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月经能洗淋浴吗_男朋友站着就把我裤子

2020-12-30 11:34 · 新商盟

美女没想到赵三斤这么强势,软的不行竟然要来硬的,她俏脸飞起一抹羞红,怒骂两声,拼了命的挣扎。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赵三斤象征性的在美女的脚掌上来回摸了两遍,找准穴道,随后手指并剑,在穴道上轻轻一点。

“啊啊!”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美女难以自禁的怪叫起来。

小姑娘担心道:“姐,你感觉怎么样?”

“感觉……”美女瞧了眼小姑娘,又瞪了眼埋头帮她捏脚的赵三斤,嘴巴张开,愣是没能说出口。

不过,美女嘴上不说,心底却掀起一股惊涛骇浪。

不知道什么原因,赵三斤点到美女脚掌上的某个穴道时,刚开始就像被针扎到了一般,疼了一下,而紧接着,一股暖流突然从赵三斤的指缝间涌出,通过那个穴道涌入她的脚掌,并且逆流而上,很快就传遍她的小腿、大腿,汇聚在她腰部的伤口周围,暖流所过之处,犹如专业技师的按摩,别提有多舒服了。

那种舒服的感觉,美女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体验过,她很快就沉醉在其中,放弃挣扎,悄悄享受起来,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不经意间甚至从齿缝中传出一两声撩人的呢喃。

注意到美女的异样,小姑娘奇怪道:“姐,还疼吗?”

“不……不疼了。”美女摇摇头,脸颊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

“怎么样,兵哥哥厉害吧?”小姑娘扬起下巴,得意道:“姐,瞧你这嗨仙嗨死的样子,脸都红了。”

“去你的。”

美女脸如火烧,胸似擂鼓,再次看向赵三斤的时候,眼神变得无比复杂,心说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让他摸摸脚,竟然浑身上下都舒服,腰上的痛意荡然无存,就好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似的。

大概过了五分钟,赵三斤才松开手,深吸口气道:“毒液已经清理干净了,等下把这包药涂抹在你姐的伤口上,三天之内应该就能痊愈……”

说着,赵三斤从背后的双肩包里掏出一包药递给小姑娘,起身便走。

小姑娘愣了一下,拦道:“哎,兵哥哥你别走啊。”

“还有事吗?”

“你救了我姐的命,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赵三斤。”

“赵三斤,赵三斤……”小姑娘默念两遍,笑道:“兵哥哥的名字真好听,我叫柳娇娇,我姐叫柳盈盈,给,这是我姐的名片。”

赵三斤接过名片看了两眼,只见上面清楚的写着:江海市柳氏中药有限公司总经理,柳盈盈。

总经理?

赵三斤皱了皱眉,心说怪不得这个叫柳盈盈的美女这么要强,原来是个职场女强人,而且她们姐妹两个都姓柳,柳氏中药应该是她们自家的产业,从这方面来看,她们还是富二代、千金大小姐。

也对,如果不是外来的有钱人,谁开得起宝马x5?

唯一让赵三斤疑惑不解的是,她们无缘无故跑到小山村里来干什么?难道是走亲戚?

愣神间,柳娇娇已经快速替柳盈盈上好了药,柳盈盈试着站起身,可让她郁闷的是,经过刚才赵三斤的摸脚驱毒,她腰上的伤虽然不疼了,浑身的骨头却酥麻不已,根本迈不开脚。

“没想到,世上竟然真有摸骨疗伤这门手艺!”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得柳盈盈不相信。

柳盈盈执掌柳氏中药,做的是药材生意,俗话说商人谋利,抬头看了眼赵三斤,她脑海里立刻就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如果把赵三斤摸骨疗伤的手艺和中医药相结合,推向市场,大力宣传之下,肯定能产生巨大的社会效应和经济价值,那样的话,不仅能帮助柳氏中药走出现在的困境,而且对病人、对医学界而言,都大有裨益,属于一举三得!”

这样的念头一经产生,柳盈盈马上打定主意,要尽可能的说服赵三斤,让他跟自己合作。

“赵三斤对吧?”柳盈盈咳嗽一声,放下总经理的架子和骨子里那种高傲的性格,歉然道:“刚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误会你了,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听到这话,赵三斤和柳娇娇对视一眼,全都愣住了。

道歉?

赵三斤强行给柳盈盈捏脚,还以为柳盈盈是想站起来动手打人呢,她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倒是让赵三斤始料未及。

柳娇娇瞪大了眼睛,满脸惊诧,伸手摸了摸柳盈盈的额头,奇怪道:“姐,你该不会被蛇咬了一下腰,结果腰没事,把脑子咬坏了吧?”

第5章

赵三斤不了解柳盈盈,可柳娇娇作为她的妹妹,打小和她一起长大,却对她知根知底,平时不管在公司还是在家里,她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女中豪杰,什么时候向别人低头认过错?何况,对方是赵三斤这样一个吸了她的腰、摸了她的脚的陌生人!

“一边去,不关你的事。”柳盈盈嗔斥一声,再次看向赵三斤,并且把右手伸到赵三斤面前,正色道:“我是真心实意向你道歉,希望你相信我的诚意。”

人家把手都伸出来了,赵三斤还能怎么样呢?

赵三斤可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他淡淡一笑,握住柳盈盈的右手,大方道:“柳总多虑了,救死扶伤是医者的本分,助人为乐是我的个人爱好,至于误会……呵呵,说开了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医者?”柳盈盈抓住赵三斤的话柄,趁机问道:“赵先生是个专业的医生?”

赵三斤点点头,又摇头道:“我没上过学,没读过书,没有医师资格证,谈不上专业,顶多算是个小郎中,如果放在古代,就是传说中的江湖神棍……”

噗哧!

旁边的柳娇娇被赵三斤的俏皮话逗得哈哈一乐,挑起大拇赞道:“兵哥哥你可真幽默,依我看,你才不是什么神棍,应该叫神医才对!”

“那我可担当不起。”赵三斤赶紧否认。

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赵三斤参军入伍这几年,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个道理,神医?谁敢自称神医,估计分分钟就会得罪整个医学界,一大波专家教授表示不服。

爷爷生前一直教导赵三斤,要高调办事,低调做人。

柳盈盈把小手抽了回去,追问道:“看赵先生这身打扮,应该刚从部队里出来吧?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是想凭这门手艺养家糊口吗?”

说实话,赵三斤心里一直挂念着林青青,这次回来,只想着尽快把林青青娶回家,和她双宿双飞,好好过日子,至于别的打算,倒真没有想过。

“我学医是为了救死扶伤,不是为了赚钱。”赵三斤顺嘴说出一个高大上的理由,搪塞道。

柳盈盈脸色一沉,道:“医生也要吃饭,如果既能救死扶伤,又能养家糊口,岂不是两全齐美?”

“什么意思?”

赵三斤隐约感觉到,柳盈盈似乎话里有话。

柳盈盈趁机说道:“可能赵先生刚才也看到了,我在中药公司工作,做的是药材生意,药材和医生之间的关系,想必赵先生很清楚……”

“然后呢?”

“我们公司最近准备培育一批新药材,需要找专业的医生合作……”

“所以呢?”

“坦白说,我想聘请赵先生到我们公司来上班,薪资方面赵先生不用担心,试用期三个月,每个月五千,转正以后每个月一万……”柳盈盈卖了半天的关子,最后才放大招。

五千!一万!

这样的薪资水平放在大城市或许中规中矩,算不上高,可是对于小山村里的普通百姓而言,却绝对是梦寐以求的高价,有着难以抗拒的巨大诱惑力,所以开出这个价格的时候,柳盈盈底气十足,以为赵三斤肯定会迫不及待的点头答应。

而事实恰恰相反……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啊。

赵三斤早就料到,柳盈盈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感情是刚才摸了她几下,把她给摸爽了,所以想打《摸骨诀》的主意啊。

“一万?我看还是算了……”赵三斤摇头笑道。

柳盈盈一愣,皱眉道:“怎么,你嫌少?如果到时候你的表现让我满意,随时可以给你加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赵三斤撇撇嘴,目光在柳盈盈颇具规模的胸部一扫而过,正色道:“知识是无价的,如果柳总再提钱,我会觉得你在羞辱我。”

“你!”

柳盈盈喉间一咽,没想到赵三斤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说,还假装清高,她的倔脾气上来,毫不退缩道:“那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肯跟我合作?”

赵三斤想了想,道:“我看柳总的身材不错,不如……你陪我睡一觉,我就答应你,怎么样?”

“你混蛋!”柳盈盈脸色刷的一变。

“如果柳总到时候在床上的表现让我满意,我可以考虑倒贴,再给你一份儿辛苦费。”

“去死!”

如果不是浑身的骨头酥软,根本抬不起脚,柳盈盈恨不能冲上去,把赵三斤摁在苞米地里狠狠的暴揍一顿。

这家伙……太可恶了!

“柳总不愿意?那算了。”赵三斤淡淡一笑,转身离开,头也不回道:“柳总放心,我对你身上那一亩三分地不感兴趣,我只不过是打个比方,希望你能明白,知识和你的身体一样,是干净的,如果沾上铜臭气,就会失去它应有的价值……”

“歪理!”

看着赵三斤潇洒的背影,柳盈盈气得直跺脚。

而就在赵三斤快要走出苞米地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柳娇娇的声音:“兵哥哥,我陪你睡一觉,然后你去我姐的公司上班,怎么样?”

扑腾!

赵三斤脚下一绊,一头栽倒在路边的排水沟里……

相关文章:

看完湿得最历害的小说/女同学叫我去她家卧室做

乖把腿抬高点在进深点_暴露自己给民工轮流

迪拜男人性强吗,男友说分开冷静一个月

强迫开 苞小说小说-快点快弄我哦我不了了

男朋友上学不让穿内裤:在警局上警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