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2021-02-03 09:39 · 新商盟

么都睡不着。想起来解决一下,又觉得亵渎了弟妹,心里矛盾重重。

他不知道的是,他走了以后,陈娟边喂孩子边伸手到下面探,心里也是思绪万千。

好不容易睡着,却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梦,早上起来,老黄拉开裤头往里看,一脸的尴尬。

都年过四十的人了,居然还“尿裤子”,能不尴尬么?

他隐约还记得自己梦到过陈娟,把她压在身下。

顶着熊猫眼,黄明推开房门,看到客厅茶几上放的热腾腾的荷包蛋心中顿时一暖。

走上前去,狼吞虎咽的吃完之后,朝着陈娟的房间看了一眼,老黄一抹嘴就准备离开。

“大哥……”

黄明刚起步,陈娟推开门,喊了他一声。

此时陈娟的神色也十分憔悴,看样子昨晚也没睡好。一想到昨晚,历历在目,老黄老脸一红,而陈娟似乎面对自己也变得十分尴尬。

“妹子,怎么了?”顿了顿,老黄装作跟平时一样很轻松的说道。

陈娟脸现犹豫,似乎有些挣扎。

黄明看到陈娟这个表情,心中没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