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不停的被轮流灌满的军妓做爱经过系列h文

2021-02-03 14:16 · 新商盟

第16章 铁掌费平

“费先生?”

一石激起千层浪,南宫翎羽的话令在场的宾客震惊不已。

“费先生?难道是铁掌费平?那位一拳打死T国拳王,一掌震碎‘云鸿石碑’的那位武修真人吗?南宫家居然能请动他?”

“如果真的是费平,那这小子这回可麻烦大了,据说费平轻易不出手,出手必伤人,断胳膊断腿是最轻的伤了。”

“铁掌费平这么高傲的武修者,怎么会为南宫世家效命?太不可思议了!”

这个时候不但众人震惊不已,就连穆语涵也开始不淡定了。

身份地位到了穆语涵这个层次,总喜欢将任何事情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如今碰到了一个自己无法控制的小子,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如今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南宫翎羽必然不会善罢甘休,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尽快离开。

“你可以离开了,我不需要一个只会惹是生非,不受管束的司机!”

穆语涵神情冷漠,语气冰寒刺骨,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南宫翎羽请来的人如果真的是铁掌费平的话,那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不管你怎么看我,今晚是你花钱雇佣了我。而且钱都已经花完了,所以必须要负责你的人身安全,这是我的一定之规。”

萧逸指了指自己的新衣服和皮鞋,笑得温暖阳光。

“呵呵,我的安全?你在看玩笑吗?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多考虑一下你自己的安全!我现在宣布,你被解雇了,请你马上离开!”穆语涵冷若冰霜地呵斥道。

只是她的命令似乎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效果,萧逸非但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找了把椅子直接坐了下来。

“女神,你别着急,咱俩还没共舞呢,这么早就离场岂不是大煞风景么,而且这里有这么多的美食,不吃岂不是浪费。”

萧逸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语,令在场的宾客都觉得他一定是疯掉了,或者是根本就不知道铁掌费平究竟是多么恐怖的人!

更加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小子居然真就大摇大摆地找了把椅子,自顾自地坐下吃了起来,不时还赞叹一句“美味,好吃”。

“这小子真的是作死的节奏啊,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这就叫自作自受,这年轻人也太轻狂了,铁掌费平的实力,不是他这样的人能够想象的。”

“只是仗着身体灵活跟几个保安周旋了一阵,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要知道如果费平出手的话,一掌就可以把这些保安打翻在地,这就是武修者跟普通人的差距!”

开始的时候众人还有些为萧逸担心,可现在看到他嚣张的样子,反倒恨不得有个人出来,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臭小子。

“呵呵,小子,现在连你的女神都不要你了,沦为丧家之犬的滋味不好受吧?只可惜你现在想走也已经来不及了!”

南宫翎羽话音一落,大门打开,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吸引了过去。

十来个黑色西装的保镖鱼贯而入,分立两厢,中间款款走来一位中年男人,四十岁多岁,身穿灰色唐装,脚上踩着布鞋,卡尺短发,太阳穴凸起,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

男人手中转着两个钢球,其手掌粗大、厚实,布满了老茧,手指像是五根钢筋,给人感觉轻轻一抓就能将人的脑袋捏碎!

“我的天,居然真的是铁掌费平!”

“南宫家居然真的请动了铁掌费平,而且还随叫随到,这也太离谱了吧……”

“幸亏之前没跟南宫家有什么过节,否则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难怪南宫家近几年的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红火,原来是有武修者在背后撑腰……”

像铁掌费平这样在江湖上小有名气的武修者,是各大名流世家争抢的对象,可以说有一个这样的武修者坐镇,在生意上要顺风顺水很多。

“费先生,您来了,快,请上座。”

南宫翎羽一见到费平,马上迎了上去,恭恭敬敬地深鞠一躬。

南宫翎羽行如此大礼,费平只是微微撇了撇嘴,抬眼扫了扫南宫翎羽狼狈的样子,皱了皱眉头。

“南宫公子这么晚请老夫过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是这样的费先生,今晚晚辈组织了一场商务晚宴,没想到撞进来一个小子砸场子捣乱,晚辈不确认此人是不是武修者的传人,担心得罪先生不想得罪的人,这才请前辈来过目……”

“什么?难道有什么武修者是老夫不敢得罪的吗?”费平怒道。

这正中了南宫翎羽下怀,马上添油加醋:“当然不是,众所周知先生铁掌天下无双,拳毙T国拳王,掌碎云鸿石碑,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只是这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而且根本就不把武修者放在眼里,晚辈实在是气不过,这才跟他动了手,还请先生为晚辈做主。”

其实费平也就四十五岁左右,只是他愿意打扮得老气横秋,而且常以‘老夫’自居,南宫翎羽也就顺着自称晚辈了。

“究竟是哪家的后生,居然这么嚣张,连武修者都不放在眼中?”费平有些不悦。

“就是那边坐着的那个小子!”南宫翎羽马上将手指向了萧逸。

作为赫赫有名的武修者,费平一出现,场中所有的名流大鳄,全都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生怕对方在礼节上挑出毛病。

而萧逸却丝毫不在意这些,此刻正在大口吃着糕点,眼皮都没往费平这边抬一下。

“哈哈哈哈……这后生倒是有点意思,过来让老夫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钱。”费平笑道。

“冒失小子,费平大人再跟你说话呢,你表现好一点,兴许还能留条小命,快点过去。”

“是啊,都什么时候了,还只顾吃,再不赶紧过去赔罪,你这顿饭就真的叫‘断头饭’了!”

两个站在萧逸附近的人,好心地小声提醒。

“嗯?谁要见我?没看见我正在用膳吗?想见的话,让他自己过来,我时间很宝贵的,吃完饭一会儿还得去酒吧上班呢。”

第17章 可惜实力不允许

萧逸这句话差点没把刚才劝他的两个人,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居然让铁掌费平亲自过去参见他,这小子没救了,死定了!”

“可能是这个货根本没听说过铁掌费平的事迹,否则非把他吓尿裤子不可!”

“今晚上可是有戏看了,我得躲远点,别一会儿溅到我身上血……”

众人的议论根本没有影响萧逸的胃口,仍然大快朵颐,要知道以现在他的可支配资金来说,吃这些东西真的是一种奢侈,比起什么铁掌费平来说,还是眼前的食物更加重要一些。

见到萧逸如此不给费平面子,南宫翎羽不怒反喜,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激怒后者,达到自己的目的。

“小子,你年纪尚轻,可能没听说过费先生的名号,这不怪你,但是既然费先生亲自开口让你过来认识一下,你却装作没听见一般,是不是太不是抬举了?”

南宫翎羽火上浇油的话,也同时令费平心中不爽,没想到这小子真的初生牛犊不怕虎,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后生,你确定让我过去见你吗?如果我真的离开了这把椅子,恐怕再让我这样和平地坐回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费平说着右手继续转着钢球,而左手却攥上了椅子的扶手,轻轻一捏,坚硬的实木扶手顷刻间变成了一堆木屑,手一展开,木屑四散!

围观的宾客,全都惊得倒吸冷气,距离费平最近的南宫翎羽感受最为直观,直觉一股凉气从尾椎骨一直窜到了天灵盖!

“椅子是人家酒店的,屁股长在你的身上,你坐不坐,坐哪里,跟我有毛线关系。”

萧逸头都不抬,嘴里继续咀嚼着食物,吐字含糊不清,面无表情,像是在评论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一般。

穆语涵暗道不好!这小子现在的表现完全是不知死活,如此激怒一个声名远播的武修者,这后果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慢说是一个小小司机,就算是她也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今天这样的事情,如果韩啸老人家在,兴许还能压上一压。

但是韩老今天重病,现在仍在留院观察期间,事情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自己根本就说不上话,可人毕竟是自己带来的,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穆语涵焦急,不知如何应对的时候,萧逸再次说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言论,直接领穆语涵的心凉到了谷底。

“这个世界上啊,就是有那么一小撮人,仗着会点三脚猫的功夫,到处装高手,装宗师,殊不知山外有青山,有外有青楼,不过井底蛙,愣要装大虾,真是贻笑大方……”

此言一出,所有人全都从刚才费平捏碎实木把手的震惊中惊醒了过来,整整齐齐地望向了萧逸,

“我的天呀,这简直就是花样作死啊!”

“我知道了,我敢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货是来自杀的!绝对是!”

“嗯,肯定是这样了,临死之前装一回哔,能死在铁掌费平的手里,也算是露脸了,这小子有思想,简直绝了,这个哔装的,我给满分!”

众人一副看死人的样子看向了萧逸,现在反倒有些佩服这个小子的勇气了。

“费先生,虽然我南宫家摆平一桩命案不是什么难事,您可千万别生气失手杀了这小子啊,毕竟他还年轻……”

南宫翎羽这么说,完全是话里有话地变相提醒费平,即便是杀了这小子我南宫家也能轻易摆平。

“哈哈哈哈……好,好,好。”

费平连说了三个好,大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朝着萧逸走了过来:“好久没有见到这么有个性的青年了,可能是老夫最近很少在江湖上露面,一些后生不识老夫,看来是时候活动活动筋骨了。”

费平说着已经走到了萧逸的面前站定,脖子一转,劈啪作响,旁边的宾客纷纷后退出了好远,生怕一会儿打起来波及到自己。

而萧逸仍然品尝着面前的美食,似乎对费平的到来完全没有心思关注。

这下可令费平真的动了怒,眼中闪现了一丝杀机:“后生,你确定不理睬老夫?难道要老夫将你‘请’下来吗?”

“我为什么要理睬你?当初埃塞国王,英伦公主,迪曼国王子,那个不是三顾茅庐毕恭毕敬三请三让,像你这样没有诚意的,我没有时间照顾你的感受。”

萧逸那种“我无敌,你随意”的嚣张态度,实在令费平忍无可忍,堂堂铁掌费平的威名,谁人不给三分薄面?

如今被一个毛头小子如此羞辱,愤怒早已累积到了极点,双眼之中的杀气抑制不住的翻涌,就连远处躲避的宾客,都能感受得到那种冰寒刺骨的凉意,不禁打了个冷战。

大家知道,费平已经动了杀机,这小子彻底活不成了!

“很好,既然你不动,那老夫就来‘请’你了!”

说着,费平动了,只见其缓缓伸出左掌,向萧逸的肩头按了下去。

这一掌看似十分缓慢,但是却蕴含着绵绵的内劲,别说是人的血肉之躯,就算是一块钢板,这一掌下去,也能生生打出一个掌印!

可萧逸仍旧像个没事人一般,拾起一块精致的糕点,一脸享受地塞进了口中。

就在费平的手掌即将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萧逸轻轻抖动了一下肩膀,动作的幅度非常之小,现场之人甚至都没看到任何浮动,费平便被震了回去!

在现场的这些外行人眼中,只看见费平伸手去摸萧逸的肩膀,但是还没碰到便又收了回去,完全搞不清楚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有费平自己知道,今晚是碰到了真正的高手,就凭刚刚那一下,这小子绝对有骄傲的资本。

但是费平并不认为自己会输给眼前的这个青年,因为他刚刚只用了一层的功力,如果堂堂铁掌费平只是这么一点斤两的话,也不可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

“呵呵,小伙子,你的确是有点东西,凭你的身手,在年青一代来说,已经算是佼佼者了,如果能再低调一点、活久一点,将来的修为很可能在我之上,不过,可惜了……”

费平摇头,似乎是在为眼前这个将死的青年惋惜。

“是啊,真的是可惜了……”

萧逸接过了费平的话,转身面向他咽下口中的食物,嘴角上扬露出了好看的酒窝儿:“可惜实力他不允许啊……”

“啊!是,是您!”费平两腿一软“咕咚”一声跪了下去……

相关文章:

纯肉小说大尺度_去男朋友家不准我穿胸罩

替身娇妻带球跑全本,替身娇妻带球跑小说目录

星露谷物语能把所有女的睡一边吗…别紧了樱桃

拽公主挺进男子公关部公交跨坐挺进律动深

当今偷晴最安全的地方:晚上和同学做污污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