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荡婚礼全文阅读&《独宠绝色妃》全文免费阅读

2021-01-08 13:42 · 新商盟

第九章 侍寝2

注意到她,是两年前的事情,在这两年里,他想方设法讨太后欢心,却总是不得其法,倒是她做的不错。不过只是不错,她却并不为他所用!

她的底细早已清查,不过是个小小县丞的女儿。

今日,他要让她知道,他是君上,是天,世间女子皆要为他所倾倒。

他要让她知道,与他的嫔妃相比,她差的太远!

呼吸起伏不定!

她,仍是眼睑低垂!

眸华一闪,丹凤眼微眯,赫连飏伸手攫住她的下颔,用力抬起,让她直视自己。

明眸粲然,静静凝视着赫连飏,见他倾身上前,端木暄反射性往后仰头,却不期直接被他压在龙榻之上。

浓郁的麝香味弥散开来,感觉到他整个人压在身上,端木暄微蹙了蹙眉,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不管过去几年如何自持,毕竟,她还未经人事。

“原来你也有怕是时候,不过你放心,朕会轻轻的……虽然姿容稍欠,不过抱起来感觉尚好。”满意的捕捉到她眼里的那丝惊慌,嘴角邪佞一扬,赫连飏整个身子压下,伸手扯住端木暄的襟带!

看着赫连飏近在眼前的俊脸,瞥见他嘴角那抹促狭的笑意,端木暄心下微沉。

赫连飏的手只要轻轻一扯,端木暄胸前的裙衫便会大开!

“暄儿平庸无奇,比之这恩泽殿的宫婢都不及,皇上真的稀罕暄儿的身子么?”

深吸口气,眼中惊慌褪去,端木暄毫不避讳的望进赫连飏琥珀色的双眼之中。

大楚后宫之中,美艳女子比比皆是,与此刻龙榻上横陈的美人相比,端木暄的容貌可谓平庸至极!

他真的稀罕她的身子么?

他当然不稀罕!

凝着她复又平淡的眸子,他眼中慵懒尽去,平添几抹阴鹜之色!

即便此刻,她也只是稍显惊慌,不可讳言,他恼极了她如此镇定的模样!

他是一国之君,试问有哪个女子见到他不是使劲浑身解数想要他流连忘返?

可她,偏偏不是!

见他如此,端木暄心下更定了几分!

太后给她的这张脸有多平凡她并非不知,岂能入的了赫连飏阅美无数的法眼?!

微动了动被赫连飏压着的身子,见他并未再倾身压下,端木暄有些狼狈的自龙榻上起身,轻拢衣裙,她后退两步,福身跪地:“暄儿愿为皇上细作,蛰伏昶王府中,为皇上分忧!”

既然入昶王府已成定局,她能做的只是保全自己的身子,给自己留下一分尊严!无关乎外人如何道之,只要她日后在嫁入王府,面对那人之时,心中无愧即可。

见端木暄若此,赫连飏整个身子往后一仰,双手撑在龙榻上,嘴边浮现一抹哂笑!

“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丝毫不掩嘲笑,赫连飏眼底变幻莫测,睨着她道:“朕以前让你做的时候你不做,这会儿怎么就肯了?”

臻首微抬,端木暄眼睑微敛,不曾看他:“自知平庸,过去暄儿只想长奉太后殿前,从未想过要为谁而活。但今时不同往日,暄儿碍了皇上的眼,惹了皇上不快,这才使得皇上如此对待暄儿。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依暄儿的品貌,端不得皇妃之位,更逞论是皇后之位……甚至于连皇上身边品第最低的才人也比不上!”

此刻,端木暄将姿态放到最低……

她的命,是全家人的命换来的,于别人或许如草芥,但她却视之甚重!

活着,是她必须要做到的事情,她从未想过要以死来保名节,但也不会坐以待毙的被他肆意糟蹋!

“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披上外袍,自龙榻上起身,赫连飏来到近前,缓缓蹲下身来,双眸凛冽的盯着端木暄低敛的眼帘,似是想从她眼中看出些什么。

“暄儿认命,但不认输!”眼帘轻抬,再一次无丝毫避让的望进赫连飏的双眸中,端木暄平静说道:“暄儿姿色平常,若为皇上后妃,明日便是弃之敝履,但暄儿若为细作,定会是皇上身边最好的细作!”

“最好的细作……”

唇瓣扬起一抹颇为玩味的弧度,赫连飏缓缓起身,转身看向龙榻上正明眸善睐对自己笑着的美人儿。

许久之后,他闭了闭眼,抬手对端木暄唯一挥手!

眸光一闪,知他是认同了自己的话,端木暄不动声色的起身,转身便向外走去。

第十章 侍寝3

“等等!”

闭上的眼缓缓睁开,赫连飏转身看向端木暄,眉头轻轻蹙着:“明日之后,你便是朕的废后,再嫁入昶王府,即便你是昶王府的正妃,也必定受人冷眼。”

转过身来,端木暄再次垂首:“暄儿明白!”

眉头蹙的更深了些,赫连飏冷哂:“你宁可去受人冷眼,也不想做朕的妃子?”

听他的语气,好似她在嫌弃他一样!

若此刻她说是,他必会雷霆震怒,若她说不是,则今日又要侍寝。

心下微怔,端木暄思忖连连,寻思着该如何说的圆滑,才不至于惹怒赫连飏!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思忖许久,端木暄莞尔笑着:“暄儿没有过人姿容,做皇上身边的女人,定比不过各宫的娘娘。道是先天不足,后天补齐,暄儿脑袋还算灵光,若做细作,定可为皇上分忧。”

她如此回答,他该满意了吧!

果然,赫连飏凝着她的眸底幽深一片,眸光中竟闪过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她面容明明平凡至极,在他面前的表现,却比后宫那些妃嫔来的更为大度。

“朕但愿你不管到哪里都如此不卑不吭!”

再次转过身去,他嘴角扬起的弧度更大了些:“嫁入昶王府后你身份尴尬,处境堪忧,但朕不会帮你。你说自己儿个脑袋还算灵光,这些事情自己去摆平。”

“喏!”

翩翩福身,整了整衣裙,将一缕不听话的青丝拂回胸前,端木暄转身步出大殿。

身后,女子娇喘的声音再起。

没人看见,此刻她的嘴角与他一样,是高高扬起的。

何以百炼钢,终成绕指柔?

只因钢遇钢则断,遇柔则更柔!

有的时候,服软认输,到最后不一定便真的是输!

直到若干年后,皇城门楼前惊鸿一瞥,他才知自己那日竟输的彻底!

……

回到初霞殿时,早已是三更时分,见她下辇,平日跟在她身侧的翠竹连忙迎上前去:“姐……”眼中氤氲浮动,翠竹福下身子:“恭迎皇后娘娘!”

皇上的旨意如今宫中无人不晓,今日端木暄侍寝之后,便会被废黜。

一个女子失去了名节,却还要嫁给昶王……

端木暄所经历的这一切若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翠竹想都不敢想。

“别哭!”纤弱的手指抚过翠竹的眼角的泪珠,将之扶起,端木暄心有疲倦的颦着眉头:“我乏了!”

睁大眼睛把眼里的泪意逼了回去,翠竹点点头,吸了吸鼻子:“我去给姐姐准备香汤。”

“好!”

嘴角噙着浅笑,端木暄跟翠竹一起回到住处。

褪去一身裙衫,十分慵懒的仰靠在浴桶之内,低眸凝着水面上漂浮着的茉莉花瓣,端木暄闭了闭眼,掬起一汪热水撩上脸庞。

热气蒸腾,浑身说不出的舒泰,可闭上眼,今日大殿上发生的事情却又一幕幕如潮水般涌来。

他,今生非纳兰煙儿不娶!

忆起他看向自己时嘴角那抹冷冷的嘲讽之意,端木暄的心竟有隐隐刺痛起来。

原来,五年不见,并不减他在她心中分毫。

那时,他对她笑时若春风,拂杨柳,暖人心。

可,如今再见呢?

是的,她会嫁他,只怕到时以他对自己的鄙夷,不会如今日对皇上时,让她这般容易脱身。

神思恍惚之间,仿佛听到有步履声传来,她已然让翠竹歇下,那此刻所来之人是谁?

相关文章:

痛吗不痛就继续宝贝|就放在里面不动好不好

情趣内衣美女av动态图:女性私密外部黑

睡了几个40多岁大姐_蹭蹭不小心进了视频

嫁到非洲晚上难熬,穿遥控蝴蝶走路受不了

小说推荐【初婚有刺】全文完整版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