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性按摩,老师带我进,独宠绝色妃全文免费阅读

2021-01-13 09:08 · 新商盟

第十一章 同仇敌忾

围纱轻晃,端木暄抬手抄起边上裙衫遮身,不及穿上,她整个身子没入水中,启齿轻问:“谁?!”

“奴婢迎霜,见过皇后娘娘。”

人至,一身宫女打扮的女子进入屋内,对端木暄的窘状丝毫不以为意,她微微福身一礼。

“迎霜?”

眉头微颦,见是女子,端木暄微微松了口气,却仍是疑问出声。

眼前唤作迎霜的女子虽低垂着头,却不难猜出其样貌清秀,可她过去在宫中却从未见过。不过迎霜既是进来便施礼,合着便该是有出处的。

好在,她平日都是单独净面的,所以,此刻脸上仍然带着面具。

“是!”低垂着头,迎霜回道:“奴婢是皇上的人!”

不是皇上派来的,而是皇上的人!

仔细睇着站在眼前的迎霜,端木暄心下微转,眼神中透着了然和无奈。

这女子,对赫连飏忠心耿耿,该是赫连飏的心腹!

握在手里的衣衫早已浸湿,倏然松开,任其飘在花瓣中,端木暄藕臂轻扬,再次掬水于身上:“不知迎霜姑娘这会儿子所为何来?”

抬眼睨着端木暄,眼中透出几分轻蔑,迎霜回道:“皇上让奴婢日后跟在娘娘身边伺候。”

在她眼里,端木暄是皇上身边姿色最差的女人!

端木暄微愣,随即笑了笑,心中却是冷哂。

迎霜眼里的轻视显而易见,跟在她身边伺候?这话说的也心不甘情不愿的。

看来,赫连飏还是不信她会为他所用,这才在她身边再安排下眼线。

其实,不可讳言!

他不信她!

是对的……

起身,出浴!

自边上屏风上撤下一袭薄衫笼披身上,端木暄捋着湿濡的长发向外走去。

跟着她的脚步向外走着,在端木暄坐在梳妆台前时,迎霜已然上前拿起边上的干巾帕,仔细的给她拭着湿发:“皇上有命,让皇后娘娘明日一早到翌庭宫去觐见!”

又去?

刚刚拿起玉篦的手微顿,在镜中抬头,对上迎霜的半眯的眸子。

端木暄想问赫连飏又有何事,不过想到君心难测,而迎霜也未必会回她,她便颦了下眉,不再多问。

“皇后娘娘要就寝么?”

见端木暄往床榻走去,迎霜并未上前伺候,只是冷冷问道。

“我没有起夜的习惯,你也早些歇着去吧!”淡淡的,睨了迎霜一眼,端木暄轻笑了下,叹道:“今日之后我便是皇上的废后,你不必再尊我为皇后。”

静看着端木暄掀被上榻,迎霜的眉心不禁微颦一下。

她没想到,此刻,端木暄竟还能笑的出来!

盖好被子,转头见迎霜正对着自己发怔,端木暄再次轻笑一声:“日后你在我身边的时候还长,如若不嫌,唤我做暄儿即可。”

闻言,迎霜的眉头蹙的更深了些。

看她的样子,今夜是不打算上床歇着了。

唇角的笑微微透着苦涩,端木暄摇了摇头,便不再言语,只轻轻瞌上双眼。

今日她见到了自己寻找多年的那个人,又阴差阳错的被皇上报复了一把,一整天折腾下来,她身子累了,心更是乏了,这会儿总该好好歇歇了。

至于明日一早到翌庭宫觐见之事,且待明日再去苦恼吧……

翌日一早,不待给太后娘娘请安,端木暄便被迎霜带至翌庭宫里内。

大殿之中,今日拢着端木暄最喜欢的寒梅香,悠远,清冷,却透着些许惊艳。

第十二章 郎情妾意

此刻,赫连飏一身明黄色龙袍在身,头上仍是带着通天冠的,由此可见,他才刚刚下了早朝

高坐大殿之上,他昂扬身形尽现。眸华地闪,他饶有兴致的细细打量着下方垂首而立的端木暄。

“暄儿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轻柔声起,端木暄双手交握于侧,对着上位之人恭敬的福了福身子。

她知他在睇着她,不过这又如何?

此时的她,早已换回平日衣衫,素白色的裙衫上,绣领和袖口之上镌着粉色荷花,与其她宫女并无不同。

她是个扔到女人堆里不容易再被找到的女子。

在姿色上,实在是差强人意!

许久之后,心下做出如此评断,赫连飏淡淡道:“平身!”

“谢皇上!”

缓缓起身,端木暄依然眸华低垂。

赫连飏给她的感觉总是捉摸不定的,今日是他要见她,她能做的便是乖乖等着吩咐。

见她淡定依旧,赫连飏冷漠的声音又起:“抬起头来!”

“是!”

端木暄缓缓抬头,干净的面庞平静无波。

俊眉微敛,半眯着眼凝视着端木暄,赫连飏冷道:“你一点都不为日后在昶王府中的生活而感到忧虑?”

昨夜她的反应,迎霜早已告知于他。

废后为妃!

她便等于是二嫁!

若是平常女子,在他宣纸之时只怕就会哭的死去活来了,可她偏偏不哭不闹,当着他的面谢恩不说,竟然私底下该吃的吃,该睡的睡!

一副云淡风轻模样。

自登基以来,只要是他定下的事情,便没有回转余地。

借着让她侍寝来羞辱赫连煦亦是如此!

可,昨日在她离开恩泽殿后许久,他才恍觉自己被她给绕了进去。

宁为细作也不做他的女人!

这就是她最终的选择!

身为九五之尊,甚少有事能引起他的兴趣,不过他却十分好奇,这个连他都不想巴结的女子,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到了昶王府里,她又会以何自持?

“暄儿当然忧虑!”斩钉截铁的回了一句,端木暄的眸光与赫连飏的眸光在空中有片刻交汇,眉心一颦,她轻声说道:“不过换个角度想,皇上这么做,倒也并非全无益处!”

闻言,赫连飏轻哦一声。

琥珀色的眸底光华闪过,他薄唇轻启:“朕倒想听听你所说的益处在哪里!”

人人都有好奇心,皇上也不例外。

“皇上对暄儿如此,世人都会以为定时暄儿逆了您的意思,如此一来,初时,也许昶王会觉得暄儿不洁,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嘴角扬起一抹浅显的弧度,端木暄继续道:“做不来昶王的妃子,也许暄儿还能跟他一起同仇敌忾!”

端木暄的话,刚刚说完,便见庞海自殿外而来。

“同仇敌忾?!”

赫连飏悠悠启唇,饶是这四个字,这另外一种可能,他就该要了她的脑袋,可她说话的语气,却使得他不但不怒,反倒唇角微弯。

侧睇庞海一眼,他眉梢轻耸。

庞海会意,微恭着身子禀道:“启禀皇上,纳兰小姐到了。”

纳兰小姐!

听到庞海的话,端木暄交握的手倏地握紧。

庞海口中的纳兰小姐,自然便是兵部侍郎之女——纳兰煙儿!

听说纳兰煙儿到了,赫连飏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暖意,随着他一声轻传,庞海转过身去,高声唱道:“传纳兰煙儿觐见!”

相关文章:

孩子叛逆家长如何沟通,拔出来下面会噗噗的响

《绝品透视医王》(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带着倒刺的肉根不断的冲撞*小时候摸女生一起玩

打肿罚姜木马/快手腿缝最宽的女孩

描写ml很详细过程:狗狗和我发生过关系图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