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田第9部分阅读|憋尿17story

2021-02-03 12:05 · 新商盟

难道我给自己的青春留个纪念难道也不行么!还有这些年过去了,你给过我什么,除了误会还有什么,就算我和他有关系好了,那也是我的自由。”欧琳涨红脸色,眼中雾气朦胧,最后那一句更是大声地吼了出来。

我心中一惊,难道欧琳是这个中年男人的女儿!可她这么说,我却知道完了,真的要凉透了。

只见中年男子沉默了下来,面色一青一红,盯着我和欧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后端坐下来,恢复了原先的镇定与冷酷,沉默片刻,抬起头冷眼看着我,随后说道:“很好,来人,把这小子给我剁了!”

“我真的只是一个摄影师,你信你看这些照片,都是我拍的!”我急忙从包里拿出之前拍摄的照片递给中年男子。

“小子,既然你是一个摄影师,那就拿出你是摄影师的证明。”中年男子将照片又重新放回到桌上。

“好,那你打算让我怎么证明?”我依旧不惧怕的看着欧琳的父亲,其实内心的底气似乎没那么强烈了,不过也对,毕竟得罪了这人,自己的下场会不好过。

我认为自己的拍摄的技术虽然称不上是大师级别的,但是也不差,只是不知道这欧琳的父亲是不是真的以此为借口来羞辱自己

“你就拍这栋别墅,这房间的任何地方都可以任由你取景,但不能弄坏任何其他的东西,损失自己赔偿。只要你用照片拍摄出我认为可以的照片就算你说的话是真的。”

“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对欧琳的父亲保证道,内心的底气逐渐泛了上来。

欧琳以及她的父亲就坐在客厅慢慢的等待着我的拍摄成果。而我便马上开始了在这栋别墅内对于最佳的拍摄场景的找寻。

在别墅内,拍摄最多的就类似房地产销售的图片,可我觉得这样子的取景就像是简简单单的拿着一部手机在随意拍摄一般毫无拍摄可言。

想到别墅始终是一个家的原型,客厅、厨房、卧室、卫生间、院子,简单来说就是这五样房间组成。想好拍摄主题开始着手准备,拿出随身背着的相机拍摄。

虽说自己有想过这五个房间的宽敞度,不过现在看到还是着实让我不由得感慨:这地方住的有钱人可真的是不得了。自己拍摄的东西一向都是被格局所限制,在这样的别墅拍摄还是第一次。

由于房间太大,就找到包含这五个房间的最所需要包含的东西来进行拍摄。

时间过得似乎很快,可我拍摄的进程还是一如既往的缓慢。在最后剩余院子的拍摄过程中,欧琳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询问我有没有需要帮助的。

我客气的回到:“不用帮忙,我快拍摄完成了。”伴随着话音落地,快门也在此刻按下。

“你被打的事情我替你向吴晓晓道歉,今天把你卷进来也实在是……”欧琳声音柔和的讲道。

我看着欧琳道歉时候脸颊微微的通红,内心不由得觉得内心舒畅不少。特别是欧琳对着自己微笑的时候,自己感觉就像是泡在蜜罐里面一样,甜甜的。

着黑色正装的管家喊我和欧琳进屋,我们立刻停止谈论,内心忐忑的拿着相机进到客厅内。

欧琳照常坐到她父亲的身边,抬头一脸担心的看着我,我还是笑着回复她,示意别担心。

我把相机打开,将里面的相片打开递给欧琳的父亲。其实在递过去的时候,自己明显感觉到双手有轻微的颤抖,只是为了不再欧琳面前丢人,马上停止了发抖的动作。

欧琳父亲接过相机,戴着眼镜仔细翻阅相机内的相片。我也很紧张的看着他的表情,慢慢的欧琳的父亲面部原本严肃的父亲转既变为高兴,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和我讲讲,为什么想要拍摄这五张照片?”欧琳父亲语气极好的说。

“因为别墅再大始终也是一个家,我就在想拍摄原本组成家最初的房间,别墅虽然宽且华丽但始终缺不了最初所拥有的东西。”

“好,不错,小子果然有一套”欧琳父亲听后夸赞着我。

“谢谢,现在可以证明我是摄影师,那张照片也是一个误会。”我开心的回到。

“当然,这些照片也是让我想起了欧琳母亲还在世上的时间。可否把这些照片送给老夫。”

“可以,只要你相信我和欧小姐是清白的。”

欧琳的父亲点了点头,看着这些照片的瞬间,回忆在他的闹钟翻涌开来。

“在欧琳母亲还在的时候,我和她的母亲自然也是经历了一番苦难,好不容易打拼出一番事业,欧琳母亲当时也怀孕了,只是可惜……”话语欲言又止,悲伤的思绪填满内心。

见状,欧琳提醒着她的父亲道:“父亲,别想这些难过的事情了,陈霄还在这。”

“您也别太伤心,您看您还有这般漂亮的女儿呢。”我看着欧琳父亲那副难过的模样,也不自觉的陷入其中。

欧琳父亲站起身来向陈霄道歉道:“嗯,过去的事情我们不提了。小霄,以后你有什么在生意上的难题都可以来找老夫我,今天的事情是我误会你了,在这里我给你道歉。”

“使不得,今天有些晚了,我先回去要不师傅该担心我了。”我急忙扶住他,这番大礼实在受不起。

大门口,我看着向自己再次道歉的欧琳,心里面还是觉得有些歉意。也许他们两个人就是两个世界的,并不能有什么交集,也许大多数的交集都是会带来伤害和困难。

在欧琳表示今天对自己的机智和才华的时候,我内心开心的不行。毕竟在美女面前展露了一番本领而且还被人看重以及赏识也算的上是一件好事。

回到工作室已经很晚,师傅的卧室早已关灯。我轻手轻脚的上楼到房间睡觉,脑内还是忍不住的想起关于吴晓晓和欧琳的事情,慢慢的睡着了。

就那么过了几天,也是平常的日子只是发生了一件很不平常的事情。

身穿两个黑色西装的男人拿着我之前在欧琳家拍摄的相机和一叠看起来不厚却满含诚意的报酬送到了工作室。

我才刚起没多久,所以在被师傅喊到客厅时整个人看起来毫无精神面貌可言,更别说是一个摄影师了。

送礼的两人看了一眼我,又互相对视了。上前问我是不是陈霄,我尴尬的回着他们的问题,随后在一番确认下将东西给了我便走了。

师傅问我之前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我便如实的一一道出。师傅听后连连夸赞我,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送礼弄的一脸懵。接连几天,师傅都会那这件事夸我一番,这也是让我有些不适应。

之后不久,我还是出门一样的为他人拍照,可是下午拍摄完回到工作室却被师傅一言不合的赶出工作室。

我连忙跑去问师傅,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直摇头让我搬出去,越快越好。我记得我从未得罪过师傅什么,由不得我解释,我的行李早就被打包好放到客厅。

我内心实在对此冒出大大的疑问,完了,饭碗丢了!

起初我有些颓废,失业的打击令我连续喝了好几天的酒。

直到有天凌晨,我去卫生间上厕所,在洗手的时候抬头看见镜中的自己,我楞神了。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自己这么邋遢过,从没有见过自己这么狼狈过。

几天都没有剃胡子了,下巴上已经布满了青色的痕迹,眼睛中也布满了血丝,头发也乱糟糟的,身上的衣服更是皱巴巴的,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就像流浪汉一般,全身充斥着满满的负能量。

我哈了几口气,顿时觉得空气中充满了酒精的味道。

那时候我突然惊醒,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再这个样子下去,我有可能真的会成为一个流落街头的流浪汉。

不!我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了。

我自己洗了一个冷水澡,让自己清醒清醒,胡子一剃,头发剪的更加利落,换了一身干净舒适的衣服,然后好好的睡了一觉。

虽然我并不能睡着,但是我强迫着自己睡下去。我知道,我现在需要休息,在这么下去,身体会支撑不住的。

所以,我必须睡觉。

起床后我自己做了一锅粥,我咬着勺子想到我该找点事情做了。

至少,不能这么颓废下去。

但无奈之下,我只得拿出自己近几年的积蓄,买像有一部算不上好的相机。

这实数无奈之举,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这样。

这部相机我并不太满意,但是无奈积蓄不能全部都花在这上面,毕竟我还要生活不是,只得退求其次,不能在这上面花费太多。

以后的事情我也没有太大的规划,现在,我就想拍些风景照,给一些出版社投稿,再参加一些小型的比赛什么的,先把现在的生活给撑起来再说。

现在也就只得这样了,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这几年就算白白干了,一切又得重新来过。

我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哎,天不遂人愿,好好干吧。

把这几年熬过去就行了。我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打气。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几天,并没有什么大事,就只出现了一件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吴晓晓得哥哥来找我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