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经典的言情古代小说/经典言情现代小说推荐

2021-01-30 11:45 · 新商盟

2012年5月21日,这一天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充满爱的一天,可是对安婉来说,却是坠入地狱的开始。

…………

晨风徐徐,阳光透过稀疏的叶子落在路面上,投下一团团斑驳的阴影,校园绿荫小道上,迎面走来一个身材窈窕,面容清丽的女孩。

安婉走的很急,还有半个小时校庆演出就要开始了,她作为舞蹈班的台柱子,说什么也不能迟到,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她加快脚步向演出场地走去。

“滴滴……滴滴……”挂在脖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安婉拿起一看,是哥哥安东打来的。

“哥?”她一边小跑着一边接起了电话。

“跑!!安婉……快跑!”一阵糟杂的声音过后,紧接着传出哥哥惊恐的声音,他似乎恐惧到了极点,大声喊道:“快跑!安婉,跑啊!”

安婉的心瞬间提了起来,急声问:“发生什么事了?哥,你别着急,慢慢说。”

“没时间了,没时间了啊……”安东牙齿打颤的声音清晰的从听筒里传了出来,他绝望的咆哮道:“快跑啊,算我求求你了,跑啊!!”

恐惧蔓延进安婉的心里,她惊慌的四下望了望,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缓缓落地,皱眉问:“哥,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好端端的来这么一句,让我往哪跑啊?”

“随便跑去哪都行,总之不能再回学校了!”安东喘着粗气,声线紧绷,急切的说:“听哥的话,马上去车站买一张最早的车票,只要离开江城,随便去哪都行!”

“哥,我们校庆文艺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我是舞蹈团的台柱子,这个时候怎么能走?”安婉皱眉道:“你在哪,我一会表演完了去找你。”

听到这话,安东又急又气,破口大骂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惦记什么破舞蹈,赶紧给我跑听见了没?赶紧离开学校,立马走!”

“哥,这次演出关乎着我们班的荣誉,我真的不能走……”

安东突然情绪失控,崩溃的哭嚎道:“算哥求你了好不好?安婉,我求你了!赶紧走啊,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

正说着,听筒里突然传出几声恐惧的尖叫,紧接着耳边响起一阵忙音,电话被挂掉了。

“哥?哥?”安婉焦急的喊了两声,回拨过去,却始终无人接听。

安婉的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哥哥怎么会突然莫名其妙的打这么一通电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心乱如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哥哥一定出事了!

“安婉,”室友陈小冉从后面追了上来,焦急的问:“演出快开始了,你怎么还在这?快走,主任找你半天了。”

“小冉,”安婉抓住她的手,面色苍白的说:“我哥……可能出事了!”

感觉到她手的冰凉,陈小冉的心顿时一沉,问:“出什么事了?”

“我不知道,”安婉摇头,四下张望了一下,压低声音紧张的说:“我哥让我快跑,离开学校。”

“离开学校?”陈小冉一惊,急声问:“会不会又是你哥惹出什么乱子了?”

说着,陈小冉忍不住埋怨起来:“你哥也真是的,不找个正经工作,整天跟社会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三天两头的惹乱子,还总是连累你。我可告诉你,这次校庆活动院方特别重视,要是在你这出了岔子,系主任绝对不会放过你,明年毕业证你不想要了?”

陈小冉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这次校庆活动院方确实十分重视,不但院领导全体出动,而且还请了电视台的记者大肆宣传,势必要把这几年的招生颓势扭转过来,活动之前系主任再三叮嘱,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纰漏。

要是她搞砸了这次活动,明年的毕业证还真有可能拿不到。

安婉犹豫了一下,说:“可是我哥那边……”

“他惹的乱子让他自己处理去,光天白日的,又是在学校里,谁敢找你麻烦?”说着,陈小冉拉起她向演出场地跑去,急声催促道:“快走吧,再不走真的赶不上了。”

安婉被陈小冉强行拉着向前走去,她虽然也担心哥哥,但事有轻重缓急,况且她跳开场舞,十几分钟就结束了,算了,还是等校庆活动结束了再去找哥哥吧。

想到这,安婉不再犹豫,加快脚步向前跑去。

一阵忙碌之后,开场舞终于顺利演出,结束后,安婉急忙回到后台,一边匆忙换衣服一边拨打哥哥的手机号,可是却已经关机了。

心里的不安愈发强烈,她决定一会先去哥哥上班的地方看看。

“安婉,有人找!”

门口有人高声喊道,她疑惑的回头,看见一个二十多岁左右的男人在同学的指引下来到她面前,那个男人长得很高,足足比安婉高出一头,他沉默的打量了她一番,问:“你是安婉吧?你哥哥出了点事,让我来接你。”

哥哥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安婉早就着急了,急声问:“我哥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在外面等你,出去见了他再说吧。”男人淡淡的说。

安婉的哥哥叫安东,经常跟着社会上的人混,给别人看场子,收入还算不错,每次来找安婉都让手下的小弟进来叫她,所以她也习惯了,便没有多想,抱歉的说:“稍等一下,我换一下衣服。”

几分钟后,安婉随着男人向校园外走去。

安婉走在身后,默默的打量眼前的男人,他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皮鞋程亮,步子虽然迈的很大,但是却扎实稳重,能明显看出是个练家子。

她心头渐渐浮起一丝疑惑,哥哥的小弟大多都是没什么素质的地痞无赖,经常穿着背心花裤衩招摇过市,而且那些人虽然嘴上成天喊打喊杀,但是真要动起手来,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可眼前这个男人明显不同,他一看就是那种人狠话不多的角色。

再联想到之前他彬彬有礼的模样,安婉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脑中突然响起哥哥的警告,她的心不由得一沉,哥哥让她快跑,恐怕就是怕眼前这人找来!

想到这一层,她的后背瞬间惊起一层冷汗。

虽然不知道哥哥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但眼前这人一看就气场不凡,只有常年在刀尖舔血的人才会散发出这么阴冷的气场,而且从哥哥惊恐的声音中可以推断出来,如果落在这人手里,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趁此刻还在校园里,她必须马上想办法逃走!

安婉不动声色的跟在那人身后,脑中飞快的转着,眼看着马上就要出校门了,她突然捂住肚子痛呼一声,缓缓蹲下去,面露痛苦的说:“等一下……”

男人转身蹙眉看她,语气中透着明显的不耐烦:“怎么了?”

“肚子疼,”安婉扶着一旁的树缓缓起身,眉头紧皱在一起,说:“你等一下,我回宿舍拿点东西。”

“什么东西?我让别人帮你去拿。”那人目光炯炯的盯着她,似是已经看穿了她的小伎俩。

安婉压下心底的慌乱,故意露出一副尴尬的神情:“女孩用的东西,怎么好意思让别人拿,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急忙转身向宿舍方向走去。

可惜她刚走了没两步,就被一条有力的胳膊挡住了去路。

男人垂眸看着她,声音听不出起伏,可是其中的寒意却让安婉不寒而栗:“马上就要见到你哥哥了,安小姐,希望你不要节外生枝。”

这一刻,安婉心中无比的肯定,她的猜测没有错!

这个人如此城府阴鸷,绝对不会是哥哥的人!

她心头狂跳,整颗心几乎都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垂在身侧的手也忍不住微微发抖。

安婉强迫自己抬头,露出一副小姑娘特有的茫然神情,怯怯的问:“我只是担心弄脏裤子,想回去拿一下卫生棉,……不可以吗?”

男人垂眸看着她,声色冷淡的说:“不必回去拿了,外面有便利店,出去再买。”

他的语气不容置疑,安婉能明显的感觉到,他已经在翻脸的边缘了。

安婉脑中快速转动着,如果此刻跟他翻脸,必定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说不定她还能趁乱逃走。

想到这,她刚准备冷言相讥,眸光一撇,突然屏住了呼吸!

这个男人的腰侧鼓鼓的,露出一柄黑漆漆的东西!

是枪!

这个男人竟然有枪!

安婉心头狂跳,脑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绝对不能让他在这里开枪!

她浑身发冷的看着周围进进出出的学生,用尽所有的力气才忍住没有颤抖,强迫自己用轻松的语气说:“也好,那我们走吧。”

她转身捂着肚子,慢吞吞的向校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快速打量着周围,寻找着逃跑的锲机。

眼看着走到了校门口,马上就要出校园了,她仍然没有想到脱身的办法,看到门口的保安,她突然灵机一动,转头对身旁的男人说:“室友让我帮忙买东西,看来今天买不成了,你稍等一下,我让保安大叔帮我给室友稍一句话。”

男人眸光沉沉的看着她,似乎在掂量着什么,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保安,点头道:“去吧。”

安婉心底松了口气,转身向保安大叔跑去。

直到跑到保安大叔身边后,她的身子才忍不住颤抖起来,刚才的镇定自若一扫而光,整个人抖的不成样子,脸色苍白,哆嗦着唇瓣低声快速道:“报警!快报警!有人挟持我!”

保安茫然的看了她一眼,问:“谁挟持你?”

安婉急声道:“看见我身后那个男人没有?就是他挟持我!他有枪,快点报警!”

一听到有枪,保安顿时慌了神,急忙拿起自己的电棍,紧张的说:“别怕,我现在就报警!”

说话间,男人走了过来,问:“好了没有?”

安婉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收敛起满脸的惊恐,回头后,已换上一副微笑的面孔,说:“好了,我们走吧。”

保安戒备的看着那个男人,闻言,欲言又止的看着安婉,问:“姑娘,你刚才说的……”

安婉快速打断他:“我刚才说的是真的,今天真的没法帮她带东西了,麻烦叔叔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室友,别耽误了她的事。”

保安看了看那个男人,又看了看安婉,咽了下喉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安婉不再犹豫,转身向校门外走去。

如果她天黑之前还没有回来,陈小冉一定会报告给辅导员,再加上保安的证词,学校应该会很快推断出她被劫持,继而报警。

只要惊动了警方,再加上监控,不管面临什么情况,她应该都会很快被解救出来。

想到这,安婉悬着的心总算缓缓落下几分,她不动声色的跟着那人向校外走去。

几分钟后,二人来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前,他拉开车门,说:“安小姐,请上车。”

安婉故作疑惑的问:“我哥呢?”

“他在别的地方,我带你过去。”

她借机发作,不高兴的说:“你刚才不是说我哥在这等我吗,出来又不见他人,谁知道你是不是好人?我不跟你走,我要回去了。”

说完转身向回走去。

下一瞬,后腰一凉,一个冰冷的金属抵在了腰上。

男人低沉而阴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要是还想活命,就立马上车!”

虽然之前安婉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但心底始终还抱有一丝微末的希望,希望自己猜错了,希望这个男人真的只是哥哥手下的一个小弟。

可是此刻,当那柄冰冷的枪管抵在后背上的时候,她心底的最后一丝希望终于被掐灭。

压下心头的狂跳,她缓缓转身,露出一副惊恐至极的模样,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要干什么?”

“上车!”男人不愿跟她废话,直截了当的命令道。

看了一眼黑漆漆的车内,安婉权衡了一下,一咬牙,转身钻进了车子里。

这个男人的神情太过冰冷,她相信,如果她不上车的话,他真的有可能一枪打死她。

安婉安慰自己,先活命要紧,上了车再说,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如果安婉知道接下来迎接她的将会是怎样的命运,这一刻,她宁愿被打死也不会上车。

上车之后,立马有人给她戴上了一个黑色的眼罩。

眼前一片漆黑,安婉小心翼翼的问:“你们认识我哥哥吗?”

没有人回答,空气中一阵静默,安静的仿佛车厢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的心不由得沉了下去,这群人不但有枪,而且训练有素,背后的主人一定非富即贵。

不能慌,一定不能慌!

她压下心头的慌乱,默默的记着路线,七扭八拐之下,她越记越乱,手心不由的冒出一层薄汗。

车子缓缓向前驶去,车速不快,车体平稳,没有任何颠簸,安婉可以断定,至少目前没有出市区。

几分钟后,车子停下了,她后颈猛地一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迷迷糊糊间,安婉被一阵凉意惊醒,眼前依旧一片漆黑,看来眼罩还没有卸下,后颈传来一阵钝痛,她抬手想查看一下,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绑住了。

直到这时安婉才惊觉,她被绑在了一个十字架上,双手牢牢固定在两端,两脚之间拴着一条铁链,随着她的挣扎哗哗作响。

周围一阵安静,安婉没来由的后怕,她大声喊道:“有人吗?来人啊!有没有人啊?”

除了一阵空荡荡的回音,什么都没有。

空气中泛着凉意,鼻端飘来一阵潮湿的味道,安婉用力挣扎了一下手腕,却没有丝毫作用,脚上的铁链粗重,份量不轻,想要弄断逃脱的几率几乎为零。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整理这件事情的始末。

哥哥给人家看场子,难免会得罪一些人,有时候他会出去躲一段时间,等风平浪静了再回来。

起初她也劝过哥哥不要再跟着那些人混了,找一份老老实实的工作,可是哥哥却始终听不进去,而且哥哥向来报喜不报忧,就算得罪了什么人,也只是让人捎句话,从来没有如此惊恐过。

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哥哥如此恐惧?

而且哥哥为了保护她,平常几乎不怎么跟她来往,即便有事找她也是让手下的小弟进来叫,从来没有露过面,除了陈小冉,很少有同学知道她还有一个哥哥。

但是这个男人竟然能这么快就查到她身上,可见权势很大,再联想到之前种种,安婉的心仿佛掉进了无底洞里,忍不住下坠。

转念一想,这个男人把自己绑来,无非是为了威胁哥哥而已,他但凡还有点人性,就应该不会对一个自己小姑娘下狠手。

想到这,安婉心下稍安,安静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耳边突然传来“咯吱——”一道开门声,随即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向她走来。

她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嘎达……嘎达……”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房间内响起,仿佛一下一下重重的踩在她的心上,安婉紧张的咽了一下喉咙,呼吸微促。

脚步声在她面前停住,那人好像在打量她,半响后,缓声问:“你就是安东的妹妹?”

他的声音低沉而干净,略微沙哑,隐隐透着凉意。

和之前去接她的明显不是同一个人。

安婉紧张的吞咽了一下,问:“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把我弄到这……啊!”

话音未落,下巴突然被用力钳住,一阵剧痛传来,她忍不住痛呼一声。

男人的声音透着狠戾,一字一顿的说:“回答我,你是不是安东的妹妹?”

似乎她只要敢迟回答一秒钟,下巴就会被毫不留情的捏碎!

剧痛之下,安婉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惊慌的点了点头,说:“我是!”

下巴上的力道缓缓减弱,那人松开她,反身走了几步,坐在了一旁沙发上,几秒种后,一阵浓重的烟味传来。

他在抽烟。

男人在抽烟的时候,不是烦躁就是在思考问题,这个时候也最理智,安婉试探性的问:“我哥哥得罪你了,对吗?”

空气中一阵静默。

她大着胆子说:“我知道我哥哥有时候很混账,可能做了一些伤害你的事情,我替他向你道歉,不管他做了什么,我都会尽力弥补,那个……你先把我放下来,好吗?”

“尽力弥补?”那人冷笑一声,声音中淬着寒冰:“好啊,那你把我妹妹的命,还给我。”

安婉的呼吸顿时一滞!

他妹妹的命?

难道哥哥……杀死了他的妹妹?

安婉的心不由的往下沉去,她终于知道哥哥为什么那么急切而惊恐的让她跑了,原来这件事情根本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她迟疑了一下,问:“你-妹妹……怎么了?”

男人沉默了片刻,声音缓慢,一字一顿的说:“被你哥哥先奸后杀,凌-辱致死。”

他的声音不高,声色也很淡,可是却仿佛来自地狱一般,让安婉忍不住猛地打了一个颤栗!

她仿佛被利刃戳中,脸色一片苍白,没有半点血色!

哥哥竟然奸杀了这个人的妹妹?

这……怎么可能?

哥哥虽然有些无赖,但大是大非还是懂的,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安婉焦急的说:“我哥哥不是这样的人,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那人冷笑一声,猛地起身大步向她走来,狠狠钳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的说:“我妹妹的尸体此刻就躺在殡仪馆里,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宫颈破裂,胸口被生生咬下来一半……”

钳住安婉的手微微颤抖,他似乎说不下去了,仿佛用尽所有的力气才强忍住掐死她的冲动,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安婉,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直至此刻,安婉终于明白自己落到了怎样的境地。

哥哥如此残忍的害死了这个人的妹妹,如今她落在这个人手里,下场可想而知!

相关文章:

【精品热文】二婚的代价小说在线 免费阅读

惩罚夹樱桃一颗一颗挤出来_宝贝抬高点我会轻轻的

《仙武巅峰》(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按摩男给我添下面自述—乡村大坑的性事小说

快穿文|不能给女生看的漫画;小宝宝流出来了2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