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女的把我阉了|小东西我真是想做死你

2021-01-08 09:46 · 新商盟

一步步走近,心情却随着步伐彻底跌落谷底。

侧耳倾听屋子里的对话,那是张琪。

“你以后不要再来了,今天是最后一次。”张琪的话语平淡,似是还带着一抹冷漠。

听到这里,我的心头狂喜!

她拒绝了他!

然而下一刻,我就听见吴琼对着她说:“如果你怕被你弟弟看见,我们可以换个地方,你可以到我那里去,我会一直等你,我说过,两年我可以等,四五年依旧可以,我不在乎。”

缠绵的情话最容易让人丧失理智,然而现在彻底丧失理智的,却不是张琪,而是我!

“砰!”抬起一条腿狠狠地揣在房门上,怒气冲冲冲进屋子里的我,看见了我毕生难忘的那一幕,张琪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很显然是昨天晚上不曾休息,再加上风雨交加患上了重感冒。看来今天她根本就没去上班。

而吴琼在她的身边为她擦拭着额头,动作十分亲昵。

这种亲密的姿态落在我的眼睛里,深深地刺痛了我。

听见我踹门的声音,张琪和吴琼同时抬起头,却看见了紧紧攥着拳头的我。

“你滚!离开我的家!”抑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我,面对着吴琼对张琪的死缠烂打和悉心照料,他的行为和动作无疑都是在挑战我的敏感神经,我甚至不能想象再多目睹几次这样的场景,会不会疯掉!

张琪很是平静的看着愤怒中的我,对着吴琼轻声说,你先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

吴琼则是微微点头,再一次将张琪额头上的毛巾浸了水后拧干,重新放在她的额头上后,才站起身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而后走出门去。

我注意到他在与我擦肩而过时,嘴角含着的那一抹笑意,那笑意似是在说,怎么样小子?我就是要这样从你身边夺走你姐姐!

吴琼走后,张琪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我上前去扶,她却是轻轻地推开,语气严肃的说我实在是太没礼貌,吴琼毕竟是客人。

客人?是反客为主的客人?我心里就是如此认定吴琼的,若非如此,他堂而皇之的接近张琪,然后这已经是第二次被我在家里碰见,难道这还算不上是反客为主么?

“姐,他到底哪里好!”我口气十分强硬,迎上张琪的目光,却发现她有片刻的失神,苍白的脸上血色甚少,眼窝深陷中带着浓浓的疲惫。

过了良久她叹了一口气,反问了我一句,他又哪里不好呢?

我顿时被张琪的反问问得哑口无言,的确,他足够好,会照顾人又知道进退,但张琪永远都不会明白,吴琼这是在做一件很残忍的事!

他要把我的姐姐从我身边硬生生地拉扯走,而且永远都不会回到当初!

从小失去母爱,而我的父亲如今又身陷囹圄,还有那不堪回首的往事,除了张琪,我在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另外一个亲人。

更何况,张琪她是我从小到大都一直喜欢着的人啊!

张琪见我不说话,不禁再度开口对我说,让我稍稍大度一些,吴琼他人很好,并非是我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在我与张琪一同度过的这些年中,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对某个男人会有如此之高的评价,尤其是她现在所赞美的,是我最不想听到,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个人。

吴琼!

内心里升腾起一股子无力感来,如果说张琪已经认定了吴琼,那么我,又会被置于何地,从小就幻想着长大可以名正言顺的喜欢张琪,跟她永远在一起的我,却发觉事情并非如我所想,如我所愿。

还记得上一次张琪否认我不会喜欢她的事,那其中充满了惊诧和不可自信,似乎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在这个世界上对她心存幻想这么多年的我,是真正喜欢她的那个人。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我看见饭桌上的塑料口袋里有两罐啤酒,猛地冲上前拉开拉环拼命地朝着嘴里灌。

张琪发出一声惊呼:“你在干什么!”

而我再也顾不得许多,我知道,或许有些话再不说出口,有可能我就会后悔一辈子。

张琪想要挣扎着从床上站起身来,而我已经将整罐啤酒全都灌了下去。

打了一个难闻的酒嗝,就连肺叶里似乎都是浓烈的酒精气,眼睛传来一股酸涩感,但这酸涩感无疑给我壮了胆。

“姐,我喜欢你!不是弟弟对姐姐的喜欢,而是……而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我喜欢你,所以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保护你呵护你,我已经是一个……已经是一个男人了,不是小孩子了!”

天知道说出这些话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在酒精的刺激之下,那些原本掩藏在心里永远都不可能说出口的话,在这一刻也终于脱口而出。

张琪一下子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好似是完全没有想到一般。

借着三分醉意,我踉踉跄跄的跑到床前,猛地向前一扑,却是跪在了地上,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张琪的手。

此刻的她在床上半坐着,而我的视线在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光滑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以及那半遮半掩的春光。

这是诱人至深的景色,也是欲望的催化剂,内心里如同火焰一般煎熬,在这一刻我甚至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将她彻底占有!

也许只要我这么做了,或许张琪真的就不会离开我,她还会如同以前一样,陪伴在我的身边,等着我长大成人,等着我给她许诺,给她安宁,补偿她这么多年来为了这个家受尽的苦楚和委屈。

我在心中默默地告诉自己,或许这就是我的机会,一个一旦错过,就再也不会再次出现的机会。

“张琪,我喜欢你!我要抱着你,吴琼是怎么抱你的,我也要怎么抱!”近乎赌气一般,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继而双臂死死地环抱住张琪的胸口。

那熟悉的香味和火热的触感,让我欲罢不能,突然想起昨天夜里艾美薇那张浓妆艳抹的脸,还有那性感妖娆的身段,张琪与她,有太多相似的地方,身材完美,面庞清丽可人,而艾美薇与张琪不能比的地方则在于,张琪身上总是带着足以让我沉沦下去不愿意醒来的特质,或许是费洛蒙,又或许是我单纯的依恋。

内心里的悸动,加上小腹的一阵灼热,使我全身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热,这热似癫狂,更像是我情绪的推动剂,在那一个瞬间,我脑海里只剩下一个想法。

占有吧,占有张琪!纵然她是我姐姐!

紧紧地环抱住她,学着吴琼的模样,将张琪的头按在我的怀抱里,手掌抚摸着她的背脊,当我的手不自觉的想要拨弄来她裙子上的肩带时,张琪陡然瞪大了眼睛,厉声问我这是在干什么!

被当头棒喝的我无言以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我忙不失迭的解释着,同时更用力的环抱住她,不让她挣脱开来,随着年龄增长,我不再是那个需要姐姐保护的孩子,变得更有力量,更加强壮。

张琪看着我的手拨弄掉她裙子的肩带,不禁浑身颤抖,带着哭腔问我,张扬,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我是你姐姐!

我当然知道张琪是我姐姐,实际上我喜欢的就是我的姐姐,而且心中这个疯狂的想法,不知在几年之前就已经开始萌芽,张琪是我的姐姐,但却不是母亲亲生的姐姐,她可以做我的爱人,做我追逐一生,用尽一辈子光阴去疼惜的爱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