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小说很黄细节,快点,老子是无赖全文免费阅读

2021-01-12 13:21 · 新商盟

第十一章 吴赖,你不是人

  也许,人到了最难受的时候,就不怕更难受了。

  此时的我,头重脚轻,脑门烧的发烫,浑身酸痛无力,整个人昏昏沉沉难受到了极点,所以,当看到王亚东出现的时候,我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反而有种视死如归的解脱感。

  但他一说到苏雪静,我的心却不由的颤了一下,听他的意思,肯定是已经查到我和苏雪静是认识的,知道我骗了他,所以他才会这么兴师动众的来找我算账。不过,不等我有什么反应,王亚东直接拍了拍我的肩膀,轻飘飘道:“行呀,吴赖,果然是有种,真的敢骗我!”

  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骗了他,他应该二话不说就打我的,但他那表情,又不像要打我的样子,我头本来就昏,被他这么一搞,更昏了,只有沉默着不吭声。

  奇怪的是,王亚东还没发火,他再次咧了下嘴,露出了一个很灿烂的笑,对我道:“我看你小子也挺可怜的,我就不揍你了,这样,你给我把苏雪静约出来,我想跟她交个朋友,如果你做到了,我对你既往不咎,还继续把你当兄弟,怎样?”

  我脑袋烧糊涂了,心不糊涂,我知道,王亚东不会真心把我当兄弟,我也知道,他对苏雪静心怀不轨,我不可能帮着他去祸害苏雪静,所以,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摇头拒绝了他。

  看我摇头,王亚东的脸色立马就变了,怒火从他的眼里汹涌而出,他一把揪住我的领子,狠着声低吼道:“你别不知好歹,信不信我让你躺着起不来?”

  我就像一只蔫了的小鸡一样被王亚东提着,我的浑身乏力,头越来越昏,但是,面对王亚东的威胁,我却反而感觉豪迈,我咧起了嘴,露出了全世界最该死的笑。

  这下,王亚东直接气炸了,他迅速的松开我的领子,握紧拳头,愤怒的朝我轰来。

  但我依旧不畏惧,我脸上的笑意反而更加的深,只是,我无力的双腿已经撑不住我沉重的身子了,在王亚东的拳头就快击中我的那瞬,我整个人,轰然倒在了地上,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听到了一个焦急的声音:“东哥,不好了,这小子烧的好厉害!”之后,我彻底失去了知觉!

  醒来后,我已经躺在校医室的病床上,病床四周空无一人,整个房间只有墙上挂钟秒针滴答滴答的声音,我睁开眼,静静的听着这点声音,内心凄凉又惨淡。

  不知过了多久,天使姐从门外走了进来,打破了这孤单的冷清。她看我醒了,嘴角不由的浮出了欣慰的笑容,但转瞬,她又皱起了眉,责备我道:“你怎么烧的这么厉害才被送来,昨晚干嘛了?你知不知道再晚点可就真出事了!”

  我的眼睛依旧睁着,一眨不眨,失神的盯着天花板,没有出声。

  天使姐仔细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间,她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紧张道:“你不想活了?”

  我依旧沉默,但是,我的眼睛不自觉的红了起来,眼泪氤氲。

  天使姐看我这样,更加的紧张了,她连忙说道:“我去叫人通知你家长过来!”说着,她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我猛然回神,立马阻止道:“不要!”由于太虚弱,一说话,我都忍不住的重重咳嗽了几下。

  天使姐顿住了脚,回过身,诧异的问我道:“你年纪轻轻,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

  我抿了抿干涸的嘴唇,沙哑着声道:“没有,我平时病了,睡一觉就没事的,我以为不打紧,没想到这次这么严重!”

  天使姐看出了我的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在一旁,安慰了我几句,她的话,又让我的泪水悄无声息的滑落...

  在校医室躺了一天,打了几瓶点滴,吃了药,到第二天,我的烧才退了,身体也终于有了点力气,我也就出了医务室。

  一个人,走在这充满青春气息的校园里,我却感觉被一片黑色雾气完全的笼罩,有深深的窒息感。

  我很清楚,往后的生活,会是一片黑暗,方子轩不会放过我,王亚东更不会轻饶我,不过此刻我已然忘记了害怕,或许,心如死灰的我,已经演变成了一具丧尸,无知无觉,只是茫然的穿梭在校园内,漫无边际的行走。

  仅有的一点理智告诉我,必须要穿破这片黑雾,逃出这个鬼地方,但,我的脚步依旧跟着我心的方向走,走到了宿舍楼下,噩运又再次毫不留情的缠绕上了我。

  我刚到宿舍门口,就看到王亚东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身后,还跟了几个死党,那阵势,就像是专门来迎接我一般。

  我的心未起波澜,只征在了原地,等待王亚东的狂风暴雨。

  让我错愕的是,王亚东压根没在乎我,他只是对我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然后便帅气的甩甩头,直接从我身边掠过。

  他身上飘来的男士香水味让我一阵反胃,我不自觉的擦了下鼻子,随即继续往宿舍里走,但,走了几步,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跟了王亚东那么久了,我知道一点他的性格,他是属于那种睚眦必报的类型,我得罪了他,他不可能不对付我,就算他大发慈悲,看我病了可怜,不打我,但最少也会嘲弄我一顿啊。

  可现在,他竟然直接无视我了,更重要的是,他刚才对着我的那个笑容,实在很诡异,而且,一向邋里邋遢的王亚东,今天竟然穿的人模狗样,头上还出奇的抹了发胶,明显是反常啊。

  越想越不对劲,我干脆不去寝室了,直接把衣服上的帽子扣在头上,缩着身子,悄悄的跟上了王亚东,一直跟到学校外面的小树林,我才停了下来。

  这小树林,幽深僻静,是附近几所高校的恋爱圣地,传说很多情侣在这干坏事。

  对这片神圣的地方,我还是第一次踏足。而王亚东跑到这里,还带着几个死党,分明不是来谈恋爱的。突然间,一股很不好的预感袭上了我的心头,我连忙小心翼翼的隐蔽在一颗树下,静静的观察着远处的王亚东,他似乎是在等什么人,有点期待的样子。

  大约过了十分钟,王亚东的眼里突然冒出了精光,好像恶狼看到了羔羊一般,我心一突,立即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我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飘然而至,她的气质温雅,外貌绝佳,她就是我心中的女神,苏雪静。

  苏雪静的突然出现,让我的心跳猛然加速,我不由的再次看向了王亚东,果然,他已经迈开了步子,正朝着苏雪静走了过去。走到她面前,王亚东说了几句什么,苏雪静甩头就走,但王亚东的几个死党马上就拦住了她,然后王亚东又缠上了苏雪静,甚至对她动起了手脚。

  看到这,我的心跳的更厉害了,照这么下去,苏雪静肯定要被王亚东给毁了,上次的小路上,还有可能有行人经过,王亚东或许不敢太放肆,但在这最适合干坏事的小树林里,王亚东绝对毫无顾忌。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雪静受到摧残,我总觉得,王亚东是为了查清楚我和苏雪静到底是不是认识,查清楚我有没有欺骗他,才特意调查了苏雪静,以至于到现在对她纠缠不休,感觉是我连累了苏雪静,如果我不把她救出来,我的良心绝对会受到谴责,我也无法容忍女神被玷污,所以,我必须救她,我很想就这么冲过去救,但我又很清楚,就凭我这身子骨,我冲过去就是白送给他们打,顺便把脸也丢光了。

  眼看他们的争执越来越厉害,我的心急得都快蹦出来了,我死命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不断的想着办法,这一回,不可能再叫什么警察来了,这种狗屁话王亚东不会再相信了,那到底该怎么办呢?

  忽然,一个想法突然从我脑子里冒了出来,我焦急的看了眼正处在水深火热的苏雪静,然后转身就疯狂的跑走了。

  这一刻,病弱的我仿佛充满了无限的力量,跑的飞快,一下就来到了商业街,在玩具店,我很快找到一把玩具枪,试了下,可以,付了钱,我又一口气跑回了小树林。

  一个来回,跑的我快送了半条命,但我顾不得自己,马上躲在树后,看向了王亚东他们,此时,王亚东好像已经发大火了,都把苏雪静给推在了地上,嘴里还吼着你装什么装,甚至对着苏雪静粗鲁的撕扯了起来。

  看到苏雪静惊慌又无助的反抗,我的眼睛都红了,我狠狠的一咬牙,直接就按下了玩具枪的开关,顿时,刺耳的警铃声突兀的响在了这寂静的小树林里。

  这声音就跟魔音一样,围着整片小树林环绕了起来,它不仅吓的做贼心虚的王亚东一伙人拔腿就跑,连树上的鸟儿都被惊飞了。

  看来,要吓跑王亚东这种经常干缺德事的人,就得搬出他的天敌,这方法果然屡试不爽。

  等王亚东他们跑的不见踪影,我连忙将视线投向了坐在地上有些狼狈的苏雪静,此刻,她还处在惊骇中,正失神的啜泣着。

  看到这样的她,我的心很疼,但我没时间哀怜,要是王亚东他们发现没有警察来个回马枪,那想跑就来不及了,于是,我顾不了许多,直接把报警的玩具枪丢的老远,再跑到苏雪静身边,一边弯腰扶她一边关心道:“苏雪静,你没事吧?”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当苏雪静抬起头,看到我这个许久不见的老同学时,她眼里没有任何的震惊,反而是出奇的愤怒,就像看到了天大的仇人一样。她直接就扬起了巴掌,狠狠的掴上了我的脸,我一个猝不及防下,被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随即,苏雪静迅速的站起身,红着眼瞪着我,大骂道:“吴赖,你不是人,你就是个畜生!”

  说完,她愤然的跑走了,留下捂着脸颊坐在地上莫名其妙的我,愣愣发呆!

第十二章 被践踏的尊严

  一向温柔婉约的苏雪静,竟然会这样霸道的打我,我完全的懵了,云里雾里,我的屁股好像黏在了地上,就这样坐着一直发呆。

  直到苏雪静彻底的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才猛地打了个寒颤,一股心酸油然而生,但看到苏雪静逃出了小树林,我忽然又感觉轻松了,也许,对我来说,苏雪静安全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了。

  我讪讪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苦笑着离开了。

  出了小树林,还没走到校门口,我就被人堵住了去路,抬眼一看,不意外,正是王亚东几个。

  此刻王亚东的那双眼,就像暗夜里的狼眼,凶狠又恐怖,他死死的盯着我,边扬起手中的那把我丢掉的玩具枪,阴森森道:“吴赖,又是你!”

  我听的出来,王亚东已经完全确信是我再次坏了他的好事,所以,我也懒得狡辩了,干脆沉默。

  我的沉默,引的王亚东怒火更盛,直接暴跳如雷了,他用力的摔下了手中的玩具枪,大声的咆哮道:“给我打!”

  顿时,雨点般的拳脚挥洒在我病弱的身躯上,新伤加旧病,我甚至连疼痛都没感觉到,就直接陷入了昏迷。

  醒来后,又是在校医室,天使姐正在为我擦拭着伤口,不变的环境,不变的人,熟悉又凄凉。我依旧是怔怔的盯着天花板,而天使姐见我睁开了眼,立马出声道:“同学,你在学校到底得罪了谁呀,为什么天天受伤,你这样下去会被打死的,不行,这事我一定要跟学校说说!”

  我无力的挪动眼珠,看向了天使姐,虚弱道:“不要,所有事都是我自找的,不怪谁!”

  说完,我沉痛的闭上了眼,眼前的世界陷入了漆黑一片,那浓浓的乌云,依旧笼罩着我,很沉闷很压抑,只是,我不想把这些捅到校领导那里,我心里很清楚,即便我告了王亚东,他最多也就是被记个处分,但之后,我会被他折磨的更惨,所以,我只能沉默,继续过自己灰暗的日子,也许时间久了,他就会把我忘了,放了我。

  时间滴答滴答的走着,天使姐的声音还在我耳边环绕,可我已经听不进她说什么,就这么默默的挂着点滴。

  几小时后,我结了账,跟天使姐道了一声谢,然后离开了校医室,一个人默默的回到了寝室,蒙头就睡!

  这一天,王亚东没再找我麻烦,身心俱疲的我,终于睡了个安稳觉,睡的很沉很沉。

  第二天,体育课,偌大的操场,布满了青春活力的学生,热闹非凡。我选的是篮球课,篮球场上正进行着非正规的比赛,双方打的如火如荼,所有人都看起来是那么的阳光潇洒,而我,只能坐在角落,独自哀怜。

  很多时候,孤单的我也渴望有朋友,有几个肝胆相照的兄弟,一起玩,一起闹,一起挥洒青春与汗水,但命运赋予我的总是不公,我注定被这个世界孤立,被他人嫌弃。就算我躲在这个角落独自舔着伤口,也难逃厄运的缠身,下课铃声刚响,王亚东就找上了我。

  他人未到,手上的篮球就先砸向了我,砸中了我的鼻梁,痛的我眼泪直飙,我抬起泪眼,看向了王亚东,内心痛苦又无奈。

  而不远处的王亚东,正坐在篮球架子上,看我盯向了他,他立马用手指了指滚在我身边的篮球,再向我勾了勾手指,一脸调戏,仿如逗狗。

  我揉了揉酸痛的鼻子,再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捡起篮球,就迈步走到了王亚东面前,乖乖的把球递向他。

  王亚东没接,只是很玩味的看着我,舔了下嘴唇,戏谑道:“吴赖,有个问题我很不明白啊,你怎么敢跟我作对呢,哪里来的胆子?是不是现在打不怕了,以前挨打还会叫喊求饶,现在挨打都不吭声了,有骨气了吗?”

  我微微的撇撇嘴,有气无力道:“求饶有什么用,你会放过我吗?”

  听到这,王亚东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伸手过来拍了拍我的脸,笑道:“有出息,就喜欢你这骨子劲,装起逼来不要不要的,吴赖,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肯收下你吗?”

  我从鼻孔里呼出了一丝微弱的气,没有说话。

  王亚东停止了大笑,随即自顾的说道:“利用你来制衡方子轩只是一个方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看你不顺眼,十分的不顺眼。你TM的整天独来独往,把自己搞的自命其高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真的是很欠揍,我偏要驯服你这样的,果然,后来你还是成了我的一只哈巴狗,不过,你这哈巴狗也很会制造意外啊,你竟然敢违逆我,挑战我的底线,果然有种!”

  他说完,还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虽然我已经绝望到不在乎挨打不在乎嘲弄,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他当初答应罩我,只是为了玩弄我,为了他所谓的看不顺眼,我不懂,为什么,为什么我在别人眼里是那样的讨人厌,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这样的对我?

  我的心里充满了悲愤,但我却不能拿王亚东怎么样,只能对着他干瞪眼,而他也没打我,只是从我手上接过篮球,拍打了起来,动作敏捷又帅气,他运着球在我身边转了一圈,然后立刻转移到篮球框架前,一个反转,来了个霸气的弹跳,身高一米八的他以一个很完美的姿势一跃而起,随即,在众人的诧异中,王亚东来了个英勇无比的灌篮。

  不少人为之咋舌,王亚东一旁的几个死党,更是马屁拍不停,王亚东只是微微一笑,就来到了我身前,看着木讷的我,嚣张道:“吴赖,我也知道,你的身体弱,经不起打,说实话,我也确实懒得打你了,我嫌费力。但就这样放过你,我又咽不下这口气。这样吧,你给我跪下认个错,我就对你既往不咎了!”

  他说话的那语气,就好像他是君王,我是平民,我的尊严在他那里一文不值,我甚至连个人都算不上。

  可事实,我是人,是个男人,我也有尊严,我也有做人的底线,要我下跪,还是当着这么多人下跪,不可能,我直接就拒绝他道:“对不起,我做不到!”

  说完,我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王亚东的狂风暴雨。

  不过,王亚东却依旧没打我,他只是凑到我耳边,很小声的道:“癞蛤蟆,我知道,你之所以胆子肥了,肯定是你还在做着白日梦,对师范大学的苏雪静有想法,我也不怕告诉你,那位美女确实对你念及点同学情,我以你的名义约她,轻易的就把她给骗出来了,说实话,她还真是个尤物,如果你想以后我不再骚扰她,你就乖乖的给我跪下认错,否则!”说完,王亚东还发出了两声刺耳的奸笑声。

  顿时,各种滋味涌上了我的喉头,让我百感交集。原来,苏雪静那么愤怒的打我,是因为她以为我约她出来,以为我和王亚东串通的。火焰,伴着极尽的感动,交叉流窜于我的全身,我气,气王亚东卑鄙无耻,做这么下流又阴险的事,不仅害了苏雪静,还让苏雪静对我产生了那么大的误会,而我又感动,感动高高在上的苏雪静,竟然还在意我这个丑陋孤僻的老同学,为了这点同学情,独自出来见我。

  可终究,这个唯一把我当人看的女神,还是讨厌了我,甚至非常的恨我了,想到这,我身体里的火焰越发的汹涌,我的眼里都喷出了火,我紧紧的捏着拳头,愤恨的盯着王亚东。

  王亚东见我生气了,忽然笑了,不以为意道:“啊,不高兴了?是不是想打我?来,我就在你面前,试试!”

  他的样子,要多贱有多贱,如果老天稍微给我一点体力,让我的身体不这么脆弱,我都会不顾一切和王亚东拼一次,可事实,我根本不堪一击,王亚东只要单手就能把我给放倒,更别说他身边还跟着那么些狗党。最主要的,如果我冒死非要跟王亚东对着干,那么遭殃的人就不只我一个了,苏雪静也会受到牵连。

  她是无辜的,她有她干净纯粹的世界,我不想让王亚东这么肮脏的家伙玷污了她的世界,如果我下跪,王亚东真的可以不再骚扰她,那么,我跪。

  我仰起了脸,望向了远处快要落下的夕阳,红色的光,散落在我的脸上,我迎着光,微眯着眼,深深盯着那一轮夕阳,阳光中,似乎映出了一张脸,那是苏雪静的容颜,她的眼晶莹而明亮,她的嘴角弯出了一抹弧度,正对着我笑,我的心,渐渐融化,我的拳头,慢慢的松开了,我的膝盖,咚的一声,重重的砸在了水泥地上。

  我像一只丧家犬一般,当着所有人的面,跪在了王亚东的脚下,我的尊严,我深藏来了十几年的自尊,在这一刻,随着夕阳的滑落而流失,我不敢再看篮球场上的任何一人,只有低下头,用我那悲哀又凄惨的声音,大呼道:“东哥,我错了,求你行行好,放过我吧!”

相关文章:

早上醒来肿胀还在体内/变态调教奶头奶孔

用性器具的调教女小说-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我初三的下面发育了吗正常吗&女主在风月场所工作文

(超品俏佳人)沉沦的熟妇教师_震动棒在美女的里面

男朋友叫我叫大声一点~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