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感觉,男女性gif抽搐出入_都市神医

2020-12-30 14:59 · 新商盟

第一卷 修心第1章 入世

火车上,人声沸腾,虽然不是春运,但是恰好赶到五一劳动节,所以颇具独特风格的华夏火车上显得拥挤不堪。虽然不似春运时候那样挤得人双脚不着地,但是原本两个人的位置上坐三个人,也让人叫苦不堪。

林煜不时的打量着对面抱孩子的女子,这个女子三十多岁,一举一动显得颇有气质,从她的言行举止上,怎么看也不像是和自己这类一起挤火车的人是一类人。

她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林煜注意的其实是这个孩子,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个孩子的精神不是太好。

“妈妈,我想睡觉。”对面女子怀中的孩子说着躺在母亲的怀里就沉沉的睡去。

女子拿了一件衣服为孩子遮上,然后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抱好孩子,尽量让孩子睡的舒服一点。

“大姐,孩子最近食欲不好吧,看他的脸色干瘦干瘦的,有没有看医生?”林煜看了看女子怀时的孩子,终于忍不住问。

“是啊,经常不吃饭,平时最爱吃的零食也不喜欢吃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到医院检查了之后也一点问题也没有,医生说孩子不碍事,我都愁死了。”女子有些愁眉苦脸的说。

“我懂一点医术,要不我帮孩子把把脉吧。”林煜说。

“你懂医术?”对面的女子双眼一亮道。

“略懂一点,我师父是一位中医,他精通医道,我从小跟着他长大的,所以懂些中医,如果大姐信得过我的话,我可以帮忙给孩子看看。”林煜笑道。

“好的,谢谢。”女子小心的把孩子的手拿出来,林煜则伸出右手两根手指,搭在孩子的脉博上细细的诊起脉来。

过了几分钟,林煜松开了孩子的手腕,他对女子怀里的孩子身体情况已经了如指常,他好心的建议道。

“孩子有点五气不畅,阴阳违合,按照西医的说法就是轻微的厌食症,现在病情还没有体现出来,所以问题不大,我建议大姐去找位靠谱点的老中医,两剂汤药或者扎几针就好,其实我也懂一点中医,要不我帮孩子扎几针,几分钟就好了。”

“哦,不用了,不碍事的。”女子连忙摇摇头,她不认识林煜,这年头挂羊头卖狗肉的人多了去了,林煜年纪太轻了,让她无法跟白发苍苍的老中医联系在一起,在说,现在这世道,还有这么好心的人?更何况,儿子只是轻微的厌食,哪有他说的那么玄乎?

“孩子现在的症状不显,但不能再耽搁了,建议还是找老中医看看吧。”

见女子的情绪有些不高,林煜便不在多说了,毕竟他和女子并不认识,自己如果热情过度了,反而会让人疑惑。

“你懂医术?”同座位上那个一个中年人瞥了一眼林煜,他满脸都是不屑。

“是的,中医。”林煜点头。

“呵,中医?不都是些骗人的东西吗?没有一点科学依据,我可不信,中医能治病。”中年人不屑的说。

“你不相信没关系,但请不要诋毁中医。”林煜也不生气,他只是笑了笑道:“而且中医还有可取之处,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带着你的孩子,去看一下中医,说不定他的癫痫,就能治好了。”

“你说什么?”中年人的脸色大变,他失声喊道:“你怎么知道我儿子有癫痫?”

“很简单,从你身上就能看出来,你皮肤干黄,头发稀疏,看起来有四十岁,但实际上,你的年龄只有三十多岁,你儿子应该不会超过三岁。”

“你的情况属于早衰,而且从中医角度上来看,这是属于遗传,而且我看你气息,呼吸不均匀,瞳孔较一般人颜色稍浅,所以断定,你是有家族疾病史的。”

“而这种病史,就是癫痫,你祖上应该遗传这个病,很不巧,到了你这一代,遗传到你孩子的身上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个男人几乎要震惊了,林煜真的是从他的面相上就能看出来他的信息吗?

“我说过,我是中医,中医的神奇之处,远远的超出你的想像,科学解释不了中医,就给中医扣上无用的帽子,世人也跟风直言中医无用,这世道,真的是太浮躁了。”林煜边说边摇头叹息。

中年人目瞪口呆,林煜给他的震憾实在太大了,让他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他想拉下脸向林煜详细问问情况,但想想刚刚自己的态度,他又有些不好意思。

抱孩子的女子看向林煜的表情明显的有了变化,她犹豫着是不是拉下面子让林煜在帮她看看孩子的情况,毕竟林煜能从一个人的面相上看出这么多的问题,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

“小弟弟家里是哪里的?”抱孩子的女人和林煜攀开了关系。

“老家是凌阳县的。”林煜笑了笑,他明白女子的意思,只是她不开口,自己也不会主动去提刚才的事,医道讲究一个缘分,既然你不相信我的医术,现在又拉不下脸道歉,那没什么好说的。

“跟我老家是一个地方的,我刚从老家探亲回来,凌阳三贤山有一个青山道观对吗?”女子笑道。

其实女子的气质非凡,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人,之所以在这里挤火车,那是因为凌阳到江南只有这一趟火车,还没有飞机航线。

“对,是有一个道观,以前的名字叫鬼谷医门,我从小就是在那里长大的。”

“听说那所道观很灵验,有求必应。”女子问。

“信则有,不信则无”林煜笑了笑。

“那你去哪里呢?”女子又问。

“去江南市吧,我师父说我该入世历练。”林煜道。

女子正要在细问,就在这个时候,火车上的扩音器里传出来了女乘务员焦急的声音。

“各位乘客请注意,十六号车厢有位客人突发急病,希望有懂医术的朋友前去帮忙看一看。”

播音报了好几遍,乘务员的声音微微显得有些焦急,看起来这位病人病的不轻,或者说是身份不简单。

拥挤的普通车厢内,林煜站了起来,提起身边的一个随身携带的背包,向十六号车厢赶了过去。

十六号车厢是贵宾车厢,这整节车厢都被人包了下来,在通往十六号车厢的门口有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把守着,林煜说明了来意,便被放行了进去。

打开门,一个极大的包厢就展现在了林煜的跟前,这包厢是整整一节车厢,里面的设施极其毫华,里面放着一张单人床,甚至还有一间小型的厨房,室内的陈设极其考究,如果不是车厢比较狭窄,林煜都误以为自己来到了豪华的总统套间了。

林煜不得不感叹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其他车厢里挤的人山人海的,而这么大这么豪华的地方,竟然只住了一个人。

只见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女孩躺在床上,她双目紧闭,额头上的冷汗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刚刚看到女孩的面孔,林煜便呆住了,虽然这些年修行道门太玄心经,让他早就养成了一幅心如止水的心性,但这女孩的容貌还是让他感觉到心里翻起一阵波澜。

虽然她不施粉黛的面容因为病痛而略显苍白,但是这非但没有掩盖她的气质,反而让人有种秀丽之极的视觉,那张面容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宛若清莲般的孤高,让人不敢心生亵渎。

“你是医生?”一名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上来问道。

“懂一点中医。”林煜点点头道。

“快去给我家二小姐看看。”男人手一挥,从他的语气中不难看出,他是属于管家级别的。

有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已经比林煜早一步来了,他提着一个行医箱,拿着血压计,在为女孩量着血压。

林煜眉头一皱,他从女孩的身上感觉到一种气若游丝的气息,这女孩看起来病的不轻啊,他不敢耽搁,伸出手搭在女孩另外一只手腕上,细细的为他诊起脉来。

“你们小姐的问题不大,可能是有点晕车,休息休息就好了,实在不放心的话我就给她打一针镇定剂吧。”戴金丝眼镜的医生放下了手中的血压计。

“不行,她体弱虚寒,脉象虚浮,这是寒症上身的症状,打镇定剂只会让她更加痛苦。”林煜感受着女孩脉象中的异样,打断了那名西医。

“你是医生吗?”眼镜男不悦的瞪了林煜一眼,这小子的话由不是间接说自己的医术不行吗?

“懂一点中医。”林煜放下了女孩的手。

“中医?现在的中医也能治病?那就是迷信,再说,就算是装江湖郎中骗人,你也要装得像一点吧,你这么年轻,谁会信你懂中医?”眼镜男鄙夷的看着林煜说。

“不准侮辱中医。”林煜脸色微微的一沉。

“我侮辱了吗?我说的是实话,谁不知道你们中医就会弄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来骗人?什么祖传秘方,什么气功治病,这不是江湖郎中是什么?我一个堂堂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我会出错?多少人找我看病挂号都挂不上。”眼镜男站起身来倨傲的说。

“你是人民医院的医生?”一边的管家发话了。

“是的,我叫石安宁,你们听说过人民医院的石快手吧,那就是我。”眼镜男提起自己的绰号,不自由主的挺了挺腰,仿佛他的形象在那一瞬间高大了起来。

“我是听说过,你比较擅长心脑血管方面的病,那就赶快为我们家小姐打镇定剂吧,治好了,我们陈家会有重谢的。”管家说。

“陈家,哪个陈家?”石安宁微微一愣问。

“当然是江南陈家,你没有听说过?”管家皱眉道。

“陈……陈家?这是陈家大小姐?”石安宁吃了一惊,做为一个江南市的人,他不可能没有听说过江南四大家族之一的陈家,陈家资产数千亿,是江南四大家族之首,拥有的背景让人无法想象。

“不然还有哪个陈家?如果小姐没事,我会向你们医院领导交待一下。”管家淡淡的说。

“谢谢,谢谢了,我一定会尽力的。”石安宁大喜,管家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想陈家是什么身份,只要一句话,他就有可能从普通主治升到主任医师,这可是少了好几年的苦熬啊。

他从一边的金属行医箱里取出一支镇定剂,一边用注射器抽一边说:“小姐只是旅途劳累罢了,不碍事的,睡一觉就好了。”

“慢着,你们小姐现在属于五行失调的症状,应该是因为隐疾引起来的,不能随便注射镇定剂,这样只会让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林煜连忙拦住了他。

“你懂什么?你一个江湖郎中,也懂西医?一边去,别碍着我给陈家小姐治病。”石安宁的脸上露出一丝愠怒。

陈家小姐的身体没有一点问题,估计就是累了,这么好的巴结陈家的机会怎么能轻易错过?这小子是想断自己的财路啊。

“这位小兄弟,多谢你能来为小姐治病了,不过我们家小姐问题不大,不劳你费心了,送客。”管家的眉头一皱,他明显的感觉到林煜不靠谱。

他年轻轻的,能懂多少中医?偏偏又是一口阴阳五行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如果他是位老中医,他的话或许有说服力,但是话从他一个小年轻的嘴里说出来,就有些让人难以信服了。

“可是……”林煜还想说什么,两名铁塔一样的大汉档在了他的跟前,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虽然师父说过,医道遵循缘分,对方不让你医,不相信你的医术,那是你和病人的缘分没到,但是林煜还是感觉到有些惋惜。

“你们小姐以前有过隐疾吧,每次病发的时候,手脚不能动,不能说话,就像是植物人一样,而且这病有一个特点,每逢本命年生日那天就犯,看她的年纪,之前应该已经犯过一次了吧,这次的症状跟她的隐疾有关,镇定剂,只会让她的病更严重,所以……你们好自为之。”

“另外,石医生,你是医生,医生的职责是治好病人,而不应该有功利之心,你有多少把握,你自己心里清楚。”

说完了这句话,林煜转身便要离开。

而那名管家的神色一变,吃惊的看着转身离开的林煜。

“小子,你敢诅咒我们小姐有病?”一名保镖说着就向林煜的脑袋上拍去。

林煜心中一凛,这名保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他这一巴掌虽然不致命,但是下手也绝对不轻,不由心中怒火丛生,就算是我说错话,你也不用下这么重的手吧。

正在向前走的林煜像是身后长了眼睛一样,右手向后一翻,紧紧的握住了大汉的手,然后双手一绞,保镖的双手就被结结实实的控制在他双臂间。

保镖猛的一抽手,林煜的身子却像是钉在地上一样纹丝不动,他这一抽竟然没有抽回。

“哪里来的小子,竟然敢在这里撒野。”另外一名保镖一声沉喝,一米八的个子猛的向前扑来,双手向前,就要把林煜制在当场。

林煜气息一吐,双臂向前一震,制在他手中的保镖不自由主的向后退出了三四米远,林煜震出他之后迎着第二名保镖而去,他呼的一声挥出右拳,右掌半握,快速的击在了第二名保镖的助间。

第二名保镖一声闷哼,他感觉自己的肋骨像是被撞裂了一般,踉跄着向后退出五六步,这才站定了身形,但是他的肋下又酸又疼,一点力道也施不上来了。

“你……你什么态度,你敢动手打人?”石安宁结结巴巴的说。

“是他们先动手的,我只是自卫而已,难道我打你,你会把自己的脸送上来让我抽吗?”林煜冷笑一声,转身扬长而去。

“林伯,我叫人去把那小子抓来去。”一名保镖沉声道。

“不用,这年轻人没那么简单,先看看小姐的情况再说吧,你们注意下他在哪个车厢。”林伯看着林煜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的说。

片刻以后,石安宁为陈家千金注射了镇定剂,陈家千金紧锁着的眉头果然松了下来,石安宁这才松了一口气,毕竟这是陈家的千金,给她看病很有压力,不过没事了就好。

看到病床上的女孩眉头舒缓了下来,管家也松了一口气,对石安宁的态度也客气了起来:“石医生真的是妙手回春,回头我到医院给你们院长交待一下。”

“多谢了,陈小姐的病情绝对没有问题。”石安宁有些受宠若惊的说,他的心里有种抑制不住的喜悦。

虽然跟前的人不过是陈家的一个下人,但是以陈家的家世,绝对能跟他们的院长说上话,只要在他们院长面前稍稍提下,他就是大功一件,回去后至少混个副主任医师没问题。

他仿佛看到了无数的红包向他飞来,也看到了无数个水灵灵的小护士等着他去潜规则。

就在这个时候,病床上的女孩呼吸突然粗重了起来,只见她双眼猛的睁开,双手按住胸口,喉咙里发出粗重的痰音,就好像是无法呼吸一样。

相关文章:

世大运志愿者阿姨「念咒」退群组,超可爱的举动笑歪一票网友。

【言情】《暖婚蜜爱:爵少宠妻无度》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木刺扎进肉里不除后果——十八的女生能忍几厘米

护士病房奶水乳汁揉捏—乱欲短篇系列合集阅读

污污小文长一点_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