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你下的面_宝贝 哥哥帮你洗洗小花花

2021-01-09 14:57 · 新商盟

先冲上来的那两个家伙,大概是看着我挺瘦弱的,都围着我这边过来,想要一举打倒我。

我笑了一下,随后便向他们两个冲了过去,他们各自伸出拳头来捶向我的脑门,我敏捷的躲过他们的拳头,狠狠地用脚扫了他们的双腿。

他们没想到我的反应这么迅速,直接就被我弄倒在地上。

我摇了摇头,这两个都是菜鸡。

我也没有客气,直接的用脚踩住了其中的一个,同时扇了他很多巴掌,把他的牙齿都弄掉了两颗。

另外一个看势不妙,慌忙站了起来,想要从背后偷袭我。

我出其不意地就用拳头向后锤了一下,猝不及防之下,后,面向我冲过来的那个人被我打到了鼻子,他捂着已经在喷血的鼻子,想后退,不敢在向前来。

我轻松搞定了这两个之后,却发现王林他们那边有些困难,我迅速的过去和他们汇合成一个圆圈,以抵挡那些混混的进攻。

尽管那些混混的人数是我们的两倍,只是,大家都是大学生,在体质上面没有很大的差别,我就有一打多的能力,所以就一直僵持着。

本来社会人和邱球只是在一旁看好戏的,他们大概以为这样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把我们拿下。

只是可惜,他们想错了。

社会人风哥看到这个僵持的局面,明显是觉得不耐烦了。

“你们这群废物,都不知道有什么用,明明比人家人数多一倍,还是拿不下他们!”

看样子他是想要亲自上阵。

我看到他健壮的身躯,有些担心,本来是僵持的局面,但是他要是出手的话,就很难说了。

何况现在这种局面,也就只有我可以应付得了他,其他三个人的话是肯定不可能的。

俗话有说,擒贼先擒王。

我的心里面突然有了个想法。

“暂停一下,先别打了,我们认栽了可以吗?”

社会人风哥听到了我的话之后,很疑惑的看着我,对于我突如其来的话,感到有些莫名奇妙。

“反正打下去也是两败俱伤,不如让我们加入你们吧,我们以后都不会再管孤儿院的事了。”

我说着,周围的三个兄弟很诧异的看着我。

我转过身去,向他们挤了挤眼睛,他们马上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没错,我们也不想再理孤儿院这个烂摊子了。”

他们也都大声的说着。

邱球看到这个场面,明显是不想让我们如愿以偿,毕竟我们之间可是有过矛盾的,如果我们加进去的话,这个矛盾就得一笔勾销了,他可不愿意!

“风哥,你不要被他们迷惑了!”

邱球很迫切的说着,只是风哥倒是没有理会他。

“小伙子,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确定你真的要这样做?骗我的人,可是没有好下场的!”

风哥看着我说,我被他的那种眼神看得有些害怕,可是,我也依然迎着他的目光,然后向他走了过去。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可能会骗风哥?”

我一边向他走去,一边向他伸出手。

风哥身边的那些人都识趣的让开了一条路,包围着我们的圈子也就散开了,我心里暗想,希望后面的三个兄弟能够明白我的心思。

风哥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伸出来的手,明白了我的意思,随后,他也伸出了个手来,准备要和我握手。

“希望我们加入风哥的团体后,能够成就一番大事!”

我眼带笑意的说,就在他要和我握到手的时候,我突然一把掐住了他的手,瞬间跳到了他的身后,一下子把他的双手给擒住了。

风哥也是留了一手,所以他用力的挣脱,眼看着就要挣脱我了,我使劲的往他的膝盖一踹。

风哥无奈之下被我踹着跪在了地上,他这下子也没有办法挣脱的了。

“居然敢玩阴的,等你放开我,你就死定了!”

风哥咬牙切齿的说,他所带来的那些混混们都想凑过来。

“你们要是敢走过来,你们的风哥绝对不会完整!”

我向着他们威胁着。

王林他们也靠到了我身边来,因为现在我们的手中掌握着他们的老大,所以我们其实没有必要太担心自己的安全。

只是接下来就难说了,我们知道我们处于了一种困难的境地,可是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也会陷入这样的境地。

“我操,你们这帮小兔崽子,快点放开我,否则你们以后绝对会一个个的死在我手上!”

风哥依然在威胁着我们!

我没有被他的话语影响。

“啪啪啪。”

我扬起手来给了他几巴掌,我并没有手下留情,所以把他的嘴里打的都是血液,慢慢的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

“你不是好嚣张的吗?你继续嚣张。”

我毫不畏惧地说。

正在这个时候,远方有几辆警车开了过来,那些小混混们马上就散了,现场就只剩下我们四个和风哥了。

警车开了过来,然后把我们五个都押上了,车子里面去,只是我们和风哥所押上的警车是不一样的。

在上车的时候,我好像还隐隐约约的听到一句。

“这几个家伙有点硬,给我弄死他们。”

这,我突然就明白到了这里面的门道。

风哥肯定是和警察局里面的某个人是有勾结的,到时候我们到了里面后,过的生活绝对是生不如死。

果然不出我的意料,到了警察局里面的时候,风哥已经不见了,就只剩下我们四个,甚至还没有经过审问,就被分别关押在了不同的地方。

我也想要申诉,可是,到了警察局里面,如果没有关系的话,怕是我们真的会被活活弄死在这里!

在这里才过了两天,我就感觉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

每天都会莫名其妙的被一起关押的狱友打,我知道,肯定是警察局里面的授意,可是却对此无能为力。

第三天的时候,突然有人过来通知我。

“你可以出去了。”

我感到有些奇怪:这么快就可以出来了?这不符合黑社会的风格!

我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出去了,走路有些痛苦,毕竟狱友们可不是吃素的。

刺眼的阳光照射过来,我惊喜地发现王林他们三个都在外面。

还好他们的身上并没有出现殴打的痕迹,大概是风哥只是针对我。

只是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怎么可以出来了?

我很疑惑,眼前一黑,身体却是抑制不住的往后倒,倒下之前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