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兄妹当着父母做_怎么舔可以快速出水

2021-01-14 11:47 · 新商盟

小美女的态度突然有些尖锐,“老板娘,今天是我要感谢姜大哥的救命之恩,你可不要跟我抢啊。还有,姜大哥他们三个住宿、吃饭的费用我一人承担,就不需要你费心了。”

说着她痛兜里掏出一张金色卡丢到吧台上,“你这里能刷卡吧?”

石头看的眼睛都直了,那可是本地银行的金卡,至少能透支几十万的那种。这小丫头绝对非富即贵。

他眼睛骨碌碌的转了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姜文阳有些尴尬,“这不好吧,灵儿。怎么能让你如此破费呢?”

乐灵儿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姜大哥你说什么呢?救命之恩大于天,我不得报答你啊?否则要是传出去,我的朋友们会说哦忘恩负义呢。”

兰姐微笑笑,“灵儿妹妹你说的哪里的话?我是这儿的地主,姜兄弟他们又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对我来说也等同于救命之恩,我怎么能用你的钱呢?”

说罢,兰姐不由分说的带着几人,叫上工作人员一起在包厢里庆祝,摆宴压惊。

这一桌没有含糊,好酒好菜的一大桌,很多都是姜文阳三人根本没见过的菜肴,这绝对是三个农村小伙有史以来吃过的最好的一顿饭。

酒足饭饱之后,众人全都休息,石头和冬瓜因为姜文阳的关系,也分到了房间,舒舒服服的睡去了。

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今天按照他记忆中的法门为小美女楚灵儿治病,还真是有些累了。姜文阳感到很乏力,躺床上就睡了。

不过他在记忆里找到了一种可以养精蓄锐的呼吸吐纳的法子,也比较简单,所以也就照着炼了,反正没什么坏处。

事实证明他得到的记忆中的东西应该都是可行的。

半夜时分,月光如水,姜文阳平躺在床上,呼吸绵长迟缓,呼吸吐纳术已经练得有模有样了。

这时候他听到细微的开门声,眼皮一抬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姜文阳眼睛都直了。

只见楚灵儿穿着小吊带、火辣热裤,踩着猫步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少女特有的娇蛮搞怪的笑。

姜文阳不知道自己的视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即便关着灯,借着月光他也能看的清清楚楚。楚灵儿香肩雪白浑圆,中间小肚子雪白的一截,还有两条白晃晃的大腿。

一步步的接近,那种少女清新诱人的娇躯的冲击力就越强,伴随着一阵清淡体香,让姜文阳肾上腺素飙升。

再加上,之前他治病的时候摸过楚灵儿的胸,少女胸前的柔软美妙至极,姜文阳根本忘不掉。

他是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顿时口感舌燥了起来,吞了几口唾沫。

楚灵儿走到床前,姜文阳连忙闭眼。

下一刻楚灵儿娇笑着一个鱼跃扑了过来,姜文阳一惊,下意识的一翻,骨碌碌滚到地下去了,摔了个结实。

“楚,灵儿,你做什么?”姜文阳抱着被单站起来结结巴巴的问道。

楚灵儿打开灯,俏脸羞红,娇羞的白了姜文阳一眼,有这样的么?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的,你一个大男人还跑开了?真胆小。

“姜,姜大哥,我,我一个睡害怕。所以,所以,今晚我想跟你睡。”声音软糯甜美,似乎在暗示什么。

可这时候姜文阳根本听不出来,反而惊的额头冒汗,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什么?这怎么行?你是个小姑娘,跟我睡不合适,男女授受不亲,你,你还是去找兰姐去吧。”

“哼,我才不要跟她去睡呢。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她对你动心了,要跟我抢你呢。”楚灵儿小嘴一撅,不满的嘀咕道:“真是个木头,脑子生锈了?送上来的便宜都不占。”

“啥?抢我?抢我干什么?”姜文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楚灵儿彻底被打败了,她顺势在姜文阳的床上一躺,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

虽然年纪小,但还是挺有料的,身体半熟不熟,最是诱人。

果然萝莉身轻体柔易推倒,这不都送上门来了。

可惜姜文阳有色心没色胆,情商还不够,楚灵儿觉得有些对牛弹琴的感觉。

“你,你睡我床上做什么?”

“我不管,我就跟你一起睡,你要是敢跑的话我就出去喊,说你非礼我。”楚灵儿狡黠一笑,做出一个妩媚诱惑的姿势,“姜大哥你害羞什么?反正我都已经被你摸了,咱两已经授受不亲了,怕什么?

还有,你救了我,我要以身相许。反正我现在也没地方去,救跟着你了。你那么厉害,好几个小混混都打不过你,我跟着你肯定很安全,而且你还会医术,我生病了连医院都不用去了呢。”

楚灵儿娇蛮的耍赖,是赖上姜文阳了。

楚灵儿小小年纪就差点被人强女干,险些被害死,心里难免会害怕没安全感,想要找个可以相信和依靠的人。

而救了她一命的姜文阳自然是不二的选择了。

而且姜文阳长相也算是帅气,人有老实还厉害,情窦初开,又单纯的楚灵儿喜欢上他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了。

听完楚灵儿的话,姜文阳打消了夺门而出的念头,真要是被这小妮子吼一嗓子,可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脸色一苦,姜文阳问道:“灵儿,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你家里人呢?你看外面多危险啊,你还是早点回家去吧。回家好好的读书,听爸爸妈妈的话呗。

再说,你看我只是一个穷苦潦倒又没本事的民工而已。要不是兰姐收留我都快要睡大街去了。你跟着我干什么?我可是连我自己都养不起啊,更何况你了。”

笑话,小丫头一看就是个有钱人的孩子,姜文阳就算不认识他穿的是什么名牌,但也知道一定很贵。

他自己过了今晚,明天的饭在哪里都不知道呢。怎么养得起一个大小姐?

还有,带着这个小丫头,被人家的家长找来了,告自己是怪带未成年少女的人贩子、怪蜀黍岂不麻烦?

“哼,我才不回去呢?”楚灵儿盯着姜文阳,笑的很得意,“姜大哥你休想甩下我,我跟定你了,我说了要以身相许的。还有,我才用不着你养呢。我包养你怎么样?一辈子都可以啊。”

“呵呵……”无奈的笑笑,姜文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个小丫头伶牙俐齿的说不过啊。

老脸涨得通红,姜文阳是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会被一个小丫头叫嚣着包养,逼得跟个犯罪的孩子一样,站在这里尴尬的不成。

他想起了小时候调皮掀女孩子裙子的事情,当时他也是这样尴尬的被罚站。

原本姜文阳是打算搬几年砖回家盖房子、娶媳妇儿,可没想到刚来城里一个月,生活就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计划了。

这一个月,比他过去二十多年还要波澜起伏的多。

“来嘛,姜大哥睡觉了。”楚灵儿咯咯娇笑着,玉手一招,说不出的诱人。

姜文阳一呆,连忙摇头:“不不不,你睡床,我睡沙发或者打地铺也行。这样你就不害怕了吧?”

“不行,快点过来睡床上。不然我叫了。”楚灵儿威胁道。

这一招果然无往而不利,姜文阳抱着被单,踩蚂蚁一样的挪着碎步子走来。

伸出一只手,楚灵儿把姜文阳拉了过来,挂在他的脖子上,“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害羞呢?真是的。”

姜文阳发誓,接下来两人就是睡觉这么简单,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

只不过,楚灵儿倒是睡的很香,可苦了姜文阳了。

楚灵儿的小手在姜文阳身上乱摸,她整个人都快贴上姜文阳了,女孩儿柔软的身体触感绝佳,美妙的叫人快灵魂出窍了。

搞得姜文阳全身燥热,气血上涌,根本没有半点儿睡意。

“妈妈,爸爸对不起……啊,滚开,不要过来……姜大哥救命……”楚灵儿突然做起噩梦了,哭喊个不停,满头的虚汗。

她一定是吓坏了,真是个小孩子。

姜文阳翻身过来,拿出纸巾给楚灵儿擦汗,轻柔的拍着她的背,哄楚灵儿睡觉。

他的目光被楚灵儿的的红唇吸引住了,他心脏砰砰乱跳,半晌才鼓起勇气,亲了一口——楚灵儿的额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