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地探进超短裙_几个女的把我阉了

2021-01-08 14:20 · 新商盟

我忽然看见两个大汉手里拿着铁棍朝我追来了。

握草!原来这两个辣鸡是去赶电梯了。

我心里一惊,拔腿就跑。想着老娘我都跑到这里了,难道还会让你们两个变态把我抓回去不成。

前面只有一条很狭窄的路,根本就不像是真的医院门口那样人来人往的,并且还摆放着很多车。

这个地方从那个楼梯下来,出来之后就是狭窄的小巷道。这里这个情景,一看就是没有什么人出没。

我心里开始暗暗叫苦,妈了个巴子!我去你的大西瓜!竟然把本姑娘搞到这种地方来了......要不是我脑袋瓜子灵光一点,特么的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我现在想这些事情好像还太早了点。那两个人离我好像越来越近,一边追一边还在嘴里喊着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

反正我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

我心里很着急,这种地方我根本就不熟悉。我最害怕的就是有人在后面追着,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前面冒出来几个人......那样我真的就是无路可逃了。

这条路越走越窄,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千万不要是死胡同啊!千万不要是死胡同啊!”

要是这里真的是死胡同的话,除非我长了翅膀,不然就别想逃了。

跑步我还可以,但是要说打架,我肯定是打不过那两个身高1米8,体重超过200斤的那两个坏蛋的。

那两个人对付我,不就像是老鹰抓小鸡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我拎走。

可是,生活偏偏就是你越怕什么,就来什么。

我刚刚转过一个屋脚,就看到了前面最可怕的一幕。

特么的这还真是个死胡同!我当时的心一下子哗啦啦凉了大半截。

要不我还是跟着他们乖乖回去算了?我当时脑子里面瞬间闪过一个念头。

可是我刚刚才经历了那个噩梦一样的三个月......想到这里,屎蛋那张傻逼兮兮的脸和他父亲那个又猥琐又是犯贱的脸很清晰地出现在我面前!

“不!老娘今天我就是爬也要从这里爬出去!”我对着身后恶狠狠地说了这么一句。

两人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我已经可以听到他们两个的脚步声。

“大哥!没事!我们现在可以慢慢走了!前面是死胡同!哈哈哈,那个小傻妞估计还不知道呢!”一个男人的声音贱兮兮地说道。

“对啊!我看她那小身板,没想到还真能跑!追死我了!我好久没有跑这么多了。听说她还怀孕了......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另一个男人说道。

说着,两人的脚步声就放慢了下来。

“嗨!大哥!我说你傻呢!你怎么那群人说啥你就信啥?我看那个姑娘,看她走路那样,我都还觉得她是个处女呢?怎么可能怀孕?再说了,你没发现嘛!每个到我们这里来的姑娘,他们都是给人家说姑娘怀孕了,然后由那几个失足妇女给那个姑娘做思想工作,说是打胎怎么怎么不好。几个人有的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的......过一段时间,就是人家姑娘不想打胎凭借着那几个女人的那几张嘴,都把人家姑娘骗上了手术台......而且有的姑娘根本就没有怀孕。但是,如果不说她们怀孕的话,你觉得这些人可以趁机在人家肚子上划开几刀,取走......你懂的。”那个贱贱地声音又开始说道。

“嗯,你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我平时还一直不清楚的疑问现在倒是被你一下子说开了。我说呢,为啥做个人流都要开刀......原来是这个样的。不过,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这种事情虽然不至于害人性命,可是这是犯法的。”另外一个男人说着,就停下了脚步。

“哎哎哎,大哥你怎么想的?我们两个的职责就是看住他们交代我们应该看住的人!再说了,我们两个又没有直接参与到他们的活动之中。人也不是我们骗来的,她们身上的器官也不是我们两个拿走的!那些人干等坏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要是哪天真的被发现了,我们就说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事情好了。警察叔叔们也不能那我们怎么样啊?再说了,如果我们不干这个工作了,我们拿什么三姐治病?你要知道,三姐的命全部都在我们两个身上啊!”那个贱兮兮的人又说道。

那个大哥的人说了一句“走吧”,巷道里面的脚步声又开始响起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刚才呆的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什么医院。只是我没有想到,那几个女人竟然在我面前演戏,一个个还演得那么逼真。

这两个人听他们的对话,今天晚上他们是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要是想着求情什么的,这个想法现在就可以完全取消了。

正面干肯定是干不过他们的,现在唯一的路就只有......

我了看我前面三米高的这堵墙,握紧了拳头。

我往后退了大概50米的样子,嘴里大声喊着“3,2,1”,然后就使出吃奶的劲儿,飞快地跑起来!

没错!现在能救我的只有“飞檐走壁”这一招了。

我学着电视里面那些大侠的样子,可是才上去了两步就摔了下来。

听着两人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我心里更加着急的不行。

“啊!大哥你看她在那里呢!”又是那个贱兮兮的声音。

“来不及了!”我在心里说道。然后就赶紧站起来,心一横,咬咬牙,就开始抱住墙壁,拼命地往上爬。

我感觉到坚硬的砖头已经陷入到了我的肉里面......但是 我想好到如果我不努力爬出去的话,那么我就会被他们抓回去以打胎的名义取走我的器官......

想到这里,我还哪里顾得上什么疼不疼,只要别掉下来我就烧高香了。

“大哥,她……她竟然会爬墙……怎么办啊?”

“我也不知道咋办啊……”

他们两个人在下面急得团团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