伧乱的真实故事_征服熟肥老妇小说_《锦时迷途爱未晚》

2021-01-14 14:52 · 新商盟

我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眯眼确认,大脑在一瞬间有些清醒过来。

真的是他,他喝醉了。

因为宋佳敏今天结婚么,我心里升起莫名的讽刺感。

——“宁希,锦时今天不过是用你来气我,你别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宋佳敏说的这句话蓦然撞入我的脑海,我捏了捏手心。

只是为了气她是吗?那就气个彻底好了。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不甘、愤怒,想要报复的情绪在作祟,在确定他是一个人喝酒后,我跑了。

跑去找朋友送雪珂回家,然后找夜色的老板,在程锦时的酒里下了料。

后来,一切都水到渠成……

再次醒来时,耳边传来他绵长的呼吸声,我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连忙拍了两张引人遐想的照片,发送出去。

“小茗……”他忽然呢喃了一声。

我吓的心都提起来了,有点没听清,小敏?

真是对宋佳敏一片深情,哪怕说梦话,叫的都是她的名字。

我心口一阵酸涩,想到过了今天,我和他应该再也不会见面了,心被狠狠一扯,疼痛难忍。

走出酒店,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我居然做出了这么荒唐的事情,真是被酒精和愤怒冲昏了头。

我回之前临时租的公寓洗澡换衣服后,去医院看了趟我妈妈。

妈妈正好醒着,我很想问那个给她发照片的人是谁。

可是又怕提起这件事,会影响她的情绪,只能暂时作罢。

今天周一,距离医生说的手术时间,只剩两天多了。

赶到公司时,才八点半,我坐在工位上,拿出手机给雪珂打电话,准备先找她借钱应急。

结果她的银行卡全被他爸爸冻结了,把私房钱都转给我,也才三万不到。

距离二十万还差得多,我一上午都有些心不在焉。

临近午休时,被人忽然从身后拍了下肩膀,我吓了一跳,“什么事?”

是和我关系还不错的同事陈韵,她一脸震惊的问道:“小希,你居然是宁氏集团的大小姐?”

我愣了一下,拧眉,“你从哪里听说的?”

宁氏集团起步的资金,是我外公外婆的养老钱。当时我爸一穷二白,我外公外婆都不同意这门婚事,还是在我妈的坚持下,才妥协了。

至今,宁氏已经是南城知名度不小的企业了,只不过我从未在外面提起过自己的家世。

她一言难尽的看着我,把手机屏幕朝向我,“你看,这是你吧?”

——宁氏集团千金宁希,昨日与身份不明男子共度一晚。

硕大的标题刺得我眼睛生疼,内容更是把我的私生活写得很乱。

配图是我今天早上发给宋佳敏的那两张照片。

我的思绪被炸得四分五裂,全身都僵住了,所有的血液直冲脑门。

照片,我只发送给了宋佳敏!

手机铃声响起,我接通,宋佳敏在那头讥嘲道:“怎么样,这份礼物你还喜欢么?”

我气急攻心,“是你,又是你!”

她笑,“没错,是我。我知道你是为你妈抱不平,故意把照片发过来气我,我也不否认自己喜欢程锦时,但是比起他,我更喜欢钱。”

我紧咬牙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情对你来说,就怎么不值钱?”

她不屑一顾,“感情这种东西,是要看附加条件的。程锦时不过是个小公司的副总,你喜欢,我就送你。宁家大小姐,你的名声算是臭了。”

我简直不敢置信,愤恨地质问,“搞坏我的名声,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她笑得越发得意,宛如一个胜利者,“你让整个宁氏变成了别人的笑料,你爸气的要和你断绝关系。而我,刚好怀孕了,等你爸和你断绝了关系,整个宁氏都会是我的,你和你那可怜的妈,只会是一个下场!”

她竟然怀孕了!

我的情绪彻底崩溃,一股怒火从心头迅速蔓延,几乎炸裂。

“宋佳敏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真会算计!真狠!!”

在某个瞬间,真的恨不得杀了她。

我抓起一旁的包包就往电梯口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新闻撤下去。

不止是会影响到程锦时,要是让妈妈看见,可能又会影响到病情。

我心急如焚,边走边给有点交情的媒体朋友打电话,结果对方告诉我,来不及了。

刚挂断电话,屏幕上方就弹出一条新闻:昨晚与宁家千金在一起的人,身份惊人……

看了内容后,惊得我手一软,手机“啪嗒”一声,砸向地面。

我愣在原地,这不可能,怎么可能……这也太离谱了。

下意识的不相信,却又不得不承认,他浑然天成的衿贵气质,确实不应该只是一家小公司的副总。

程锦时也许真的如新闻所说的一样,是南城程家的独生子。

程家拥有东宸集团至少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而东宸集团,至少占据了南城商业的半壁江山,可想而知程家的显赫。

我爸的公司和他们一比,就有些可怜了。

想必宋佳敏也看见这条新闻了吧,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不知道她是不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我突然希望这是真的,心里更是升起一丝快感。

我回过神,蹲下去捡起手机,一辆黑色别克疾速驶来,我措手不及,一个趔趄往后退了一步,别克猛地急刹,停在了我身前。

车窗降下,程锦时讳莫如深的睨着我,抬了抬下巴,“上车。”

我堪堪稳住身体,深吸一口气后上车,主动解释,“对不起,我没想到照片会……”

他冷冷地勾了下唇角,“报复是么,宁希,你还是头一个敢这么玩儿我的。”

我捏着手心,哑口无言,半晌,才提心吊胆地道:“你放心,新闻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快解决,也不会因为这件事缠上你。你在宁家利用了我一次,这一次,就算是……”

他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冷漠地打断道:“结婚吧。”轻飘飘的三个字,砸得我大脑发懵,甚至怀疑自己听觉出现了问题,不敢置信地确认,“什么?”

他薄唇轻启,连口吻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淡淡地重复,“我说,宁希,我们结婚。”

他说的是,我们结婚。

不是结婚好吗,嫁给我好吗,都不是。

他清楚而笃定,我一定会答应他。

不管是为了狠狠地打宋佳敏和我爸的脸,还是为了救我妈。

再或者……因为那个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秘密,我喜欢他。

到底哪个原因更重要,我一时想不出答案,但又比谁都清楚,如果换一个人,我说什么也不会同意。

我抱着一丝期盼的想着,他主动提出结婚,也许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

然而,我错了,错的很离谱。

我沉默间,他不疾不徐的点了根烟,嗓音清冷,“你为了报复,爬上我的床,同样,现在你妈妈需要手术费,你和我结婚,我出钱。条件是,我们之间的婚姻,只谈钱和性。”

三言两语,彻底碾灭我心里可笑而幼稚的期盼。

我敛下情绪,也努力像他一样淡然,“我图钱,那你呢?”

一场交易,总得双方都有利可图才对,可我一无所有,没什么可图的。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霎时间觉得分外难堪。

他已经把话说的那样明白了,只谈钱和性,既然我图钱,那他自然是……

以前偶尔也想象过自己未来的婚姻,想了很多,唯独没想到,我的婚姻竟然和爱情任何关系。

哦,如果单方面的爱情也算,那也许有。

我自嘲的笑了笑,应道:“好。”

下午他就带我去领了证,见了他的家人,甚至,搬进了程家给我们准备的婚房。

没错,他真的是南城程家的独生子。

婚后四年的日子里,他说到做到,一场婚姻,当真只有钱和性。

我起初不死心,想要能够温暖他,却发现只是痴心妄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我的态度,比结婚前更差,甚至连话都不愿意和我多说一句,冷漠而疏离。

今晚,我在客厅亮着一盏壁灯,看着深夜档的狗血剧等他回家。

和这四年来的每个夜晚一样,哪怕明知道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还是想让他知道,无论多晚,家里都有人在等他。

凌晨时分,我睡意渐浓,蜷在沙发上缓缓阖上双眼。

睡得昏昏沉沉时,有股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

我正想推开他,“你,回来了……”

灯光昏暗,我看不清他的神色。

他没作声,一把将我捞起来,阔步上楼,把我从沙发抱到了床上。

我用力咬着唇,没别的,我就是……想要个孩子了,想要和属于我和他的孩子。

一抹淡淡的香水味窜进我的鼻腔,我意识回拢,声音发颤,“你见她了?”

上周三,我看见过宋佳敏给他发短信,虽然只看见了前半截,但很明显,已经不是头一回联系了。

只是,我没有立场问他,只能掩饰掉所有的难过和失望。但是,现在这抹宋佳敏最爱的用香水味道,似乎打碎了我的理智,我还是问了。

他抽身而出,声音极淡,“宁希,你越界了。”

是了,在他看来,这场婚姻说好听点是场交易,说不好听的,我不过是个为钱卖身的女人,又有什么资格去过问他的任何事情。

我忍着胃部莫名传来的一阵疼痛,装作不经意的抬手,抹掉眼角的湿润,故作淡然,“锦时,我只是想提醒你,就算我爸正在和宋佳敏走离婚程序,她也是你岳母。”

对,听说我爸和宋佳敏要离婚了,原因是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关心。

他不甚在意地笑了声,透着丝讽刺的味道,“多谢你的好心。”

话落,他随手围了条浴巾,就去了浴室。

水声响起的那一刻,他方才随手丢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我倾身看了一眼,蓦地怔住,鬼使神差的把电话挂断了。

是宋佳敏。

凌晨两点都能打电话过来,可想而知,程锦时和她的关系缓和到了什么地步。

我曾一度以为,她为了钱爬上我爸的床,背叛了程锦时,程锦时肯定不可能原谅她了。

现在看来,我又错了。

我出神的望着天花板,胸口又酸又涩。

他不喜欢我和他谈感情,所以我乖顺听话,绝口不提,只努力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

相关文章:

找外国人结婚吗*死缠烂打by学亦第三章

医生揉一揉蜜豆*我被富婆的各种性玩弄

《最强战神林玄》—(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放松一会就不疼了高

小东西你都湿透了快舔,妻子的性事2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