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腰发现里面真空|老师弯腰时看到胸

2021-01-14 10:12 · 新商盟

门口站着的这个女人身材少说也有一米六五,本来就身材高挑的她,此刻穿着肉色的丝袜,踩着一双橙红色的高跟鞋,让她的两条腿显得更加修长。

那精致的五官搭配上弧线完美的瓜子脸,让她怎么看都充满了妩媚的气质。

尤其是那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更是让她显得色气满满。

看着房间里面突然出现了两个陌生的大老爷们儿,对方的神情非常紧张,甚至已经掏出了手机对两个人说:“你们是什么人,是不是小偷!我警告你们别乱来,我现在已经拨通报警电话了!”

李广直接翻了个白眼,拿出了自己的证件道:“不用报警了,我就是警察,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你和房间的主人是什么关系?”

对方应该知道王旭的底细,所有听李广说他是警察,对方居然一点都不惊讶,只是一脸不耐烦道:“炮友关系可以吗,犯法吗?我又不卖!”

“你找这个人有什么事情吗?”李广皱了皱眉头,直接告诉他,眼前这个女人绝对是最难对付的那种类型。

“都说了是炮友了,自然是来打火包咯。怎么了长官,难不成你也感兴趣?”

本来就心情不好的赵括,听见对方如此嚣张,忍不住骂了一句“银荡!”

被人这样骂了一句,女子当然不爽。她本来是想回嘴的,可等她看清了赵括的相貌之后,她突然笑的花枝招展前仰后合道:“哈哈哈,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个贱人的王八老公啊!”

现在的赵括对这些词格外敏感,对方的这句话无疑是在他最脆弱的神经上砍了一刀。

赵括立刻红着眼怒吼道:“你说谁呢!”

“我说你呢,你老婆就是柳语嫣对吧,我说的就是那个骚货。既然你能找到这个地方来,那就说明你已经知道自己被绿了的事情吧。我就说王旭为什么昨天晚上急匆匆的定了火车票跑了,原来是奸情败露了啊!”

话说到这份上,赵括大约也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他咬牙切齿的问:“你是不是姓柯。”

对方哈哈大笑道:“好了你别猜了,我就是柯晓蓉,你那个骚货老婆就是我帮着王旭弄到手的!”

果然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柯晓蓉,就是那个助纣为虐的女人。

知道了这件事情,赵括咬牙切齿道:“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柯晓蓉还是一脸不以为然道:“我有什么不敢的,玩你老婆的人又不是我。话说你是怎么知道你老婆出轨了,你知道自己老婆在床上多骚吗?”

“闭嘴,我弄死你!”说话间赵括已经冲到了柯晓蓉的面前,一把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在赵括看来,柯晓蓉助纣为虐,和王旭是同一类人。如果没有柯晓蓉的助纣为虐,王旭就不会得手。所以在赵括的心理,王旭和柯晓蓉的罪过是一样的。

见柯晓蓉的脸都青了,一旁的李广急忙上前拉住了赵括道:“你干什么啊,再掐下去人都死了。你要冷静点,看看这个房间的情况也能知道,这些人都已经烂透了,你和这些人一换一太亏了。”

李广的话让赵括冷静了下来,他眼中闪烁着寒光道:“老李,你先去楼下的车上等我,我处理点事情。”

李广有些不放心道:“你行不行啊,你可别走错了路。”

赵括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好歹也这么大年纪了,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我很清楚。而且对方还是个女人,我顶多也就抽她两个耳光,我是想从她做里面问出来王旭的下落。”

李广想了想也就点头答应了,这毕竟是赵括家里面的事情,而且还涉及到赵括的妻子,有很多事情他知道的太多并不好。

李广迈步走出了房间,还不忘很贴心的把房门关上。

赵括听着外面的动静,等他确定李广上了车,并且关了车门之后,赵括才狞笑的看着柯晓蓉。

看着赵括脸上那狰狞的表情,刚才还嚣张无比的柯晓蓉突然怂了,她有些紧张的看着赵括道:“你要干什么,杀人可是犯法的!”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你男人玩了我老婆,我就要玩回来!”

说着赵括就冲上前,一把抓住了柯晓蓉的头发,拽着她就进了卧室。

把柯晓蓉往床上一扔,赵括也扑了上去,伸出双手,毫不犹豫的撕开了柯晓蓉的丝袜,一把拽掉了她的底裤。

柯晓蓉惊呼了一声,抬起手来想要抓赵括的脸。可惜她毕竟是个女人,赵括一挥手就把她的手达到了一边,再一挥手朝着柯晓蓉那漂亮的了脸蛋就是狠狠地一耳光。

打完之后赵括还咬牙切齿的捏着柯晓蓉的脸道:“贱货,今天老子本来是打算过来弄死王旭的,可惜让他跑了,不过我不介意收点利息!你要是乖乖的听我的话,我顶多就是用你爽一爽,如果你敢不听话,我就先宰了你!”

赵括身上的杀气做不得假,柯晓蓉能清晰的感觉到,赵括这个时候是真的想要杀人。

赵括看着躺在床上的柯晓蓉,把她的裙子往腰上一撩道:“自己把腿分开!”

柯晓蓉本来还打算挣扎一下,可赵括已经十分粗暴的分开了她的双腿,拔出利剑直取对方的中路,一剑就贯穿到底。

由于没有做什么前期准备工作,如今柯晓蓉的身体还十分干燥。

可赵括不在乎这点疼痛感,因为他知道,赵晓荣绝对要比他更疼。

果然,赵晓荣马上发出了一阵痛呼,甚至眼角都出现了泪水。

一股暴虐的快意出现在了赵括的脑海,让他体内的肾上腺激素迅速提升。

骑士手持长枪,不停的在马上奔跑冲杀,杀得敌人花容尽失,杀得敌人惨叫连连。

即便是这样,赵括的心里面还是不满足,他抬起手,再次朝着柯晓蓉的脸上甩了几个耳光道:“给我哭,给我大声地叫,给我求饶!我今天要把你们施加在我妻子身上的一切,全都讨回来!”

“啊!别打了,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都听你的,我会好好配合你的,啊太爽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