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老师你的好紧,肉肉辣文,《老子是无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本】

2021-01-12 14:52 · 新商盟

第九章 所谓的兄弟

  此刻的王亚东,真的犹如天神下凡,全身散发出夺目的光芒,照亮了我灰暗的心,让我瞬间多了一种浓浓的安全感。

  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学校的女生,都喜欢两种男生,一是有钱,二是混的屌,原来,混,也是一种境界。

  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魄力十足的王亚东,就连不可一世的方子轩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狐疑的看着门口。

  门口的王亚东,好像对这种场面习以为常了,他打了个哈欠,用嘴吹了下刘海,随即便双手插兜,走了进来。

  他一个人,似乎就顶得上千军万马,震的方子轩的那些耀武扬威的狗腿子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

  很快,王亚东就来到了我面前,他随意的瞥了我一眼,然后转头看向了手拿玻璃杯的方子轩,散漫道:“子轩,我这刚收了个小弟,你就准备暴打一顿,未免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方子轩的脸都憋红了,他愤怒的放下杯子,咬牙道:“王亚东,你什么意思?谁不知道吴赖得罪我了,你是在故意和我过不去吗?”

  方子轩的话充满了火药味,听的我又开始紧张了起来,我的心狂跳不止,我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单枪匹马闯进来的王亚东,我只希望,他能够保住我。

  王亚东的表情依然淡定,他玩味的咧了咧嘴角,道:“我没你那么多心眼,我只是看吴赖这小子实诚,可以结交。再说了,他得罪你?得罪你什么了?是不是因为徐楠的事,我说方子轩,你到底是对自己没自信,还是太看得起吴赖了?你觉得徐楠瞎了眼才有可能看上他吗?你想在班上树威我没意见,但起码找个靠谱的借口吧!”

  听到这,方子轩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似乎被王亚东戳中了要点。而我,恍然间像明白了什么,原来,事情并不是表面的这么简单。

  在班里,王亚东和方子轩两人一直不对路,互相看不顺眼,但相持这么久,一直没有谁自称老大,而听王亚东刚才的意思,是方子轩利用我在班上立威,压住王亚东一头,然后称霸。

  这样一来,王亚东帮我,也不是因为我顺了他的心,而是他无法容忍方子轩计谋得逞,所以利用我来反击。

  搞来搞去,原来我只不过是一个炮灰,一个两方暗斗的牺牲品。人家苍蝇好好的待在自己的位置,人都不会拍死它。可我在他们眼里比苍蝇还讨厌吗,非要这样的拿我不当人?非要不断的打我才痛快?

  这一刻,我再次感觉心灰意冷,我不想管他们两怎么斗,我只求他们能够放了我,可是,方子轩似乎已经认定我了,他杵在原地憋了很久,终于爆出了一句:“如果我非要对付他呢!”

  我虽然恨,但我不敢表现出来,更不敢直视方子轩,眼下,我只有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盯着王亚东。

  王亚东见方子轩撕破了脸,他的虎狼之气也散发了出来,他直接当着方子轩的面,点着了一根烟,然后十分霸气的回道:“那么我保证你今天出不了这个寝室!”

  战势,一触即发。

  寝室的氛围让人窒息,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只有我,发着颤,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

  在这场对峙中,虽然王亚东孤身一人,但谁都明白,他是有备而来的,门外肯定有他的人。所以方子轩不敢妄动,他只是愤愤地盯着傲气凌人的王亚东,憋了许久才憋出两个字:“你行!”

  然后,他转身就盯向了我,咬牙切齿道:“吴赖,你给我听着,要是再让我知道你这只癞蛤蟆对徐楠有什么企图,我保证,就算是天王老子都保不住你!”说完,他一挥手,带着他的人,愤然离开。

  到这时,我绷着的神经,才彻底的松了下来,我知道,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最终还是王亚东略胜一筹。千险万险,我总算没做错选择。

  拥挤的寝室,此刻已经空荡荡了,陈涛见方子轩走了,马上凑到王亚东近前夸了句:“还是东哥霸气!”

  我也对着王亚东诚心的说了句:“谢谢!”

  王亚东冲我微微一笑,再深深的吸了口烟,然后丢掉烟头,把玩着手里的廉价打火机,轻飘飘的来了句:“没烟了!”

  我立即领意,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买了两包软中华恭敬的奉到王亚东手上,从此,我的悲剧人生,就被王亚东给锁定了,难以脱离!

  或许,从我对徐楠“多管闲事”开始,我的生活就注定平静不了。加入了王亚东的圈子,就很难再全身而退,而且,我也必须要在他的庇护下,才能不被方子轩任意的蹂躏。

  所以,即便我再不乐意跟着王亚东,我也只能走这一条不归路。

  不过,我把王亚东当大哥,他却从没把我当过兄弟,甚至连跟班都算不上,对他来说,我只不过是个保姆,是个跑腿的,他们吃饭玩耍从不会带上我,但要有衣服洗或者要买东西,必定对我呼来唤去。做的不好,还要被骂。

  为了能够顺利毕业,再苦再难,我也只有忍气吞声,不敢再得罪任何人。王亚东虽然霸道,但起码能保我平安,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只是,同学们看我整天围绕着王亚东点头哈腰,就连上课期间都会跑出去帮他买烟买饮料,都觉得我是一只哈巴狗,更瞧不起我了。而徐楠,也再没有跟我说过话了,甚至都懒得多看我一眼。

  所有的心酸和苦楚,我只能独自消化,实在太累的时候,我就会拿出朵朵送我的钢笔,在心里默念,坚持!

  坚持了一个多月,我终于山穷水尽了,我的荷包,彻底空了,连我以前存了N年的积蓄都掏空了。

  元旦前夕的一个周末,我帮王亚东洗完衣服,送去他寝室,他跟往常一样,吩咐了句:“没烟了,给我买包来!”

  对于他的命令,我第一次没有立即执行,而是站在原地,低下了头。

  王亚东看我这样,不解道:“怎么了?”

  我低着声,可怜兮兮道:“我没钱了!”

  王亚东呵呵笑了下,不以为意道:“没钱向你爸妈要呀!”

  我咬了咬嘴唇,苦楚的回道:“我没有爸妈,收养我的叔叔每月给我的生活费都是固定的!”

  听到这,王亚东的脸瞬间沉下来了,这寝室里的其他人,也恢复了一本正经,没人再挖苦我了。

  短暂的沉默后,王亚东突然认真道:“吴赖,没想到你也是个有故事的人,挺不容易的,看你这一个月的表现,确实不错,任劳任怨,没有废话,我很满意,这样,以后我王亚东就把你当兄弟了!”

  咚的一下,我的心猛地就触动了,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有人把我当兄弟,这种被人正视的感觉,我从没体会过,原来,有朋友的感觉,是这样的好。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

  只是,我这心里刚暖起来,王亚东就转换了语气,粗声道:“吴赖,你这小胳膊细腿,打架肯定是不行的,那就只有跟着我干点别的事了。你应该知道,像我们这样的,用钱太快。一个月的生活费,和女朋友开个房就没了。所以,必须想点办法赚钱,才能过的潇洒!”

  我弱弱的问道:“怎么赚!”

  王亚东咧嘴一笑,豪爽道:“走,跟我去赚钱!”说完,他立马起身,穿上了外套。

  寝室其他人,也纷纷动身,一伙人,霸气无比的出了寝室。

  我糊里糊涂的跟在他们的后头,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赚钱,但总感觉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想到王亚东说的把我当兄弟,我身体里就有一股热血在涌动,为了这难得的兄弟情,我准备豁出去一把。

  我们一行五人,穿越了校园,出了大校门,校外有几条比较繁华的商业街,附近几所学校的学生,都喜欢到外面来购物逛街。我们在其中一条商业街晃了两下,然后就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小路上。

  他们说,要在这里守株待兔,我这才知道,王亚东所谓的赚钱之道,原来是敲诈学生,听到这,我想都没想,直接就拒绝了。这种敲诈勒索的事,我是绝对干不出来的。长这么大,我就没干过坏事缺德事,踩死只蚂蚁我都于心不忍,怎么可能去做这种违法的事。

  可是,看我拒绝,王亚东立马态度强势对我道:“想成为我王亚东的兄弟,就必须要硬气点,这点事都干不了,那就是十足的废物,我是不会和废物做兄弟的,到时候,你就只有被人任意踩踏的命了。”

  他的话,看似在激励我,实则在威胁我,如果我得罪了他,那么我不光会被方子轩蹂躏,还会被他折磨。

  想到这,我的心,顿时间凉了一半,但我不敢忤逆王亚东,或许,要做别人兄弟,就要敢作敢为,何况,王亚东肯定也没指望我能做成敲诈的事,他也就是激励我踏出第一步,而且,我们找的对象,都是一些小女生,没危险性可言。

  思来想去,犹豫了很久,最后一咬牙,我竟然答应了下来。

  刚好,在我们蹲点的小路尽头,有个穿着白色尼龙上衣的女生,踏着轻盈的步子,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躲在路边的我,激动的手心直冒汗,脚都有些发软。

  突然,王亚东拍了拍我肩膀,意味深长道:“加油!”然后一把把我推到了小路中央。

  我捏了捏拳头,咬了咬牙,尽量让自己镇定一点,随即,我把外套的帽子扣在了头上,双手插兜朝着白衣女生大步走了过去。

  王亚东几个也很快蹿了出来,跟在我身后。有那么一刻,懦弱无比的我也体会到了年少轻狂的感觉。

第十章 英雄救美

  鼓足了勇气,踏出了干坏事的第一步,我原以为我的人生也就朝这个方向发展了,多了几个兄弟,多了一些事情,让空白的生活丰富起来。

  但,意外来了,你挡也挡不住。谁又会知道,我准备敲诈的这个白衣女生,会存在于我的过去,也会改变我的未来。

  过去的十几年,我的人生一片灰色,但在这片灰中,却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亮点,是她,触发了我对爱的认知,让我情窦初开。

  在我心里,她和朵朵的地位完全不一样。

  对于朵朵,我掺杂了许多复杂的感情,从渴望她对我好,到痛恨她,再到细微的感动,最后自责内疚,到如今念念不忘,难以释怀。

  而她,一直是我心中最纯洁的女神,神圣不可侵犯。从初中开始,我就跟她同班,她皮肤白嫩,长相甜美,跟画里仙子似的,个性安静,一尘不染。她的学习成绩好,家庭也好,但她却不骄傲,人很善良亦温柔,她是学校里唯一一个把我当人看的女生,也是我黑暗生活中的唯一点缀。不过,我对她,只是远观,从不会亵渎。

  我心里很清楚,她是一只翱翔于天际的白天鹅,而我是一只臭水沟里的癞蛤蟆,我不会想着和她发生什么,我有自知之明,我连做白日梦的资格都没有。

  同班六年,我没跟她说过一句话,一句都没有,哪怕有一次,在朵朵离家出走后,我消沉堕落成绩急剧下滑,她主动跟我开口问我的情况,我都没有回应,沉默以对。

  对她的那份感情,我一直一直藏在内心的最深处,它是我最初的美好,也是我最珍贵的回忆。

  但是,我怎么都没想到,命运会再次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在一个遥远的陌生城市,一条幽静的小路上,我和她久别重遇,她还是那个清纯甜美的女神,而我,却是准备敲诈她的流氓。

  此刻,朝我迎面走来的白衣女生,赫然就是我心中的女神,苏雪静。

  戏剧化的相撞,让我瞬间就蒙圈了,敲诈勒索的念头早已烟消云散,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苏雪静抬眼瞥向我时,我才跟触电似的浑身一颤,顿时就清醒了,做贼心虚的我赶紧低下头,匆匆掠过她,奔向小路的另一头。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认出我,我只知道,我必须逃离这个地方,我拼命的跑,跑到路的尽头,转过了弯,我才停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

  这一刻,我的脸通红通红,心跳的频率达到了最巅峰,如果地上有个缝,我真的想马上钻进去。

  缓了好一会儿,我才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到这时,我才猛然发现,王亚东他们几个没跟我一起过来,我立马意识到不好,赶紧探头往小路上看。

  果然,王亚东四个人正不怀好意的把苏雪静给围了起来,瞧他们那架势,压根不像是劫财,像戒色,确实,遇到苏雪静这种长相绝美的女神,谁能不动心,尤其是好色的王亚东,他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很快,我就看到王亚东动了,他竟然对我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苏雪静毛手毛脚了,顿时,我就感觉浑身不舒服,好难受,好想立马冲过去阻止王亚东,但我又怕他,我过去只有挨打的份,我不想在苏雪静面前挨打,我更不想让她知道我跟这群混子是一伙的。

  可是,我又没法眼睁睁看着她被王亚东欺负,就在我万分焦急的时候,我的脑子突然灵光乍现,我再也顾不得其他,立马扯着嗓子冲王亚东尖叫道:“东哥,警察来了,快跑!!!”

  听到我的喊声,王亚东他们撒开了腿就疯狂的跑了起来,他们甚至连思考都没有思考,就慌张的逃了。这些常干坏事的混子学生对警察肯定特别敏感,我也只有搬出警察,才能吓跑他们。

  他们几个一跑,苏雪静立马逃出了小路,往人多的地方去了。

  这下,我紧张的心才放松了下来,盯着苏雪静离开的地方看了许久,我才低下了头,默默的往回走,走到学校南门口附近,我突然看到前面有四双脚,我连忙抬起头,发现王亚东四人正用喷火的眼狠狠的盯着我,尤其是王亚东,他气的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

  我吓的心咕咚咕咚猛跳,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办,而王亚东,直接就冲我怒吼道:“警察在哪?”

  我惶恐不安的回道:“刚走了!”

  显然,我这拙劣的演技不可能蒙混过关,王亚东听到我的回答,更加的火了,他抬起腿就朝我猛力踹了过来,我被踹的连连后退,最后翻到在地。

  很快,王亚东又冲了过来,蹲下身提着我的领子,咆哮道:“吴赖,你真有种,老子把你当兄弟,罩你这么久,今天还特意带你出来一起玩,你倒好,不但不感激涕零,还敢耍我。怎么,你看上那美女了?想英雄救美?你还真像方子轩说的那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呀!”

  王亚东这个人,最在乎面子问题,他的威严不容置疑,即使他身边的亲近兄弟都不敢损了他的威严,而我,不仅没听他的指示,还欺骗他,他现在肯定想活剥了我。发起火来的王亚东,真的比方子轩恐怖太多。

  我很害怕,害怕的连呼吸都不畅了,感觉有一股很黑暗的气息把我完全的笼罩了,我颤抖着声,哽咽道:“东哥,我真看到有警...”

  我话还没说完,王亚东直接用力把我往地上撞,边愤怒道:“有你妈个逼,你当我傻啊,老子瞟半天毛也没看到!”

  说完,他又给了我一脚,再一脚,他把我当沙包那样,不断的踢,踢的很用力,我很无助,很恐惧,很痛,我的双手,死死的抱住头,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但是,王亚东越踢越愤怒,边踢边骂,说我不知好歹,坏了他的好事,他好不容易遇见个心动的女生被我这废物给毁了。

  我蜷缩在地上,哭着大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可王亚东跟没听见似的,不停的踹我,最后还是他旁边的一个兄弟拦住了他,并开口说道:“东哥,等等,你没觉得这事不对劲吗?按理说,吴赖这胆子,就算不敢敲诈临阵退缩了,但也不敢骗你啊!”

  王亚东停止了踹我,转头看向他,不悦道:“怎么?你难道也认为警察来了?”

  那兄弟赶紧摇头道:“这倒不是,咱压根就没见到什么警察,不过既然吴赖敢撒谎,肯定有他的原因。你想啊,他刚才见到那女的,整个人明显不对劲,后来还敢骗你,这不就证明,这小子跟那美女认识吗?”

  王亚东似乎当场被点醒了一样,他琢磨了一会儿,然后马上问我道:“你跟那美妞认识?”

  我茫然的摇着头,不敢承认。

  王亚东明显不相信,踢了我一脚,喝道:“说实话,不然我今天就让你爬不起来!”

  我再傻,也能瞧出王亚东想打苏雪静的主意,如果我说认识她,那以后王亚东肯定没完没了的缠着我,我不想再惹任何麻烦,于是我忍着疼,继续摇了摇头,颤声回道:“我真不认识!”

  这下,王亚东的耐心全没了,他已经懒得跟我废话了,直接喊话道:“给我打的爬不起来!”

  顿时,数双拳脚席卷而来,我的骨头都快断了,甚至发出了吱吱响,我感觉天昏地暗,疼的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一直到我被打的翻白眼了,他们才停手,紧接着,王亚东的警告声飘忽而来:“吴赖,从今天开始,你滚出我的圈子,还有,你最好没骗我,要是被我知道了你和那美女认识,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说完,他带着人,愤怒而去。

  此时的我,已经快要失去知觉,我想动,但动不了,浑身使不上力,感觉只有疼,钻心的疼。

  时间缓慢流逝,我跟一只死狗一样,在路边趟了好久好久,最终还是一位好心的大妈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还说送我去医院,我拒绝了她的好意,只是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休息。

  坐了好一阵,我才恢复了点力气,随即,我艰难的站起身,拖着沉重的脚步,一瘸一拐朝学校走了去。

  离校门越近,我的心就越难受,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落。

  这一个多月以来,我忍着所有的苦楚,鞍前马后的听命于王亚东,小心翼翼不敢犯一丁点小错误,到今天,终于听到王亚东一句,把我当兄弟。

  为了他这一句把我当兄弟,为了能够义气一回,为了能被他们看得起,我连敲诈这种事,都答应去干。

  可到头来,那种被人正视的感觉,那种终于有了兄弟有了朋友的兴奋,原来都是我一个人的一相情愿。王亚东终究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则去的奴隶,犯了一点错,他就对我这样残忍,没半点情面。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如此的不公平,我只是想抬起头做一个人,我只是想有几个兄弟朋友,为什么连这些都成了奢侈?

  到最后,我还是孤单单一个人,还是被人嫌弃被人嘲弄,谁不高兴了还会来打我几顿。

  往后,就算我再小心谨慎,也随时有可能被王亚东或者方子轩蹂躏。

  在这个学校,我再没了依靠,没了支撑,一切,依旧只能靠我自己,我努力的撑着受伤的身躯,慢慢的走进了校园,走到了医务室。

  天使姐一看到我,就似乎认出我来了,直接问道:“又打架了!”

  我无力的摇摇头,虚弱道:“没有!”

  天使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随即道:“同学,是不是有人故意欺负你,要不我帮你给校领导说说!”

  我偷偷的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坚强道:“不用了,是我自己惹的事!”

  听到这,天使姐没再说什么了,只是默默的帮我擦伤口敷药,擦着擦着,她又忍不住感慨道:“谁呀,下手这么狠,都打成这样了,同学,你可真要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别真出事了。”

  她的话,又让我的心触动了一下,泪水再次的悄然滑落,感觉这个世界上,没人比我再凄惨了!

  敷完药,跟天使姐说了声谢谢,我就离开了。

  回到寝室,我直接爬上了床,晚饭都没吃,我一直躲在被子里,想着自己昏天黑地的校园生活,不停的啜泣着。

  这个晚上,我发烧了,烧的很严重,全身软绵绵的,头很痛很痛,整个人迷迷糊糊,盖着厚厚的被子,我的身子还是不停的发抖,如果可以,我真想就这么睡死过去,不再醒来。

  但我睡不着,只感觉好难受好难受,我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吵到室友,不让任何人知道我病了,我只是独自咬牙坚持,坚持到第二天早上,我的眼泪都流干了,身上也被汗水浸透了,脑子依旧一片混沌。

  就在我快要合上眼睡过去的那一瞬,我的床突然被人剧烈摇动,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嘈杂声:“起来,起来!”

  我没力气起来,只能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见我没动静,有人受不了了,直接把我的被子掀开,让我滚下来。

  我睁开虚弱的眼,看到了王亚东也在寝室里面,很无奈,我只能慢慢的从床上爬下来,但是,我病的全身无力,脚发软了,在下床梯的时候,我直接滚了下来,摔在了地上,立即,寝室里爆发了一阵哄堂大笑。

  在大家的哄笑中,我颤抖着身子,努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刚起身,王亚东就闪到我面前,扯了下嘴角,阴声道:“吴赖,我查到,那位美女叫苏雪静,就在我们隔壁的师范大学,巧的是,她竟然跟你来自同一个城市!”

相关文章:

掌掴扇打臀肉红肿青紫&你的腿架在别人的肩膀

街头采访女生一周几次_美女用震动内裤出水使用

腹痛病美男吧尿急憋死了|别揉我真的尿出来了

滛男乱女在阅读全文—啊老师用力小雪好棒

驾校教练勾搭女学员——带道具上学play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