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在她体内撞_孕期深H

2021-02-03 14:22 · 新商盟

美妇和女孩同时脸红了,女孩更是有些羞愤地瞪着林成,更加认定他是心怀鬼胎。

“那……怎么个吸法呀?”尽管美妇也觉得很尴尬,但想到自己女儿身上还有蛇毒未清,她的心就惶惶不安了起来。

“如果两位信得过我,那就找一处比较隐秘的场所,我来为她把毒吸

女孩顿时急了,一口回绝道:“不可能!你这个臭流氓分明是想占我的便宜,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林成耸耸肩,无奈地道:“你不信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你体内的蛇毒目前只是被银针压制住了,并没有完全消除,如果不及时吸出,后果不堪设想!”

女孩被他说得也有些担心起来,但仍嘴硬道:“就算你说的有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非要用嘴吸出来?”一想到自己那么私密的地方要暴露在这个陌生男人面前,她的脸更加涨得通红,同时又有些气恼。

“嘿……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做这事么?只有像我这种内力精纯深厚的人为你吸毒,才不会被蛇毒反噬……”林成不无自豪的说道。

“内力精纯……噗,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女孩本来已经将林成的话信了七八分,听到这里却忍不住笑了出来,觉得对方果真是个不靠谱的家伙。内力这东西,不是武侠小说瞎编出来的么?

林成见女孩对自己露出不屑的表情,顿时觉得兴致索然,他虽然很愿意包容长得漂亮的妹子,不与她一般见识,但也不是没有底线的。此刻他已经不想再多做解释,只是淡淡的说:“既然你们不信,那就去医院治疗吧,我走了。”说着当真收起了针灸包,转身就走。

美妇看着林成的背影略一迟疑,忽然上前一步叫住了他:“医生,请你留步。我相信你能知道我女儿中的毒,如果方便的话,就去我家里治疗吧!”

这美妇并不是个会随便带陌生男子回家的轻浮女人,多年的社会阅历让她对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了精准的认识。

她直觉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是油嘴滑舌了一些,内心却很善良正直,从他教训白胖子一事就能看得出来。再者,他确实医术高明,不像是漫天扯谎的江湖骗子。他既然说自己有办法治疗自己的女儿,那就不妨让他试试。

女孩听了美妇的话,不相信似的睁大眼睛尖叫起来:“妈,你怎么可以让一个陌生人去我们家啊?万一……”她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对林城充满敌意和防备的目光却说明了一切。

美妇看着女孩柔声道:“你就别管了,这事听妈的话!”

女孩听美妇这么说,只得闷声忍住自己的抗议,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

“医生,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呢?”美妇望着林城微笑着再次问道。

“方便是方便,不过令爱好像……”林成见女孩一副咬牙切齿要吃了自己的模样,露出不情愿的表情。自己好歹也算是救了女孩一命,真不知道这女孩为何对自己的印象这么差?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称赞了她母亲的美貌吗?

美妇人心领神会,知道林成所担心的事,说:“一切有我做主,医生,你尽管用你的办法为她治疗!”

“这……好吧。”林成装模作样的犹豫了一会,勉强答应了。他还是很愿意继续跟这位风姿绰约的美妇多多接触的。

“麻烦医生跟我上车吧,就在前面不远的停车场……”

“哎,你别叫我医生了,怪别扭的,我叫林成!”

“呵呵,那就叫你小林医生吧!”

林成愉快地坐上了美妇的车,这车型低调奢华,从外面看并不显眼,车里却很宽敞舒适,这让他对美妇有了新的认识,真是个低调奢华有内涵的气质美女啊。

闲谈中美妇得知,林成原本在终南山跟随师傅学习医术,不久前才来到上京,他既没有名牌医药大学的显赫学历,也没有考取行医资格证,是个地地道道的赤脚医生。

女孩听了这些之后,更加对林成的医术心存质疑,满口说他是乡下人、土包子。

美妇却不这么想,她觉得这年轻人有如此传奇的学医经历,必定有一番不凡的境遇,他的医术也一定是独树一帜、与众不同的。

同时,林成也了解到这对母女花的信息。美妇名叫方琳,她的女儿叫黎诗诗,方琳的丈夫是名震上京的黎氏集团前任董事长。

林成初来乍到,并不了解这个黎氏集团在上京究竟有多大的影响力,以为不过是个土豪而已,也没放在心上。

“对了,我这么贸然的去您家里,黎先生不会生气吧?”林成问道。

“不会的,他十年前就去世了。”方琳风轻云淡的说道,并没有流露出伤心的表情。

“呃,抱歉……”林成以为自己触及了方琳的伤心处,有些尴尬。

方琳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没事,都过去了。”

此时坐在副驾驶位的黎诗诗因毒性发作,已经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方琳满眼爱怜地看着女儿的睡颜,一脸宠溺之色。

这十年来,她们母女二人相互依靠着走到现在,想必也是不容易的吧。林成心里这样想着,忽然有了一种想要探寻她们的人生故事的冲动。

当然,也是因为这对母女动人的美貌吸引了他,毕竟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很快,轿车在一栋高档别墅前停了下来,这是一座三层欧式建筑,前有花园,后有泳池,布置得十分奢华。

林成虽然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站在这豪华的别墅前面也不觉得自惭形秽,他自小长在深山,对金钱没有概念,既不会鄙视穷人,也不会艳羡富人。

美妇见林成始终表现出一副安之若素、不卑不亢的样子,觉得这年轻人非同一般,对他更生出几分好感和喜欢。

黎诗诗被直接送去了卧房,林成也直奔主题,说道:“黎太太,令爱的毒已经开始发作了,必须尽快为她治疗。”

方琳点了点头,道:“小林医生,请跟我来。”

两人进了黎诗诗的香闺,见她趴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着。方琳不好意思在林成面前脱掉黎诗诗的裤子,便用剪刀把她的牛仔裤剪开一个大小适宜的口子,刚好露出伤口。

林成看着睡在床上的美人那动人的身体曲线,心里不由自主的燥动起来,他到底是个年轻的男人,见到美女不免要心猿意马、难以自制。

文章标签