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编#《替罪娇妻:总裁的私密独宠》梁诺小说在线版

2021-01-14 11:26 · 新商盟

第15章 给你尊严

舞池中间的男女似乎没有意识到已经成为全场焦点,似乎正沉迷在彼此的舞步之中。舞曲逐渐从悠扬变为轻快,两个人的舞步也踩着节拍完美转换,共同进入下一舞,众人早已经看呆,过了良久突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舞池中的男女不是别人,正是单梵和陈老的孙女陈盼。

远处的梁父已经气红了眼。

之前看到单梵维护这个逆女,他还以为梁诺已经摆平了单梵,成为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单少奶奶,所以他才想过来捞一笔横财。

没想到别人的议论都是事实,单梵是为了单家的脸面不得不维护这个逆女,实际上她不过就是单家的一条狗,甚至连狗都不配。

一想到这个逆女刚刚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着自己出言不逊,梁父就怒火中烧,恨恨骂道:“用你养老送终,简直是我梁家的耻辱,我梁家从来没出过你这么个东西!”

“是吗?”梁诺似乎一眼看穿他的内心,讽刺道:“这样最好,既然我们之间没有养育之恩,那您二老还是等着您的好儿子养老送终吧。”

“你!”梁父知道梁诺这是在讽刺自己刚刚卑躬屈膝的模样,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扬起手朝着梁诺精致魅惑的面容挥去。

眼看着巴掌就要落下来,梁诺也不躲闪,反而凑着脸颊迎上去,语气平静的提醒道:“您现在打的可是单少奶奶。”

果然,还不等话音落下,梁父的动作已经僵在空气中。

这个逆女现在已经是单家的少奶奶了,刚刚李小姐不过就是多说了几句,就立刻被单梵送进铁笼里面去,他这一巴掌要是落下去,打的就是单家的脸,到时候自己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梁父不甘心的一甩手臂,愤然离开。

周遭只剩下梁诺一人,她一直紧绷的神经突然松懈下来,体力不支似的跌坐到沙发上,眼里逐渐多了一层自嘲。

真是没想到,她居然承认了自己最厌恶的称呼——单少奶奶。

那个她最恶心的称呼,居然成了她的保护伞,有多少人是因为忌惮这个称呼,才收敛了对她的侮辱。

梁诺越想越觉得心凉,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再也没有人打扰她,直到宴会结束,单梵才重新站在她的眼前。

二人四目相对,彼此都没有说话,随后单梵淡漠转身,看样子应该是准备带她回家。

梁诺倒也识趣,像来的时候一样,默默跟在他的身后,俯身钻进车里。

一路无话,直到两个人走进卧室,梁诺都是一副漠然的样子,脸上看不出任何悲喜,也没有去换衣服卸妆的意思,只是静静的低头坐在床上,似乎在等着单梵离开。

一旁的单梵兀自脱下西装外套,扔到梁诺的身边,顺手打开衣柜拿出一身睡衣,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梁诺黛眉微蹙。

难道他今天不回去了?

眼看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已经拉开卫生间的门,梁诺动了动唇,踌躇着问道:“你今天不回去了?”

闻言,单梵不屑一笑,回过身去望着她,眼里满是不屑:“你很希望我留下?”

他不过是因为应酬了一个晚上,有些乏累,想在这里休息片刻而已。

对上他的目光,梁诺下意识摇头,知道他不会留在这里,绷紧的神经微微放松,随即单梵的话再一次缓缓入耳,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讽刺。

“梁诺,在酒会上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尊严,没想到你竟然那么贪心。”

听着他的话,梁诺原本毫无情绪的眼眸里突然盈满了自嘲。

尊严?贪心?

她缓缓抬眸,强迫自己对上他鹰一般锐利的目光,一字一句坚定回应道:“单梵,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究竟是在给我留一丝尊严,还是在毫不留情的践踏我的尊严!你替我包揽所有的罪责,不过就是想看别人踩踏唾弃我的样子!”

说话的音量逐渐提高,语气也越发激动,看着她愤然握拳的模样,单梵不怒反笑:“践踏你的尊严?梁诺,像你这样的人不配有尊严。”

他字字诛心,丢下手中的睡衣一步一步走向梁诺的方向,周身散发出来的戾气让梁诺不寒而栗,目光之中的惊恐显而易见,仿佛见到了从地狱爬出来的魔鬼一般。

她不由自主的向身后挪动,还是被单梵狠狠钳制住肩膀,那种力道仿佛要把她的骨头捏碎一般,随后欺身而上。

“我很想让你知道,什么才是践踏你的尊严。”

阴冷的声音在梁诺耳边响起,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裹在身上的晚礼服已经被扯出一块巨大的切口,痕迹斑驳的肌肤瞬间暴露在空气之中,她的身子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害怕,止不住的颤抖着。

冰冷的唇没有一丝怜香惜玉,带着侵略性搜刮着她的唇齿,挣扎之间泪水已经不知不觉糊了一脸,弄花了原本精致的妆容。

单梵轻而易举制止住她的挣扎,修长完美的五指狠狠抓住她墨色发丝,滚烫的部位直接贯穿她纤瘦的身体。

身下的梁诺身子猛然一僵,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偏过头直接咬在单梵的肩膀处,单梵并没有在意她的动作,回应她的只有更加剧烈的冲刺。

随着口中出现的血腥味道,梁诺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嘶哑的声音之中满是无助:“单梵,你不能这么对待我……”

不能?

单梵并没有停下动作,看着她绝望的眼眸阴鸷说道:“你也妄想得到尊严,你的尊严早就被梁梓珩消耗空了,现在的你就是一个人人践踏的赔钱货,活的甚至不如一条狗。”

随着话音落下,梁诺终于停止挣扎,缓缓垂下手臂,如同死尸一般神色空洞。

是啊,她现在还要什么尊严,她的尊严一文不值,早已经被眼前的男人碾碎,随着一次次的羞辱消失殆尽。

第16章 合格的宠物

一连三天梁诺都没从卧室走出去,就连吃的,也是别墅的佣人送到房里来的。

她恶心,看着吃的就想要吐,但是单梵却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努力忍着恶心的女人,冷冷开口。

“想死?不吃饭可不会死人,梁诺,你要是真的想死,我送你一程如何?”

那个男人嘴角噙着嘴恶劣的笑容,那种刀削斧凿的俊脸,犹如上帝嘴精致的作品,可是那份精致里面透出来的,只有沁人心脾的寒意。

梁诺从床上抬起头,身子不由得一颤,手指捏紧。

“我,吃不下。”

她怎么可能吃得下,每天被单梵变着法的折腾,浑身上下疼的像是被拆卸过一样,可是她越是狼狈,越是虚弱,他就越是来劲。

她死死的守着自己最后那么一丝的尊严,不肯开口再求饶。

“是吗。要我帮帮你?”

“不用。”

梁诺下意识的摇头。

可是单梵却没给她这个机会,那个男人走进,压了过来,双手掐着梁诺的脖子,示意佣人把餐点放在床头柜上,一只手捏着白瓷碗放在了她的嘴边。

“吃,还是不吃。”

碗里装着厨师特意准备调理身体汤药,黑漆漆的,一股子浓烈的药味,刚到了嘴边,梁诺的胃里就开始抽搐。

脸色惨白。

“……”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单梵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张开了嘴,那碗温热的汤药,一滴不剩,全部被灌进了她的嘴里。

然后,下巴被狠狠的捏着。

没给她意思吐出来的机会。

梁诺红了眼,胃里的翻滚,下巴的疼痛,以及单梵嘴角的冷笑,让她犹如被凌迟一般,呼吸困难。

“一条狗,也敢反抗,梁诺,你终究还是太天真了。”

天真的后果,就是被关了起来,不是在卧室里,而是在地下室,那只金钱豹的笼子边,她再次被禁锢,再次被近在咫尺的威胁吓得眼睛都不敢闭上。

那腥臭的气息,那带着杀气的瞪视,让梁诺没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漆黑的地下室入口被推开,单梵一身黑色休闲装走了进来,身后逆着光,像是从地狱归来的恶魔。

“带出去,给她伤药,记住,三天之内我要看到她出现在手术室里。”

梁诺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可是手上因为害怕掐出来的伤痕依旧鲜血淋漓。

单梵没让人给她处理,看样子,是要让她好好记住这个惩罚。

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虚弱的笑容。

绝望而又悲凉。

她终究还是被送上了手术台,看着医生拿着亮晃晃的手术器械,给她注射了好多药水,为了完美受孕,她不被允许无痛,一直硬撑着过了五六个小时,人才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

单梵就在手术室门口,看着医生点头,他非常满意的笑了,低头看向梁诺的时候,眼底明显的闪过了一分凝滞。

她居然挺了过来,没晕过去。

不仅没晕过去,那双漆黑的眼底,还闪现着暗光,保持着清醒。

他眼底的情绪,瞬间就染上了残酷。

“把人送进病房,好好照顾。”

梁诺扯了扯嘴角,移开了视线。

雪白的被子下,她的手死死的扭着床单,原本修剪得非常齐整的之间,其肉折断,鲜血淋漓!

这个男人,果然是个变态啊,为了得到自己妹妹的孩子,居然丧心病狂到了这种地步。

梁诺以为,她会一直被折辱,直到孩子出生,或者是那个消失的女人回来。

可是她错了。

接下来的时间,单梵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不仅不在折磨他,而且,还让人好好照顾她。医院给指派了三个看护,轮流看着她,还顺便给她护理了一下全身的伤口。

那几个护士趁着单梵不在的时候,极尽讽刺,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

“不就是个代孕,至于这么矫情吗,这么多天了还躺在床上起不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断了手脚。”

“人家就算是代孕,那也是给单家代孕,好歹还顶着单家少奶奶的头衔呢。”

“少奶奶?我看是禁脔吧。”

单梵对梁诺不好,那是这段时间外面怎么压都压不住的桃色新闻,那些谣言就像是燎原的野火,瞬间点燃了所有的八卦跟讨伐。

“跟你,有关吗?”

那两个护士说话,并没有避着梁诺,梁诺冷着脸,听了一下午,终究还是开了口,她的嗓子沙哑难听,语气沉稳平静无波。

“梁小姐,您还真是会开玩笑,你怎么淫乱那是你的事情,当然跟我们没关系,可是小姐,你在我们医院一天,就不要想着坏了我们医院的名声,我们可没有梁小姐那么强大的后盾,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何必在意正常人的目光?”

那语气,极尽讽刺。

梁诺虚弱的笑:“一个护士而已,确实没本事管我的事情,你明天不用过来了,给我换个不会吠的人过来。”

她的话音未落,那个护士勃然色变:“你说什么?贱女人,你说我是狗?”

“你要是想承认的话,我也不否认。”

梁诺冷冷的看了护士一眼,然后弯唇,浅浅的笑了笑:“我再不济,也是单家的少奶奶,而你,什么都不是。”

那一抹笑容,震得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护士瞪圆了眼睛,不知所措。

也同样让出现在病房门口的男人停住了脚步。

“少爷?”

保镖跟在单梵的身后,发现他的主子完全没有进去的打算,疑惑的喊了一声。

单梵漫不经心的答应:“嗯?”

“要给少奶奶换了护工吗?”

“逐出医院,我不想在看到这个人。”

单梵点头,眉眼锋利。

看样子,他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她没有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柔弱,骨子里的倔强,一直都在。

很好,非常好。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单先生!”

两个护士终于回过神,恭敬的冲着单梵鞠躬,单梵脸眼神都没有施舍一个,直接走到了病床门口,翻看了一下床头的病理日程,然后顺手摸了摸梁诺露在外面的脑袋。

“胚胎非常稳定,过两天,你就可以出院了。”

梁诺身子一僵,手脚冰凉,这个男人只要一靠近,她的身子就会下意识的做出反应,抗拒他。

那避开的动作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躲。

单梵笑了。

“这样才像是一个合格的宠物。”

相关文章:

他把冰凉的液体灌入她的膀胱:主人的尿液bf

在小花珠上摩擦,好看的高干文甜宠

把舌头埋进腿里:女生怎样玩自己的豆豆技术

两女一男双飞的感受@现任男朋友活太好

小妖精放松快断了朕:摁在洗漱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