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床上做到浴室的小说(剑道独尊)惩罚 放 进 夹 震动 开 关

2021-01-04 14:26 · 新商盟

第1章 剑神重生

三百年前,有子叶云,横空出世,天赋绝伦,独领风骚。

二百年前,叶云手持断天残剑屠尽万魔,脚踩万千骄子天才,铸就了“苍穹第一剑神”的不朽传奇!

一百年前,叶云在开天的关键时刻,却被号称苍穹第一美女的倾世红颜无双仙儿一剑穿心,身陨万界山。

…………

而今日,落英帝国,战王府一处破败院子,有一个少年猛然睁开了眼睛。

“无双仙儿,我全心全意待你为平生挚爱,而你却无情杀我如萍水陌路人,真是好毒辣的心肠!”

少年的眸子之中,猛然激射出来剑芒一般的犀利目光,衣袖之外的拳头紧紧握住,并不怎么锋锐的指甲直接刺入手掌之中。

少年名叫叶云,十五六岁年纪,身材略显削瘦,面貌虽然算不上俊美,但也有些英俊。

在苍穹大陆,修炼等级由下到上分为九阶:人阶,玄阶,空阶,地阶,天阶,王阶,皇阶,圣阶,帝阶。

每一阶又有十层。

一层,修炼起来便好似是一重天。

而无双仙儿,因为得到了叶云暂时灌注全部修为的断天残剑,直接从圣阶六层窜升到了帝阶八层……

如今的无双仙儿,是苍穹大陆的第一强者,号称无双女帝。

毫不夸张的说,无双女帝就是整片天地的神,以一介女身,将整个苍穹大陆所有老家主老怪物踩在脚下,让整个苍穹大陆所有天才骄子拜倒在其石榴裙下。

不过既然老天开眼,让叶云重活一世,那么叶云就必定要找上无双仙儿,讨回一个公道。

这一世,六合八荒,吾主沉浮!

这一世,九天十地,谁与争锋?

这一世,我有一剑,可破苍穹!

“云儿,你终于醒了!”

有一道欣喜无比的声音响起,带着满满掩饰不住的激动。

定睛看去,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这中年人身材欣长,长相英俊,角棱分明……不过满头白发。

通过融合这具身体的记忆,叶云知道这个白头中年人便是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父亲叶无涯了。

自己出生在落英帝国地位仅次于皇宫的战王府……咳咳,是曾经。

毫不夸张的说,当年那个落英帝国第一战王,叶云这具身体的爷爷叶战还在皇城的时候,吼一嗓子整个皇城都要震三震。

但是伴随着十年前叶战深入八大荒地之一末日森林一去不归,战王府的辉煌也慢慢的不复存在,甚至已经败落到如今府中连个下人和丫鬟都没有的地步。

至于京都之中达官显贵们,或许是因为十年前他们都对着叶战露出来过最谦卑的笑脸,拍过最夸张的马屁,在叶战前往末日森林的前几年还收敛些,这几年恨不得将十年前的卑微从叶无涯和叶云这一对父子的身上讨回来……

因为他们都坚信,叶战十年未归,绝对已经死在了末日森林之中。

毕竟末日森林,可是最为凶险的八大荒地之一啊!

在原有身体的记忆之中,父亲叶无涯曾经也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天才,可是自从十二年前莫名其妙的碎了丹田,便是一蹶不振,甚至有些窝囊废……

至于母亲,在叶云原有身体记忆之中,都是一片空白……

“云儿,你怎么就坠崖了呢?是不是有人”

叶无涯目光如炬,发问。

却是被叶云一把打断:

“没人,我就是脚下一滑,然后摔了下来。”

心中,却是发冷:确实是有人将自己推了下去。

而且,叶云清楚的记得那将自己推下山崖之人。

是王霸。

大将军王大龙的二公子……

这也是叶云没有告诉叶无涯真相的原因。

叶云几乎可以肯定,如果自己实话实说的话,父亲叶无涯一定会直接去找王霸拼命。

结果无疑是败北,而且还是被虐很惨的那种……

“对了,父亲您的头怎么了?”

叶云忽然发现叶无涯额头之上包着一块纱布,当即便是问道。

“额,没…没什么,是走路不小心绊倒了摔的,咳咳,摔的!”

叶无涯说着就连忙伸手去捂住额头。

可是由于过于慌乱的缘故,将那包住额头的破布给碰掉了。

虽然叶无涯赶紧的将地上的破布捡起了起来,并且麻利的将那块破布又是捂住了额头。

但是叶云还是看到了叶无涯额头之上那足有一指多长的刀疤。

当即,叶云便是攥紧了拳头。

因为那刀疤的切口是呈现三角形的!

而王霸有一个狗腿子跟班邹苟,武器就是一把三棱刀……

“云儿啊,这几日你就不要出去了,在家好好养伤吧!”

叶无涯说着,就准备转身离去。

这令叶云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到底有哪里不对劲呢?

忽然,叶云想到了妹妹叶雪。

说起来,叶雪并不是叶家之人,而是在十年前,被父亲叶无涯从荒野之地捡回来的。

叶雪从小和叶云一起长大,比亲兄妹还亲,对于叶云更是腻的很。

现在叶云醒来,没有看到叶雪,太不正常了。

“父亲,雪儿呢?”

叶云发现自己在融合了这具身体记忆的同时,也顺带将这具身体的感情给吸收了。

无论是对于父亲叶无涯还是妹妹叶雪,都是有很深的感情。

“雪儿,可能是上山中挖草药了吧!”叶无涯的目光闪烁不定,扭过头去不看叶云。

“雪儿呢?”叶云再问。

“雪儿,也可能是到满月楼做工了吧!”叶无涯的语气又是弱了几分。

“雪儿呢?”叶云三问。

长叹一口气,叶无涯猛然扭转身体,直视叶云良久,方才是道:“雪儿,在大将军府之中。”

“大将军府?”

“对,今日是……是雪儿和王霸大喜的日子!”

轰隆隆!

叶云只觉得耳边仿佛有惊雷乍起。

想到现在这具身体的种种过往。

被皇城的大家世子欺辱,叶云可以忍。

被那些大家世子的狗腿子欺辱,叶云也可以忍。

甚至被大将军府二公子王霸推下山崖,叶云都可以暂时忍下来。

但唯独听到妹妹叶雪要跟王霸大婚,叶云忍不了了!

连叶云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中会刀扎一般的痛。

“云儿啊,王霸是王大将军的二公子,根本就不是我们可以惹得起的,而且有魏国师亲自来做媒,谁都拦不住。”

“还有就是,这婚事,雪儿也是愿意的。”

望着就要从床上艰难爬起来的叶云,叶无涯焦急的开口。

“雪儿愿意?”

叶云蹙起眉头,在记忆之中,雪儿对于王霸很是厌恶,对于叶霸的追求,更是很烦恼。

怎么可能愿意嫁给王霸?

“你意外坠崖,昏迷不醒,医师说伤了心脾,只有服用舒心丹才能救活,而这种舒心丹可是金贵的很,大将军府那里才有……”

言毕,叶无涯又是不住的唉声叹气,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更重过一声。

也是令叶云心中更痛了:原来雪儿这妮子之所以愿意嫁给王霸,是为了舒心丹救醒自己!

在苍穹大陆。

丹分九品,品数越大,越高级。

每品又分外上中下三等,

且不说这舒心丹,才仅仅算是二品下等丹药。

就是九品神丹,也是远远不能和雪儿的终生幸福相提并论的!

将牙齿咬的咔吧作响,叶云在心中发誓:绝不能让雪儿委身给了王霸那个心狠手辣而又好色成性的混账玩意。

只是不等叶云艰难的坐起来。

门,却是被一脚踹开了,木门的碎块散落满地……

“呦呦呦,你这个废物小子竟然还没有死!”

尖酸的声音陡然响起,发自那踹门之人,很是刺耳。

来人包公的肤色,大郎的个头……这也就罢了!

竟然还是金鱼眼,朝天鼻,八字眉,顺带有点罗圈腿……

就是烧成灰,叶云也是认得,正是邹苟,王霸的心腹狗腿子,一个狗仗人势的狗奴才。

叶云怀疑父亲头上的三角形伤疤便是这个邹苟的特有兵器造成的。

或许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缘故,在邹苟身后,还跟着五个长相可以用“歪瓜裂枣”来形容的跟班。

“战王府重地,岂是你们这些人可以随意闯入的?”

望着突然闯进来的邹苟以及几个跟班,叶无涯当即便是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面色严肃的开口。

不过这话语,却是被邹苟一把打断:“战王府重地?哈哈哈,真是可笑至极,你这个大废物还以为是在十年前吗?醒醒吧,伴随着叶战那个霸道老头子殒命在末日森林,现在这战王府已经沦落到连个府兵和佣人都没有的地步,有的……只不过是你们这一对废物父子罢了。”

邹苟并不是无的放矢,叶无涯大废物的称号和叶云小废物的称号,早已经传遍了整个皇城,妇孺皆知。

在苍穹大陆,只有两种人:能够修炼的武者和不能修炼的废人。

叶无涯丹田破碎,不能修炼,已是废人。

而叶云虽然丹田没碎,也能修炼,但是天赋却是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跟废人几乎没有两样。

顿了一下,邹苟接着冷笑道:“还有大废物,都说好了伤疤才会忘了痛,而你伤疤还没好吧?”

邹苟言毕,便是从腰间抽出来他那把三角形切口的长刀,在叶无涯面前晃动几下。

果然是这个混蛋造成的……

叶云一双剑目之中泛着寒光,不过却并没有直接出手,更准确的来说是暂时不能出手。

就在刚才,叶云已经检查了自己现在这具身体,一句话:没有最废,只有更废!

这具身体辛辛苦苦修炼十年,才是达到人阶二层。

而面前这个邹苟,却是实实在在的人阶八层,在其身后那五个跟班也大都是人阶四五层的样子。

如果现在贸然出手,叶云除了被揍得很惨之外,还有可能被直接揍死。

不过,身为剑神转世,叶云从来不缺绝妙的剑法,就好比他自创的那套:无名剑法。

叶云自信,即使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练会了这套剑法,也能够将一个人阶八九层的人击败,至于叶云至少可以保证玄阶五层之下无敌手。

当然前提是在叶云身体状态正常的情况下。

而叶云现在这具身体昨天才坠了山崖,虽然服用的舒心丹,但是即使叶云暗中催动疗伤最有效的九天回生大法,也需要一刻钟的时间才能将身体修复到勉强正常的状态。

所以,现在叶云冲动不得,只能忍,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等。

发现叶无涯和叶云都不再说话,邹苟脸色愈加嚣张起来:“我这次来,说起来还是给你们送钱来的,毕竟再怎么说今天可是我家主子大喜的日子,而且我家主子对叶雪很是满意,对了,这就是我家主子赏给你们的喜金。”

邹苟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之中摸出来一个钱袋子,然后劈头盖脸的便是朝着叶无涯摔去,几十个银币从钱袋子之中洒了出来,洒了满地……

邹苟这个举动,令叶云眼中寒意更甚。

不过……依旧要忍。

羞辱完了叶无涯之后,邹苟又是将戏谑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叶云:“说起来叶雪还真是一个倔脾气,在穿婚衣的时候竟然夺过一把剪刀就想要自杀,不过在我家主子一句话后,便是乖乖的放下剪刀上了轿子。”

“你想知道我家主子对叶雪说了什么吗?”邹苟向着叶云走了一步,根本不等叶云回复,便是接着道:“我家主子告诉叶雪,如果她死了,那么你叶云也活不了。”

“真不知道你这个废物小子有什么好的,竟然能够让叶雪那么一个绝美的人儿如此倾情,甚至愿意乖乖的奉献出来身体。”

唰!

邹苟忽然一把将手中的三棱刀高高扬起:“可是叶雪还是太天真了,即使她选择苟且活着,你叶云也活不了。”

“而我今日来,就是奉我主子的命令,要你死的!”

这一刻,邹苟凶相毕露。

他居高临下俯视着床榻之上的叶云,看向叶云的目光已经跟看向一个死人没有什么两样。

邹苟手中的三棱刀散发出来渗人的寒光,携带着飕飕的破风之声,直接朝着叶云的脑门劈了过去……

不过却是并没有如愿的劈到叶云的脑门之上,而是劈中了叶无涯的肩膀。

千钧一发之刻,叶无涯挡在了叶云前面,用自己那肩膀挡住了邹苟那锋锐的三棱刀。

鲜血喷溅,发自叶无涯的肩膀,瞬间便是染红了叶无涯的衣襟。

也,烧红了叶云的眼睛…

相关文章: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_玉女校花的呻呤_闻香识女

难以理解的婚俗2全文阅读/吃女友胸她突然来句好吃吗

男生太大了进去时什么感觉| 办公室组合办公桌

长篇肉辣文小说阅读(绝品女婿)被巨棒征服的江湖美妇

我自己在上面动太舒服了.男朋友牵着我的手放在胸口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