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男友性要求过分吗_吸吸它 就像棒棒糖

2021-02-01 12:01 · 新商盟

岑安安,我们钟家到底哪里对不起?你居然在结婚前夕给我儿子戴绿帽子!”

钟燃妈妈不停的数落着,岑安安只觉得羞愧难当,她愤恨的瞪着顾骁,咬牙切齿:“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

“我是来给你解围,你别不识好歹!”

什么解围,分明就是让她难堪。

很快,周围的人全都被顾骁叫来的保安赶走,临走前钟燃恶狠狠地丢下一句:“岑安安,你让我恶心!”

昔日的缠绵情话换来今天的破口大骂,岑安安胸口剧烈起伏,泪眼模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顾骁,你现在满意了吗?”

“不,我当然没满意,你欠岑云的,我会一点一点拿回来。”

顾骁看着狼狈的岑安安,只觉得心里一团郁结之气,岑云在天之灵,看见岑安安现在这幅样子一定会很开心!

如果不是她,岑云就是他最美的新娘!

“我的新娘子,今天,可是我们两个的婚礼,我要你代替岑云,做我一辈子的宠物!”

说完,顾骁立刻叫人拖着她上车。

很快,安排好婚礼现场,司仪和宾客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岑安安像是扯线木偶一样被迫套上婚纱,婚鞋,盘头化妆,戴着柔软的假发。

望着镜子里红肿的眼睛,岑安安一把将假发扯下来:“我不嫁!”

“岑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化妆师十分紧张,岑安安泪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化妆室的门被人推开,顾骁一身帅气的打扮走过来抓着假发往岑安安头上戴,语气邪魅又严厉:“乖,云云最喜欢留长发,你今天必须给我戴!”

“顾骁!岑云已经死了,她的死是个意外,我是岑安安,我不是她的替身!”

“你是!”

顾骁双目猩红,死死的掐着岑安安的脖子,吓得几个化妆师尖叫的挤到了角落里,而岑安安被他掐着脖子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咳咳,你,你松手……”

“岑安安,我警告你!今天婚礼如果搞砸了,我不仅弄死你,你们岑家也别想好过!”

顾骁猛然松手,岑安安狼狈的跌倒在化妆台上,瓶瓶罐罐落了一地,顾骁一把拿过桌上的香水冲着岑安安使劲喷,“她最爱这个味道,你待会儿上台就用这个香水!”

顾骁走后,岑安安摔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人们围过来问她怎么了,她嘴角漾出一抹血色的笑,姐姐,你满意了吧?我花粉过敏,可他却偏偏要让我全身喷满了玫瑰味的香水……

她哮喘病差点发作,幸好工作人员及时让她喝水用药,岑安安看着雪白的婚纱,眼角泛红。

一场婚礼,大家各怀鬼胎,顾骁牵着岑安安的手去敬酒,岑安安颤抖着:“不是说让我当你的情人吗?为什么又要和我结婚。”

“情人,是见不得光的。”顾骁暧昧的捏了捏她的脸:“可是我,就是让你站在舞台的中央,尝到众星拱月然后摔倒的滋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