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你太紧贝看你的小樱桃肿了 宝贝乖女水真多

2021-01-30 09:40 · 新商盟

第六章 调戏你老婆

二十分钟后,周江回到医院。

此时,刚刚那些急诊室的医生,都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了。

当周江回来的时候,众人的目光,都死死盯住了他,似乎是想看清这个清洁工到底哪来的这么大的魔力,表情里多了几分好奇。

不过,等候的人群中,却不见刘青青的身影。

毕竟周江可是他丈夫,而刚刚刁难周江的人中,也有刘青青的一份,她也无颜面对周江。

在人群中扫了一眼后,周江摇头笑了,大步走向陈秋雨,伸出手道:“你好。”

“对不起。”

陈秋雨没有和他握手,而是直接朝着他一个鞠躬,目光里全是歉疚。

周江摆摆手:“过去的事就放一边吧。”

“我现在就给你安排入职,我现在想的是,暂时给你安排为主治医生,你的意见如何?”陈秋雨一脸恭敬地看着他道。

“行吧。”周江点点头。

“你想去哪个科室?”陈秋雨又用商量的语气问。

思忖片刻,周江道:“内科吧。”

陈秋雨点点头道:“正好,刘青青也在内科,你和她认识,互相还能有个照应呢,我现在带你去内科报到吧。”

说着,他便带着周江往内科的科室走。

周江跟在陈秋雨后面,看着面前摇晃的翘臀,不由地有些出神,说实话,他还从来没想过这样一家大医院的院长,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火辣动人的小姑娘。

“内科科室到了。”陈秋雨转过头来,却正好对上周江那直勾勾的目光,俏脸上不由地升起两团红晕,赶紧咳嗽一声,“别看了,到了!”

“啊?好。”周江回过神来,露出一脸灿笑,走进了内科的办公室,一时也不由地心觉阳光烂漫。

俩人走进办公室里,顿时吸引来了不少的目光。

陈秋雨介绍道:“这是内科新入职的主治医生,刘青青,你和周江认识吧?他就坐你旁边的办公桌吧,你带他熟悉熟悉环境,我就先走了。”

“好。”刘青青也无法抗拒,只能点头应下。

周江优哉游哉地坐在跟在这个漂亮老婆身边坐下,冷不丁地问了一句:“我是不是还是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是你老公?”

听到这话,刘青青霎时楞了一下,转头看向周江,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周江轻轻扬起嘴角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的,就算你愿意我也不愿意。”

他这话也完全发自内心,他们俩夫妻的身份,有和无都一样,他也完全不想靠这个老婆给自己争到什么光鲜。

不过,刘青青的表情却是有些复杂,看周江的眼神也不似以前那般嫌弃,似乎更像是……有些自责。

就在这时,却见办公室里另一人腾地站了起来,一脸笑容地朝着往周江身上一瞧。

这男人看起来莫约四十岁,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倒是精神硕硕。

他笑着打量周江一眼道:“连实习期都没有,小伙子,你这么年轻,不会是什么皇亲国戚吧?”

“不是。”周江直接摇头。

“真没有?”

“真没有。”周江又摇头。

听到这话,马富强的眼睛眯了眯,表情顿时变了。

既然这小子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他也懒得搭理了。

马富强转头看向刘青青,一脸笑容:“小刘啊,我看你最近的工作有很多问题,我作为你的领导,就是为你解决问题的,来来来,这边坐。”

刘青青眼底升起一抹不快,她也知道这个主任对自己心怀不轨,可是毕竟是自己上级,没什么办法,只能无奈地坐了过去。

马富强笑呵呵地看着她精致的脸蛋,心里一阵窃喜,拿起茶杯笑着道:“我呢,主要是关心你的婚姻问题,你这个年纪也该结婚了。”

“这个问题,我自己会解决的。”

刘青青尴尬道。

说完不由地转头看了一眼周江的表情。

可是,周江却一脸不咸不淡。

刘青青一直对外宣称未婚,这对周江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毕竟在刘青青眼里,有自己这个老公,或许是在有些丢脸吧。

马富强不知道刘青青这个回头意味着什么,还在一脸义正言辞地道:“你不用害羞,我有个侄子,正好也未婚,还是卫生厅的,他以前就看上你了,我可以帮你们凑一下,你们绝对是天作之合啊。”

“王主任,不好意思,我已经结婚了。”刘青青想了想,说出了这句话。

马富强表情一怔:“你结婚了?我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

“我不想工作被家庭耽误,所以没有说。”刘青青尴尬地解释着,又重复了一遍:“我已经有老公了。”

周江在一边,听到这话,骤然嘴角一扬,等她继续说下文。

可是,这时,却见马富强笑了笑,突然伸手朝刘青青的纤手上摸去:“结婚了也没事,我也结婚了呢。”

刘青青猛然缩手,“王主任,请您注意下一下!”

哈哈笑了笑,马富强的脸上写满了得意,点起一根烟,笑眯眯地说道:“刘青青,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结婚了?你丈夫三年前,因为滥用***被坐了两年牢,出来后,一直在工地和水泥。”

弹了弹烟灰,马富强用瞄准猎物的眼神,轻轻打量了一眼刘青青曼妙的身材,继续说道:“你在医院,一直不承认你结过婚,就是因为这件事对你来说,太丢人了,你那个废物丈夫,根本配不上你。”

刘青青咬着嘴唇看着马富强。

其实马富强这些话话,完全讲到了他的心坎里去了。

她宁愿独守空房一辈子,也不愿意和周江这样的废物在一起。

从小到大,她都是最优秀的一个,却有周江这个污点!所以她在医院,从来都是矢口否认自己已经结婚了。

可是她心里的想法,却藉由他人之口,当着周江的面说了出来。

刘青青不由地转过头,望向了周江,想看一下周江的反应。

可是奇怪的是,周江的脸上并没有出现愤怒,反而嘴角挂着懒洋洋的微笑,用看热闹的表情冷淡地旁观着。

顿时刘青青顿时无语至极,她刚刚还害怕周江自尊受不了,现在看来,周江根本就没有尊严,对这些东西就完全无视!

她揉了揉额头,回过头来,对着马富强一脸认真地道:“不管我有没有老公,都不关你的事!”

第七章 你碍着我调戏你老婆了

马富强哈哈大笑起来,张开的大嘴活像塞了个衣架在里面,一双本就不大的眼睛眯起来,简直像是在脸上写上了淫荡两个字,“你看不上你老公,我也看不上我家那个黄脸婆,不如我们俩……”

说着,他的手,已经像刘青青的臀部摸去。

刘青青慌忙避开,目光转向周江,目光里像是在寻求他的帮助。

“我明白了。”

马富强一拍脑门道。

他想起刚刚自己说话的时候,刘青青老是往那新来的医生身上瞧,定是有人看着心里不好意思吧。

他对着周江挥了挥手:“喂,你拿着这叠病历单,滚去查病房,没叫你你就别回来。”

周江手拿着一叠病历单,不由地楞了一下。

你当着我面调戏我老婆,还要让我滚开方便你调戏!

这他娘的什么道理?

顿时周江气得不轻,拿起一叠病例,直接就往马富强脑袋上砸了过去。

“哎呦!”

这一叠病例砸在脑袋上,马富强是被人往脑袋上拿铁团砸了一下。

马富强直接被打倒在了地上,登时疼得两眼发黑。

也不知周江手上劲为什么这么重,一时间,他被打得竟然半天站不起来!头上迅速冒了个包出来!

他捂着脑袋,指着周江便叫骂起来:“你个王八坨子!竟然敢打我!我她娘的,今天就要开除你!我现在就去找院长!”

说着,他便从地上爬了起来。

一拉开办公室的门,陈秋雨正好便站在门口。

“院长你来的正好!”马富强用袖子擦了擦被病历单砸出来的鼻涕,指着周江道:“你找来的这是什么人啊,才来第一天,就不服从管教,让他去查个病房,他就拿东西打我!”

陈秋雨站在办公室门口,一时怔了一下。

现在周江,简直就是医院的一尊大佛,惹谁也不能惹周江啊!

更重要的是,现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只有周江才办得了!

陈秋雨思忖了半晌,开口道:“周江打你,应该是有他的原因的吧,你下次注意点。”

马富强:“……”

他霎时间傻了眼。这……这算怎么回事?明明是我被打了啊!怎么我还挨教训了?

不过,陈秋雨可压根没管马富强,她一手拨开还在一脸懵逼的马富强,对着周江道:“周医生,脑科那边出了点事,你快过去看看吧。”

马富强:“等下,院长,我的事……”

“我现在过去。”周江点点头,又拨开马富强,从他身边走了出去。

马富强气得跺脚:“能不能听我说……”

“等下,我也去。”刘青青说了一句,又把马富强拨开。

马富强如同碗碟里的一块红烧肉被拨来拨去,登时气得像喷气的火车头,赶忙追了上去:“我也去看!”

……

……

脑科病房外。

已经有一大堆医生围着了。

周江等四人走过去,却见病房外,一个穿着皮衣夹克的男人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迅速地跑了过来,一把握住了马富强的手:“你就是院长说的神医吧,我爸的病,您一定要治好啊!”

听到这话,马富强登时一喜,心道我竟然名声在外,都被人叫做神医了!他赶紧摇了摇手,“过奖了过奖了,我神医这个名号,也只是别人随便起的罢了……”

他话还没说完,后面一只手,就把马富强拨开了。

只见陈秋雨一脸尴尬的笑容道:“贾局长,您搞错了,这才是我说的神医。”

说着,她把周江拖到跟前来,指了指周江。

马富强:“???”

周江咳嗽了一声道:“神医谈不上,不过略会看点病罢了。”

那被称作贾局长的人,抬起眉毛,使劲地往周江身上盯了两眼。

当了二十年的刑警,他也练就了一身看人的本事。

却见这被叫做“神医”的年轻人,一手的老茧,指纹里都镶进了水泥!

贾长利眯了眯眼睛,冷冷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小兄弟,是在工地上干活的吧。”

这眼光可真毒!

周江都不得不有些佩服这人,他也只好点点头:“我先前是在工地上和过半年水泥。”

贾长利深吸了一口气,登时被气得脑袋都有点发抽,他一脸恼羞成怒地看着陈秋雨:“陈院长,你说你把神医请来了,合着,你就请来了个和水泥的来蒙我呢!”

“不是,贾局长您误会了,”陈秋雨连忙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去工地上和了两年水泥,可他的医术真的厉害,一定能治好您父亲。”

贾长利像刀锋一样的目光在周江身上冷冷一瞥问:“你之前为什么会去工地?”

看到贾厅长这审问的目光,周江也只好如实回答:“我因为一场医疗事故,被吊销了行医资格证,所以只能去工地上和了两年水泥。”

“哼,”贾长利冷笑一声,用平时看犯人的眼神,盯了周江一眼,冷冷道:“你是不是叫周江?”

“对。”周江点点头,脸上写满疑惑,“你认识我?”

贾长利鼻子一蹙道:“三年前,你被判决的时候,我还在场呢,当年那场案子,可是惊动了全省啊!就因为你,长风市十十六名儿童***中毒!你不说,我还真没想起来那你这个人呢!”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惊得眼睛瞪如牛目!

他们谁能想到,周江竟然是当年那场大案的犯人!

马富强在一边也傻了,他看过刘青青的档案,刘青青的丈夫,不就是因为医疗事故,被判了两年吗!

难怪这小伙刚刚揍自己,原来这小伙就是刘青青一直不愿意说出去的废物老公啊!

他顿时忍不住笑了,嘴角挂着笑容瞥着周江:“你一个罪犯,还好意思出来行医啊?”

“当年的事情,根本不关我的事,我是被冤枉的!”

周江咬牙切齿道。

当年也不知是谁替换了他要用的疫苗,结果给那十十六个儿童接种了疫苗后,当时十十六个儿童集体中毒。

因为这件事,周江被判了两年!

牢里出来后,周江本想让这件事隐去,可还是有人认出了自己。

他咬着牙看着贾长利道:“当年那场事故,是有人故意要害我,所以我才……”

“行了,”贾长利打断了他,冷冰冰地说道:“我不相信什么冤枉,我只相信法院的判决,法院判你有罪,那你就是有罪。过去的事情我且不管……”

他顿了一下,眼睛里顿时冒出如鹰般的目光,死死盯住周江:“三年前你就被吊销了行医资格证,现在你又出来行医!你这是犯法!”

说着,他从腰间拿出手铐,往周江手上铐去。

相关文章:

南京mm滑梯冲掉文胸/旋转啃咬大白兔

男朋友拉我在厨房做_离婚后怀了渣攻的种免费阅读

完整《情深不及你:谢少宠不停》小说全本【无删节阅读】

宝贝你那里的水好甜*扶着自己红紫狰狞的硬物

撕裂一般的占有*趴下从后狠狠进她哭着求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