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小说很黄细节,快点,【完整】《独宠绝色妃》全文免费阅读

2021-01-04 10:52 · 新商盟

第七章 我带你走

“母后!儿臣要去找他理论,如此旨意,儿臣宁可抗旨也断然不接!”

赫连喣的话字字铿锵,听在太后耳中,却头疼不已。

知子莫若母!

皇上既是铁了心要如此做,太后知道如果赫连喣去找皇上理论,到头来只怕此事不会善了。

“过去一别五年,今日你能回京,哀家甚感欣慰,如今哀家身子大不如前,怕是再等不得五年。”

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出正确选择,语重心长的说出这番话,太后转身看着端木暄。

早已再次垂首,伸出手来,等到太后将手搭在自己手上,端木暄恭身送太后回寝殿歇息。

……

寝殿之内,太后端坐玉榻之上,端木暄跪在榻前,正为其捶腿。

“想不到皇上竟不顾哀家的意思一意孤行,到头来却苦了你……孩子,今日之事,实非哀家所愿啊!”眉目纠结,太后声中满是慈祥和对端木暄的惋惜。

如今在气头上的不只昶王,还有当今皇上,太后知道,既是方才皇上连她都顶撞了,合着此事便再无回转之地。

捶着腿的手微顿,端木暄仍是低垂着头:“今日之事怨不得太后娘娘,是奴婢跟太后娘娘缘浅。”

嘴角微弯,她能做的只是苦笑。

今日侍寝,日后再嫁他,皇上根本就是在给他带绿帽子。

没想到,身为一国之君,皇上也如此小气。竟会借着这个机会,一箭双雕,既收拾了不听话的她,还羞辱了昶王。

昶王……

她想过无数次与他相见时的情景,却从未想过再见时她却成了别人羞辱他的棋子。

虽然今日她被牵扯到他们兄弟二人之间有些无辜,不过她的结局早已注定。

他,必不会喜她!

牵起端木暄的手,太后叹道:“你可知哀家这几年来为何对你如此上心?”

被太后牵着的手一颤,端木暄臻首轻摇:“奴婢不知!”

女人心,海底针。

宫中女人的心思比针沉的更深,更何苦是太后的心思。

“哀家本欲扶你来坐昶王正妃之位!”

端木暄抬头,眸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

长叹口气,太后慢道:“自逍遥候带你入宫,哀家见你第一眼便觉与你有缘,后来相处下来,你聪明大气,不失稳重,哀家便想着要让你做哀家的儿媳。”

看着端木暄的眼神变得浑浊,遥想当年,太后不禁又在心中暗暗一叹。

事与愿违!

错事已然铸成,她的谋划,如今因皇上胡乱一搅全盘皆乱,她本不打算告诉眼前这个女子这些的。

眼中的震惊缓缓化去,睨着太后,端木暄嘴角的笑更加苦涩:“承蒙太后抬爱,看得起奴婢。”

如今,她最后的归宿还会是昶王府,不同的是,在这之前,她先是皇上新立的皇后,然后从皇后到废后,最后才能当上昶王的王妃!

一样的结果,其中却多出太多曲折。

这该就是天意弄人吧!

离开太后寝殿,再次回到大殿时,大殿里早已不见赫连喣的身影。

他到底还是回王府了。

没能让他如愿娶到心仪女子,端木暄的心中稍稍有些失落。

坐在椅子上,想到今夜便要侍寝,她平淡的面容上眉头紧锁,郁郁而不得舒。原本与她一起服侍太后的宫女,再见她时,皆都神情复杂,一脸谨慎,小心翼翼的福身行礼。

无论起因如何,不管愿与不愿,她如今都是皇上新立的皇后。

屋外,樱花飞舞,粉白色的花瓣落了一地。

潇然起身,缓缓步出大殿,仰头望着漫天飞舞的樱花花瓣,端木暄水眸微眯。

葱白纤手盈盈扬起,看着落于手中的粉色花瓣,端木暄凑到鼻息间轻嗅着,而后苦涩一叹:“落樱缤纷,虽只留片刻馨香,却可自由飞翔!”

它们,比她要好!

比她自由!

“若是你想,我带你出宫。”

温和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悠然转身,端木暄望进姬无忧温润明亮的双眸之中。

姬无忧的容颜,本就无懈可击,此刻立身落樱之中,更添几分妖娆。

只可惜……

此刻与之对立之人,却容姿平庸。

望着他嘴角噙着的笑,端木暄的心动了动,心中暖流划过,似是被他感染,她的嘴角,竟也微微扬起。

第八章 侍寝

“若你想离开,我带你出宫。”

伴落樱而来,姬无忧温和的再次重复道。

“侯爷要带暄儿出宫?”

嘴角的笑,更深了些,五年来以来,端木暄看着立于身前的姬无忧,第一次没有低头。

凝着她嘴角的笑意,姬无忧更是如沐春风的一笑。

伸手弹落她肩胛处的一片花瓣,他悠然说道:“皇上今日之举实有迁怒于你之嫌,若是别人也就罢了,不过你是本侯爷带进宫的,自然没有为此毁了一生的道理。”

昶王本就与皇上不睦,如今端木暄被立而后废,不难想像,若她再嫁入昶王府,赫连煦又该如何嫌弃于她。

听姬无忧如此言语,回想起那日大雨之中他给予自己的温暖,端木暄只觉丝丝暖意泌心田。

静静的,她福下身来,“暄儿谢过侯爷了。”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当的起这个谢字!

姬无忧回以一笑,如女子般修长洁白的手伸到端木暄面前,他温柔的道:“把手给我,我带你离开这里。”

眸光落在他的手上,端木暄摇了摇头:“侯爷的好意暄儿心领了,不过暄儿不能跟侯爷离宫。”

眉头微蹙,姬无忧温润的眸光微敛。

“如今皇上立我为后,虽无册封大典,却是金口玉言。你若此刻带我出宫,便是拐带皇后,他必会惹怒于他……所以,我不能跟你走!”

看着眼前对自己伸出手的男子,端木暄心中感激莫名,不过她不想让他因救了自己,而受到牵连。

眼睑微垂,睇着端木暄还算得上清秀的面庞,“只要你肯伸出手,我便带你走!”冷魅一笑,姬无忧讪讪道:“皇上若要发火径自让他发去,本侯爷无惧!”

眼底漾着一缕笑意,端木暄再次臻首轻摇:“暄儿自知命薄,不想连累侯爷,今日之事,我不会与第三人提起。”

拐带皇上后妃,那可是重罪中的重罪!

不远处,内侍太监庞海带着几个宫人一路走来。

转过身来,看着已然来到神情的庞海,姬无忧笑问道:“庞大总管所为何来?”

对他恭了恭身,拂尘一甩,庞海对端木暄行礼,后又对姬无忧恭了恭身。

一礼毕,他身后的宫人们皆都福身行礼:“奴婢们特来伺候皇后娘娘沐浴更衣。”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赫连飏说过,今夜,她当侍寝!

是夜,翌庭宫。

并未选择宫人们备好的寝裙,端木暄青丝寂然,身着一袭暖黄色雪纺裙装,步履轻盈的步入恩泽殿。

今夜,她要奉旨侍寝。

这于世间万千女子来说,堪当梦寐以求四字,但她一路走来,始终眸华低敛,从未抬头。

殿内,芙蓉帐内绯色妖娆。

龙榻之上,两条赤裸的身躯火热交缠。

她该庆幸皇上迁怒她的方式如此特别,竟是封她为后,这才使她得以穿衣近殿。

如若换做是美人身份,只怕此刻早已寸缕不着,被人裹起送入殿内。

庆幸,只是于她。

是的,她庆幸此刻自己是身着衣缕的。

所以在看到方才那幕香艳的春宫戏码时才不至于太过——无地自容!

此刻,宫中无人不知,她只一夜为后,明日便将成为大楚后宫里的第一废后。

只是,她只想平静而活……

难道这都有错么?

手中,紧紧攥着的,是那块墨绿色的玉佩。

忆起玉佩的主人,脑海中闪现今日在初霞殿中昶王的冷酷嘲笑,端木暄攥着玉佩的手更用力了些。

芙蓉帐内静窒许久,端木暄知道皇上在看她,紧握着的手松了下,她施施然行礼:“暄儿参见皇上!”

对他,自始至终,她都未曾想过要自称臣妾!

慵懒的横卧榻上,看着龙榻前敛眸而立的女子,赫连飏轻浮的捏了把身侧光裸的美人:“皇后既然到了,一起来玩儿如何?”随着他的动作,枕边如花似玉的美人嘤咛一声,娇羞不已。

看都不看身边之人,他倾身靠外,探手一抓,握住端木暄的皓腕,随即,用力一扯,只见端木暄一个踉跄,整个人被他带入怀中。

相关文章:

男朋友几个朋友一起上我~bl在受身体里长期放东西

好喜欢你电竞H全文阅读——杏鲍菇和香蕉哪个好用

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 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

太大了要撑坏了肉bl古代_乱小说录目伦_美好时光

上课摸老师下面好湿呢_雪白少妇被迫献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