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快点快弄我哦我不了了|弃少归来

2020-12-31 14:01 · 新商盟

第一章

“混账!竟敢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

刚刚恢复意识,张恒就听到了一声饱含着痛心和失望的怒斥。

他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发现周围站满了人,他们的脸上或是愤怒,或是戏谑,或是嫉恨……最前面的是一个貌似威严的中年人,他怒容满面,犹如一头发怒的狮子。

这是哪?

记忆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涌入了他的脑海。

张家是静海市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张恒,正是张家的下一代继承人。这个家伙是标准的豪门恶少,不学无术,也不知道做过多少荒唐事……而如今,他居然把主意打在了自己大哥的遗孀身上。

“原本以为你就算再怎么不成器,也好歹有几分人性,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大逆不道,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大哥吗?”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说着,眼里满是厌恶。

这个人叫张承安,是张恒的二叔。

“简直猪狗不如,根本不配做张家的继承人!”一个和张承安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冷冷说道。

他叫张远,是张承安的儿子。

看着这两个人,张恒心中涌出强烈的恨意,这是属于身体原主人的执念。

他压根就没有许芷晴的主意,是张远给他下了毒,将他丢到了许芷晴的房间里……并且许芷晴也被下了毒,不然的话,身体早就被酒色掏空了的张恒根本就没有机会。

张恒苏醒后,立刻反应过来自己闯了多大的祸,然而已经晚了,张承安父子已经带着所有人冲了进来……这个不成器的败家子当时就被吓死了,而另一个世界的张恒,却是鸠占鹊巢,借用他的身体重生。

下意识的,张恒看了眼边上的许芷晴。

饶是他修行千年,但这许芷晴的姿色还是让他眼前一亮。

她也看着张恒,眼里充满了怨恨。

她刚刚过门,还没有来得及洞房,新婚丈夫就离奇死亡,原本就已经孤苦无依,却又遭遇到这样的事情。

“逆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最先说话的中年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叫张承业,是张恒的父亲,也是张家这一代的家主。

“我是被人陷害的。”莫名其妙的卷入这么一场纷争,张恒的心情自然不会好,倘若他能有十分之一,不,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实力,也能够轻松解决眼下的麻烦。

可眼下,他因为渡劫失败,兵解重生,来到了陌生的地球,一身修为,早就消散,就凭他现在孱弱的身体,杀只鸡怕是都难,所以他只能无奈辩解。

这种辩解,显然很是苍白。

“都这个时候了,还当众撒谎,真是没救了。”张承安冷冷说道。

张承业失望的看了张恒一眼,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不配做张家的继承人!”

“这种丧心病狂的混账,简直是张家最大的耻辱。”

“滚出张家,我们张家没有这种畜生!”

或许是早就安排好的,又或许真的是犯了众怒,所有在场的张家人纷纷开口,声讨着还光着屁股的张恒。

“这是个阴谋……”张恒眼中涌出一抹寒意。

他和原来那个张恒的记忆渐渐融合,渐渐地,也有了张恒的感情,这个败家子,生前最大的执念就是洗清冤屈,让陷害他的人不得好死!

不得不说,这对于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张恒来说并不难,他只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修为,然而现在,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他可是知道的,张家这种大家族规矩森严,像是这种情况,就是直接被打死,那也合情合理。

生与死,全在张承业的一念之间。

“大哥,莫非你还要包庇这个孽障吗?”张承安眼中闪烁着阴狠的光芒。

“若是家主徇私,我等不服!”

很多张家人开口,分明是要把张恒置之于死地。

看着这些人,张恒的眼神愈发森冷,他堂堂仙尊,竟然沦落到被这些凡夫俗子指指点点的地步!

“放心,我不会包庇这个孽畜的!”张承业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深吸一口气,咬牙说道:“我决定,将张恒逐出张家,从此以后,无论生死,和张家再无瓜葛!”

咝!

很多人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张承业居然这么狠。

要知道张恒就是个五毒俱全的败家子,并且之前还仗着张家的少主的身份,得罪了不少人,把他逐出家族,基本上就等于把他逼上了死路。

“家主英明!”

很多人称赞,紧接着幸灾乐祸的看向张恒。

事实上,张承业也在看着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让他意外的是,这个胆小懦弱的逆子,在得到如此残酷的判决后,竟然很是平静,他的眼神就像是一潭死水,根本就猜不透他此刻的想法。

张恒起身,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丝毫不管众人嘲弄的眼神。

穿好后,他看向蜷缩在角落的许芷晴,叹息说道。

“我会负责的。”

这句话在许芷晴听来,毫无疑问是巨大的羞辱。

“滚!”

张恒仰天大笑,最后看了众人一眼,却是大踏步的离开了张家。

众人渐渐散去。

书房之中。

“爸,就这么轻易地放过这小子?”张远低声询问。

“放心,他活不了多久的。”张承安冷冷说道。

……

被逐出张家,对于曾经的张恒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但现在,却是不算什么。

当务之急,自然是恢复修为。

张恒已经发现,这个世界灵气稀薄,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修炼,尤其是城市之中,更是处处浑浊。

他从张家净身出户,银行卡那些肯定是不能用了,摸了摸口袋,还有个几百块钱,这是他最后的财产了。

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市郊的山脚下。

远离城市,靠近大自然,果然灵气浓郁了许多。

他徒步进山,越往里面走,灵气越是浓郁。

“这个身体实在是太废物了……”才走了半个多小时,张恒就累的气喘吁吁,要是换到他那个世界,怕是连一天都活不下去,光是那些凶恶的妖兽,都足以致命了。

走不动了,他干脆不走,而是盘膝坐了下来。

对于一般修行者来说,修炼要重要的就是是灵根。

灵根就是天赋,这具身体是标准的废柴体质,别说是修仙了,就是练武都够呛。

但这对于张恒来说,却并不是问题。

他所修行的功法,来自于一个古老的传承,对灵根没有任何要求,但却需要无穷无尽的灵气。

他修行一千多年,就成为了高高在上的仙尊,正是靠这门功法,但有利也有弊,这门功法越到后边,所需要的灵气数量越是恐怖……

但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是不需要担忧那么多。

深呼吸后,他沉下心来运转功法。

渐渐的,林子里变得安静了起来,所有蛇虫鼠蚁都预感到了危险,仓皇的逃窜。

一刻钟后,狂风大作。

在这片树林的上空,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其中蕴含着吞噬万物的可怕气息,一缕缕灵气汇成细流涌入其中,一颗颗树木,小草,全部开始泛黄,枯萎,生气被抽离……

又过了一刻钟,林子里又恢复了平静,张恒缓缓睁开眼。

“练气一层,总算有些自保之力了。”

他打坐的百米范围,已经没有任何生气了,所有的草木全部枯萎。

张恒摇了摇头,朝着林子外边走去。

这种方法只能用一次,要想再有突破,必须得寻思别的门路。

就在他即将走出山林的时候,忽然间听到了一阵呼救声。

他驻足停留,抬眼望去。

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正朝着他这个方向狂奔而来,一边跑,一边喊着救命。

而在她背后,有一群人追赶。

因为突破到了练气一层的缘故,张恒的视力得到了百倍的加强,即使是隔着夜色,也能轻松看清楚女人的面貌。

这一看,却让他有些吃惊。

鹅蛋脸,大长腿,马尾辫,还有那一颗标志性的美人痣……不正是洛依然么?

又是一个在败家子张恒的记忆中留下浓墨重彩的女人。

洛依然,是洛家的大小姐,地位不在败家子张恒之下,并且从小就聪明,长的又是国色琉璃,是标准的天之骄子,而这败家子,偏偏看上了这女人,在学校里追求未果后,央求着张承业给他提亲,结果不仅没成,反而被洛家羞辱。

洛依然更是扬着脖颈,傲然说道:“就算是嫁给一条狗,我也不会嫁给你!”

很显然,她是看不上恶少张恒的。

从那以后,败家子消沉了一些天,之后更加堕落……

靠近后,洛依然看到了张恒,眼里先是诧异,继而露出喜色:“居然是你这个废物,快,给我拦住他们!”

很显然,洛依然遇到了大麻烦。

张恒没有打算出手,他觉得这件事情和自己无关。

修行界要比地球残酷一万倍不止,每一天都有数不清的生命凋零,修行千年,张恒早已见惯了生死。

“他竟然见死不救……”洛依然先是愤怒和失望,继而则是叹了一口气。

我真是昏了头了,居然指望这个败家子救命……

洛依然摇了摇头,她早已跑不动了,干脆站在原地,眼里蒙上了一层绝望。

“这个败家子的眼光不错……”张恒打量着洛依然,这分姿色,倒是和许芷晴不相上下。

追兵很快到来,十几个人,穿着黑色的外套,肌肉发达,身上散发着凶悍之气。

“洛小姐,你还是省点力气吧,不要让兄弟们为难。”领头之人三十多岁,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他的目光肆意的在洛依然身上打量。

“你们知道我的身份。”洛依然仿佛变了个人,方才的绝望一扫而空,眼里竟然露出威严之色:“敢动我,洛家不会放过你们!”

洛依然虽然年龄不大,如今更是落魄,但她突然爆发出的威严,却是气场十足。

这群人,下意识的变了脸色。

但没过多久,就听到了接二连三的笑声。

“洛家当然厉害,但可惜,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洛家怎么会知道是我们动的手?”刀疤男有恃无恐的说道。

“你们要杀我?”洛依然脸色微微苍白,她方才的威严,本就是强撑,此刻土崩瓦解,立即露出她柔弱的一面。

嘴唇微张,身子轻颤,眼神更是楚楚可怜。

真正的美人,一颦一笑,一个举手投足都极为动人。

“实话说,洛小姐这样的美人,我也是头一回见,要杀你,还真有些不忍心呢……”刀疤男目光灼热,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不可能不觊觎洛依然。

看着她,刀疤男吞了吞口水。

“大哥,边上这个小子怎么办?”有人问道。

刀疤男的遐思被打断,他回过头,看了眼张恒。

其实他早就看见了张恒,只是却没有放在心上。

以他丰富的经验来看,这个小子脚步虚浮,脸色苍白,皮肤细嫩,一看就是个弱鸡,压根没有任何威胁。

“给他一个痛快!”刀疤男满不在乎的吩咐道,一个弱鸡而已,随手捏死就是,谁让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呢?

做出了决定后,刀疤男便将此事抛在了脑后,他的眼神变得森冷,一步步的朝着洛依然走去。

“洛小姐,该上路了。”他摸出一把锋锐的匕首,死死的盯住了洛依然。

洛依然几乎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她的呼吸急促起来,眼角有泪珠滑落。

这一刻,她不是什么洛家的大小姐,也不是天之骄女,无数人心中的女神……她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然而就在此刻,忽然间响起一声惨叫。

刀疤男回头,脸色大变。

他的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体重二百五十多斤的兄弟,像是个破布口袋似得被抛飞了出去,连续撞到了几根树枝后,才终于挂在了一棵大树的枝桠上。

“我不想多管闲事。”

张恒双手插兜,散步一般悠悠走来。

“只是你们非要找死,那我也没有办法。”

他的确无心掺和,可是这群人竟然动了杀他的念头,这自然是不能容忍的。

不管闲事,并不代表着他怕事。

“我看走眼了,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是个硬茬子!”没有人知道刀疤男此刻心中的惊骇,一个一米九,二百多斤的壮汉,就这么被抛飞出去,这得需要多大的气力?他眼神无比凝重,指着张恒厉声道:“灭了他!”

这群人是经过训练的,一声命令后,几乎同时拿出了武器。

他们犹如一群饿狼,压迫性的将张恒包围。

没有一个人是善茬,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这是一群亡命徒……他们刻意露出凶恶的眼神,众人联合起来,形成了一种足以把普通人吓得尿裤子的可怕气场。

“萤火之光竟敢与皓月争辉?”然而这对于张恒来说,不过是笑话。

他曾经与魔道巨枭生死搏杀,曾经与魔女品茗饮酒,曾经深入魔窟……他所遇到的每个魔道修行者,或是敌人,或是友人,他们的气势,那才真是煞气滔天。

张恒只是迈出了一步,但就这简简单单的一步,却是让他仿佛变了一个人。

他的面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一种无形的气势,却是轰然而出,瞬间摧毁了所有对手的精神世界!

就好像一瞬间,他们的脑海中刮起了可怕的龙卷风,将他们的所有记忆,所有思绪,全部搅得七零八落!

有人捂着脑袋抱头痛哭,有人神色呆滞,有人嘴角滴着口水,时而哭时而笑,俨然变成了白痴。

根本就没有动手,就解决了所有的麻烦。

相关文章:

花医|村长跪着舔寡妇_我与寡妇疯狂作爱草丛

沉沦的熟妇教师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极品老木匠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_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超品小农民

自己坐上来摇深一点,男朋友几个朋友一起上我

虐女主呼吸都痛的:鲤鱼乡惩罚求饶颤抖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