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肉肉辣文,完整版《老子是无赖》&(全文在线阅读)

2021-01-04 12:01 · 新商盟

第七章 命运弄人

  午饭时间,我的几个室友都没在寝室里,此刻,在我眼前的,除了趾高气扬的方子轩,还有他的几个跟班,他们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写着四个字:你死定了!

  瞬间,我的腿就软了,彻底的软了,软的根本迈不开步子,连逃跑的能力都失去了。我越害怕什么,它就来什么,悲惨的命运总是追着我不放。

  我颤抖着唇,张了张嘴,试图解释,但方子轩再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了,他站起身就冲到了我面前,抓着我一把甩到地上,随即,他直接一挥手,下令道:“打!”

  很快,无数的拳脚落在了我身上,感觉身体里的骨头都散架了,疼的我龇牙咧嘴,整个人不停的打颤,我拼尽了全部的力气,才发出虚弱的声音求饶,但我越求饶,他们打的就越狠。

  到最后,我疼的已经发不出声音了,人也昏昏沉沉,好像眼前已经变成了黑暗一片,耳旁不断的有嗡嗡嗡的声音,我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了,内心里充满恐惧和痛苦。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群人终于停了手,临走时,方子轩还不忘威胁我道:“真看不出来啊,你这个阴沉沉的丑逼竟然还有胆子,敢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好,既然你这么有志气,那我就陪你玩玩,看你到底有多硬气,以后老子见你一次揍你一次!”说完,他嚣张的一挥手,带着他的那群跟班,猖狂的离开了。

  我的身体还在发抖,我的眼前依旧模糊,眼泪朦胧了我的双眼,我想爬起来,但虚脱的我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瘫软的躺在地上,艰难的喘息着。

  没多久,几个室友回来了,可他们没一个扶我起来的,进门都是绕过我,仿佛我是瘟神一般。

  我的心寒到了骨子里,我的身体很疼,我也希望有人可以扶我,带我去医院,可是,在这个冰凉的城市,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连一个帮我的人,都没有,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孤单是那么的可怕。

  我无力的蜷缩在地上,躺了将近半小时,才感觉有了一丝力气,靠着这点力气,我努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一瘸一拐的出了寝室。一个人,慢慢的,慢慢的,朝医务室挪去。

  走了好久,我终于走到了医务室,一个披着白大褂的女校医随意的瞥了我一下,冷声道:“打架了?”

  我苦楚的应了一声:“没有。”

  对于女校医来说,有人受伤是很正常的事,在这个学校,三天两头有人斗殴,她已经见怪不怪,我也没力气解释什么,只敷衍了两个字。

  等了没多久,女校医就开始给我擦药,看到我身上有很多伤痕,她还要求我脱了衣服擦,她的动作很轻柔,本来浑身酸痛的,被她一弄,我忽然觉得浑身清凉了,舒服了很多。

  难怪学校那些男生受点小伤都跑到医务室来,还给女校医取了个外号,天使姐姐。原来这个天使姐姐不仅跟流传的一样胸部特别大,而且人也这么温柔。

  来学校这么久了,我确实是第一次感受到轻松舒服,其他人看我的眼神除了冷漠就是嫌弃,而天使姐,她的眼里没有半分嫌弃,甚至到最后还对我露出了一点同情之色。

  我冰凉的心终于有了一丝温度,感觉暖暖的。

  擦完了药,我立马穿上了衣服,在我掏钱的时候,天使姐突然问我:“你以前做过手术?”

  我低下头,轻声应了句:“嗯。”

  天使姐关切道:“看你身上那道手术刀痕,应该是个大手术,作为医生,我劝你一句,你身体底子薄,经不起折腾,以后还是不要打架了,不然容易出事的!”听着她关怀的语气,我的心触动了下,那股暖意,更浓了。

  把钱交给天使姐,我打心底里道了句:“谢谢!”

  说完,我转身,出了校医室。

  站在门口,看着寂静空荡的校园,我的嘴角不由的浮出了欣慰的笑意。孤单无助的我,终于感受到了这么一丝丝的温情,它就像寒冬里的蜡烛,点燃了我心中的希望。

  然而,我的心情好不容易明朗了一些,那个噩梦般的声音又猝不及防的传入了我的耳中:“吴赖?你受伤了?谁干的?”

  我猛地回神,转头一看,正是徐楠。

  现在看到她,我觉得比看到魔鬼还恐怖,我不敢再和她说半句话,即便一身伤,我还是强忍着痛楚,拔腿就踉跄的跑了起来,身后的徐楠见状,忍不住的嘟囔了一句:“神经病!”

  回到寝室,室友们都在午休,我怕闹出动静吵到他们,只有蹑手蹑脚的,坐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朵朵送我的钢笔,静静发呆。

  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朵朵的面孔,往事一幕幕,织成了各种画面,朵朵生气骂我,朵朵鄙夷的看着我,朵朵用巴掌扇我,朵朵抽着烟第一次低声跟我说话,朵朵送我钢笔鼓励我用心读书,朵朵咬牙切齿的瞪着我,愤怒的离家出走。

  曾经因为朵朵受过再多委屈,我都忍了过去,多少次的压迫,我都扛了过来,可造化偏偏这样弄人,朵朵难得的对我改善了态度,最后却带着恨走出了我的世界。

  而我,换了新环境生活,可原来比以前更加的难受,孤苦无依的寂寞,饱受嘲弄的折磨,莫名其妙的被打,心中的酸水真的无法倾诉。

  在这个我曾经不屑一顾的垃圾学校,我本来只想安稳的毕业,我不敢奢求太多,但现在,连这点小小的愿望都成了奢望。一不小心惹到了那个霸王方子轩,我以后的生活一定不会平静。丢人现眼我可以承受,但我真的很怕哪一天他下手重了,真把我打出个好歹来,那就彻底完了。

  我想过退学,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但我曾经答应过林叔,不让他失望,我也想有一天见到我爸爸,不让我爸失望。最主要的,我想到了坚强的朵朵,她一个女孩子,被林叔拿着皮带那样抽,倔强的她都能忍住不掉一滴泪。

  而我,被人打了两顿,就想着退学逃避,那就真不是男人了,如果连这点都扛不住,以后还怎么有出息,怎么让我爸和林叔安心。

  可是,我真不想每天提心吊胆的活着,我知道,方子轩爱面子,小肚鸡肠,就算我跟他解释清楚了原委,他也不可能放过我。他打我,只是杀一儆百,拿我当猴子一样耍,同时又能警告其他人,别想打徐楠的主意。

  或许,要脱离他的魔掌,只有那个方法了。慢慢的,我的心坚硬了起来,打定了一个主意。

  一下午的时间飞快,在我的胡思乱想中一晃就过去了,连室友午休完去上课了,我都无知无觉。

  这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旷课,而且旷的毫无意识,直到室友下课回来,我才从沉思当中醒悟过来,当看到那几个室友对我露出戏谑的表情时,敏感的我,立马意识到,又有事发生了。

  果然,良心相对仁慈点的四眼仔,走到我身边,好心提醒了句:“吴赖,你中午是不是把你挨打的事告诉了徐楠,她下午找了方子轩,方子轩很生气,估计等下会来找你麻烦,你做好心里准备吧!”

  听到这,我都不由的露出了自嘲的笑容,我知道,肯定是徐楠在校医室门口见到我,才去询问方子轩,所以说,命运弄人,躺着也能中枪,有些事,终究是躲不过的。

  抿抿嘴,我起身,对着四眼仔道了声:“谢谢!”说完,我便大步的向寝室门口走去,这一刻,我走路没有再低着头,我那佝偻的背也挺直了,身上都不由的散发出男性该有的浩瀚之气...

第八章 唯一的希望

  寝室外面的悠长走廊,充满着诡异的氛围,有好多双眼睛都在盯着我,他们的眼里,尽是嘲弄。其中一个方子轩的兄弟,更是对我虎视眈眈。

  我的心其实还在微微的颤抖,我身上的伤也隐隐作痛,要是再被方子轩他们打一顿,我真的不知道我这身躯能不能承受得住。

  然而,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在这个学校呆下去,那我就不能坐以待毙,就算有一丁点的机会,我也要寻找活路,哪怕希望是那么的艰难和渺茫。

  再次给了自己一点信心,随即,我便大踏步的走进了隔壁的寝室,这个寝室虽然和我的寝室只有一墙之隔,但我这还是第一次进来。

  一进到里面,我就被房间里的烟雾给呛的不自觉咳嗽了,伴着我的咳嗽声而来的,是一声满腔愤怒的喝斥:“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说话的是一大个子,他的语气明显带着嫌恶。

  我厚着脸皮,继续站在原地,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坐在寝室中央的几人,他们有三人正在斗地主,旁边还几个其他寝室的在看打牌。

  所有人都听到了大个子的喝斥声,也知道是我进来了,但没有几个重视,他们依旧做着自己的事,连看都不愿看我一眼。

  我努力的让自己镇定,酝酿了好一会儿,我才鼓起勇气对着正中间的满身痞气的同学,郑重道:“东哥,我想跟你混!”

  这个东哥也是和我同班的,全名王亚东,不是本地人,是一东北佬,打架很猛,也够义气,凭借一己之力,来学校两个多月就发展了自己的圈子,是班上唯一可以跟方子轩抗衡的角色。

  和方子轩不同的是,王亚东的圈子,基本都是外地人。因为本地人有钱,有股天生的优越感,瞧不起外地的。所以我这个外地人想在学校待到毕业,唯有加入王亚东的圈子,这也是我唯一的希望。

  只是,希望总不容易实现,尤其是对我这种天生倒霉的人来说。

  在场的那些人听到我的话之后,全都露出了惊愕的神情,这个原本有些嘈杂的寝室突然就静了下来,但,转瞬间,整个房间就爆发出了刺耳的哄笑声,笑声一浪高过一浪,好像他们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样。连王亚东都忍俊不禁,他放下了手中的牌,玩味的看着我。

  满堂的笑声里,还夹杂着很多道讥讽:“这位无赖同学,你确信你不是走错了地方?”

  “一条天天被人欺负的狗,想让东哥收养,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你可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啊,你难道不知道东哥从来不和废物一起玩的吗?”

  各种嘲讽声如浪潮一般汹涌袭来,但我依旧立在原地,任凭他们怎么说,我都已经下定了决心,孤注一掷。就算希望再小,我也要抱着这根柱子。我的目光,十分坚定的盯着那个能给我希望的人,王亚东。

  王亚东打量了我许久,才出声道:“吴赖是吧,听说你惹了麻烦,得罪了方子轩,今天你过来,是不是把这里当成避风港,让我做你的冤大头替你擦屁股呀!”

  一语中的,王亚东一下就看穿了我的心思,我本来就紧张,这下更慌了,我结结巴巴的狡辩道:“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不想以后再受欺负!”

  见到我这窝囊样,那些人都忍不住的催促我,让我识相的赶紧滚。

  不过,王亚东好像对我饶有兴致,他没有赶我走,只是对我微微一笑,道:“跟我混可以,但你得先告诉我,你有什么能力,我兄弟们可说了,我从来不和废物一起玩!”

  我想都没想,立马焦急的回道:“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听到我这话,有些人又忍不住骂了:“你做个屁呀,就你这个没战斗力的废物,跟个娘们似的,有什么用!”

  他说完,王亚东立马发话了:“我们一帮大老爷儿们,整天把寝室弄的臭气熏天,不正好缺个娘儿们打理吗?”

  王亚东的话一出,那些人立即拍着马屁说东哥英明。王亚东自得的一笑,随即又看向了我,道:“好,那我问你,我们寝室经常有好多脏袜子脏衣服没人洗,怎么办?”

  我毫不犹豫的回道:“我给大家洗!”

  王亚东笑了笑,又道:“我们没烟抽,咋办?”

  我立即附和:“我帮忙去买!”

  王亚东摊摊手道:“我们没钱呢?”

  我咬咬牙,回道:“我有!”

  虽然我不富裕,但林叔给我的零用钱我省吃俭用还有剩余,加上我存的积蓄,应该能顶一下子。

  在场的人看我这么懂眼,全都哈哈大笑,连王亚东都对我赞赏道:“好,有出息,吴赖是吧,以后我罩你了!”

  我立马松了一口气,兴奋道:“谢谢东哥!”

  王亚东霸气一挥手,道:“好了,出去吧!”

  我紧咬着嘴唇,站在原地没动。

  王亚东好像看出了我的窘态,反问道:“怎么,怕出去被人堵了?”

  我连忙点头,眼里还带着点祈求的神色。

  王亚东无语的摇摇头,然后对着那个一开始让我滚出去的大个子道:“喊下涛子过来!”

  大个子应了一声,飞快的跑了不出,不一会,他就领着一个人进来,这人是我的室友,叫陈涛,平时总和王亚东玩在一起,而对我,他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

  我看他进来了,马上就对他露出了一丝友好的笑意,但他还是那种不屑的态度,只用鄙夷的眼神瞥了我一眼,然后就望向了王亚东,王亚东直接对他道:“涛子,以后吴赖也是我们兄弟,他跟你一个寝室,你帮忙照看下吧!”

  闻言,陈涛的眼里立即闪过了惊讶之色,但他反应也快,马上就瘪了瘪嘴,很不情愿的回了句:“好吧!”

  这个对我总是冷眼相待的室友,以后终于可以关照一下我了,我的心情不由的激动了起来,我连忙跟王亚东道谢,然后就和陈涛走出了这个乌烟瘴气的寝室,一到走廊,我整个人都松了,那种害怕的感觉减少了好多。

  我用衣服擦拭掉手心的汗水,深深的呼了口气。

  真的是造化弄人,曾经的我,很讨厌混子,更讨厌那些为虎作伥的狗腿子,认为他们就是流氓,不务正业。没想到,如今的我,竟然会在一帮混子学生面前摇尾乞怜。想到这些,心里不免又泛出阵阵的苦涩!

  回到寝室,陈涛依旧没搭理我,自顾做自己的事。

  见他这样,我又开始忐忑了起来,不知道这小子到底靠不靠谱,更不知道方子轩这次有多生气,王亚东又会不会真的帮我,就算他替我出头,他又能不能和方子轩抗衡。

  一切都是未知,我的安危,仍旧没有多少保障。那种深深的恐惧感,再次把我笼罩了。

  没多久,方子轩就来了,这次他带的人,比上次多了好多,这阵仗,直接把我吓的一身冷汗,我紧紧的捏着衣角,站在角落,一动不敢乱动。

  方子轩看我吓成这样,不由的露出了轻蔑一笑,他慢悠悠的来到我面前,轻飘飘的抽了口烟,喷在我的脸上,阴声道:“行呀,吴赖,真有种,我都有点佩服你了,不怕打啊你,竟然敢去徐楠那告状,还跑到王亚东寝室去,怎么,以为他会罩你这个废物吗?”

  寝室本来就有点阴凉,再加上方子轩那阴冷的声音,让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一股寒意,席卷我全身,我颤着声,赶忙解释道:“没有,我没跟徐楠告状,是她刚好看到我从校医室出来,我一句话都没和她说,真的!”

  没想到,我的解释,换来的却是方子轩狠狠的一脚,他这一脚很重,直接把我给掀翻了。

  这下,一旁看戏的陈涛才终于走了出来,在方子轩准备再给我一脚的时候,他挡在了我前面,开口道:“算了吧,子轩,吴赖也是个挺可怜的人,打了两次就够了,没必要没完没了,欺负这样的人也没劲!”

  方子轩停止了动作,斜眼瞪着陈涛,不客气道:“怎么?陈涛,你想插一手吗?”

  他话一说完,他的狗腿子立马围了过来,气势汹汹。

  我紧张的牙齿直打颤,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陈涛,陈涛依旧一脸的淡然,他微微的咧咧嘴,回道:“不是我想插手,是东哥!”

  听到东哥,方子轩的那些跟班似乎有些动容。他们这些人,仗着有几个钱,整天横行霸道,但论打架,他们跟王亚东一伙应该没得比。

  不过,方子轩却一点不在乎,他舔了下嘴唇,扶了扶他的黑框眼镜,对着陈涛,狠声道:“怎么,你搬出王亚东,以为我会怕吗?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他插手了?平时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就不信他会为了个废物跟我斗,今天我还告诉你了,吴赖我打定了,你要不管,什么事都没有,你要管,连你一起收拾!”

  方子轩的王八之气很强烈,直接把我给震慑了,我真没想到,陈涛拿出了王亚东的名号都没用,他可是我唯一的希望,但好像,这点希望越来越渺茫了,连陈涛,似乎都没了底气,他看着方子轩,有点犹豫道:“东哥说了要罩他!”

  听到这,方子轩的怒火更盛了,他毫不客气冲陈涛吼道:“滚开!”说着,他一把推开了陈涛,顺手拿起了桌上的水杯,就要朝我砸来。

  我吓的缩成了一团,双手抱在了头上,我的腿在抖,心,彻底的死灰了,这个世界还是那么的冰冷残酷,老天没有给我一点仁慈,我始终是太天真了,方子轩说的没错,谁会为了一个废物自找麻烦,到最后,一切都还是只有我自己来承受。

  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等待方子轩的雷霆一击,而,就在方子轩高高扬起手中杯子的那一瞬,寝室的门,哐当一声,被推开了,与此同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在这拥挤的房间里:“关着门打我的人,不合适吧!”

  这声音,对我来说,犹如天籁,我立马睁开眼,看向门外。

  门口站着的,正是大凉天还穿着背心,拖着拖鞋,头发乱糟糟的,王亚东...

相关文章:

男生互发大雕qq/闯关救生员扯掉胸罩

打破多胞胎世界纪录 你知道诞生多少吗

被顶的向前爬又被拖回来:我和同桌的很污作文

女人遇到黑人就废了,被开是什么感觉

痛吗不痛我就继续_本王要进去了忍着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