,林树叫住他指指挣扎着却没能起身的王大发,随即又道:“回去各自带个话,再敢打老宅主意,我回头可要亲自上门算账了!”

林大志连连点头称是,扶起王大发两个人踉踉跄跄却匆忙的逃离,他们实在不愿意再面对如今这个林树了,一刻也不想停留。

轻吐口气,林树甩了甩胳膊转身来到老槐树下,憨实的咧嘴笑笑,诚恳道:“谢谢几位帮忙啊,不然今天我怎么也讨不了好。”

“林先生客气了,这次我们来是来感谢您对我家小姐的救命之恩的,也是赶巧遇上了,实际上也没帮多少忙。”老者眯眼笑着,先前跑去村里的黑衣壮汉已经打听清楚,林树是被欺负的一方,这让他们放心不少。

“帮了大忙了!”林树咧嘴笑道:“我虽然有股子蛮劲,但打架实在没经验,要不是这几位大哥出手,我还真应付不了那么多人,几位不嫌弃的话,到家里坐坐吧!”

一行人面色都有些古怪,之前在培元堂,明明三个保镖都抓不住他衣角,刚才破局之后,这家伙更是狠辣凶猛的直接干翻领头的,现在却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说打架没经验?

不过他们这趟就是来感谢的,别管对错是非都不准备多掺和,甚至跟这个年轻人,也未必就有深交的意思,毕竟谁也不知道之前在培元堂是不是巧合。

跟着进了老宅,老者和那清冷美女都在环视打量,见着宽敞老宅虽然破旧但收拾的挺干净,并不像外面村里那么邋遢乱糟糟的,不由得对林树的观感又好了几分。

“我这儿也没茶叶,几位凑合着喝点凉白开吧。”招呼几人进门,林树给站着的老者和三个黑衣壮汉都端杯水送过去,却唯独没给那个看一眼都让人心跳加速的大美女。

几人面色古怪,那清冷美女更是忍不住秀眉微蹙道:“林先生是对我有意见么,怎么偏偏没有我的水?”

“额……”瞅着这画里仙女似的清冷美女,林树有些不自然,全没了刚才打架时的自信和凌厉,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道:“不好意思没热水了,这是山泉水性寒,不太适合你喝的,我这就去烧点,这就去……”

除了李嫣然之外,林树基本没太跟女孩子接触过,不过在东云上学时,倒也见过各什么系花校花,但跟眼前这美女比起来,却简直是云泥之别。

这女孩的绝色容貌和清冷气质,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似的,让人瞧着都不由心跳加速,林树以为自己经历过生死什么都看淡了呢,面对她却依旧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这时那清冷美女跟老者对望,都眼睛亮起,老者更是急切道:“不用麻烦了,林先生,你真是个大夫?”

正准备接着烧水稳定下情绪呢,闻言林树停下挠挠头道:“也不算是吧,我爷爷以前是村里的郎中……对了,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老者笑道:“听培元堂的说了林先生姓名,我们从镇上查了下,才找到了村里,冒昧打扰专程为了感谢来的,林先生可别介意。”

“叫我林树就好!”林树咧咧嘴摆手,仍旧有些拘谨,不过他心里却冷静琢磨到,所谓从镇上查到肯定是从户籍科了,啧,那可不是寻常人能查的东西,随行还带着几个保镖,铁定是来头不小了,只是不知道到底什么身份。

这时老者征求了清冷美女同意,拱拱手道:“林先生是实在人,我们也不兜圈子了,这次前来除了道谢之外,其实还想请林先生出手,帮我家小姐诊断诊断,至于诊费一定会让林先生您满意的。”

既然人家不喝水,林树也不献什么殷勤了,闻言连连摆手道:“你们怕是误会了,我虽然跟着爷爷学过些医术,但从未出师,诊断治病这种事,你们找赵老大夫才对,他可是我们这周边响当当的神医。”

对面两个闻言都不禁皱眉,跟着那清冷美女目光中闪过一丝狡黠,突然开口道:“林先生,实际上,我们正是被赵老神医推荐来的,对于我的病症他老人家自认无法根治,倒是提到林先生你既然能一眼看出症结所在,想必也有治疗之法!”

林树脸上依旧带着憨实的笑容,只是却微微眯了下眼,心道这女孩……不老实啊!

他们在听到山泉水性寒之前,虽然态度模样也的确有来感谢的意思,可更多看向自己时眼神带些疑虑,想必根本就不确定之前在培元堂的事是不是巧合;

大概是出于教养觉得应该感谢,又或者其它,可原本应该就是奔着感谢来的总没错,但是现在,更像是燃起了新希望,所以才变感谢为求医了。

至于她这番话,也应该是真假参半,赵元山判断错的病症自己瞧出来了,还间接救了人,那赵清秋老神医或许会意外,但绝对不至于因此就推荐对方前来,完全不明底细的情况下,这么做未免对病人太不负责任了,不像个德艺双馨的老神医干的事;

至于赵清秋是否自认不能根治,林树不确定,不过看这美女气血状态,倒的确是病症未除,不过是暂时压制了而已;

林树有些疑惑,阳逆之症虽然少见,但也不至于让声名在外的赵清秋束手无策吧?难道这美女并非是普通阳逆之症?他不由得有些好奇。

瞧他模样,对面两人还当他是在纠结担心什么,那清冷美女浅浅一笑,顿时如百花盛开般,轻声道:“林先生可是有什么顾虑?实不相瞒,我们是专门从东云来的,就是为了求医问药,只要您肯出手,不管是否有效我们穆家都必有重金感谢,对了,您可以叫我穆婉儿。”

她说到后面笑容有些苦涩,想来为了治病也是没少折腾,甚至都不太敢抱希望的样子,不过除了这份苦涩,她言谈之间流露的自信气势和对事情的掌控力,却让林树有些讶然;

林树也是突然意识到,从进门之后她第一次开口起,谈话的节奏就完全被她掌控了,完全是不由自主的,自己就被推到了应该出手的状态中,没理由拒绝的那种;

这样恐怕还不够,接下来,想必该是再抛出什么说法,让自己不出手都说不过去了吧?

果然,穆婉儿绝美的容颜突然流露出一丝哀求来,带着让人忍不住怜惜的无助,凄然道:“都说医者仁心,林先生既然也是学医的,难道忍心见死不救吗?”

林树一拍脑门,好嘛,果然厉害,先用赵清秋铺垫再重金开路,现在又用医德堵了自己后路,搞的好像不出手都良心难安似的,自己要是再不答应,这大美女难不成还要使美人计不成?!

相关文章:

叼嘿用什么姿势最好_壮男的硕大卵蛋

办公室双飞美妇_嗯啊干爹舔深点啊厨房

两根硕大挺进律动校花|逍遥医神

做到你和不拢腿_别摸了在车上好多水

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好痛快停下这里太大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