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又紧又湿好的大 啊 再深一点我还要

2021-02-03 13:54 · 新商盟

第九章 罪犯行医

翌日。

市人民医院。

十号病床上的老人叹了口气:“儿子,昨天那个医生挺不错的,如果不是他,我现在命都没了。”

“那小子就是个惯犯!”贾长利一脸认真,“他还想吓我,什么治标不治本,一个偏头风能有多大事,这个医院的脑科的大夫很有名的,肯定能把你治好。”

老人也犟不过这个儿子,只能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老人却眼前一片血红,瞬间没了意识,脑袋一偏,在床边昏厥了过去。

贾长利还在继续说着:“爸,你听我说,我是干刑警的,怎么能让一个犯罪分子给我爸治病……”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对,才发觉自己父亲的异样,只见父亲的耳朵里,竟然有两股鲜血流出来。

顿时贾长利吓得赶紧站了起来,大声叫道:“医生!出事了!”

整个病房所有护士医生都慌乱作一团,把能用上的招,都给用上了。

可是过了半个小时,贾长利的父亲还是没一点好转!

这时,却见一个医生,拿出一张纸,对这贾长利道:“你签下这个手术同意书,我们给病人做开颅手术,只有这最后的机会了!”

“手术成功几率多少?”贾长利忙问。

医生犹豫了一下:“百不足一。”

“你不是长风市最有名的脑科大夫吗?”贾长利气得差点没一拳头打过去,百不足一的几率,不就是等于宣布自己父亲肯定会死嘛!

医生苦笑了一声道:“可是病人的情况实在有些难办,我就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

他犹豫了一下又问:“之前给你父亲治疗的医生是谁,病人的情况在他手里,明显有了好转,让他来,或许成功几率要大许多。”

“啊?”

听到这话,贾长利脑袋里嗡嗡作响,不由地想起昨天那个差点被自己抓进警局的小年轻。

听医生这话一说,他才猛然想起,恐怕此时也只有那个小伙子能有办法救自己父亲了!

他抓住医生的手道:“你能不能先别做开颅手术,帮我拖一下,我现在就去找那个医生过来!”

“我还能给你爸拖两个小时,如果两个小时后,你还没有把人找来,脑神经会受到不可逆转的损伤,再做开颅手术,成功几率就是零。”那医生道。

“你给我拖住这两个小时!”

贾长利撂下一句话,转头就走。

他忙驾着车跑到长康医院,二话不说,直接跑进院长办公室。

一闯进去,他直接对着办公桌前的陈秋雨喊道:“上次那个医生呢?”

陈秋雨看着他那满头大汗急匆匆的样子,顿时有些疑惑:“贾局长,你……”

“我爸快死了,别废话了,上次那个医生呢!”贾长利喝道。

“我这就带你去找周江!”陈秋雨也瞬间明白了什么事,赶忙带着他往内科跑去。

俩人急匆匆地赶到内科科室。

科室里,马富强一见到贾长利,顿时满脸笑容:“贾局长,您光临……”

“上次那个医生呢?”贾长利打断了他问。

马富强楞了一下:“您是不是要缉拿他归案?我告诉你,那个王八犊子,不止是非法行医,他还打人,你看我脑袋上这个包,你一定要秉公执法……”

“要不是你个王八蛋在这煽风点火,我父亲现在就不会出这种事了!”顿时贾长利激动得,冲上去就要揍他。

马富强从椅子跌到地上,歪着眼镜一脸尴尬:“贾局长,您父亲出事了?我……我也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还煽风点火!”贾长利气得拳头扬了起来。

最后还是陈秋雨拉住了贾长利:“救人要紧!”

“待会再收拾你!”

贾长利怒斥了一声,转头看着刘青青:“你认识上次那个医生吧?你赶紧联系他,让他过来,救我父亲!”

“您父亲出事了……”刘青青也是一怔,她没想到,周江的话竟然灵验了,她想了一想道:“那我现在带你去找他。”

说着,她连忙拨打周江的电话。

可是,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那头始终只有一个声音:“对不起,您拨打无人接听。”

几人面面相觑。

贾长利急忙道:“那小兄弟现在在哪?我去请他!”

“我带你去。”刘青青说道。

一群人,跟着刘青青到了长风市的红树别墅区。

毕竟人命关天,虽然刘青青不愿意别人知道自己丈夫是周江,但此时也管不上这么多了,带着人,直接冲进了别墅里敲开了周江的房门。

周江此时浑身上下只有一条短裤,正在修炼血华功,此时被敲门声给吵醒,有些无奈地扶了扶额头,心道莫不会又是那岳母来骂自己好吃懒做吧。

一开门,他却被面前几人吓到,赶紧回屋穿上条裤子,回过来疑惑地看着几人问道:“你们来是干什么的?”

却见贾长利一脸愧疚:“周医生,您不接我电话,我知道你是生我的气,我知道错了,你一定要救救我父亲啊……”

说着,只见他膝盖一合,噗通便朝着周江跪了下去。

周江赶忙把他拉了起来,无奈地揉了揉脑袋道:“你误会了,我刚刚在睡觉才没听到电话,你放心吧,你父亲,我会帮你治好的。”

“那请您快点吧,那边说了,只能拖两个小时,现在时间不多了!”贾长利说着,往自己脸上径直甩了一个耳光:“我不是人,昨天竟然还那样对你。”

周江回屋把外套披上,拉住了贾长利道:“别说这些了,赶紧带我过去。”

第十章 这玩意叫真气

贾长利开着车,带着周江,一路闯红灯,直奔人民医院。

此时人民医院的病房里,十几个医护人员,正在静静等待着。

等到贾长利出现在走廊口的时候,主治大夫已经等不及了,赶忙跑过去,满头大汗地对着他叫道:“你父亲的情况已经控制不住了!上次把你父亲救回来那个医生呢!他现在在哪!”

“就在这!”贾长利一把把周江拉了过来。

“你赶紧过去……”那医生赶忙上去拉周江,可是手刚伸出去,却又在半空中僵住。

那医生的脸一瞬间像是挨了一巴掌似得变得铁青。

上上下下地盯了周江好几眼,终于开口了:“呵,是你!”

后面的医生,目光也都投在了周江身上。

一时间,一双双眼睛中都迸发出诧异的光芒,看向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青年。

他们谁也没想到过,贾长利花这么长时间,请来的人,竟然是周江!

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周江忍不住摇头笑了。

当他知道要来长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就明白一定会被认出来。

因为,他当年就是在长风市第一人民医院被逮捕的!

那时的他,在整个第一人民医院风头无二,二十三岁便成了内科办公室主任。

可是却在最巅峰的时候,因为一批疫苗,锒铛入狱。

关了两年又跑出来,而且还在继续行医,这让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们,都诧异无比!

周江也不管他们,直接往病房里走去。

可刚走了没两步,却被一只伸出来的手拦住了,却见那主治大夫目呲欲裂地看着周江:“周江,你一个罪犯还敢出来行医?”

“我为什么不敢?”

周江冷淡无比地回应。

虽然所有人都认定了他是个犯罪分子,但他自己明白,当年的事情,完全是一场冤案。

不管别人怎么看,公道自在心中。

不过,对于其他人来说,周江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

十十六个儿童,因为周江一人的失误,一辈子被毁了!

又有几个医生站了出来,拦在了周江身前,只见其中一人指着周江道:“你个小子连行医资格证都被吊销了还敢行医!我现在就报警!”

“不用报警,我就是警察。”贾长利站了出来,一脸认真道:“我以长风市治安局局长,同时作为病人的儿子,同意周江给我父亲治疗,你们都不用说了!”

“贾局长,你是不知道……”有医生赶忙站出来相劝。

可是贾长利却一摇手:“周江的历史我知道,但我父亲现在只能靠他,你们都让开,让周江救我父亲。”

病房外一群医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终还是一声叹气,把道给让开了。

周江手背在身后,面无表情地从这群昔日的同事身边走了过去,进入病房。

病房外的这群医生,一个个都是摇头叹气:

“这周江招摇撞骗都骗到警察脑袋上了,简直就是疯了!”

“没错,他就是又坏又疯!他反正已经在牢里待过了还怕再呆一次吗?”

“这贾局长,怎么还信这种犯罪分子啊!”

听到这议论之声,贾长利不由地有些忧虑,说实话,他也不敢完全相信周江,只不过是因为周江是最后的希望,才把他找了过来。

在病房外踱来踱去过了一分钟,贾长利还是选择过去看看。

可是才刚走到病房门口,却见得周江已经走了出来!

贾长利顿时懵了,这才进去不到一分钟,就出来了,这……这自己父亲不是完了吗?

他一把抓住周江的肩膀:“我父亲怎么了!”

没等周江开口说话,后面的这群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已经开始呵斥了起来:

“我就说过不能让这个犯罪分子去治疗!现在这可不就是出事了吗!”

“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这次又出来行医!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你个杀人犯!”

听到这痛骂之声,周江有些无奈地扶了扶额头,心道我看起来就这么不靠谱吗?他指了指身后道:“你们自己进去看看吧。”

众人慌忙走了进去。

这时,却见床上的老人,竟然坐了起来,扶着胸口正在大口喘着气!

虽然老人的面色惨白无比,但是刚刚他已经休克了啊!

这怎么说醒就醒了呢!

那老人直接拿起病床边果盘里的一个苹果,朝着贾长利扔了过去:“你个王八羔子,差点把我害死!”

苹果砸在脸上,贾长利却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赶忙跑过去,一把攥住父亲的手:“爸……你没事了?”

“我当然没事了!”老人瞪着贾长利骂道:“我要是一直让那个小伙子治疗,哪用得着受这么多的罪,我这一把老骨头都要被折腾死了!”

“爸,都怪我,你现在没事了就好。”贾长利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这父子重圆的场面,却是让后面这群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都是笑不出来。

这也太……太牛了吧!

他们全医院医术最好的医生,跑过来忙来忙去半天,都没一点法子,却被周江给两分钟治好了!

他们刚才还是使劲拦着,不让周江进来治疗的啊!

一时间,众医生脸上都露出羞愧的神色。

周江站在门口,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这些人:“下次讲话的时候,能不能先弄清楚状况?”

“周江,”有个医生站了出来,一脸疑惑地看着他问:“你到底是怎么治好的?你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

周江道:“很简单,病人是脑偏风,又加上风寒,只需要扎神撅、水分、天枢、关元、中极这几个穴位就行了。”

众医生面面相觑:“不对啊,这方子我们医术上见过,我们也试了,就是没用啊。”

“没用就对了,你得运用真气。”周江一脸正经地说道。

“真气?”

“对,真气。”周江点点头。

“你可瞎扯吧,不想说就拉倒。”

众医生都是一阵猛嘘,什么真气的,那不是小说中的情节吗,现实中怎么可能存在,明显周江就是不愿意把绝活让人学了嘛!

相关文章:

她在男厕所的屈辱:调教性奴女朋友sm小诗

【精选】如若深情不自知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列表

老公英语怎么说 老公的36种叫法

灵异小说【救尸主】全文完整版分享

推荐小说【亲爱的别走】免费阅读全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