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子夫撑开小口灌进去|怎么知道是不是顶到子宫

2021-01-30 14:26 · 新商盟

你说你平时看不惯我就算了,这么气你哥干嘛。”

江冰淡然道:“我没开玩笑,我说的都是真的。”

这话可把萧茹和江伟天咯得不轻,尤其萧茹上下打量我,那一副质疑的目光始终在我的裤裆处打量,看得我心里发毛。

江伟天说:“语冰,哥没多少时间了,我也管不了你。等我走了之后,银天就交给你了,但是,我有个条件。”

他突然看着我们两个说道:“在我有生之年,我希望能看到你怀孕。”

我咯噔一惊,看江伟天这样子也活不了多久了,难不成江冰这段时间就要怀孕?

江伟天看向我:“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叶杰。”

“好。叶杰,我马上就要走了,我妹以后就交给你,你要好好照顾她知道吗?”

我看了一眼江冰,她瞪着我,我也不好说什么,就“嗯”了一下点头。

“好,刚刚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吗?”江伟天说:“我最多也就两三个月了,你们一定要好好把握,不然我走,都走得不安心!”

江伟天年轻有为,但说话却像是父辈一样,我除了点头如小鸡啄米,也没什么说的。

但我想起这段时间江冰的所作所为就膈应得慌。我不过是她买来的一个挡箭牌而已,她没把我一脚踹出门已经算是法外开恩,怎么会愿意跟我造人?

江伟天再看向江冰说道:“语冰,只要你跟叶杰有了孩子,你们和孩子各自持有银天百分之十的股份,这我的遗嘱,你们一定要好好遵守。”

我一听,顿时有些站不住。

银天可是商业圈的龙头企业,百分之十的股份,岂不是起码得有十多亿的资金,这可是我一辈子都赚不来的钱!而萧茹和江冰的反应也很精彩,江冰提出裁掉王宁涛和柳欢欢,让我去做销售部副总监,却被萧茹强烈反对。

她说我初来乍到还需要历练,和江冰吵了起来,最终我上去说话,主动提出我继续留在保洁部这事儿才算完。

因为江冰的这层关系,等我再回到保洁部的时候,已经是保洁部的领班了。我得知柳欢欢和王宁涛都已离开了公司,而王宁涛去了一家KTV做保安的时候,我心里是相当快意的。

这一对狗男女,活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我以为从那件事之后,柳欢欢这个恶心的贱女人再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谁知道她不仅回来了,还干出相当恶心人的事。

那天下午,我回到租房准备退租。

当我回来的时候,发现门没关,柳欢欢就坐在床上。她看到我的时候,上来就抱着我痛苦。我把她推开,说:“柳欢欢,我们已经没任何关系了,你还来干嘛?”

“叶杰,我想你了……”她哭得泣不成声。

我当时就笑了。

“想我?你跟王宁涛鬼混的时候怎么没想我,你怀他孩子的时候怎么没想我?我不是你眼中的废物么,你给我滚!”

我骂得相当难听,但柳欢欢非但没有反感,反而十分温柔的说道:“阿杰,别这样,我当时不懂事,你就原谅我这次,好不好?”

阿杰?这个贱女人!

我说道:“你都怀了王宁涛的种了,还叫我原谅你,这是嫌我头上的帽子还不够绿?”

“不是……”柳欢欢低着头说:“你别想得那么极端,搞不好孩子是你的呢?”

我差点儿要打她了,这种无耻的话都说得出口。

盛怒之下,我让她赶紧滚,谁知道她“噗通”一下就跪下了,她说:“我不能失去你,阿杰,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真的跟那个苏小姐之间有事了?”

我刚想说一句“关你屁事”,心里一想这个贱女人今天很反常,反常之处必有妖,莫非是王宁涛那个杂种让她过来试探我的?

因为王宁涛性格一直争强好胜,他应该没这么快放弃江冰才对。

想到这一层,我就想着,这对狗男女都到这一步了还想玩儿我,那我就耍耍你们,让你们也领教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滋味儿。

我说:“你做的太让我失望了,但我一直都很爱你,我也忘不了你……”

“真的吗?”

“真的。”

她以为我中计,直接朝着我拥抱了上来。我心里冷笑,也跟她拥抱在一起……

两个小时之后,我从床上起来,相当潇洒的离开租房。这个叫柳欢欢的女人太把自己当回事,我跟她之间早已没有任何情义。

回去之后,我做了个梦,梦中的我满是洒脱,无比强大。

我还梦到王宁涛就像是弱鸡一样被我捏在手中肆意把玩,却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后来我就笑醒了。醒来之后,我才发现这一切都是梦,而我才是那个弱鸡。

从床上起来,我一看闹钟居然九点钟了!

坏了坏了,迟到了。从今天开始我可是保洁部的领班,要是不做好带头工作,我手底下那些大妈怎么会服气,当然这里面还有好几个水灵灵的妹子,想着我都能乐出声来。

到了公司,我装模作样的去厕所检查卫生,正好碰到柳欢欢在里面打电话。

她本来应该在今天离职,这是在干嘛?

我稍微听了下,她好像在跟王宁涛打电话,这勾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就躲到隔壁格子里,想听听她在说些什么。

现在想起来柳欢欢的智商感人,她以为这个点没人会在厕所,也以为我一个大男人不会出现在这里,可我却听了个清清楚楚。

“抱歉亲爱的,我昨天没从那个废物嘴里问出什么。”

而后相当一段时间的沉默,估计是电话那边的王宁涛在斥责她。我听柳欢欢这么一副跪舔的样子就来气,老子当初对她那么好她还来阴我,现在又想从我嘴里套话,真是个不要脸的臭女人!

紧接着,柳欢欢委屈的说道:“亲爱的,你说你都有我了,你还去找江冰那个女人干嘛啊?”

江冰?

我趴在格子墙壁上,生怕错过了任何细节。这个时候,柳欢欢突然纳闷儿道:“她还是个处女?”

我靠,什么玩意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